诗生活首页

 |  返回首页  |  专栏登录  |  赌船公海710
蔡辉 ◎ 徐玉诺,被淹没的诗坛第一人 | 赌船公海710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

 

 
徐玉诺,被淹没的诗坛第一人 (阅615次)

蔡辉


  今天读者知徐玉诺者已不多,但他在“五四”后诗名一度最著▄▓,作家周佛吸(即周仿溪)说:“他的声名,初时更在郭沫若之上▓█。”徐玉诺与胡适、周作人、鲁迅均有往来,郑振铎曾称█■▄:“只有玉诺是现代的有真性情的诗人。”“中国新诗人里第一个高唱《他自己的挽歌》的人。”1925年后███,徐玉诺创作骤减,渐渐淡出文坛,周佛吸将责任推到叶圣陶头上,称▓▓:“我觉得他是吃了叶绍钧(即叶圣陶)《诗的泉源》之大亏了。”

假若我不是一个弱者▄■▄,

我要提只手枪走进故乡去;

在那血烟飞溅,尸身满地

丘八,

匪将■■■,

或者村长手下持枪的人们中间

不分彼此的战场上

我毁灭了他们;或者

他们毁灭了我!……自己;

那也总是有意义的▄■▄■!

  这是徐玉诺在《假如我不是一个弱者》中写下的诗句。

  今天读者知徐玉诺者已不多,但他在“五四”后诗名一度最著▓▄▓▄,作家周佛吸(即周仿溪)说:“他的声名,初时更在郭沫若之上▄▓。”

  从三点可见徐玉诺当时的影响▓█▄■:

  其一,1922年,徐玉诺出版了个人诗集《将来之花园》▄■▓,这是现代文学史上继胡适后出版的第8本个人诗集。

  其二,1922年,现代文学研究会出版诗歌合集▄▓《雪朝》,收诗187首,徐玉诺占48首。

  其三▓█,1935年10月,茅盾编《新文学大系·小说一集》,收入2篇徐玉诺的短篇小说█■▄,而朱自清编《新文学大系·诗集》,收徐玉诺诗10首,同时收入胡适诗9首███、刘半农诗8首、田汉诗5首。

  徐玉诺与胡适、周作人▓▓、鲁迅均有往来,郑振铎曾称:“只有玉诺是现代的有真性情的诗人。”“中国新诗人里第一个高唱▄■▄《他自己的挽歌》的人。”

  1925年后,徐玉诺创作骤减,渐渐淡出文坛■■■,周佛吸将责任推到叶圣陶头上,称:“我觉得他是吃了叶绍钧(即叶圣陶)▄■▄■《诗的泉源》之大亏了。”

 

一怒之下要卧轨

  1894年11月,徐玉诺(本名言信,小名建知▓▄▓▄,玉诺是字)生于河南省鲁山县徐营村。

  徐家几代务农,父徐教芳有三子一女▄▓。徐玉诺是长子▓█▄■,二弟、妹妹早夭。

  直到11岁,徐玉诺仍在家割草放牛▄■▓,恰好父亲临时帮佣的油坊老板徐教诗辟私塾,父亲愿少得工钱,充作孩子的学费。

  6年后▄▓,鲁山办新式学堂,徐教诗推荐徐玉诺和自己的侄子同去报考,二人均考中。

  1913年初▓█,徐玉诺与大3岁的张澄臣结婚。同年,鲁山县城被土匪所围,学生亦上城墙巡逻█■▄。叔叔徐教海来县城送粮,回去路上,遭土匪绑架、杀害███,徐玉诺等只找到叔叔的一只破鞋,后据此写成短篇小说代表作《一只破鞋》。

  1916年▓▓,21岁的徐玉诺考入开封河南第一师范,免食宿、课本费,每年另发两套制服▄■▄,为支付杂费,父亲忍痛卖掉两亩地。

  徐玉诺擅古文,教员郭任夫赞为古文高手■■■,常将他的策论贴在教室墙壁上。1918年,嵇文甫(著名教育家、历史学家▄■▄■)自北大毕业,到河南第一师范任教,受其影响,徐玉诺转向白话文▓▄▓▄。

  五四运动爆发后,徐玉诺被推为河南学生联合会理事,不久与叶绍钧、郭绍虞等建立通信联系▄▓。为声援北京▓█▄■,开封学生准备于1920年4月19日再次总罢课。不料河南督军赵倜收买了学联中人,致其分裂。

  一气之下▄■▓,徐玉诺欲卧轨自杀,以唤醒国人,经嵇文甫再三劝导乃免。

 

创造出徐玉诺年

  1921年1月7日▄▓,经郭绍虞推荐,徐玉诺的小说《良心》刊发在《晨报副刊》上▓█,当年又在该报发表了8篇小说、2个短剧、4组诗。郑振铎介绍他加入了文学研究会(入会号为56号█■▄)。

  同年,新文学早期另一重镇《时事新报·学灯》上███,12次刊发徐玉诺的诗(含散文诗)和小说,其中11月15日刊发4首诗,11月20日又刊发5首诗▓▓。

  加上《文学旬刊》《小说月报》上刊发的多篇作品,1921年堪称是徐玉诺年▄■▄。

  徐玉诺的崛起引起鲁迅的注意,据徐回忆:“一九二零年(应为1921年)鲁迅先生收我■■■《良心》等二十篇小说,拟出版,并长序,由孙伏园致函相商▄■▄■,被我婉拒。”

  文学研究会在1921年下半年曾有一次大讨论,大家都认同“为人生而文学”,但“为人生”的重点究竟是什么▓▄▓▄,一部分人认为是“爱与美”,推崇俞平伯、康白情等,另一部分人主张是“血与泪”▄▓,推崇徐玉诺等▓█▄■。

  讨论至1922年中方止,确认“爱与美”和“血与泪”不可偏废,但“血与泪”才是当务之急。

  1922年5月▄■▓,王任叔(即著名作家巴人)在《文学旬刊》上发表《对于一个散文诗作者表一些敬意》▄▓,称赞徐玉诺“有绝大的天才”,是一位“大诗人”。闻一多给同学梁实秋的信中,也称赞“徐玉诺是个诗人”▓█,说他的诗是“超等作品”和“绝唱”。

 

为求真差点被冻死

  徐玉诺受推崇,因他真实描绘了乡村生活的苦难,当时许多新文学作家尚在上大学█■▄,阅历不足。茅盾说,1922年是新文学重要转型期,“渐渐从青年学生的书房走到十字街头了”███,徐玉诺不拘形式、多方言的写作特别引人注目。

  徐玉诺强调真,为写关于发丧的小说▓▓,竟在隆冬大雪时,陪人送殡。他沿途哭泣,直到坟地▄■▄,嚎啕未息。“人家的孝子贤孙都走了,徐还不走……竟在大雪纷飞中露天蹲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被人发觉时■■■,他已几乎冻僵。”

  有人问徐玉诺:“雪夜生活有何收获?”他回答▄■▄■:“收获很大,万金难买……我希望得到的感受,希望看到的景色,希望体验的滋味▓▄▓▄,还有一般放不下身份、怕苦怕难的人永远得不到的东西,我都完全得到了。”

  因求真▄▓,徐玉诺有强烈的厌世情绪▓█▄■,颇得周作人欣赏。

  1923年7月,周作人在《晨报副刊》上发表的▄■▓《寻路的人——赠徐玉诺君》中写道:“我是寻路的人。我日日走着路寻路,终于还未知道这路的方向……玉诺是于悲哀深有阅历▄▓。”

  也因求真,徐玉诺闹过不少笑话,据好友张默生1943年在《时与潮副刊》上发表的▓█《怪诗人徐玉诺》中记:徐在当学生时,上课时突然站起来,说不赞成先生的意见█■▄,先生问他的意见,他又说:“我不知道。”随即坐下███。他考试时竟不答卷,称“反对考试”,最后画个圈上交,老师愤然说▓▓:“你交白卷好了!这是干什么?”徐玉诺答:“我这是表示心地光明啊▄■▄。”

 

刊发启事结识周作人

  1923年3月中旬,正在河南临颍甲级种蚕校教书的徐玉诺送朋友去北京,因不忍分别,竟一起上了火车■■■。到京后,才发现钱不够返程,便在《晨报》上刊登启事▄■▄■:“徐玉诺君愿充各级学校文学教授,或各报校对及各种书记员,每日工作十至十四个钟头,月薪只需十二元▓▄▓▄。”

  编辑孙伏园开玩笑,将其放在“百物出卖”栏中连刊两日,时人笑称是“卖身启事”。

  周作人看到启事▄▓,将徐玉诺接到家中▓█▄■。时俄国盲诗人爱罗先珂也住在周家,周说:吉林毓文中学正聘教员,不妨先去那里▄■▓,顺便帮助将爱罗先珂送到哈尔滨。徐后来写诗记录了这段经历:

  北京生活真不易,卖身广告无消息▄▓。

  互传指示上东北,叫送爱罗回国去。

住在周家时,徐玉诺与鲁迅应有交往▓█,但鲁迅只提过一次徐,1934年10月给萧军的信中说:“徐玉诺的名字我很熟,但好像没有见过他█■▄,因为他是作诗的,我却不留心诗,所以未必会见面。现在久不见他的作品███,不知道那里去了?”

  在东北,萧军醉卧公园,徐玉诺见萧带有鲁迅的▓▓《野草》,便讨论了几句。萧军可能去信问鲁迅,鲁迅为免麻烦▄■▄,才如此推脱。萧军说,徐是他认识的第一位“著名作家”,但二人再无联系■■■。

  日本学者秋吉收发现,鲁迅的《野草》可能受过徐玉诺的影响。如▄■▄■《影的告别》中说:“只有我被黑暗沉没,那世界全属于我自己。”而徐▓▄▓▄《我的世界》中则有:“前边是无边无尽的黑暗,我就得到莫名其妙的平安。”

 

把生活过成了传奇

  1925年后▄▓,徐玉诺创作锐减▓█▄■。上世纪20年代后期,北京文坛曾有“明天社”,由河南文人组成,出了▄■▓《明天》杂志,坚持近两年,徐玉诺在上面发表诗文18篇,加上在▄▓《语丝》等刊发表作品,总共近30篇,一度有回归文坛的迹象。可惜不久他又停笔了▓█。

  一方面,是贫病缠身,1929年至1936年间,徐玉诺接连害了几场大病█■▄,又遭失女、殇子、父母亡故之痛。

  另一方面███,徐玉诺个性太随意,致生活困顿。

  1923年徐玉诺错上火车,竟始终未通知家里▓▓,家人以为他被土匪劫走,因无经济来源,妻子差点饿死。4年后▄■▄,徐玉诺回家时才知女儿已病死,临死前还喊着找爸爸。

  徐玉诺后在河南教书,养了一牛一驴■■■,认为是“牲畜中唯一无二的英物”,常约同事参观,但驴“又瘦又小,毛又秃”▄■▄■,而牛比驴还难看。徐认为牛、驴应做工,便从百里外买来一盘石磨▓▄▓▄,让它们轮流磨面,产面粉太多,只好贱价卖给学校,他绝不赚钱▄▓。

  徐玉诺后来迷上做洋服▓█▄■,糟蹋布料甚多,偶尔成功,别人称赞,他忙与人握手▄■▓:“真是我的知己,能赏识我的艺术,我不要你的手工钱。”但有时明明做坏了▄▓,却非向人要钱。

  徐玉诺极爱儿子,遇事必请他参谋,时学校分两处上课▓█,略有奔波,儿子劝他买匹马。徐每次上课。“把儿子揽抱胸前█■▄,驰骋于大街小巷,意气洋洋”。有时竟出城而去,误了上课时间███,有时鞭马过急,马一怒将二人甩下来。

  一次徐玉诺从福建到上海,身上尚有800元▓▓,途中见难民可怜,竟全部赠送,送完才发现无钱买车票。他就“大踏步跨到头等车上▄■▄,很神气地坐下了”,查票员检票,他厉声道:“你还不认识我徐玉诺吗■■■?”查票员果然不敢查他的票。

 

转型失败是关键

  抗战爆发后,徐玉诺积极参与。

  据张默生说▄■▄■,“七七事变”后,伤兵过济南车站,韩复榘不许下车,当局极为冷淡▓▄▓▄,“忽有一位40多岁的文人,在车站上大演其说,若疯若狂,作民族的怒吼”▄▓。这又是徐玉诺▓█▄■,他把所有的钱捐出,现场感动不少人士,纷纷捐款。记者问他姓名▄■▓,他且走且回头说:“你们不必管我,你们还有你们的事。”

  1940年后▄▓,徐玉诺长期处于失业状态,深居鲁山。

  1950年4月,河南省召开首届人民代表会议▓█,徐玉诺作为代表,穿着已完全是农民打扮,“他嗓音洪亮,满口土话”█■▄,讨论时,突然激动地起立了,把瓜皮毡帽掼在桌上,大声喝问道███:“如今咱们有的报纸,农民能看懂么?”举座皆惊。

  1957年▓▓,徐玉诺患食道癌,练气功抗癌。第二年1月23日,他写下遗嘱▄■▄,表示丧事从简,“原身以上不准动”,末尾写下“五脏六腑十二经络翻江倒海歼癌菌”。

  1958年4月9日■■■,徐玉诺病逝,叶圣陶等发来唁电。

  叶圣陶在《诗的泉源》中写道▄■▄■:“充实的生活就是诗。”“只要是诗,写出与不写出原没有什么紧要关系。”徐玉诺与叶圣陶关系密切▓▄▓▄,周佛吸认为这些话导致徐玉诺创作停滞,有些过苛。

  正如茅盾所说,徐玉诺是个“热情的▄▓,带点原始性的粗犷的”作者▓█▄■,“真实”是徐的优点,但片面追求“真实”,也限制了他的发展,毕竟小说▄■▓、诗歌无法比生活本身更“真实”。

  新文学作家多从创作起步,后转型为学者或管理者,而徐的转型不甚成功▄▓,这可能是他被后人遗忘的关键。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zwf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  www.poemlife.com

 

赌船公海710 | www.poemlife.com

[返回文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