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返回首页  |  专栏登录  |  赌船公海710
安琪 ◎ 写诗是诗人的事,推广其实也应是诗人的事 | 赌船公海710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

 

 
写诗是诗人的事,推广其实也应是诗人的事 (阅348次)

安琪

原标题:“写诗是诗人的事▄▓,推广其实也应是诗人的事”——以《海峡瞭望》台湾诗人专栏的撰写为例

一、过程

  《海峡瞭望》是由中共福建省委台湾工作办公室▓█、福建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主管主办的学术期刊,以报道两岸交流主要是经济、社会、文化方面的交流为主█■▄,诗歌自然也归属文化范畴,但是介绍诗歌在这本杂志上从未有过,因为没有人了解诗歌,更别说台湾诗歌███。2012年11月,诗人、编辑鲁亢带着开创一个新栏目的信心开办了“台湾诗人推介”专栏,每期推荐一位台湾诗人一首诗并附简介▓▓、照片。当鲁亢邀请我撰写这个专栏时我是很有一番犹豫的,主要是对自己理论功力的不信任,鲁亢说▄■▄,这个专栏倒不需要过于学理,你只要完成对人物的推介、对诗作的解读即可。鲁亢认为■■■,我身在北京,参加的活动多,有机会见到台湾诗人,当然更主要的还是他发现▄■▄■,我是一个热爱写作的人,除了诗歌创作,平时也经常客串诗歌导游的身份,为诗人诗作写写小文▓▄▓▄。确实如此,此前我就曾在《经济观察报》《特区文学》▄▓《滇池》▓█▄■《星星》(下半月)开设过诗人访谈、诗作推介的专栏,内心一直被一种使命感推动着▄■▓,既然有这个平台让我继续为诗歌做事,我也是乐意的。这就接下了鲁亢安排的活。

  专栏从2012年12月开始▄▓,以著名诗人洛夫先生打头,推荐的是他的爱情诗名篇《因为风的缘故》。2007年夏天在鼓浪屿诗歌节上听过洛夫先生朗诵此诗▓█,也采访过洛夫先生,有感性的认识,写起来就顺了,成稿题为█■▄《因为太太的缘故》,此文的刊登标志着我的“台湾诗人专栏”的开张。

  没想到这一开张竟然开了头尾7年,倘不是今年我坚决不交稿███,鲁亢还想让我继续下去。为什么不再写了,原因很简单,一怕累▓▓,凡开过专栏的都知道,每月一项任务在身总让人心神不宁,是为心累;最重要的第二个原因是▄■▄,无米之炊。海峡两岸尽管早已实现三通,台湾诗人近些年往来大陆也很频繁了,但毕竟往来的人数还是有限■■■,即使来了,也不一定我就能见上。百度台湾诗人,大多还是前行代那批人▄■▄■,中生代、新生代就很少了,以致我经常求请台湾诗人帮我推荐可写对象,杨小滨▓▄▓▄、颜艾琳、紫鹃、龙青在这个专栏里出了大力,一半以上诗人是他们推荐来的▄▓。这里面会有一个问题▓█▄■,如果推荐的诗人对我的胃口自然很好,不对胃口怎么办?既然要求人推荐了,不对胃口怎么着也得写吧▄■▓。这种“写”难免就心里有疙瘩,难免就写不好。

  之所以这个专栏能坚持这么久很大一部分功劳要归之于鲁亢,正是他锲而不舍的催稿▄▓,正是他对我写好写坏全方位的包容,使我趔趔趄趄一路走来,竟然写了51位。盘点了一下▓█,从1910年代一直到1980年代出生诗人均有,许多诗人并不为大陆诗人所知。客观地说,大陆诗人熟悉的还是前行代那拨█■▄。以我自己写专栏的阅读,台湾前行代诗人确实功力非凡,他们经历过两岸的隔绝与交融,时代的风云变幻使得他们的诗作天然地具备深厚的历史感███,这是年轻一代诗人先天的不足。但生于1949年以后的诗人也有许多高手,他们在诗歌写作的各种向度勇于尝试、探索▓▓,不断拓展着诗歌写作的疆域,也已经取得不俗的成就,值得向大陆诗坛推介。

  写这个专栏对我是一种考验也是一种提升▄■▄。近几年各类选本很多但说实话很多诗人是不读别人诗作的,拿到诗选往往翻个前言后记再看看自己入选的诗作就让诗选呆在书架上。但我不行,我必须认真阅读所写诗人的诗作并理出自己的头绪■■■,给出自己的判断,这确实逼使我静心阅读。在写作这个系列的过程中,两套书和一个诗歌节对我有帮助▄■▄■,两套书:《台湾现代诗选》(刘登翰主编,春风文艺出版社1987年▓▄▓▄)、《中国新诗百年大典》(洪子诚、程光炜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2013年▓█▄■);一个活动:一年一度在我母校闽南师范大学举办的闽南诗歌节,诗歌节发端于2012年▄■▓,由闽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和台湾明道大学中文系联合主办,我应邀参加了多届,也因此认识了许多台湾诗人,他们都这样进入到我的专栏里▄▓。借此机会对这两套书和闽南诗歌节表示感谢!

  2018年福建人民出版社接下了这部书稿,现正在编辑之中。原本台湾秀威出版社也是要出版的(台湾诗人颜艾琳推荐给该出版社▓█),但秀威如果出版在先的话,其他出版社要出版就得向他们买版权,我觉得这部书在大陆出版对台湾诗人更有意义█■▄,于是从秀威撤出,静候大陆出版社。

二、感想

  台湾的诗歌代际是这样一条线索███:前行代(1949年及1949年之前)——中生代(1950——1970年及1970年以前)——新生代(1970年以后)▓▓。依照这个谱系,51位诗人中前行代:洛夫、管管▄■▄、林焕彰、张默、萧萧、痖弦■■■、周梦蝶、余光中、罗门、向明▄■▄■、郑愁予、商禽、纪弦;中生代▓▄▓▄:紫鹃、颜艾琳、白灵、方群▄▓、罗任玲▓█▄■、杨小滨、孟樊、鸿鸿、唐捐▄■▓、洪淑苓、阿芒、陈克华、林燿德▄▓、隐匿、罗思容、方明、陈育虹▓█、陈黎、李进文、简政珍、秀实█■▄、叶莎、灵歌、林淑贞、夏宇███;新生代:叶觅觅、鲸向海、龙青▓▓、许赫、黑侠、苏家立、冯瑀珊▄■▄、吴怀晨、黄冈。旧体诗:陈维德■■■。歌词作者:席慕蓉、三毛、齐秦▄■▄■。

  笔者写这个系列依据的是对所写诗人的了解程度,见过面的有话可说,自然先写。其中旧体诗词作者陈维德先生是在闽南诗歌节认识的▓▄▓▄,也一并纳入这个专栏,因为鲁亢并未规定必须写新诗作者。选择三毛和齐秦进入这个专栏是我的得意之笔,他们两人都是我青春记忆最深刻的一部分▄▓,或者说▓█▄■,他们伴随着我的青春成长并且影响了我。尤其三毛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浪迹天涯的形象是1960年代出生的一代青年心目中最向往的形象。三毛虽然以散文名世,但她有一盒磁带▄■▓《回声》,全部由她自己作词,是她的个人自传,从自闭▄▓、逃学为读书的童年、到初恋失败的青年、到远游撒哈拉遇见生命中的爱人荷西、到孀居生活▓█,每一首都是最切近个人生命体验的绝美诗作,《回声》由齐豫和潘越云演唱,曾经在我的“8080播放机”滚动播放以至于今天我还能全部唱出█■▄。21世纪的孩子们已经不像我们一样迷恋三毛了,更不知道三毛的诗文,我选择了三毛的《七点钟》做了推荐并以此纪念我的青春███。

  1988年大学毕业时我们86中文四的每间宿舍男生女生都在唱着齐秦的《大约在冬季》《外面的世界》,“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多么的应情应景,泪水也就在这样的演唱中流了下来。齐秦是个创作型歌手,他的歌都是自己作词▄■▄,他的词本质就是诗,把他放进诗人的队列完全应当。台湾还有很多创作型歌手也都写有一手如诗一样的好歌词但我只想选择齐秦,因为我们1980年代毕业的大学生对他有感情■■■。感情,是最充分的理由。

  席慕容1980年代也曾风靡过大陆诗坛,那时我还在读高中▄■▄■,也随大流买了她的《七里香》和《无怨的青春》。写台湾诗人▓▄▓▄,绕不过席慕容,写作过程查询资料我才知道,席慕蓉也曾影响了台湾一代人。这真让我惊讶▄▓,我以为她只影响了大陆▓█▄■。30年过去了,对席慕容早期的诗作我已没有记忆,遂选择了她的一首歌词《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做了推介▄■▓,我以为这首歌会比她的诗流传得更为长久。一个诗人有一首诗被传唱是幸福的。诗歌,诗歌▄▓,诗和歌本就一体,不知何时,诗和歌分离了,歌和歌词结亲了▓█。这真是诗的遗憾。

  台湾的前行代诗人一直是台湾诗界的执牛耳者,迄今犹是。在大陆“17年文学”一片废墟的时期(1949—1966█■▄),台湾的前行代诗人完成了现代与传统的交融,创作出了一大批重要的诗歌作品,这批作品改革开放后被推介到大陆███,影响了相当部分大陆诗人,1983年,重庆出版社推出了四川诗人流沙河先生撰写的《台湾诗人十二家》▓▓,“鼓励海峡两岸文化交流,拨弄出举世瞩目的一个大旋涡”,该书至今依旧是老一代诗人念念不忘的了解台湾前行代诗人的宝典。当我询问鲁亢在▄■▄《海峡瞭望》开设台湾诗人推介专栏的意义时鲁亢答曰,“填补《台湾诗人十二家》留下的空白。”

  笔者所撰写的专栏中有7位诗人(洛夫■■■、痖弦、余光中、罗门、郑愁予▄■▄■、商禽、纪弦)与流沙河先生重合,其余44位诗人大都并未被大陆报刊杂志推介▓▄▓▄,笔者因此对即将出版的《台湾诗人51家》充满期待。此为后话。如今且说前行代诗人在改革开放之后成为第一批往来大陆的文化交流使者并且获得大陆诗界极高的尊崇▄▓,和台湾前行代诗人年龄相当的大陆诗人可以说所剩无几并且大都深居简出▓█▄■,相比之下台湾前行代诗人们真是身体、精力、创作力均旺盛得令人羡慕,洛夫▄■▓、余光中、痖弦、郑愁予可以说是大陆各类诗歌奖项的必然得主,至于各类大大小小的诗会▄▓,台湾前行代诗人们更是常客。这几年陆续走了几个前行代诗人,这是两岸诗界的重大损失,但诗人们的作品留了下来▓█,永远是这样,诗歌比人走得更远、走得更久。

  新世纪第二个十年我注意到一个现象█■▄,台湾中生代诗人开始接续上了前行代诗人的脚步,往返大陆的人数越来越多、往返大陆的频率越来越密,这是时间的必然███、历史的必然。我见过的就有:萧萧、白灵▓▓、颜艾琳、杨小滨、方群、紫鹃▄■▄、孟樊、陈育虹、陈黎、简政珍■■■、秀实、叶莎、林淑贞、吴怀晨▄■▄■、黄冈,相比于前行代诗人得天独厚的沧海桑田感,这批中青年诗人更多诗艺的尝试,更少历史的负重▓▄▓▄,许多诗人乐于在后现代的召唤中体验诗歌创作的反常规、无厘头,他们把标点符号放到诗歌的内文中充当一个字来使用(唐捐)▄▓,或者用“兵▓█▄■、乒、乓、丘”四字来构成一首诗(陈黎《战争交响曲》▄■▓),他们给战车冠之以“女”(阿芒《女战车》)▄▓、改变常规的太阳男性角色为女性(杨小滨《为女太阳干杯》),他们关心种族问题(黄冈▓█《是谁把部落切成两半?》)、关心国际问题(鸿鸿█■▄《闻以军退出加萨走廊》),对他们的研读使我感到亲切,因为我和他们可以说是同一代人███。台湾和漳州同根同源,生活习性、风俗习惯相同,语言也相通▓▓,每次遇到台湾诗人,我总忍不住要跟他们说一说闽南话,但我自己却一点儿也不会用闽南话写诗,原本我并未觉察这点▄■▄,或者觉察了也不认为有何不妥,直到我在写《海峡瞭望》台湾诗人专栏时才惊觉,台湾诗人许多会写■■■、许多写过闽南语诗。我亲耳听过萧萧、白灵两位老师用闽南话读过他们的诗,我推介的白灵老师的诗就是闽南语诗▄■▄■《目睭金金》(眼睛亮闪闪的意思),这真是对我的一种批评和提醒:作为一个闽南人▓▄▓▄,你是否应该对闽南语有所贡献?

  因为写台湾诗人专栏,许多台湾诗人和我建立了友好的关系,前行代诗人张默老师特意委托赴台开会的诗歌前辈▄▓、北大谢冕教授带给我他的书画作品▓█▄■,作品上书写着我的诗句;正为诗人画肖像的中生代诗人陈克华在微信上说将为我画一幅,也正是撰写陈克华我才知道,我一向喜欢唱的歌曲▄■▓《九月的高跟鞋》《沉默的母亲》都是他做的词,台湾诗人许多都是跨界好手,鸿鸿曾与杨德昌等人合著有电影剧本▄▓《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并参与演出、颜艾琳也曾多次自编自导自演自己的诗剧、吴怀晨是冲浪健将、紫鹃是家族企业的主要经营者……总体上我觉得台湾诗人是幸运的▓█,他们只要在台湾脱颖而出就能获得大陆诗界的认同,大陆诗人单单在自己所在省份脱颖而出还不够,他们还得面对其他省份优秀诗人的挑战,毕竟大陆诗人的基数太大█■▄,竞争自然也就够大。

  2015年10月6日,洛夫老师应邀作客我所供职的作家网“作家访谈”视频,我向他介绍了███《海峡瞭望》台湾诗人专栏的事并把登载有他的那期刊物赠送给了他,洛夫老师很高兴翻到了写他的那一页:“大陆很多刊物都有与我有关的信息,但我都没收到▓▓,谢谢你。《海峡瞭望》是月刊的话,你已经写了好多诗人了▄■▄。”我说是,等今年专栏结束就写了37个,如果明年继续开,再一年■■■,就49人了,哪天专栏不开了就可出本集子。洛夫老师连连点头,说这个系列有意义▄■▄■。趁着洛夫老师翻阅《海峡瞭望》的间隙,我连拍几张相片发布到微信,敏锐的鲁亢看到后马上嘱咐我请洛夫先生为▓▄▓▄《海峡瞭望》题写几句,洛夫老师欣然应允,写下——

我们不但要拥有诗歌,更要让诗歌拥有我们▄▓。——祝▓█▄■《海峡瞭望》越办越好!洛夫2015.10.6于北京。

  我写了一篇文章记叙了这次重逢,题为▄■▓《作家网重逢洛夫老师》,连同照片、连同洛夫老师的题词,一并刊登于▄▓《海峡瞭望》2015年第11期。

  需要补充的是,每当鲁亢从微信看到我和哪个台湾诗人在一起了,总是要我拍下他们捧读▓█《海峡瞭望》的照片(每次要见台湾诗人,我总会带上写他们的那期),然后就迅速刊登在█■▄《海峡瞭望》,除了洛夫,我能想起的还有郑愁予、陈黎███、方群、紫鹃、颜艾琳、萧萧▓▓、白灵等。

  写这个专栏也修正了我很多关于台湾诗人的认识,我还记得2013年5月在北京高粱桥附近的某家香辣火锅餐厅,我和杨小滨的一段对话▄■▄。杨小滨曾供职于上海社会科学院,后到耶鲁大学读博,现供职于台湾“中央研究院”。我问杨小滨■■■,大陆当代诗人心中一直有一种隐约的看法,即,台湾诗人诗作总是摆不开古典诗词的影子,欠缺一种现代性▄■▄■,你怎么看?杨小滨笑答:恰好台湾诗人也认为大陆诗人的现代性不够。我真是听得一脸惊讶▓▄▓▄。随着对台湾诗人的阅读越来越多,我读到了越来越多台湾诗人极具现代性的诗写,我明白了大陆诗人与台湾诗人之间必须加强作品的交流,这样就不会彼此心存偏见▄▓。台湾诗人的现代性▓█▄■、大陆诗人的现代性,都已经非常丰富了。

  台湾诗人专栏的撰写工作虽然停止了,但与▄■▓《海峡瞭望》的感情、与编辑鲁亢的感情、与台湾诗人的感情却不会因为专栏的停止而停止。身为诗人▄▓,我深深地认同台湾新生代诗人龙青的一句话,“写诗是诗人的事,推广其实也应是诗人的事”。

安琪
2018-10-26▓█,北京,不厌居。

(NT)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  www.poemlife.com

 

赌船公海710 | www.poemlife.com

[返回文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