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夏吟的诗评专栏

诗生活首页 评论专栏 管理入口 联系客服

      <span id="bece150201"></span><address id="bf1ae9c709"><style id="bg43cefcb0"></style></address><button id="bl72533788"></button>
                        

          诗歌,想说爱你不容易

          ◎夏吟



          诗歌,想说爱你不容易
                  夏吟
                      
                 说实话▄▓,我愿意认为自己是一个喜欢写字的人,我愿意用写字这种柔弱的方式扛起责任。如果终生坚持写字,我可能会成为一名作家▓█。我写作的主要体裁是诗歌,但是我常常非常回避诗人的称号,也回避往诗人圈子里钻,我很少有因为被人称呼为“女诗人”而感到骄傲的时候█■▄,相反,我常常会因为人们认为我是女诗人,从而对我产生对“女诗人”的期待而陷入尴尬。
                就个性来说███,我除了性格直爽本真嫉恶如仇外,和人们期待中的女诗人形象差距太远,我不喝酒抽烟、不随便和异性开玩笑▓▓、生活中绝对没有任何先锋开放的行为,用一位诗人的话说:在生活中,夏吟理性▄■▄、规矩和安静得让人失望。那些拥有对诗人恶俗想象的人,看见诗人如此传统如此正常如此遵守规矩,不免有点儿失望■■■。
                 因为诗坛里有太多的包装、炒作、先锋举动,太多的为了浮出水面而进行的策划▄■▄■、太多的宣言、太多的山头、太多的流派,而且因为诗坛对于各种诗人们的不正常行为过激运动太为关注▓▄▓▄,以至于有人开始策划用过激的行为让自己浮出水面,有的人甚至不顾及社会对人的道德约束。
                诗坛里“惊声尖叫”“大胆语言”“惊世骇俗”“高分贝争吵”“奇特事件”“模式化生产”“权威口味跟风”“红人名人效应”“文学权力交换”“宣言论战”等等太多了。在这一情况下▄▓,那些浮出水面的文字充满了泡沫▓█▄■,这些泡沫有的是彩色的,有的一看就是脏污的,而真诗被遮蔽在泡沫中。
                 而过多的在生活上不正常的诗人被关注▄■▓,过多的不是诗的诗歌被炒作,也给大众一个对诗人群的不良印象,使得大众对诗歌的接受产生的障碍,甚至一些大众因为部分诗人的表现因为对部分诗歌的反感▄▓,开始鄙视整个诗人群体。在大众对诗人的误会下,承认自己是诗人也需要勇气。
                一些人甚至认为不正常是天才的权利▓█,不正常的生活是产生天才的条件,而诗人应该是不正常的天才。对此,我难以苟同█■▄,我可以用自己血泪交织的生命体验证明,不正常的生活只会毁灭天才,甚至我认为脱离正常生活的天才是时代的病态。
                当诗人自己也认为自己是天才的时候███,由这个命题引发的思路可能常常是极端的,最经常的逻辑是自己本来应该在天上生活,这一逻辑常常导致诗坛的一些悲惨悲壮事件。在诗歌的文本没有了轰动效应的时代▓▓,一些“天才”却在制造轰动事件引起大众注意。写作者在写作前可能需要花更多的功夫调整自己对生活的态度。你对生活的态度出了问题,你的写作就不能保证航向正确了▄■▄。
                  一个正常的时代的天才,我认为永远是那些能够抓住生活惠赐的几分灵感,加上勤奋地对自己的智慧进行挖掘的艺术领域坚守者。至于有的热衷于炒作热衷于把自己封为天才的诗人■■■,千万不要自己也把假话当真,自己也把炒作中的虚词改写为现实,把本来假冒伪劣的标签当作货真价实的自我评价,那样对诗人自己也是相当危险的▄■▄■。
                  文学的任务永远是让生命宽广,文学应该帮助人们找回精神体验和灵魂家园,文学应该让人找到更多的对生命的鲜活生动的感受,而不是让人走向狭窄的反生命的道路▓▄▓▄。不能让写作远离人间,也不能让写作者特别是诗人成为“非人”。
                 有的时候我非常希望自己的写作体裁完全转变成非诗的形式。但是▄▓,我还是喜欢诗歌这一文学王冠形式▓█▄■,喜欢这一体裁表达心灵的自由的方式。再说,坚持写诗多三十多年,我已经具备了一点诗歌艺人必须掌握的技艺了▄■▓,想对诗歌说“爱你”不容易,想对诗歌说“放弃”更不容易。我依然在写诗,但是▄▓,很多时候,我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诗人了。
                 诗歌是神圣的,但是具体的诗人没有把自己塑造成神的权利▓█,所有的诗人都要过凡人的生活,因为仅仅写诗在中国是几乎不能谋生的,诗人们更要先做好凡人,解决好自己生命中的其他问题█■▄,先生存后发展。
                 诗歌中能够唤醒人心底最真实情感的那种文字,应该是感性的语言,也是智慧较量的语言███。能够对人的内心产生持久广泛影响力的文字从根本上寄托了爱。成就才华的因素很多,思想境界、精神气质▓▓、行为方式、文字表达能力都是其中的一些因素,但是我认为才华最重要的心脏是爱的力量。
                 多年来我对各种各样的诗歌写作模式和理论也保持了距离▄■▄,一方面是自己才疏学浅,有时候实在是搞不清楚各种各样的主义的含义,记不清楚稀奇古怪的外国名字,虽然我是学哲学的■■■,但是也常常被这些理论搞迷糊。
                 当从自己的创作实践看来,一个人的理论素养对写作有帮助,一些好的理论能帮助诗人打开写作的一些通道▄■▄■,但是写作诗歌不是理论的结果,它永远只是生活激情和内心震动的结果,写作比任何理论和主义都更为复杂生动。太强调主义和理论会捆住诗歌▓▄▓▄。
                我坚持不用任何理论包装策划自己,也不随意认同任何一种写作观念,我不加入任何一种流派不加入任何一个写作团体。我已经坚持写诗写了三十多年▄▓,却从来没有去参加任何民间和官方的诗会笔会▓█▄■,我不是没有机会参加这些会议,我是有意在回避。
                 我要远离那些为文学策划各种各样的运动和流派的人,不加入到争吵中▄■▓。我不想追逐时髦的写作方法,也没有向任何名人名家拜师学艺,我只追随自己的心灵而写作,我知道作为一个写作者保持自己写作的自由和独立是很重要的▄▓,我这样的做法会让自己边缘化,但是实际上我是有自己文学的态度和写作观念的。
                这些年,我除了写作的理想▓█,能够实现外,其他的幻想,没有任何一种不经历磨难的击打。愿意用写字这种柔弱的方式扛起责任█■▄。我乐于想象,也乐于读者乐于解密我的想象,这样,我的文字就有了无限飞翔的活力███。在想象中,没有被人世的琐碎和俗套羁绊住的那个女子,带着我们走在开满山花的小路上。
                书写的奇妙在于在帮助别人看到更多的同时▓▓,也打开了自己视野的窗口,自己的世界也慢慢扩展了。诗歌有让人云游天外的时候,我喜欢写作让我完成遨游现实世界的梦想▄■▄,让我感受在人间脚踏实地生活着、存在着的乐趣,当我离开了人间真情,我写不出诗歌来■■■。
          作为一名女性,先锋类型的诗歌,我是欣赏的,一些女诗人写的先锋▄■▄■、性感而大胆的诗歌,有的我也非常的欣赏,但是,那种类型的诗歌和我本人的气质不大协调▓▄▓▄,我还是只能写和自己的生命气质协调的诗歌。
                 作为一个写作者需要附身向生活学习,低下头来,先做好凡人▄▓,完成自己作为一个凡人应该尽到的责任▓█▄■,要勇于接受生活艰难的一面,在生命的挫折中成长。一个作者不重复自己的最好方法是深入生活,多思考▄■▓,多阅读。也许还要多去玩乐,多去观察事物,多去接触人▄▓,深入骨髓的体察自然万物人情世故。要有训练自己有一种作家的感觉,有当作家的思维方式和观察事物的方式。
                做诗人之外▓█,我需要先去做妻子母亲女儿朋友等等,如果把这些社会角色做好了,我还有能力和时间,当回复到寂静的自我空间█■▄,回到我独一无二的精神领地,这个时候,当我对人的心灵轨迹体察对人性进行挖掘对生命历程加以描绘。我认真做好自己在社会中担任的角色的经历███,会给我的写作插上翅膀,会帮助我写出真诗,会帮助我完成自己和他人生命本真体验的呈现,而我的文字能够帮助读者对生命生活有一些发现▓▓,那么,我在文化上对人世来点微不足道的奉献就成为了可能。
                 我是一个小城市的写作者,我的足迹在这个小城市里堆叠成山峰▄■▄,而我的心一直在飞扬,我在小城市行走的脚步是沉重卑微的,而我的心却和高原洁净的星辰做了邻居。在小城市的那些寂寞孤单无奈无望中■■■,写作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一个重要的依托。作为一个小地方的人我已经天然地深入在生活中,眼睛里最能看到许多真实的东西。我不仅仅调动语言写诗▄■▄■,而且我也要把生命打造成为史诗,用来传奇今日的晨昏。我要感激写作,是写作让我更加快乐▓▄▓▄,也体验了许多激情的美,因为写作,即使尽享孤寂,我也不是一个人独自在活▄▓。书写的奇妙在于在帮助别人看到更多的同时▓█▄■,也打开了我自己视野的窗口,自己的世界也慢慢扩展了。
                 如果今生没有这样热爱过诗歌,没有把魂魄寄宿在诗行▄■▓,人生会丢失许多意义,生命会丢失许多精彩。从一种意义上说诗歌帮助我实现了部分的自由。是诗歌让我深入了解了知己的爱▄▓,是诗歌让我触摸到了梦想,是诗歌让我亲近了人性的善、生命的力量和自然的美。在诗歌中我纪录了我自己生命的高峰体验▓█。
          写诗是我爱生命、爱生活、爱世界、爱自己的一种方式█■▄,是写诗加强了我对世界的爱。我的诗歌的种子在生命的现场。我收集体验收集感受,生命中所有的欢乐███、幸福、压抑、委屈、悲愤▓▓、伤痛、高傲与谦卑,都可以被我收集来添加在熔炼诗歌的炉膛中,为此▄■▄,生命中的一切都变得珍贵。
                 文学的任务之一是让生命保持它的光和能,喜怒哀乐在我这里一直都有强度,而爱恨情仇对我来说从来也是分明的■■■。诗歌在永不抵达中抵达……
                  诗歌是我的乐园  也是我的福地  因为诗歌,世界来到了我的心中。诗歌滋养了我,让我拥有九重生命▄■▄■。诗歌养育着那个超脱了现实而无法无天的快乐和悲凉的我。在诗歌中,我把自己打包作为礼品赠送给了这个世界。我要感谢诗歌▓▄▓▄,是她帮助我把生命的瞬间凝固下来,提供给众多的人观看。
                 诗歌提供给人的那个既是虚的,又是非常实在的精神空间▄▓,让我迷恋▓█▄■。我已经非常适应了诗歌这一种表达方式,喜欢这一种不能让人直接看到我的实际生活,却能让我充分表达我的内心体验的表达方式。喜欢这一种让我的思维升腾▄■▓,而其中的生命细节又历历在目的写作方式。
          我表达了我所体验过的生命,我的生命最后是我文字里简洁勾勒的图画。写诗能给我的心灵带来和平▄▓。诗歌也让爱的温柔随着文字流播。诗歌会把我带入梦想中,那随时有心灵奇景产生的梦想世界,会扩展我的生命▓█,放大我的体验,拓展我的世界。
                 不写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淡忘和看轻了这一段生命█■▄。而写作的理由却很多,数不胜数。悲欢离合,孤独痛苦███,感悟理解,倾听表达,都是我写作的理由。我所拥有的时光也在催促我写作▓▓,只有在我的写作中,我的生命才有了这样纷繁多姿的,让我自己也迷恋着的色彩。
          我在自己的诗歌里说着自己▄■▄。从自己的内部去寻找存在感,真、善、美一直在我们的心里放着■■■、惦记着,即使人世已经无法存放他们了,他们依然永远都在我们的内部存在着,永远都在哪里▄■▄■,等着我们用诗来表达……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