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余怒 ⊙ 界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余怒作品回顾之一:1989—1993年(20首▄▓)

◎余怒



因为看不见
 
因为看不见
被忘却
 
在梦中感光
绿得不能翻身
 
注入一个少女,因为悲伤
还是旧形状
 
1989.10.4
 
阅读
 
书中的房子
我有两只活动的脚
我住进去
 
我有两只木头的脚
橡皮的脚
我有两只玻璃手臂
我住进去
 
一座房子
书翻到最后
我想这下完了
 
什么人在屋角
将我的书翻得哗哗直响
 
1989.12.31
 
 
交谈
 
看着树木
别以为自己是鸟
看着我
别以为我是鸟
这次你应该说
我错了
 
你错了
这次我是鸟
 
如果你是鸟
树木呢
如果你是树木
你呢
如果你是你
我又是谁
 
1990.1.1
 
病人
 
见习护士摸黑进入猜想,她看见
一副四肢在爬树
空腹连着树枝
苹果出现之时它已经腐烂了一年
她开始为它刮骨
是呵,它还小
它还是个未经消毒的童身
 
苹果反复出现▓█,寻找它的喻体
她开口呼唤它
她戴上它的牙齿呼唤它
 
它躲着。它内向,几乎到了失明的程度
树叶是多余的
苹果正好遮住羞处
呵,甜蜜的异味
见习护士又冷又美█■▄,与哀悼的方向相反
在失败的浓度里她起身离去
 
1991.5.3

午夜两点,在新居里游荡
 
一个人移入  局部的风衣
被牵扯  空气受到震动
 
玉殒香销  更大的面积遭到破坏
只剩下残缺的裸体
 
午夜两点  鸡鸣三遍
时钟在睡眠上滑动  在楼梯那里
得到缓和
 
它一进来  就在门槛上剑拔弩张
 
1991.12.20
 
幻想的邻居
 
一座房子的前后左右都是尘土
一汪水的前后左右都是尘土
寂静的前后左右
蝉声以单一的形式遮住这个下午
炎热的宽大睡袍
在只有一人的空房子里
只有一人。比没有人的空房子更加荒凉
令人担忧
那是走在边缘的人
幻想的邻居
走在荒郊野外的荡妇和一团磷火
我看着
那个人走进
那座喧闹着火的石头房子
 
1992.8.5
 
守夜人
 
钟敲十二下,当███,当
我在蚊帐里捕捉一只苍蝇
我不用双手
过程简单极了
我用理解和一声咒骂
我说:苍蝇,我说:血
我说▓▓:十二点三十分我取消你
然后我像一滴药水
滴进睡眠
钟敲十三下,当
苍蝇的嗡鸣:一对大耳环
仍在我的耳朵上晃来荡去
 
1992.8.24
 
衰老
 
一所房子以它的凹陷,时光
在进入中▄■▄,失去了一片涡轮
窗口处,透明遮住了一个女人
 
于是它承受。在吊兰中布下
它的凹陷,被欲水填满
 
大理石向内收紧■■■,象饥饿
光滑的肚皮
 
她来时已经是正午,她形体不整
她与一面镜子
 
以各自的凹陷,互相打量
 
1993.3.29.
 
城中一只手
 
城中一只手,城外眼睛密布
元气有些湿▄■▄■,沉甸甸
 
城中一只手,城外两支队伍
男与女,箫与尸,流氓与风
 
乱麻与抓挠▓▄▓▄。问:何处瘙痒
答:毒蛇一节节
 
再问再答,心情不太好
再问我沉默
城中手▄▓,城外身子
 
1993.5.5
 
暴露一盏灯
 
暴露一盏灯▓█▄■,伸出舌头
转身一次,脚印磨损
 
暴露一扇门,死了一个寡妇
夏天滴血,密室里一块冰
 
暴露一张嘴▄■▓,中风歪向一边
昏睡稍稍润滑,来不及起床
 
花留一朵,花园不留
花开一秒,暴露一生
 
1993.5.10
 
秃鹫(六▄▓)
 
我同你抓阄,赌一只苍蝇
赌去年未睡完的一觉
 
“冬天没有苍蝇,大地真干净
诗人呵,我们赌什么”
 
“大地变白▓█,我不负责,我们来赌
蝇蛹
赌尚未出生的女婴”
 
一只蝇蛹,一个女婴,呵█■▄,大地真干净
 
1992.9—1993.5
 
 
我怀念的生活与你相反
 
我怀念的生活与你相反
窗外在下雨
一地蜗牛
一根绳子上坐着十二个想自杀的人
一个月一个
我怀念一个哈欠
我从毛孔里爱一个女人
我有一张讨厌的大嘴
我没有进过监狱
我没有见过监狱里的桃花
从前没有痕迹
一下雨我就哭了
我希望每个人都有一间单身卧室
舔一舔那种日子
 
1993.6.3
 
 
埋葬
 
一个女人的青春几乎是圆的
当她醒来,在泳池里丢了一只手
黑发在花园里埋了一半
 
风一节节僵硬,感觉不出
甚至超过她的体重
 
身后一群鳄鱼
压力来自泳姿
 
圆坛里收藏着她说过的话
去年一年的梦,还有眼泪
她走到大街上███,身上的水丁丁当当
 
1993.6.5
 
 
苦海
 
我一生都在反对一个水泡
 
独裁者,阉人
音乐家,良医
情侣,鲜花贩子
 
我一生都在反对
水泡冒出水面
 
1993.6.8
 
 
女友
 
水龙头里滴下一颗水珠
我的朋友
跑了这么远的路来看我
 
猜谜时我出了一身汗
从墙壁上取下一只手
为了不同她遭遇
我将身体打一个死结
 
我将脑袋塞进帽子
我用刮胡刀刮这个夏天
蛇的低语婉转▓▓,轻轻一扭
门就开了
 
(一张塑料脸)
一张塑料脸,浸在晨曦
女性的润滑油里
 
1993.6.11
 
 
原稿:回忆者(三首▄■▄)
 
回忆者(一)
 
遇到红灯,每次都是。在十字路口
他穿过傍晚■■■,我想,在十字路口的那一天
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不是
某几个零部件,青春期的一些点缀
从那时起▄■▄■,每个清晨都是无私的
但傍晚象一只漏斗。他脱掉雨靴
悠悠走下汽车。我有充分的理由
在十字路口认出他,雨很大
而我当时的疑问相对缈小▓▄▓▄。作为回忆者
只能这样,并记录下当时的谎言
同样在一条街上,同样是傍晚
我却不敢行走。我想▄▓,在十字路口的那一天
一口痰尚未吐出▓█▄■,钟声不清脆
说不出缘由:为什么钟声里有一口痰?
他从不回答这样的问题。他只注意
他的双脚▄■▓,他让我仔细看看红灯
红灯照耀着我的回忆
红灯照耀着一帮交警
红灯不强烈,但鲜明,使人不轻易回忆
我说起这些,意味着他正在消失
 
1993.7.9
 
 
回忆者(二▄▓)
 
五点钟的空虚笼罩一天,我不能
肯定,以后三天,那些声音里的
蚊虫▓█,她的耳朵上起了一粒丘疹,她正在
练习一句蠢话:我甚至
比这间屋子宽敞,屋外的狭小天地
于是我便以大海讽刺她
夏天的话筒在出汗█■▄,我已经听得不耐烦了
现在回忆起来,那些展开的日子,那一天
她起得最早,却找不到身子
真可怜███。以后的对峙
显得残忍,她说桥,我故意回答断臂
她飘起雪花,我放下屠刀
仿佛一生都只能错过
我想我这是睡在一口大钟里了
我爱钟声▓▓,但我正在迅速臃肿
这些我都告诉了她。在那一天的游戏里
还有另一个人,站在远处,我同他
在梦中还握过手▄■▄。我们三人
就这样轮流堆积着睡眠,一边聊天
一边醒来,一边更换双手
 
1993.7.12
 
回忆者(三)
 
说到蝉■■■,我就想裸身,悄悄溜进公园
在那部小说第八十页,最后一段
说到了蝉。它说▄■▄■,蝉是致命的,对于男孩
有时不是;蝉映红了一个妇人一天的孤独
仿佛晨曦
有时也不是;蝉(蝉声▓▄▓▄)
从伤口进入他(她)的身体
因而在那座公园,我总想裸身
把课本扔到一边
无所适从,幻想着接近
唉▄▓,小说为什么否定它自己的情节▓█▄■?
这是一个凝固的问题,我不需要深思
我没有去吹拂湖边那个女孩
她来自附近的一所中学
如果她比我大十岁,就象那部小说里
所描写的:蝉蜕后蝉
开始寻觅▄■▓,交尾声使宁静更加悦耳
但情况不是这样。现在回忆起来
我未免过于教条
此后一周我没有再读下去,我常想
小说影响了我的观察
我很后悔。那个黄昏是流动的
而我的回忆时时中断
 
1993.7.17 二稿
 
松 弛
 
走着运转着睡着了运转着无法入睡
运转着喘着粗气运转着看见无论何处
身子一斜▄▓,眼睛一亮,无故撞车
我看见我两眼漆黑喘着粗气像一盏汽灯
运转着,无论我在何处,我堆积着
一头充血的雄性机器
 
无论我在何处▓█,在家的血中。在人们
无法抛弃,不能再见的旧别墅里
在马路边。昏迷的酒吧█■▄,摇晃的
旅馆房间。无论何处
我想起那一次,在颠倒的街心花园
植物满怀兽性,落下一阵大雨
然后我坐进突然失灵的汽车███,在公路上
在一切距离的麻木中,我分散了
雾回到城市
薄雾最先遮住人的脸,最后遮住我的叫嚣
雾中我沿着大街慢慢汇聚
 
雾中我想将它收回,喘着粗气
像拾垃圾者▓▓。母亲、机器的临时修理工
外科医生。犹大
像一次膨胀的手指,在话语中乱摸
毛发直竖
畸儿在课本里熟睡▄■▄,突然被提问
惊得牙齿四溅
夜晚我充血,夜晚我发动我的汽车
把白天的货物扔到海里
一具具烂身子,白天的废机器
钟声一响,雾回到钟楼
我在时间里慢慢汇聚
我节制着■■■,两眼漆黑,浑身都是液体
不,上帝
不,我
不▄■▄■,男妓
门打开了,谁也不进来,谁第一个?
不▓▄▓▄!不是吗?是的。液体回到器皿
血的器皿,一代的工具▄▓。嘴的器皿
屠杀的工具▓█▄■。夜晚的器皿,避孕的工具
 
麻痹的女人说不,树荫下的人说不
流浪汉说不,政府官员说不
我说不▄■▓,黑暗说不,黑暗今夜鼻塞
不不不,是的是的是的
大不了去死。一个枪眼▄▓,鲜花直冒
鲜花一朵一朵一朵一朵
这一天死去的不是我,是另一个人
这一天出生的不是我,是另一个人
一个两性人,一个化妆师
甚至是一个死去多年的胚胎
反正他不是我
喂▓█,谁把该死的汽车停在这里?
 
世界充满钢铁,多么伤感。音乐里充满牙齿
我染上霉斑█■▄,最后一个离开工厂
我进入了,旋即又离开
我堆积着,沉浸着,母爱的脓汁
我歌唱███,光屁股的流浪汉
受伤的梦幻大嘴,吐出一颗眼珠
接着又是一颗,接着又是
一颗,接着
 
又是▓▓。接着
女人们难受极了,张开到最大程度
看看,我是不是假的,我是不是一只
可爱的肥蚌
女人们拆下她们的零件▄■▄,这是卵巢
这是脑瘤。这是什么鬼东西?
 
一天结束我开始。月亮比天空大
去年你脸上的积雪尚未消融
去年的浓烟■■■,我俩的高速公路
我眼中的萤火虫去年终于死了
死亡,好样的
死亡好样的。卧轨的成熟女人好样的,在垃圾里
寻找眼睛的人好样的▄■▄■。抢劫者好样的。
背井离乡的人好样的。在高烧中仍然巴望夏天
的孩子好样的
 
酒精涂满全身,我盲目奔驰
我有一副好身体
我可以坚持到半夜
酒鬼与贞女▓▄▓▄,酒鬼与荡妇
我的钞票花光了,我在你家门前一丝不挂
请在乳房上拿掉你的爪子
请在废钞票上揩干你的爪子
春天来了,我睡着了,你来了
真不是时候
你来了▄▓,春天像月经一样令人讨厌
 
汽车开上悬崖▓█▄■,满城尽收眼底
满城喘着粗气
汽车到站了,旅客摇身一变
你该下车了先生,收拾好你的身体先生
瞧,这个混蛋▄■▓,他穿上制服,就成了警察
请脱掉他的裤子
瞧,他夹在双股间的金币在闪着贼光
一盏汽灯
不可救药
到处都是他的影子
到处都是水泥,一群疯子画家
在水泥地上画大地
我在汽车里叫嚣▄▓,烧坏了马达
 
一年一个来回,咽下的秽物又被屙出
能否在人间盖一个厕所?
吐痰请入盂,否则
打自己的耳光▓█,否则
雨中去祭扫陵园,否则
是呵否则是呵否则是呵
口臭贯穿我这一生,我一喊口号,人们就躲避
在呼啸的汽车里我什么都干不成
对不起小姐█■▄,对不起,唉
我破碎了,我无法使你在雾中上升
无论我怎么用力
无论我怎么轻轻地
对不起我是个废物
但我的国家是清洁的,有它的难言之隐
吐痰请入盂
裸身请先躲进房间
我天生残疾███,从我的身体里可以摸出一窝鸟蛋
这是美好的国家的象征
一座城市的悄悄的性病你不会看见,一座城市
集中了全世界的哑巴。你不会看见一个人
集中了全人类的残疾,你不会
看见他的健康▓▓,在夜里
他烧着了
你不会看见他,那个人
和那部汽车
你不会看见
他的奔驰,黑暗的车灯
他与你的无数次撞车、重叠
奔驰奔驰喘着粗气
奔驰奔驰我看见
一觉醒来▄■▄,汽车跑丢了轮胎
歌手跑丢了膝盖
我什么都跑丢了
公路上,我的内裤自个儿在飞跑
 
现在我什么都干不成,我什么都不想干
我想干什么?
无论我在何处■■■,结果都是一样
一头尚未爆炸的狮子
一头即将被拆除的狮子
夜里我离开,夜里我独自明亮起来
遇见一个娼妓,我就去整容一次
我有一双酒鬼的眼睛
满眼的眼屎,沧桑一片
我开足了马力▄■▄■,机器报废时仍在轰鸣
那被初次玷污的,睡着的,失败的
都在钢铁里梦见了手淫
漆黑的手淫笼罩着世界,一夜多次
直到东方泛白▓▄▓▄。金色的鱼在天空上吊死
下夜班的人纷纷回家
我满口是血,无处可去
 
1993.8.-93.10
 
活动场所
 
他的房屋全由声音构成
因而水淋淋
 
没有出口
对白昼是一个威胁
 
他脸上的光线黑而粗鲁
与一面凸境相互抵消
 
反光只回来一束
噩梦长出脚趾
 
密探用灯罩蒙面
一个女人把深夜烧了个窟窿
 
 
1993.11.26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