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c2ab8e00"></span><address id="bf7e9cad59"><style id="bg929f1052"></style></address><button id="blafd791d0"></button>
                        

          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一苇渡海 ⊙ 诗无大道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致敬 让·波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1929-2007)

          ◎一苇渡海



           

           

          致敬 -波德里亚

           

           

          当我落单

          “上帝因偶数而愉悦”

          当我寻找一个玩伴

          他已属于昨天,或新的一天

          的心经

          当我实在富力▄▓,男性的身体

          急于生产

          应和着不远处加工厂的暴脾气

          你,让-波德里亚先生

          从原始的等价交换中走来

          出示镜子中的耗材

          告诉我最充分的价值

          就是不留残渣

           

          注:引文出自索绪尔。

          2018▓█、813

           

           

          致敬保罗-策兰

           

           

          不能与你们共语

          这是语言留给我的遗产

           

           

          鸟烧焦的痕迹

          也是丛林狂欢的形式

          那时,你自由了,拖着疲惫的身子

          看交通地图█■▄,丢失了双亲和祖籍

          你为上一口气和下一口气的停顿

          而写诗,音节总是羞愧难当

          仿佛一旦物如所是,每一个音准

          都将斩断一个词根之乡

          靠近栅栏,风就是唯一的耳语

          但已闻不到荷尔德林那神圣祭司的口气

          倘若栅栏有一个

          把光撑得像棉线的内侧

          向着亲爱的你放长的身影███,风

          或许也是我的助听器

          不要说时间过去了五十年,或更久

          不要说保罗又加了一条子午线:毕希纳

          给德语的预言是确切而不幸的——

          女士们先生们:“这个造物‘什么也没穿’”

          作为一个等式▓▓,它也是东方的,我的

          并终究是诗的:“这一次

          艺术以一只猴子的形状出现”

          在丛林出于对野蛮致敬的生长中

          钟表和日历是什么?哦

          是禁忌

           

          注▄■▄:引文出自策兰《子午线》。

          20188■■■、17,望江



          致敬 拉康-雅克


          弗洛伊德当然很厉害
          向梦致敬,你说你除此再没其他派性
          法国南部小城奈斯似乎有点寂寞
          但显然,一个时代已开启▄■▄■,人们
          口口相传你博学而温柔的名声,此后
          你的工作室挤破了,门口仍在排队
          你夜以继日倾听,时而攥紧来访者的
          犹疑摇晃▓▄▓▄,时而亲切抚摸患者皮肤
          我看过你收藏的一幅有争议的裸女画
          骇人的人体私处放大一团漆黑
          很难说这是堕落的视觉还是拯救的
          原点,也许仅是话语敞开的暗示
          你需要超越伦理之外的自由联想
          实在说,这得感谢西尔维娅女士以及
          凯瑟琳-米约那样的性伴助你完成
          撇开《符号界▄▓、想象界和实在界》
          撇开巴黎高师学术明星的激情讲演
          你乐意出入圣安娜医院▓█▄■,你借尸还魂
          的拉康主义保持在无数病例那边
          你给了战后的人,譬如ERICLAURENT、
          LILIA MAHJOUB、GUYBRIOLE▄■▓、格洛丽亚
          等等切中要害的话语,引导病患者
          从本心的角度理解个体历史和健康
          直视自我分裂的空间,你深知幸存者
          总是毁于自我剩余:“现实难以忍受”
          与你撞击▄▓,何止二十世纪前半叶的黑灰
          还有后续的叫作“知识囚禁”的焦石
          (烙着六七十年代后年轻的精神从业者)
          当我穿过热拉尔-米勒的水上威尼斯
          并顺从您的天才女婿雅克-阿兰的指引
          我不能确信二弗*开启的梦已构成我
          情欲毒素的边界,但我确信在您和真相
          站在一起时,某处浓荫下被我撞怀了                 

          注释▓█:1、“二弗”指弗利斯和弗洛伊德
                2、致谢热拉尔-米勒及其纪录片《LACAN》█■▄,陈劲骁《精神分析史上的重要时刻》、
          《法国精神分析运动分裂简史》等███。
          2018/8/21

           

           

          戊戌年

           

           

          为适于生物竞争,

          地盘太大了。

          从蝉鸣到猿鸣,

          像嵌在吵吵嚷嚷的齿轮中▓▓:

          投毒事件还没转完,诛心事件

          就赶趟儿来了。

          注意力的集中不赖骗术,

          这玩意最能出卖自身▄■▄,

          盯着一件事情,事情的价值

          忽而增值,忽而折扣,忽而转嫁■■■,

          明晰的只是事态拥挤,似乎

          一拥挤谁都足够自大,这像极了

          膨胀的老子国。

          想想我▄■▄■,年过半百弯曲了,

          狼性留给语材,生计的特大喜讯

          就是废料耗不完,

          这里面要扒拉个肉食未来▓▄▓▄,

          恶心也艰难呐。

           

          2018.8

           

           

          余下

           

           

          本来气味够熏的还神经得

          放一炮烟花

          耀眼当然与美有关系久而久之

          我发现与气温反常一个德性

          不谈论正经题材的恶作剧譬如

          人血馒头还是那个酵母

          假想敌太多空气中全是涡旋

          捂耳朵老套 显得引擎很深

          把清醒当作一个疑点消失几个世纪

          才回来好吗

           

          2018815

           

           

          写作

           

           

          你是喜欢冰镇的人写出的东西

          还是内心翻滚的人写出的东西▄▓?

          所见冷面孔如所见暗中煨制暗器

          有九个头的怪物▓█▄■,是温和谈论中的

          严酷真理。其中二到八个头测不准

          纯粹交织出不期而至的臆想,扭动

          变形的现实和我们对平衡感的依赖

          当我们确立没有什么可以搅乱,第

          九个脑袋是唯一的脑袋▄■▓,测位罗盘

          摆脱八个方向的牵引,这时写作者

          全职了,中了九个脑袋煨制的暗器

           

          2017/8/14,望江▄▓。2018.8修订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