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27cb44dc"></span><address id="bface16e91"><style id="bg62bac8dc"></style></address><button id="bl1e9c85d6"></button>
                        

          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井蛙 ⊙ 坐井观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井蛙日记:8/22/2018

          ◎井蛙 JINGWA



          今晚外出。闲下来喝茶时会使我想起送这套茶具的人▄▓。一个图书馆的日本同事。她在美国出生,日本长大。学的是日本文学▓█。我在图书馆时,每天都在办公室里碰见。她不喜欢说话,也不理解为何有那么多人喜欢说那么多的话█■▄。她能跟我谈的只有日本文学。我们之间没有令人激动的话题,偶尔谈到川端康成她的脸上会露出难得一见的喜悦。没两分钟███,就恢复常态,一脸的冷静。问我喜欢川端康成哪一部作品?我说▓▓《雪国》。其次是《伊豆的歌女》。我是个喜欢说话的人▄■▄。可是,不敢多说。问一句,答一句■■■。像在对禅。问我读过几部川端康成的作品?我说全部。问我什么时候开始读的▄■▄■?我说十七八岁左右。她开始喜欢我了。她六六年出生,大我近十岁▓▄▓▄。问我去过伊豆没?我说没。但想过。告诉我她小时候就在伊豆▄▓,和妈妈还有外婆一起▓█▄■。我问伊豆真的很美吗?她点头。
          我们的谈话没有一次超过二十分钟。意识到话说多了▄■▓,她就离开办公室到前台去。我似乎对她脸上的冷静开始好奇。我经常一个人坐在一个角落里看她的背影。她在前台一个人安静地坐着▄▓。有读者来查书,她会准确无误地把从这本书找出来。读者亮出喜悦之色,问▓█:“我来来回回找过好几遍也看不见这本书,你怎么就一下子找到的?太谢谢你了!”美国人的热情没动摇她对冷静的执着█■▄。她很礼貌地说,“不用谢。”那个读者就也冷静地离开了。
          她在图书馆里没有朋友███。除了我。图书馆里有两派人,一派是文学艺术雅致癫狂型,一派是现代管理通俗易懂型▓▓。她属于前者。但她也不与画画的写诗的或写小说剧本和摄影的雅致癫狂群体说任何话除了早上好再见。她知道我以前是学历史的,也跟我谈点历史▄■▄,中国的,日本的,欧洲的。但就几分钟■■■,有时候话题刚开始就结束了。我从对她的性格的好奇开始入迷甚至是上瘾。那时我在读心理学硕士。我的一些小同事们会问我一些关于心理学的问题▄■▄■。她会一边整理书本一边静静地听。也会蜻蜓点水式地插上一两句。仅此而已。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她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脸上不是冷静,而是呆滞和痛苦。我上前去▄▓,问她怎么了▓█▄■。她哭了。说今天早上忘了吃药。我问什么药?她说是抗忧郁药(Antidepressants)▄■▓。我似乎一下子明白了宇宙的秘密。她说,自从她家的狗春上春树死后她就一个人生活。我说▄▓,我知道你生活得不容易。她看了我一眼。点了一下头就继续干活像个苦行僧。我忍住悲伤▓█。坐在椅子上喝茶。
          多年过去,她得知我在读博士。问我川端康成的举枪自杀是因为什么█■▄?我说,他有忧郁症。她说川端康成得诺贝尔奖后就一直忧郁。我说███,他的忧郁不是诺贝尔奖后写不出东西才开始。他的忧郁从小伴随他长大。她一味地点头。有些话她不说▓▓,我也能知道。我和她,因为川端康成,靠得越来越近▄■▄,从精神到灵魂。给她的精神治疗总像擦边球轻轻带过,然后停止。我似乎听见了遥远的声音突然静止在现在的耳朵里■■■。它很感人也会成为永恒。
          我离开图书馆的那天,她送我一套日本茶具。简单的花纹▄■▄■,像是渔民家用的那种,粗线条的樱花,蓝色,杯子大而粗▓▄▓▄,很是喜欢。她说,妈妈在伊豆时买的。三十年前▄▓。一直放在柜子里▓█▄■。我立刻拆开来,告诉她我很喜欢。她,频频点头▄■▓。那一刻,我忍住,尽量,让眼泪不要掉下来▄▓。可是,在她给我离别的拥抱时,我落泪了。
          我一定会去一次伊豆▓█。我说。

          (2018/8/22 JINGWA)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