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faae0b70"></span><address id="bf2fdd3f2d"><style id="bg51caaf89"></style></address><button id="bl02d595ce"></button>
                        

          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火狐 ⊙ 明暗世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位移 ◎火狐



           位移

           

           

          一切都已不在原处
          长安有时与洛阳重叠
          而北京没变
          紫禁城的中轴线一直没变

          但我没有去过北京
          我一直在巴蜀
          这块隐隐绰绰的地方

          三星堆和金沙的面具
          都没有重叠在成都的面孔之上
          这是我唯一不敢确认自己的原因

          都江堰分配充足的水流
          我们的家是江南,却又万山重重
          大海像一个梦
          让所有人顺流而下

          这天府之国啊,多么寂寞
          芙蓉花多情又易腐烂
          所以我的记忆未必就是真相

          在秦朝之前我不属于中原

           

           

           

                     卧虎藏龙

           

           

          我就是那只虎或者那条龙吗
          在川南的沟壑里,无处藏身

          风掀动窗帘▄▓,我在幕后
          即便露脸也是一种忧伤,并无杀气

          江湖多么远,我怎么也看不清远处的白鹭
          它们是否有自己的家园

          就让我以茶待酒吧
          我会退化成一个书生

          我的爱人原本是白蛇
          她用盗来的仙草,还给我魂魄

           

           

           

                    镜子

           

           

           

          历史不是一面镜子
          我经常看到影影绰绰的晃动

          在一面精致的铜镜里
          我比自己更美▓█,比貂蝉恶心

          我的历史在一条河床上
          它今年可以航鱼,明年就可以栽秧

          所以我并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
          善,来自何处;恶█■▄,来自何处

          也许风最能吹动这些
          像是倒影,却不能平静

           

           

           

                      飞檐

           

           

           

          我是天空中静止的飞檐吧
          与蓝天更近,与人间更远

          但我愿意告诉你如何在人间保持飞翔
          如何在远离你的地方保持尊严

          有的地方是永远不能抵达的
          有的人从你见到的那一刻起就美如天仙

          我因此筑起庙宇
          并以红墙守住梵音

          我混迹的地方都已化作城市
          而我更愿意找到一个并不真实的地方

          将自己束之高阁
          将愿望塑造成飞檐

           

           

           

                   

           

           

           

          夜晚正缓缓升起
          这是一条巨大的灯火辉煌的船

          黑暗如水,所有的波澜都被欲望掀动
          而我多么需要一个院子
          装下我的平庸███、自在和爱

          这个夜晚注定会沉入大海
          我为之流泪的人和灾难
          都必将在此生倾覆为汪洋

          但仍有星星不远万里而来
          我破灭的愿望会去迎接
          我寂灭的心也会死而复生

          只有虚妄是永恒的
          只有忠诚可以穿上愚蠢的外衣

          v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