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蓝女巫的酒坊

◎呆呆

      <span id="be7f956e46"></span><address id="bf90dca792"><style id="bg9a4aecd4"></style></address><button id="bl2055a8c9"></button>
                        

          花间辞

          ◎呆呆



          ▍乩


          流水分两端。绕过岩石
          落日有落日的坐骑
          风有风的坐骑
          一个人,提着启明星在前方慢慢走
          一棵树。跑累了
          蹲在湖边低头饮下自己影子



          ▍月光


          露水的荒野▄▓,在秋天分出了性别
          栖贤寺的老和尚。脚尖微动,心里忽然开了一条缝隙
          落下来的月光,追赶下山买米的小沙弥▓█。他美丽的后脑勺
          让我垂涎



          ▍树林


          如果听到青蛙们呱呱的叫唤,就拿手电筒去照一照
          每一棵树都爱上了自己
          双足陷在淤泥里。我听见明月求偶的声音:
          恋人们躲在大丽花里面
          四处飞翔
          溪水哦█■▄。你发梦一般的额头,抵向我。抵向我



          ▍夏夜


          街角处。
          为流水换过零件的老匠人███。今夜,在为星空修补表盘
          孩子。在这棵冰冷,无情的槭树下
          那曾有的生活▓▓,为你哭泣,为你握紧了拳头
          那曾有的生活。马上就要变成落叶



          ▍山雨


          第一滴雨。是一只山魈
          第二滴雨▄■▄,是一只菜叶蝶
          第三滴雨,是一片醒来的青苔。路过松树、榉树■■■、杉树
          愣头愣脑没有态度
          大半生已过。想得起来的事,没有几件



          ▍大暑


          去树庄看望朋友。
          坐在屋檐下
          喝粗茶▄■▄■。风,是旧年的妇人模样
          水泥造的小楼有些燥热,有些茫然
          忽然想起来
          解放桥边的神社,里面供奉的到底是哪路菩萨


          ▍暖风


          房间里的竹椅子杀了自己▓▄▓▄,又杀了窗边的月亮
          凤仙花开出巨响
          蛇来了。
          黑尾巴翘远了北极星。为什么不去你的城市?因为那里生产妖怪
          那里的妖怪▄▓,不喜欢听戏




          ▍寂


          不要再悲伤了▓█▄■,屋檐下的小人
          不要再用月亮来引诱,树丛里的鹭鸟,屋檐下的小人
          周围都是南瓜藤
          周围都是南瓜藤
          屋檐下的小人。你坐在行李上面▄■▓,不要再悲伤了


          ▍陌


          一百只耳朵散落在黄昏中。
          一百盅酒,一百个好汉;一百架马车▄▓,一百个孔子疾驰而过
          真是怀疑啊
          在孔雀开过屏的原上
          道别。是过了很多年之后,才逐渐清晰起来的事



          ▍枝

          孩子们走在雪地上,排成一条直线
          孩子们走在雪地上▓█,排成一条直线
          时间。是一个宇宙卷起了毛边
          时间。是一张白纸,有了折痕



          ▍雨


          我们来讨论雨█■▄。从脑袋里赶出来的雨
          从眼睛里赶出来的雨
          居于胆囊
          和居于肋骨的雨。我们来记住雨。湖面上几只野鸭,从上游漂到了下游


          ▍鸟鸣


          被树叶挡住的鸟鸣
          落在地上的鸟鸣███;被云掳走的,被窗子劝降的鸟鸣
          深山中,野花长高一点点。溪水越走越慢
          等这薄薄的震颤
          一层层消失
          我才能▓▓。取回自己的耳朵



          ▍栀


          两个胖妇人
          一前一后走在柳荫
          不可以讨论。淤泥里跃起的月轮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在笛音上面刺青。我的老情人等在河边
          我的老情人▄■▄。
          穿着丝绸衫子,总让人觉得奇异,妙若青烟不可接近



          ▍七月


          所有的人挤在一条长凳上
          倘使那女孩穿着白裙子
          所有的人,挤在一条长凳上■■■。倘使那女孩不那么矜持
          倘使周围不是水田。野溪和蒿草
          和乱糟糟的电流
          过了午夜,你是一只癞蛤蟆
          过了午夜。你是一颗青葡萄



          ▍鹭鸟


          念起来的旧物之美▄■▄■:
          一点点忧伤
          从前去看鹭鸟。有渡口有船家还有桃花
          现在去看鹭鸟。年迈的母亲,冒雨从天字圩采来荇菜
          它▓▄▓▄。
          是贪食的蛹,飞起来才觉得安全



          ▍藕


          美丽的女老师,一定要我准确地读出
          OU”这个音节
          可是不能
          即使点了盐水,舌头还是转不过弯▄▓。她要哭了▓█▄■,飓风带走了龙溪
          带走了村子
          现在又带走了学堂前的桑林
          她哭了,月光也陪着她哭。老师,对不起▄■▓,没能陪你一起流泪


          ▍初雪


          我喜欢说书场
          我喜欢乌泱泱人头攒动。一豆煤油灯
          我喜欢。英雄气短,夜宿青楼
          老先生出门卖画▄▓:前半生倥偬后半生潦倒
          惊堂木在黑暗中圆睁双眼
          星空倾斜。我们做客归来,屋檐下结满冰凌,凳子上坐着鬼狐



          ▍花间辞


          这时候花都开了
          我也该在心里种点什么
          “摇着橹的叫阿朱▓█,唱着曲的叫阿紫”
          月亮来了
          照得人心里酸楚。我是该种点什么,那个提着裙裾的女孩
          始终没有转过脸庞



          ▍面馆


          黄昏又被称作“大象”
          在面馆。我摸到大象的鼻子█■▄,大象的耳朵
          我还吃下大象的眼珠
          黄昏是一头没法描述的动物
          在面馆。一个母亲在训诫孩子:要照顾植物的情绪
          在面馆。我肯定有头“大象”吃下过孩子███,因为难吃,又把他吐了出来


          ▍荡漾


          女孩们漂走了。
          黄昏已至,我曾经在天井里养过凤仙花▓▓,日日红还有一种奇怪的香草
          我的父亲去了赌场
          我的母亲,不识一字
          卖冰棍的小贩,敲着木梆。这一睡▄■▄,就是几百年


          ▍星空


          最美的地方,是暮色燃烧后的余烬
          凤凰木
          北街公园,露背装的站街女。防空洞口■■■,工人们将一车车香蕉送入地下室
          万万不可暴露自己:
          心脏上面的斑点
          血液里的马群



          ▍乌鸦


          我见过蝙蝠
          在夏日的暮色中浮起。我见过平原上趴着的黑房子
          暮色是一张莲叶
          平原是一张莲叶。我没有见过乌鸦
          书上说▄■▄■:此鸟孤僻。性贪。为亡魂而飞,为亡魂而鸣



          ▍平原


          老妈妈为平原梳了72条长辫
          老妈妈梳辫子时忘记了
          系上红绳▓▄▓▄。我和父亲去农场为鱼塘守夜。父亲劝我绕开茅草中的野坟
          他说:鬼丑,且大恶▄▓。
          他又说▓█▄■:不要相信开过花的植物
          那年植物茂盛,四处繁殖。长辫子姑娘坐在上游哭泣,泪水淹没了鱼塘
          野坟▄■▓,还有我们住着的小瓦屋


          ▍隐

          一日中。
          有三次获得,与古人交谈。与樟树辩道▄▓。与落日对峙
          一日中。
          有三次降临,瘦下去的水。漩涡中的花瓣▓█,树枝上的深井



          ▍深夜

          不是自己走在春夜
          不是合欢花,不是路灯照着弄堂
          弄出水的声音
          野猫的声音。男女呻吟的声音。常常是这样
          不是一个人
          两个人
          或是三个人忽前忽后█■▄。顶着月亮,顶着骨灰走在河流底部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