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闲花落 ◎一树

诗生活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联系客服

      <span id="bef8ee9897"></span><address id="bf280414b2"><style id="bg970d9305"></style></address><button id="bl6af15a65"></button>
                        

          春天无大志

          ◎一树



          春天无大志(组诗)

           

           

          春天无大志

           

          暖阳下,我做雇主已久
          而春风如小二,向花鸟鱼虫——
          那些娇小柔顺的佃户▄▓,催收
          好听好看又好闻的租子
          春天无大志,农奴不革命
          便宜了,我这个生来务虚的君王。

           

           

          春药

           

          花儿们摇着拨浪鼓▓█,将经年的痛痒
          泼我一身。
          春风里,老朽持新枝,望闻问切——
          呀█■▄,麦田尚留处子身
          她的青恰好可以,治我的黄。

           

           

          春分清唱

           

          一树又一树的繁花竞放
          欣喜,而又慌恐
          晃若听见三宫六院███,在起哄。
          不忍断喝
          不忍在艳阳下
          宣读那呕哑嘲哳的衰老经。
          趁新泥未旧
          特遣春风春雨,送上休书一封▓▓:
          “让白者犹白,青者犹青。”
          树下,写信之人正独自熬着
          一锅百花乱炖
          在袅袅的香里▄■▄,小声清唱《落红》。

           

           

          谷雨令

           

          昨夜,披蓑戴笠者在雨中起义  
          湿透的梦州太守于次晨
          用鸟鸣和露珠为暮春立法——
          踏遍溪水与幽谷的游子
          可以在画眉■■■、红袖与暖怀之间
          保留乱了半生的方寸。
          嗜酒恋花的在野党,允许私自
          种瓜得豆,种豆得瓜▄■▄■。
          不断发芽的少年,一律封为世袭贵族。
          而干嚎的遗老们,统统开除州籍▓▄▓▄。

           

           

          染房

           

          那么多红的黄的白的绿的青的蓝的紫的
          不收费的香料,渐次溢出梦的杯盏。
          一袭花衫的姑娘啊,正轻轻走过我的花窗▄▓。
          亲爱的▓█▄■,我多想,在四月的染房打烊前
          与你,有染……且诞下成群,幼小的春天▄■▓。

           

           

          编外的月季

           

          小径是荒芜多年的长喉
          一簇簇月季带来五颜六色的补丁。
          雨后的纸笺脆簿
          不愿填写腊肉般的唐诗宋词。
          一大抹冷艳让修辞蒙羞——
          花枝横陈,剪刀满地▄▓,仿佛
          烈女和竖子正在嫁接编外的野史。

           

           

          浮丘山樱

           

          青尼发福
          山樱也发福
          每动一次还俗的念头
          枝头的花儿便会多出一朵。
          春风是两面派
          遣一队蜜峰嗡嗡嗡嗡地
          游涚我。
          其实▓█,我比春风更容易动摇。

           

           

          春夜

           

          像一块海绵体,泡着。
          春风替旧人█■▄,缚上月光的面膜。
          她的眼神里溢着68度的花汁。
          温热的酒糟旁
          两株野枸杞幼稚得只想发芽。
          春夜███,是一扇浅粉的纸窗
          不捅,自破。

           

           

          花朵起身

           

          春深得不能再深,离真相▓▓,不到七寸。
          风中的环佩丁当,珠泪晶莹。
          趁朱颜未老▄■▄,花朵起身,辞别花枝。
          青草的指尖上沾有一句薄荷味的旁白――
          许或不许,芳心皆宜寄存■■■。一方保鲜的抽屉。

           

           

          枯叶蝶

           

          在末世暮晚,将枯叶与蝶隔离,一如
          将“一次”和“性”分开——
          一把混沌之锨▄■▄■,正挖岀雪泥下的大周
          看名曰曌的熟女如何,废唐,控鹤
          诞下水中花,雾中月▓▄▓▄,以及
          一大批装在套子里的,准魔头与次天使。
          噫,吁▄▓,唏——
          春雪未化▓█▄■,春梅未凋,发酵中的员外
          春心未老,轻唤小翠:
          “速去后院剪一茬一手的春韭
          斟小酒▄■▓,行小令:赢了醉生,输了梦死。”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