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10只眼睛

◎还叫悟空

      <span id="be9db1d0d6"></span><address id="bf44c45618"><style id="bgf6702d7b"></style></address><button id="bl6c81fcb3"></button>
                        

          我看到的

          ◎还叫悟空





          ◎我看到的
           
          高高的佛像,倒映在池中,一群蝌蚪,正把它穿透
           
           
          ◎伙头僧 
           
          炉中还差把火呢▄▓,他拍拍屁股,把蒲团丢了进去
           
           
          山中小寺
           
          屋顶漏雨了,座上的佛陀,从头湿到了脚
           
           
          山坡上的坟茔
           
          好多年了▓█,村子里死了人
          就埋在村后的山坡上
          一开始是在山脚下
          现在已经到半山腰了
          远远望去,那些坟茔
          就像在举行一场登山比赛
          只是不知道若干年后
          谁家的死人会率先登上山顶
           
           
          ◎后山的梅花
           
          在池中洗手的人
          并不知道水里
          漂着的,就是梅花
          宝相寺里只有
          沉默的白杨
          那些好看的花瓣
          是从寺院后面
          昙山上飘下来的
           
           
          ◎兰花和兰花的影子
           
          在阳台上
          它是兰花
          在那面墙上
          它是兰花的影子
           
          穿堂风在吹
          它和它
          都在摇动
          谁也不影响谁
           
           
          在沟后水库  
           
          沟后水库延伸到什乃亥草原  
          就是浅浅的水滩了  
          不时有牛羊过来饮水  
          顺便把影子留下  
          它们在草原上吃草时  
          也能把影子留下  
          对于水里的影子  
          它们有时会瞪着眼看一会  
          对于草原上的  
          它们往往连看也不看  
          更大的影子  
          是天上的白云留下的  
          它们罩在其中,一样浑然不觉
           
           
          两个见证人
           
          喝完这杯酒█■▄,梧桐叶子就该落光了  
          落光了好啊,落光了就省心了  
          这棵树上的最后几片叶子  
          已经在枝头摇晃了好长时间  
          现在,它们终于离开了  
          在窗台上耽搁了一下  
          翻一个跟头,就栽了下去  
          见证这一幕的███,除我之外  
          还有对面桑诺寺的一个喇嘛  
          隔着一条马路——  
          他冲我笑了笑,我冲他也笑了笑
           
           
          拉萨广场 
           
          早晨,雨后的广场
          有一洼
          一洼的积水  
          最大的一洼积水前  
          几只鸽子  
          不时低下头喝水  
          又不时抬起头 
          四下张望  
          倒映在水里的
          布达拉宫  
          一会儿变了形
          一会儿又恢复了原状
           
           
          ◎济水小记
           
          溪中山色,行至山下▓▓,就止步了  
          太乙池不要的水  
          向着日出的方向,潜行  
          七十多里,又涌出来  
          至温县西北,再次转入地下  
          至荥阳▄■▄,又涌出来  
          其后三次潜行,汇成巨野泽  
          鲁哀公十四年春  
          叔孙氏在此打猎,得一麒麟  
          以为不祥,就给了虞人  
          孔子听说■■■,以泪洗面  
          叹息道:孰为来哉?孰为来哉!  
          孰为来哉▄■▄■?来就来了  
          一条河流折腾了数千年  
          最终把自己淹死  
          只留下一些地名  
          济源,济南、济宁、济阳  
          偶尔在运河里▓▄▓▄,还能  
          见它掀几个浪花,晒一晒太阳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