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10只眼睛

◎还叫悟空

      <span id="beb86044e7"></span><address id="bf0b7b19c4"><style id="bg3af6e54f"></style></address><button id="bl9fe6c78d"></button>
                        

          又一次在鸡叫声中醒来

          ◎还叫悟空



          ◎又一次在鸡叫声中醒来
           
          天还没亮
          一群唱诗班的孩子
          就站在泥地里 
          排着队 
          伸着长长的脖子 
          喔喔个不停
          表情阴郁的神甫
          挥舞着
          毛茸茸的双手
          在指挥
          孩子们光着脚
          冻得瑟瑟发抖
          我知道
          他们的来历
          我为他们长成鸡的模样
          感到惋惜
           
           
          ◎草丛中一只青蛙瞪着大眼睛 
           
          波光中
          几条死鱼
          晾着白白的肚皮
          一起一伏的
          两个小孩
          正在打水仗
          你甩我一脸泥 
          我甩你一脸泥  
          一个骂另一个
          操你妈的
          轻点
          被骂的那个
          笑嘻嘻的
          反手又是一坨泥
          忽然间
          下起雨来了
          小孩抬头看看天
          悄没声地爬上岸
          那只青蛙
          咕哝了两声
          一个猛子
          扎进了水里
          池塘一下子放大了好多
           
           
          ◎零点二十七分的樱桃
           
          盘子里的樱桃 
          又红又亮 
          我吃掉一颗 
          就少一点红 
          一点亮 
          零点二十七分 
          我吃光了 
          所有的樱桃 
          于是那盘子 
          就变成了 
          纯粹的瓷盘
           
           
          ◎一路嫖娼去新疆
           
          他提上裤子,从理发店走了出来
          在路边
          拦了辆开往博斯腾的卡车
          空中乌云滚滚
          驾驶室里
          他和司机一边喝酒
          一边飙歌
          这是12年前拍摄的
          一部黑白电影
          现在才举行首映式
          屋里有点闷
          跟男主人公的快活劲儿
          明显不搭
          我和冯青春、小力
          站在酒吧门口抽烟
          雨噼里啪啦打在遮阳棚上
          一辆出租车
          载着一张女人的脸
          疾驰而去
          溅起好多明亮的雨点,红色的雨点
           
           
          ◎晚来天欲雪
           
          一个中年男人竖着衣领
          缩着头
          搓着双手
          在阿珍毛线店门口
          站了很久
          我知道这是一个特务
           
          一个年轻女人在咖啡馆
          窗子后面坐着
          抽着烟
          不时向外
          张望
          我知道这也是个特务
           
          但我不知道▄▓,该向谁告密
           
           
          ◎在站前广场,总能看到这样的人   
             
          中年男人   
          坐在花坛沿上,   
          脚下是   
          大包、小包▓█。   
          风吹乱了   
          他的头发,   
          他捋了捋。   
          风又吹乱了   
          他的头发,   
          他又捋了捋█■▄。   
          风一直吹,   
          他一直捋。
           
           
          ◎下山的人
           
          路灯下
          香樟树在落叶
          下山的人
          走着走着
          就忘了
          脚下的台阶
           
           
          ◎早晨的阳光均匀地洒在他们身上
           
          一张大床上
          一个三四岁的孩子 
          拿着玩具枪 
          朝他爸爸开了一枪 
          哒哒哒 
          男人头一歪 
          倒下了 
          孩子咯咯笑着 
          掉过头去 
          又冲他妈妈开了一枪 
          哒哒哒 
          女人头一歪 
          倒下了 
          孩子咯咯笑着 
          把枪管吞进嘴里 
          哒哒哒 
          头一歪 
          也倒下了
           
           
          ◎女人爬山   
            
          几个女人相约去爬三清山   
          她们已经不算年轻了   
          还穿着短裙短衫   
          山道上浓荫匝地   
          不时,有人跳起来   
          摘垂下来的叶子   
          不大会儿   
          每个人手里   
          都有了一片叶子   
          到半山腰时   
          其中一个女人又跳起来   
          她的小腿   
          那么长███,那么白   
          这时,山顶上   
          忽然传来   
          一个男人的叫声   
          嗷,嗷,嗷   
           
          她们笑成一团   
          群起回应▓▓:嗷,嗷,嗷   
           
           
          上帝的小狗
           
          戴庄天主堂门口的空地上
          一群小狗
          正玩得起劲
          荒草丛中
          你把我按倒了
          我把你掀翻了
          你蹭蹭我的鼻子
          我闻闻你的屁股
          早晨的阳光
          在它们身上跳呀跳的
          过了一会儿
          几个女人有说有笑
          走了出来
          小狗们怔了怔
          其中三个
          乖乖跟上走了
          另外两只
          汪汪叫了几声
          摇着尾巴
          仄回到门廊里,各自蹲下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