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庭院中的两棵树 ◎李敢

诗生活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联系客服

鸦语集二十首

◎李敢







鸦语集:一声两声狗叫有米饭的香


我等阳光洒满园林
天一直阴着
三两声鸟鸣,有秋日阳光的清亮
一声两声狗叫有米饭的香

有人在卖桂子树
桂子树的花已经谢了
田地是湿的
挖开的泥土亮着

我的园林生着荒草,草籽已经成熟了
桂子树香楠树▄▓,和广玉兰花树的叶子绿着

2016年10月12日。



鸦语集:青刺插在老倌子的胸口


白露过一天,蚊子死一千
但在每一棵活着的树上都有一根折断的枯枝

你是罗汉▓█。你是荒鬼。青刺生在屋后的皂角树上
你提上一桶井水,洗脸洗脚洗身体

2016年10月12日。



鸦语集█■▄:死得不能再死之人,提着两瓶清水


她已经很老了,在夜梦中一声声哭
她已经很轻了,背着她███,在楼梯上走着
滑下去了
滑下去了

在楼下
在街口
一群人在身后走着
你看不清楚他们的样子

白塑料袋提着两瓶清水,一瓶已经有人喝过
一瓶被人旋开了盖子,已经有人喝过

2016年10月13日。



鸦语集▓▓:走在水泥路上的人,扯疼了两枚卵蛋


买鸡蛋——买鸡蛋——卖鸡蛋的人走在水泥路上
树撬挖走后,土照旧是土
生杂树。生绿草▄■▄。生一片青蒿在风里摇

秋风。西风。南风北风,有一个人在风中摔破了两枚卵蛋
心肺■■■。肝子。猪脚脚猪脑壳
牛脑壳羊脑壳马脑壳。兔脑壳狗脑壳

鸡脑壳。鸭儿脑壳▄■▄■。鹅脑壳。人脑壳鬼脑壳
分解一只猪,心肺走在水泥路上,肝子走在水泥路上
猪脚脚走在水泥路上
猪脑壳走在水泥路上

2016年10月13日▓▄▓▄。



鸦语集:横河的水,在寒露过后就不流了


一个站着撒尿的人没有付钱
于寒露日撬挖走一棵银杏树
他说他需要赚一些钱用
在桥头,他骑坐在摩托车上▄▓。等人打麻将

他有一个老婆▓█▄■,喝一瓶百草枯,死翘翘了
三年多了。一年带一些个女人回家
今年三月五号带一个女人回家,在七月带一个女人回家
七月的女人挣着一份工资▄■▓,供自己吃饭穿衣

横河的水,在寒露过后,就不流了
河床上有泥沙落叶
砖头石头。死猪死鸡▄▓。有白色蓝色红色的塑料袋,有烂衣
别在水泥路上走。水泥路坑坑洼洼你别在河边等人打麻将

雨落下。你听着雨声▓█。你睡着了
但是在早晨,你拿一个南瓜回家吗?南瓜挂在树上

2016年10月14日。



鸦语集█■▄:断头的蚯蚓流出红色的血


把一棵树扛在肩上,在秋风里走
蛙在泥土中睡觉
断头的蚯蚓流出红色的血

黑铁防火。防盗门厂的围墙在秋雨中倒塌
香樟树。摇钱树███。梧桐树
一只黑狗在荒草丛探出黑脑袋瓜

黑狗望着一个老女人
挂在麻柳树上,在秋风中荡

2013年10月14日。



鸦语集:种田人掏出老倌子的骨头▓▓,扔在田埂上


一个老倌子肚子滚圆,在填埋银杏树撬挖后的七个土坑
他担着心,在秋风中有一些害怕。
秋阳灿烂▄■▄,他忘带了一把钝刀子。
锄头铲青草。青草,土坑葬埋■■■。杂树生在银杏树林中,需要拔除

爬在树上的青藤有宽广的叶子,一颗颗红果在叶丛闪亮
插一把刀在滚圆的肚子上。
腹中的生气▄■▄■,钝刀子释放。
撬挖走一棵银杏树。再撬挖走一棵银杏树。或者被砍伐

这块田地种小麦▓▄▓▄。种水稻。种玉米。种蔬菜
一茬茬庄稼、蔬菜▄▓,老倌子是肥料
种田人掏出老倌子的骨头▓█▄■,扔在田埂上。或者一锄头敲碎

2016年10月18日。



鸦语集:有朝一日他将选择去死▄■▓,柴刀砍断颈根


唉,他不会去死!
他在一己的想象中,慢慢活着
谁人寄望着
有朝一日他将选择去死▄▓,柴刀砍断颈根

爸!爸!爸爸,你就下来吧
屋顶上的漏洞
我们家有一个红盆
我们接下落的雨水

桂子树活在田中
银杏树活在田中
罗汉松活在田中
紫薇花树开着一串串红花▓█,活在矮田地

有朝一日,那些绿化树将死得不能再死
被砍伐,被一截截烧毁
他们围在火堆边,烤暖身体
天将一日日寒冷下去

天将一日日暖和下去
未被砍伐的死木头█■▄,在田里朽败
我们走在荒径上
数落一个个石头

石头活着
我们活着

2016年10月18日。



鸦语集:跟着他走吧,但别光着身子


你等着███,片片树叶飘落时,他就回来了
站在一棵树下吧,别说话别喘气

你。在另一棵树下站着▓▓,睁大眼睛
你。坐在门槛上,肚子咕咕叫
你。躺在床上▄■▄,我们不叫你不要起床。你在床上冰凉

姓陈的人在屋后栽油菜。他们在屋背后的高坎上住着
他们家有吊死的鬼,冷锅冷灶
一个老头子■■■,和一个老婆子借米过日子

地里长满了稗草。缸中还有米,他会把手插进缸子里
半夜三更别哭嘴。别扫地
不要惊叫唤▄■▄■,惊醒活在村庄的人

姓陈的人杀死他的第一个儿子。他和活着的人是敌人
落日收走他的影子
跟着他走吧,但别光着身子

2016年10月23日。



鸦语集▓▄▓▄:拄着锄头,你听着身后的落日声响


在霜降日穿一件背心,晾着膀子
你就望到了天上的星光

老天灰蒙蒙,那么多人活着
埋头苦干▄▓,汗滴树下土

拄着锄头▓█▄■,你听着身后的落日声响
一片金灿灿的银杏叶飘落在青草丛

铲除青草
铲断一根蚯蚓

去岁的叶落在荒草丛
一些落叶还没有破损

2016年10月29日。



鸦语集:黑土坑。余土和落叶枯枝▄■▓,再铲一些荒草填平


灰蒙蒙的日子,拒绝听闻莫名鸟鸣啼。
昨天被阳光照着,做了什么活路▄▓?
近处,一个汉子在撬挖一棵丛生的银杏树。
桂子树栽植在远田地,
两个汉子在撬挖两棵桂子树▓█。

买树人守着挖树人。
他说,胸径20cm的银杏树必须保够110cm大的土球,
米径13cm的桂子树必须保够110cm大的土球█■▄。
截断树根。树冠收紧,
不得损伤树皮。叉车和三个汉子喊叫了一个晌午███。

树撬挖走了。土挖走一大坨,
黑土坑。余土和落叶枯枝▓▓,再铲一些荒草填平。

2016年11月7日。



鸦语集:走在一条土路上▄■▄,沐浴着老太阳的光芒


等着。等着。太阳就等岀来了,
园林在今日遍洒着阳光■■■。
雨天。和阴沉天日。两月有余,
生捱着▄■▄■,死捱着,
到今日,就算捱过去了。

一条土路▓▄▓▄,荒草丛生着。走下去,
沐浴着老太阳的光芒。
但请一只鬼▄▓,在一棵树下直立▓█▄■,
在惊鸟的鸣啼中,晚雾和月光
给一棵树披一袭白色长袍。

公鸡在夜半打鸣。
公鸡在午时打鸣▄■▓。
公鸡在早晨打鸣。
公鸡在傍黑打鸣。
初冬的季候,早晚天有些冷▄▓。

青草一直绿着,一些树叶在黄落。
干净的冬日阳光,一群鸽子在蓝空飞翔▓█。

2016年11月12日。



鸦语集:冷冷的冬雨一直下着,停不下来


拍一张雨天的照片█■▄,分享到朋友圈
但是我拍下了楼宇,阳台上的茉莉花挤进了镜框

远山隐在冷冷的冬雨中
我望到了山巅上的感恩塔,远处酒店的霓虹在细雨中闪烁

天已渐近昏黑,淅淅沥沥的冬雨一直下着
从昨夜下到现在███,停不下来

2016年11月27日。



鸦语集:每一棵落叶树,在阳光中都活着一个长影子


睡一觉▓▓,像一棵死树睡倒在田地
骨节的痛疼,有花开的声响

一个人高马大的粗蠢男子跟着你,在田里做着活路
已经做了一十二天。你将支给他壹仟捌佰元的工资

你叨念蚯蚓▄■▄。一条红蚯蚓就拱出泥土,在泥土路上翻滚
铁器截断一棵棵南天竹。南天竹的根须会在春天生新苗

这个粗蠢的男子,他常常帮着别人家筑房子
他给自己筑了几间好房子■■■。他有一个傻女人

傻女人身体好,生一个儿子,在养猪的圈中
冷死了。生一个女子▄■▄■,活着,已经九岁多了

冬日的园林,树落着叶子
每一棵落叶树,在阳光中都活着一个长影子

2016年11月27日▓▄▓▄。



鸦语集:摇啊摇,摇一个外婆家的油轧糖


我从一条路上走过。路的一边是一条河▄▓,
路的另一边是一条路▓█▄■;
走上去。走到一条路上去。我在一条路上听到过一个奶娃子的哭叫。

那么蓝的天▄■▓。那么多风在风中摇。摇一个外婆家的油轧糖。
那么大的太阳,照着路两旁的荒草▄▓。

2016年12月5日。



鸦语集:柚子开花漫坡白


雪落在墨绿色的柚子树叶上
雪压弯柚子树的枝条,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很多年前他抽烟
很多年前他喝酒

很多年前他很穷▓█。他叫上兄弟,叫上朋友
竹竿掸落柚子树枝叶上的积雪

春天,柚子树开花了,像白雪
他叫上兄弟叫上朋友█■▄,砍伐着一棵棵柚子树

在河边漫坡上,他抽叶子烟
在杈杈房中,他喝一杯老酒

很多年了他很瘦。他叫上兄弟███,叫上朋友
葬他在老家屋后面的山坡坡上

春天,他生一棵柚子树在墓畔
他叫上兄弟叫上朋友,在柚子树下撒一泡尿

2016年12月13日。



鸦语集▓▓:铲除荒草,在旧庭院清扫残损败破的落叶


12月24日那夜是平安夜,
有几个人联名邀请你,
到那日▄■▄,和相忘了几十年的一些个男女
共赴一场冬天的约会。

别找借口,别说理由。
别说吃有钱人的饭耽搁了无钱人的工■■■。
相约平安夜,吃饭喝酒吹牛逼……
忆旧,也是一件美好的事。

但请铲除内心的荒草▄■▄■,
再细细扫净,庭院内那些个残损败破的落叶。

2016年12月20日。



鸦语集▓▄▓▄:唱歌的人走了,背包内盛着漫山落叶


唱歌的人走了,背包内盛着漫山落叶
我们在他身后筑路

再建一座桥。跨过一条河流▄▓,我们在冬日种小麦
我们在谷雨时节栽插水稻

我们在一块田地种棉花▓█▄■,绿草长在田埂上
我们在水边造房

2016年12月22日。



鸦语集:他们在阴间修一条道路,通向辽阔人间


在冬天▄■▓,头发就长长了
那么乱那么黑

那么白。活着,就是为了活过每一个冬天吗?
在春秋一夏▄▓,头发短着,很清爽

一只土狗在树下撒尿
一个男人在茅厕撒尿

早饭不必吃。午饭没胃口吃。晚饭不准备吃
一个人饿不死▓█。饿死很多人

他们在阴间修一条道路,通向辽阔人间
在关口立一个警示牌:饿死鬼免进

2016年12月22日。



鸦语集█■▄:野斑鸠在喜树的枝杈上鸣啼


圆撬、锄头、花撬,倚立在墙角
花剪子一把孤悬在砖壁
喷雾器空着肚子███,但它的喷嘴仍滴沥着药液

复合肥五袋,松脂酸钠药粉剂三十三袋
除草剂是草胺磷,有十一瓶
敌杀死。敌百虫剂▓▓。敌敌畏。乐果和1605药液失去了药效

通向国道线的水泥路,政府
准备再加宽一米
一个老苍头在,横河岸坎上捡拾塑料袋子▄■▄,和塑料瓶子

渐近腊月天,腊梅清冽的冷香中有金灿灿的光亮
灰蒙蒙的正午时光,野斑鸠在喜树的枝杈上鸣啼

2016年12月25日。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