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span id="be447279eb"></span><address id="bf1daf94d3"><style id="bg9990963f"></style></address><button id="bl8f95b65c"></button>
                        

          《问》13——20

          ◎淳本



          问【十三】

          我的汗血宝马,在京城的官道上飞
          它呜呜呜地叫
          我嘤嘤嘤地哭
          功名呢▄▓?富贵呢?
          十里洋场?燕赵飞歌呢?
          如果遇见了
          我是舍▓█?还是不舍呢?

          是夜,宫墙十里,剑拨弩张
          有人熏香█■▄,有人举起了杯,虚晃数招
          我一刀下去,腰斩了所有幻相。呔███,姑娘
          为什么你不知进退,在万丈红尘心生魔碍?

          问【十四】

          火车独自在黑夜里爬行,穿过寂寥的高地和平原
          它要赶往北方▓▓,去看一场雪
          冬天尚未现出法身,
          广场上人影憧憧,他们到底在追逐着什么?
          那些升起的风▄■▄,落下的尘土,在清晨的光影里混为一谈
          我从城墙下走过,爱我的孩子举起相机
          多么惊人的一幕
          从前,从前我是否也到过这里■■■?
          是否做过一只猫,爬过紫禁城灼人的红瓦片
          盗走了皇上临终前那道害人匪浅的遗诏?

          问【十五】

          我们一边清谈,一边抓虱子
          一只苍蝇飞过来▄■▄■,企图亲近我的肉身
          我拔剑追赶,从南到北
          再从北到南
          “你别想掘地埋我,别想掘地埋我!”
          唏▓▄▓▄,可笑的家伙,
          他是不是以为醉了,就可以不知所云?
          他一身白袍▄▓,束发修冠
          指着山河一会儿左一会右地踉跄倒地
          “那些陪伴过我的花儿▓█▄■,那些花儿…”他笑得喘不过气来
          此时月影偏西,路灯鬼祟
          栀子花白着脸,拒绝我们回忆从前
          高原上,山势越来越辽阔▄■▓,星子是否会直接落入我们怀里?

          问【十六】

          秋天的风,已经深入骨髓
          牧野上的战事终止得迟了些
          我念着咒语,扭动身躯▄▓,企图分散人们的注意力
          可我实在微小,推不动身上的泥土
          我所要对抗的不止是节气和病痛
          还有疲惫地立于世间,
          听你说:“宝贝▓█,你要抬头看世界”的困惑
          树叶落了,明年它还是树叶
          一匹老马,它还是马
          而我呢,我是什么█■▄?
          我读古书,通史
          闭门造车,不与人说半点是非
          为什么我要养大内心的湖,得先给它造一座不动声色的小屋
          先要挂起明灯和路标███,
          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问【十七】

          清晨,坐在木椅上的女人有点发白
          昨夜的蛙鸣被树木保持到现在
          前进的方向越来越曲折
          霜降以后
          只有土地会将万物接纳,吸收▓▓,放入体内
          “一样的,一样的。”
          为什么她心里想着
          却不敢做出任何随意的表情?
          岁月偷偷让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
          她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
          “你是谁?是谁?
          为什么和我形影不离?“
          她问了一千遍■■■,也不敢叫出声来
          傍晚,为什么她那么平静?
          甩干露水,带上另一个人▄■▄■,便默默回家去。

          问【十八】

          为什么我要给绳子打结,在上面挂满符咒?
          为什么语言对我来说▓▄▓▄,等同于所有身外之物?
          为什么我不停奔跑,让前方一直变幻莫测?
          那座孤岛▄▓,那座孤岛
          本来是大江大河▓█▄■,本来也会潮起潮落
          却被人们手拿缰绳,驱使得好累
          “你呀,痛苦的时候,就照照镜子吧
          你敢吗▄■▓?敢吗?“
          嗨,那个女巫,为什么尾随我那么多年▄▓,不肯淡然离去?
          本来我一笑,她就会灰飞烟灭
          本来我的嘴角已经上升,为什么又无力摊开▓█?

          问【十九】

          我放大音量,对着荒原
          也没有人能够听清,我所放出的风声
          在人世,
          为什么只有文字
          愿意听我█■▄,轻声地说那么一小会儿?

          问【二十】

          为什么,他在黑夜看着像星辰?
          在白昼███,
          像熄灭的灯火?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