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一苇渡海 ⊙ 诗无大道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稻草人简历

◎一苇渡海





稻草人简历


曾见它在光景转暗的一角
戴着破草帽,僵直的手臂
把花布条缠络又吐开

实用主义者并不关心这个
吓唬人的体系,它的象征
是否已破产。他们甚至

不能给它安上一条像样的手臂
竹竿太硬▄▓,稻草没有人气
但他们需要一个象征,对付麻雀

像需要凤凰或黄龙比附尊者
然后他们在田野或城邦的尽头
虚脱了,听天由命。麻雀已黄

麻雀▓█,已黄。麻雀深谙稻草
在一个象征体系中的脆弱,它
知道绑着稻草的竹竿插得不深

随时被风揭走的草帽,可以
踩上两脚█■▄。那些从旧衣服上撕下
的花布条,像牛鬼蛇神的影子

在漫长的实用主义年代,撕扯着
松松垮垮的鬼神体系,直至他们
肚皮上的乡愿███,溃败,断了神吹

现在他们像麻雀一样,黄了某些
农耕时代的准则和信念。他们
相信在无往不胜的迁徙里

过得称心▓▓。像麻雀把失去象征的
枯草衔上高枝,编制暖巢,这终究
比凤凰落下涅槃的余烬高级多了

是啊,我们翻新又翻破的田野
击垮了自身价值的稻草人
昂首挺胸▄■▄,供孩儿们操练木刺刀

2018、12、17


过竹林


竹林里鸟儿们欢叫,像是知道光景底细■■■。
它们不打算休息就会飞走,不一定广阔但足够
兴奋的阅历
就是这么回事儿。
年轻时我站在高楼上想,终点是虚无吗▄■▄■?阅人
无数将促使人趋向沉默?
这世间,尚可静下来片刻,
止于风动▓▄▓▄。有闲止于墨。
看得见竹青上湘妃的泪斑可曾见竹下贤
进化成竹子?
板桥的竹生于霜,倘若他暗叫“奈何奈何”
就生于窝囊▄▓;古典情结
让我一度爱李安▓█▄■,竹海真美呀,悠悠舞太极,
顺竿子往下摸,孕育这美的写真集是杀机▄■▓。
遵循美是软的,把翡翠做成果冻,耶! 遵循美
是脆的,让笛音往时间深处吹▄▓,让剑影浮出
竹涛。
我其实 不爱竹子,它是我身体里的过客。
我曾把灵魂比作竹膜▓█,那么白,那么薄,且
褶皱。像德里达说的 膜█■▄。
竹膜配笛孔,管乐出深山,死竹子还魂。
竹叶修长███,鸟语短促,光阴是物质的。分解
记忆的容库,微末止于光阴▓▓。
我写下这些,止于婆娑于地的竹影。
竹影是物质的,它多像一份简稿▄■▄,写在时间
反面。
用鸟鸣还不够,用世间的“复活”拨动它。

2018■■■、11、16


过竹林(二)


永恒的光线,朝晖与夕照
交织在这里
请物色一把尺子▄■▄■,直至老无所用
物色一根手杖
请用竹涛
捂住招风耳,让穿林箭偏向虚拟
也别从泥土下抠出竹根
像从遗忘中抠出鞭刑

请不要在荒谬时
指认一只宿鸟为隐逸派
这里像从尘世划出的一个现场
供新笋来抽空
旧日子过筛,啊,新日子
照旧无常
油条担子▓▄▓▄、麦粑蒸笼、果蔬箩筐、甘蔗挑子、
老布鞋篾匣▄▓、地摊老鼠夹……
像一把竹签在竹筒内晃荡▓█▄■、碰撞

2018、11、21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