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露水与猛虎 ◎笨水

诗生活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联系客服

      <span id="bef7eabd42"></span><address id="bf38933b23"><style id="bgd6bb6a72"></style></address><button id="ble2b1c04c"></button>
                        

          2018下半年诗选

          ◎笨水



          黑名单

          我的手机里有座监狱
          我的心中有间法庭,我谛听
          分辨,判断
          谁在谎言上安装心跳
          谁,在圈套上镶嵌黄金
          把骗局打造成花园
          我从不喝叱▄▓,你,招还是不招
          云朵作惊木,落案有雷霆
          只是挂了电话,依清风明月之法
          判他们入狱
          囚禁他们的号码▓█,在狱墙上
          如同街头无数办证、贷款、买假药、医杂症的
          喷漆小广告
          而他们的肉身█■▄,仍在人群中
          看起来比我还清白,比我还理直气壮
          这让我怀疑,我也有被囚禁的一部分
          仿佛罪犯,逍遥法外
          觉得冤屈███,才怀有同情
          某个商超推销员
          他的不易,我的斤斤计较
          理解某保险代理人,他也艰难
          我会衰老,身体必有灾难
          甚至宽恕了▓▓,某墓地销售者,因为
          死亡会按时来劫狱
          将我带离这人世
          2018-7-3


          诉苦

          她向我诉苦
          说她的领导,极其苛刻
          不近人情
          工作中,错一个字
          他就像一只老虎
          要把你吃了
          一个标点符号没改
          他就像一头狮子
          把你踩在脚下
          只知道对下属耍威风
          一见大领导▄■▄,他马上就笑脸相迎
          点头哈腰,领导喜欢听什么
          他就说什么。太会围领导了
          说到此,她没有形容她的领导
          是什么动物
          我一时也找不到贴切的比喻
          我只想到一只阿谀
          一头谄媚
          2018-7-3


          小心眼

          我坐在海边
          再不容夸大其词
          我承认看不到大海的边际
          心中装不下这么多海水
          2018-7-10


          绝境

          虎走向草原
          它的皮毛■■■,比如风吹草低
          比如火焰,在草原蔓延
          虎不捕牛,牛便停止奔跑
          不吃羊,羊安心地低下头去
          虎只把草当猎物
          它捕食草
          草借着风▄■▄■,在逃命
          吃多了草,虎
          因此得到食草动物的好牙口
          它甚至希望头上长角
          利爪退化成牛蹄
          甚至愿意跟肥壮的牛一起,装上牛车
          奈何它的皮毛,依旧鲜艳
          虎纹活跃▓▄▓▄,不低于千度高温
          想脱,却脱不掉
          在枪口一次次逼近中,虎
          从子弹偏离的路径上,感受到了
          险峰与悬崖▄▓。回头
          从猎人身上看到了丛林与陷阱
          虎▓█▄■,退无可退
          猎人,亦弹尽粮绝
          这高入云霄的绝境,虎
          经历过
          2018-7-13


          笑脸

          来吧,给我一些钉子
          给我因为吃惊▄■▓,掉了下巴的脸
          装上微笑
          给我欲言又止、如梗在喉的脸
          装上微笑
          给我这张泡在谎言中的脸
          装上微笑
          给我仰望星空,被流星划伤的脸
          装上微笑
          我的微笑,短暂容易脱落
          必须用钉子▄▓,钉上
          好了,这样好了
          即使我在痛哭
          而你们看我总是在笑
          2018-7-17


          保险

          晴天有霹雳
          晴天不保险了
          路上有陷阱
          脚踏实地不保险了
          为了保险我买了份保险
          瞬间感觉自己
          身陷绝境
          感觉每一天
          都是绝地反击
          绝处逢生
          2018-7-18


          字刑

          我见过人被捂嘴
          唔唔半日吐不出一个字
          我见过人被锁喉
          没说出的话,都掐断了脖子
          我还见过人被割舌
          所有的语言变成哑巴
          从笔端至纸帛,从刀尖到竹木
          罄竹难书▓█,是最好的留白
          我见过简牍、图书投进火里
          字被活活烧死,只挣扎时
          才有火星蹦到行刑者脸上
          几时起,我们越来越沉默
          痛到骨头了█■▄,咬咬牙,忍忍就算过去
          庆幸啊,还能聊聊段子,发发抖音
          还能点点微信███,花生就酒
          干一杯,将屈辱吐咽
          憋着,到没命时,才喊救命
          我见过文字被通缉▓▓,审核不过
          我们读错音,写别字
          比如,疫苗,写成疫喵
          写成疫猫
          夜深月黑▄■▄,叫人害怕
          2018-7-25


          小女孩

          水已断流
          溪上的石头露出来
          小女孩要踩着石头去对岸
          大人引着,也被一束光
          怜惜。她穿素白裙子
          她珍惜那白
          我夸她,她在大人提醒后
          说声谢谢■■■。她那么胆小又胆大
          小心翼翼,怕踩疼石头
          踩空,竟不知那是空
          连哭声好像都是笑的铺垫
          她远离青春期
          对对岸尚无一丝敌意
          她过去又回来
          毫无目的
          大人厌烦
          2018-7-28


          大风不止

          风中,我看见一个人
          爬上一棵树
          看见他如体操运动员
          在一段细小的树枝上
          作翻腾▄■▄■,作转体
          作劈叉跳
          最后停在一片树叶上
          多么完好的树叶啊
          我看见他在上面杀猪,设筵
          饮茶,饮下平衡术
          静坐,压住树叶的抖
          他双目紧闭▓▄▓▄,风再大
          不能往他眼里吹进一粒沙子
          2018-7-31


          有关卑微

          从矿洞中
          带出一小块矿石
          有人告诉我
          它叫长石
          地壳中最普遍的物质
          我带走它,不是因为
          它曾与稀有金属
          铍、铀、钽▄▓、铌
          同处一条矿脉
          而是它的普通▓█▄■、平凡
          有关卑微
          原子弹爆炸了
          它们只是被制成化肥
          撤到地里
          添加到陶泥中
          制成吃饭的碗
          插花的瓶
          仅有一次割伤过
          我的拇指
          2018-8-7


          我心中的棺材

          我心中的棺材
          不是木头,就不必
          去砍树,把它截断
          斧子劈飞的木屑
          不必溅到孩子们的脸上
          不是木头,就不会被
          抢夺▄■▓,不会被砸烂
          焚烧,我心中的棺材
          也不是破土的嫩芽
          不是芽尖上的露水
          我心中的棺材,比露水
          更轻,比光更快
          无法埋葬▄▓,无法
          埋葬后又被人挖出
          蝴蝶不是我心中的棺材
          清脆的鸟鸣也不是
          但我喜欢花枝在光线中
          微微弯曲
          我心中的棺材并不具体
          抬棺人不知道
          自己是抬棺人
          毫不费力,悲伤全无
          走在路上的人,不知道自己
          走在送葬的队伍里
          2018-8-9


          交通事故快处快赔行动指南

          事故全责方公交司机
          找我商量,说他的车
          没买商业险
          说他这次要扣三月工资
          季度奖没了▓█,年终奖也没了
          工资又低
          他脸色黝黑,看上去老实
          言语凄凄切切
          捂脸如掩面
          我信他,如同相信
          穿过铁栅栏,照在他脸上的阳光
          我答应█■▄,协商为同责
          签字,摁手印,后
          疑惑
          查出他的保险单号与出险情况
          感觉善良是自身的陷阱
          被人推到悬崖边,终于看清
          这是一个
          人脸与面具一体化的时代
          忠厚掩护狡黠
          刀笑着
          2018-8-17


          韭菜

          韭菜这个物种
          在世多少年
          就被割了多少年
          显然它们不怕痛
          显然被割麻木了
          显然麻木生了快感
          只有被割了
          才能生机勃勃
          它们不反抗刀
          它们甚至怜惜刀
          而长得肥厚嫩绿柔弱
          一丛丛易于束起
          喀嚓███、喀嚓、喀嚓
          刀来割它们时
          它们也不失时机地
          将刀磨得更亮
          2018-8-17


          不惊

          世事件件令人吃惊
          但都是反复发生的旧事
          再无可能有新鲜的事
          把光反射到我脸上
          在日落之时
          2018-8-21


          看流水

          我坐在岸上,看流水
          看密密麻麻的人
          他们中有站着的,坐着的▓▓、躺着的
          倒立的,挣扎的
          为了呼吸,有人拼命向上
          失去支撑的,突然跌落
          形成漩涡
          我看到波光中不同的脸
          消沉▄■▄、涌现
          满河的人,他们笑
          哭,喊叫,演讲
          歌唱■■■,缄口无言
          最终只汇合成淙淙
          淙淙
          2018-8-28


          无题诗

          人将石头凿成人的样子
          叫它们神或者佛
          水将石头琢成水的样子
          我们却把它们叫做卵石
          2018-8-28


          遇见一个维吾尔族兄弟在汉餐餐厅独自喝酒

          他没点菜
          只要了一瓶啤酒
          喝完
          又要了一瓶
          他喝完五瓶啤酒后
          微信结帐
          五个啤酒瓶立在桌上
          良久
          服务员才过来
          将五个一模一样
          深绿色的空瓶
          收走
          2018-8-29


          我不卖刀,为何碰上了牛二

          我不喜欢打打杀杀。
          我不带刀。
          刀▄■▄■,我也有那么一把。
          纯钢制成,
          专属我那泼辣婆娘的兵器。
          她刀法极好▓▄▓▄,
          拉、铡、滚、花▄▓,
          无一不精▓█▄■,
          无一,不快。
          我不带刀,
          便不做侠客▄■▓,
          不慕士义,
          更不屑学地头耍赖泼皮。
          我不带刀,
          就没那二尺江湖▄▓。
          我从来就是涓涓细流,
          波澜不惊的活着。
          颈,不套拇指粗金链子▓█,
          身不刺海鮮纹,
          穿不及勒蛋裤。
          我如此平凡,
          不屑世界多看█■▄。
          于是,我在客栈谋得一职,
          以水电为业,
          连个伙计都不是███。
          放在古代,我就是个挑水的,
          添灯油的。
          酒旗被大风吹落▓▓,
          我要冒风把它重新挂起来。
          “怎么大风越狠
          我心越荡?”
          这么狂野的歌,我只是偶尔唱唱▄■▄。
          见多了往来客栈各路大侠。
          那按在桌上的刀,
          我始终不敢去碰。
          我是个老实人■■■。
          有人称我杨志。
          我认了。
          我不卖刀,
          为何还是碰上了牛二▄■▄■?!
          那天入夜渐深,
          月盈才缺,尚未升起▓▄▓▄,
          灯火辉煌,分明一个朗朗乾坤。
          那夜我骑电动车。
          是车▄▓,我得守交规▓█▄■。
          红灯,我得停。
          行人,我得让▄■▓。
          为何牛二们越线来犯?
          提刀来犯?
          这牛二从哪偷来的刀?
          寒光一闪▄▓,
          鲁迅先生眼中的看客也不免倒退了几步。
          那刀,是把好刀。
          砍我刀刀见血▓█。
          我想,要死在这刀下了。
          一个老实人要死在一个坏人手里,
          想想我心中多悲哀█■▄。
          好在那真是把好刀,
          一把长眼的刀。
          好刀不杀老实人。
          好刀不该握在坏人手里███。
          于是,刀,从牛二手中跳脱出来。
          为了保命
          我捡刀▓▓,杀了牛二。
          长眼的刀杀了牛二。
          2018-8-31


          灰白

          为了配合阴天
          我将所有白鸽,染成灰色
          一朵云被我翻来覆去
          一会赶上天
          一会招回地面▄■▄。只要我愿意
          我也可以
          将之前染成灰色的鸽子
          再染回白色
          晴空下,好像无数碎玻璃
          鸽子不在乎灰、白
          它们照样振翅飞翔
          有好胃口
          照样咕咕叫着
          如果鸽群里有鸽子
          咯咯地叫,啾啾地叫
          我会把它找出来
          关进笼子
          教它■■■,咕咕正确的发音
          2018-9-13


          人物们

          众人入席,落座
          介绍后,不记得姓氏
          不要紧
          他说他认识某处长
          他认识某主任
          他们就认识了
          他认识某局长
          他认识某副局长
          他们就熟识了
          他认识某厅长,他认识某部长
          他们就成至交了
          他们谈论着官员们的
          得失▄■▄■,进退,功过,去留
          言之凿凿,活灵活现
          仿佛官员也加入到席间
          坐在他们左边▓▄▓▄,右边
          甚至站在他们身后
          以官场作背景
          他们显得意气风发,不由自己
          击胸,拍案
          个个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2018-9-28


          挖掘机是个人

          他不能拒绝
          挖掘,不能拒绝实施
          对墙的推倒▄▓,重建
          不能拒绝
          磨损▓█▄■,被引擎推动
          只有停下来
          他方形的肌肉,才渐至圆润
          如南瓜,爬上屋顶
          他怪兽的喘息
          才能跌进草丛
          铲臂弯曲,铲斗触地
          像个思想者
          为什么
          白铁与沮丧一起翻涌
          除了向外排出黑锈
          内心月光般的铁
          并不能像星空
          无限展开在废墟上
          2018-9-30


          栏杆拍遍

          无须登高▄■▓,上楼
          我就拍到了云层中的栏杆
          我拍马路中央的栏杆
          拍此路不通绕行的栏杆
          我拍花香缭绕的栏杆
          草尖上露珠的栏杆
          我拍虎纹快要熔断的栏杆
          我拍鞋底下的栏杆
          我拍有形的无形的栏杆
          伸出手,我栏杆拍栏杆
          用力过猛,我几乎要了它们的命
          我栏杆拍遍
          手上全是油漆和铁锈
          2018-10-9


          不得不相信

          一天太长了
          一辈子又太短
          不够我进化
          成鱼
          不够石头抽尽
          自己的骨头
          化作水
          站到海的一边
          就这样一天天
          沉浮不定
          生死难卜
          就这样一次次
          把呛进肚子的水
          和泪吐出来
          海水又涨了
          不得不相信命运
          抛过来的竹篮
          和它周身的窟窿
          用它打水,企图倒进天空
          把大海提干
          浸进去▄▓,提出来
          再浸进去
          不得不相信
          竹篮浸进海里
          确实装下了
          满满一篮子海水
          2018-10-11


          人脸门禁

          做人脸采集时
          我端正眼睛
          端正鼻子,端正嘴巴
          微微一笑
          标准照输入门禁系统
          成为事实的我,成为
          我的参照
          我对它做鬼脸,它不通过
          对它翻白眼▓█,对它呲牙
          它不通过
          我喜我悲,我嗔我怒
          不通过
          无奈,我收起我的白眼
          收起鼻子的哼
          重新挂出采集时的笑容
          验证通过,闸机打开
          此后█■▄,我不再尝试新的表情
          出出进进,习惯
          以一张程序的脸
          接受另一种程序的
          比对辨认
          2018-10-11


          画牛

          我画牛
          画一头黑牛,两头白牛
          一头低头的牛
          两头抬头的牛
          我画一群牛
          也是在画一头牛
          它们毛色单纯
          不过黑白
          它们动作简单
          无非是低头吃草
          无非是抬起低下的头
          嘴里含着草
          2018-10-12


          我也想学会一门外语

          一群外国诗人,他们
          用英语朗诵███,用俄语朗诵
          用阿拉伯语朗诵,用立陶宛语朗诵
          在语言中穿行。语言有边境吗
          舌头上的帕达马加•伊延加尔
          爱温德•图姆博、汉南•阿瓦得
          而更自由的▓▓,托马斯•温茨洛瓦
          除母语外,他还精通俄语、波兰语
          这使他自由得如同流亡,多受语言之伤
          语言发生的冲突
          必将在一个人身上▄■▄,得到和解
          爱这国,爱那国,他不懂中文
          却爱李白的敬亭山
          语言使人的爱没有边界,但仍有限
          一个人终不能■■■,说自己爱宇宙
          因此,我也想学会一门外语
          好使我的爱,更广阔,也至更狭隘
          从爱河流到爱鱼▄■▄■,从爱森林,到爱敏捷的鹿子
          从爱平方公里到爱人
          我要学的这门外语,一定要是小语种
          比最小的国家还小
          几近濒危,小得如同一面屋顶
          世上▓▄▓▄,已没几人能说。与我交谈的人
          更是稀少,但无比自由
          以至于石头也加入到我们中间
          2018-10-20


          有关卡舒吉之死的对白

          卡舒吉去办结婚手续
          卡舒吉失踪了
          卡舒吉当天从后门离开
          请提供卡舒吉离开的证据
          监控摄像头坏了
          15人暗杀小队的身份已被机场录像确认
          已掌握卡舒吉被暗杀的音频和视频证据
          是的,卡舒吉死在领事馆内
          卡舒吉与15人斗殴致死
          卡舒吉遭人掐脖子致死
          不清楚卡舒吉如何被杀
          给我们真相
          卡舒吉被人活生生地肢解▄▓,过程长达七分钟▓█▄■?
          国王对杀死卡舒吉的计划一无所知
          不知道卡舒吉的尸体下落
          国王电话慰问卡舒吉的儿子
          卡舒吉的儿子感谢国王的慰问
          国王接见卡舒吉的家属,表示深切哀悼
          卡舒吉的家属感谢国王的哀悼
          卡舒吉是谁
          2018-10-24


          传说它是众神居住的地方

          那是我第一次登上帕米尔高原
          那天晚上我没看见星星
          第二天晚上也没看见
          2018-10-29


          虚无事件

          我常做些虚无的事
          比如手在空中比划
          看似杂乱的手势
          实为逻辑缜密的手语
          我还要去做些更虚无的事
          比如云雾漫到窗前
          我要将它们固定住
          让云雾从窗台绵延到天上
          我的虚无接近你们眼中的虚妄
          我还要在云雾中凿出一线阶梯
          我一级一级地凿
          又一级一级地精心打磨
          直到它们透出光泽
          现出细微的漩涡
          和尚未形成的风暴
          云梯修成了
          它那么好看,而我一点也不惊讶
          它终究没什么用啊
          只有我感到人间逼仄
          才用它,拾级而上
          去看一看
          天空的广阔与蔚蓝
          2018-10-31


          从沙粒中折返
              ——致祝沈苇

          以前▄■▓,你常出疆
          去内地,江南,又回来
          这次,不一样
          是离开
          是你离开新疆▄▓,还是
          新疆失去你
          在这样一个薄雪铺地的清晨
          你往行李箱塞进《新疆盛宴》
          《新疆词典》,还有诗集
          一个语言的新疆
          语言的故乡
          被自己轻松提起
          放入后备箱
          过安检▓█,检不出来的新疆
          万米高空,俯瞰新疆的新疆
          即使折叠
          摆上阴雨连绵的书架
          也会在某个深夜
          从中漏出来
          一些沙砾
          而你,从沙粒中的折返
          必将被流水迎接
          成为时间本身
          2018-11-2


          送雨人

          下雨了
          雨很小
          但我不想下楼
          我上美团叫外卖
          我让移动信号
          替我去冒雨
          让送餐员冒雨
          接单
          取商品
          周身湿淋淋的
          把一场雨
          递到我手上
          2018-11-6


          与开警车的社区领导发生的一起交通事故

          他主动掏出行车证、驾驶证
          让我拍照
          不辩解
          他认定自己是全责
          不争执
          他按时到店定损
          不迟到
          他不走保险赔付维修费
          不还价
          末了█■▄,向我道歉
          握手时,我对他说
          以后开车慢点
          他点头
          看起来一点也不像
          社区领导
          2018-11-7


          往脸上贴金的人

          贴在眉间,尚可,添点仙气
          贴在鼻翼上███,还能增些狐媚
          贴在脸颊一侧,倒也显见羞涩
          金若贴了半张脸,就人鬼莫辩了
          贴满整张脸,就让我想起见过的菩萨
          黄金之下▓▓,全是石刻泥塑的肉身
          2018-11-10


          它就是无法笼罩我让我看不见我

          雾最多是笼罩山,让我看不见山
          最多是笼罩河流,让我看不见河流
          最多是笼罩城市,让我看不见城市
          最多是笼罩人▄■▄,让我看不见人
          它最多是笼罩天,让我看不见天
          可它就是无法笼罩我让我看不见我
          2018-11-12


          收雪花

          踩下去就是一场雪崩,车轮辗过
          让雪崩连绵不绝。这让我心痛啊
          让我有了收集雪花的想法
          我捧起雪花跑进屋里■■■,房间顿时亮了起来
          我知道这短暂的鼓舞
          必将迎来不可避免的挫败
          然而失败还少吗?因此,我愿意一败再败
          雪捧起来就化了,雪捧在手里
          走在路上就化了▄■▄■,捧进房间就化了
          可我永不言弃,我要把雪花
          一片片摆上书桌,贴在玻璃上
          我要为破碎的雪花续接筋骨,为受伤的
          雪花涂抹药水▓▄▓▄。多疯狂呀
          我要将雪花藏进火里,打进黄金
          戒指戴在手上
          你能说,永恒比短暂更珍贵吗
          余心不死,我就相信雪花总会堆满房间
          守着一座内部的私有的雪峰
          想着更高雪峰上的豹子
          久久凝视我的屋顶
          在某个深夜▄▓,趁着星光下山
          绕着我的房子徘徊不去
          次日▓█▄■,推门,看见泥土上的蹄印
          仿佛豹子刚刚离去
          好像我刚刚归来
          2018-11-13


          遛狮子

          众人遛狗,我上街
          遛狮子
          我的狮子,没人看见
          狗也只能吃惊
          神秘事物的逼近
          我心中的狮子
          只有我看它时才纤毫毕现
          只有我看见▄■▓,它在人群中穿行
          披着阳光和阴影
          它神情安祥,步伐雄健
          硕大的睾丸,在双腿间有力摆动
          2018-11-16


          11月24日,夜▄▓,大风

          风在寻仇
          它要破窗而入
          它要杀我
          敲门、击窗、撞墙
          誓不罢休
          房子在晃
          灯在晃
          时而闪烁
          我能感觉到电线
          接头处的火花
          能感觉马桶里的大海
          它不肯离去
          它若是人,我也可背藏刀斧
          而这个仇人▓█,只是
          我每天呼吸的空气
          它形成的风暴
          此刻,我不能将它呼进
          也不能将它吐出
          我只得静坐
          任房子在空中晃
          任自己在房间中晃
          任一颗心在身体里晃
          我的骨头也在晃
          只是我的骨头,太沉重,太硬了
          要弯曲它
          还需要更大的风
          2018-11-24


          绳索

          我不能反对林间的风
          不能反对河里的水
          用石头捏出那么多神灵
          它们在浪涛中
          无序的跪拜
          我不能反对█■▄,一滴水与另一滴水
          抱作一团
          一条河跟另一条,结成绳索
          大海真大啊
          凡渺小的都有壮阔的面貌
          譬如我坐在公交车里
          望着平镜般的海面
          我不能反对司机,突然掉头
          开一会倒车
          我真的不能,反对脸上的鼻梁骨
          纵然把它移至脑后
          纵然用山峰来替代
          用明月来升起
          它升起一次███,也不反对
          我哭一次
          2018-11-27


          花园

          这不是美丽的花园
          这是花园路过时留下的
          落红,恰好被我们误会
          2018-12-2


          同意

          缝制一只顶级名牌包
          要一条四个月大的鳄鱼
          要一卷黑胶带缠住它的嘴
          要一根钢筋插进它的脊柱
          要一把刀
          从它的背部到腹部
          把它的皮整张剥下来
          把它的挣扎剥下来
          把它的抽搐剥下来
          捕猎者同意,屠戮者同意
          制革者同意,皮匠同意
          买卖者▓▓,同意
          活生生剥下来的皮
          是世界上最好的
          2018-12-4


          一九八四

          在《一九八四》中
          乔治•奥威尔一定省略了
          一个新生的婴儿
          我未出生时
          他大我二十五岁
          他在啼哭
          我出生后
          我比他大十岁
          他仍在啼哭
          现在我大他四十四岁
          他还是刚出生的样子
          他在啼哭
          他的啼哭还未完成
          2018-12-6


          铸剑帖

          那些压倒大象
          压断屋檐的雪
          现在下到我身上
          有什么办法
          我拍打身上的雪
          总也拍不完
          我又试着将雪
          扫成一堆
          去铸一柄宝剑
          2018-12-9


          星空陨落

          基弗有个作品
          叫做《星空陨落》
          用土壤作材料
          就像块稀薄的地皮
          挂在墙上
          让我想起牛粪
          腐烂的青草
          遗失的谷物
          没有蔚蓝
          却让我出神
          遐想,用它替换
          美术馆上的天空
          穹顶开裂▄■▄,钻石闪烁
          这么一块天
          我想它塌下来
          又怕它塌下来
          2018-12-19


          天上

          我曾见过喜鹊
          嘴里叼着细树枝
          因为风阻而飞行缓慢
          几乎停在天上
          2018-12-19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