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伊路作品

      <span id="befe309c38"></span><address id="bfbdfa034c"><style id="bg95eeb98c"></style></address><button id="blfae4574d"></button>
                        

          《花朵》(十一首▄▓)

          ◎伊路



          《花朵》(十一首)


          一块阳光

          风把窗帘动一下
          阳光就像金块一样闪了一下
          风又把窗帘动一下
          阳光又像金条般晃了一下
          只有在昏暗的屋里
          阳光才变得像黄金

          风在更努力地掀着窗帘
          想把那合缝弄大一点
          阳光若再大一点就不像黄金了

          一墙之外便是满世界的阳光
          满世界的金光中间
          一个空出的昏暗有多么难

          我的手朝那块阳光伸过去
          它就伏在我的手背上
          暖烘烘的 
          像另一只手


          对面墙上的三角梅

          每年三月
          它就敲锣打鼓般地引我注意
          整面墙都是铿锵的亮响  夹着一两声尖叫
          像排了一整年的戏
          急着把精彩的片段推到台前

          近看每一朵都娇嫩如雏鸟的嘴唇
          艰难地发出咿呀的细声
          春天真是哪儿都不放过
          多么边角都走来

          就这样用着全体的命
          把那蟠龙般的藤根里的血液
          丝丝缕缕地抽啊
          全都喷放出来

          春天大地的深处
          是不是有一个巨大的血缸
          要多少花儿献出青春

          一年一年  不能疲倦  不能气馁
          春天无栅栏  栅栏也是春
          迷魂阵
          谁出得来  谁就先死


          秋阳

          我的朋友  睡足了
          坐在老家的门槛上晒太阳
          旁边有一只公鸡在叫
          这是我从电话里听来的

          我于是就仿佛看见
          那村野宁静的样子

          我的朋友  声音低沉
          说了些不太顺心的事
          我想  在那和暖的秋阳里
          人的幸福肯定是比不过草木的


          荒岛上的羊

          一个荒岛
          上面有几只无人照看的羊
          吃野草  喝天水
          晚上睡在石洞里

          听着这些话的时候
          窗外秋阳很暖
          屋内却有点冷  我想
          那些羊此刻是在秋阳里的
          秋阳是像养植物一样养着它们的

          那些羊的幸福  肯定是在
          描绘所有幸福之词出现之前的幸福
          它们的安宁  肯定是在
          形容所有安宁之词出现之前的安宁
          它们的单纯  一定也是在
          表现所有单纯之词出现之前的单纯

          我于是就仿佛看见——
          它们被风吹得像团团转的菊花似的样子
          它们跑到海的跟前也知道害怕似的退回来的样子
          它们瞪着翻滚不停的白浪目不转睛的样子


          花 朵

          它怎么知道这样的瓣形会和其它的花朵不一样
          怎么知道花蕊要旋成小水潭的模样才更显得沉静含蓄
          怎么知道花色从瓣根向瓣沿由浅至深洇染才更显层次丰富
          怎么知道香气要来路不明要不可想像才能从众多花香里区别出来  而不至于混淆
          花朵没有雕刻刀  调色盘  化妆合   
          花朵是怎样创造自己的
          除了我们知道的阳光  雨露和春风还有什么在帮助花朵
          那些有韵致的  个性化的  智慧的部分来源于什么
          遥远的  不为我们所知的餐桌上有没有花朵灵感的胃囊
          在我们看来空无一物的空气里有没有花朵的宝镜  纤手和学堂
          世界上若有事物比花朵更懂得美丽
          花朵会不会自责和害羞
          花朵怎么知道自己是花朵呢


          有一种根无形

          当我觉察到生命里
          有隐藏着的蜜窖  取不完似的
          就觉得薄薄的后背  连着宇宙神秘的通道
          那里埋藏着无数的火苗
          每年只有几盏灯  稀拉地走在漆黑的路上
          到了春天的道口  已经疲倦
          那些花朵的根  都没有伸到极限之外

          我感到身体里的蜜  是它们的
          有些珍贵的体验  不知如何替花朵们说出来
          那些颤栗的蝴蝶  是否也在证明着什么
          当我闻到栀子那浓烈细咻咻的香
          觉得没有什么能替代它表达

          我想着每年每年的春天
          想着那漆黑路上的几盏灯
          觉得有一些储存更难以企及
          有一些界限已不是界限
          有一种根无形


          用了两个海

          今天我经历了两个海
          一个是形而上的—— 
          透彻  湛蓝  打碎又集合起的玻璃一样  夹杂着锋利
          不停止地切割  穿刺  折射着金星般的辉芒
          海滩明亮圣洁  似乎只允许眼睛和心灵行走
          被称作抽象画廊的石壁  每一根线条   
          要整个天地共破译
               
          另一个是世俗的  有点浑浊  蓝中带着土黄
          很多的养殖船  像忙碌的大叔大婶  健康  富足  身无旁顾 
          饱和的阳光把他们周身涂得暖洋洋 
          海风使海轻轻摇晃  天庭祥和地罩在头顶  商量了似的
          ——要照顾好他们 
          我心里的祝福  没有资格说出来

          其实我知道它们是同一个海
          有着同一条海岸线  只拐了一座村庄
          在深处没有区别

          我的一首诗  一条命
          就用了两个海


          海滩上的一只狗
           
          那只狗朝着大海咴叫
          小小的头  一突一突的
          它把那一排排扑来的浪潮看成什么呢
          也朝着扑去
           
          可刚靠近  它们又退下去
          使它愣在那  不知如何是好
          只好又对着海大叫
          呼出一团团新鲜的热气
           
          它的叫声大约能传出几丈远吧
          海潮的轰响覆盖而来
          它忽然就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可不一会儿
          又孤独地暴露出来
           
          于是就一遍遍地试验  像要弄清楚什么
          每天都来  叫得后腿都弯下去
          有些游客捡起石头朝它扔
          也顾不得回应
           
          直到有一天
          它跑到附近的山头
          眼睛里有了一片退远的海  苍茫无边
          才怔怔的蹲下  长久地 
          像一块石头


          鹰的黑影涂暗了风暴

          那时  我的眼睛
          在祠堂的窗洞里
          鹰来了  在那么高的地方
          把威慑的力量传下来

          母鸡的翅膀木板门般打开
          小鸡们从各处滚了进去
          一只跑得最远的
          被鹰的爪子拎了起来

          后来  我在一座小庙里读书
          庙外的旷野就是课间活动的场所
          鹰也常来  在天顶一圈一圈地盘旋
          俯视着仰望的孩子

          如今  我居住的地方
          已经没有鹰了
          但有人在好几重山后看见它

          鹰去的地方
          总是有恐惧的心灵和蛮荒的事物
          所有的现代文明都无法灌输到鹰的意识里
          所有的科技革命都不能改变鹰

          在世界不宁的背景里
          鹰的黑影涂暗了风暴


          火苗

          从抽屉里摸出一盒火柴和半截蜡烛
          划燃的瞬间  火苗颤抖着
          呵护着送到
          已板结成黑棍的烛芯上
          烘了好一阵  流了很多泪
          才弱弱地站定
          这时
          电来了

          火苗仍然立着
          我看到它在强光中无意义的样子
          熄灭时  一股久违的的烟气
          久久不散

          我把残余的收拾起来  总有一天
          还是会需要这样的火苗的


          想念荒凉

          那一个午睡醒来
          四周是穿堂风的荒凉
          三合土天井的荒凉
          乌桕树上的白籽和狗的吠叫的荒凉

          荒凉
          推开我身体的边门  正门  后门
          我是荒凉的过道

          想念它们  那宽宽大大飘移的样子
          那哀苦的香味

          想要一篮子荒凉  一盒子荒凉
          我像羊一样想吃青草

          想让头脑空出一个搁层
          置放荒凉  让思想和精神
          有这样的朋友

          想借一小块荒凉
          做情感的扣子

          想用荒凉
          做一条楼梯  一道回廊  一张长凳
          一本书  一些声音

          回想那一个午睡醒来
          像想起老祖母的一个楠木箱子
          里面装着银镯  象牙珠  陈年的丝帛
          又像看见茫茫大海上的古船
          亚麻色的帆篷苍鹰般孤单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