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夜里的马达

◎阿步

      <span id="be2e817b22"></span><address id="bfa4f8964a"><style id="bg8206d2a5"></style></address><button id="bl25a0b9ef"></button>
                        

          小时候,我杀死过很多蜻蜓

          ◎阿步




          2018年的几首诗

          兔子

           
          冬天的下午
          年幼的我在柴禾堆里
          发现了一只
          灰色的野兔子
          之后飞快地跑去告诉大人
           
          大人们立即拿着钢叉
          来抓兔子
          兔子慌张地蹿出柴禾堆
          还没跑几步
          就被钢叉戳在地上
           
          刚下过雪
          大人们哈着白气夸奖我
          然后拎着兔子走了
          我站在雪地上凑近了看了看
          那一小片冒着热气的血
          然后像只小兔子一样
          飞快地跑了


          去车站接一个朋友
           
          坐夜车去车站
          接一个朋友
          他说零点到站
           
          我提前到了
          就在车站广场上的一家蛋糕房
          点了一杯咖啡
          并买了两袋临期面包
           
          这些即将过期的面包
          还没死还有呼吸
          就像天上的云朵
          有时被风吹动有时静止
          可它们也还活着
           
          我把电话留给了那个戴红帽的服务员
          拜托她以后有临期面包
          告诉我一声,我还过来买
           
          我把它们带回来
          放进冰箱里
          它们还可以多活几天
           
          哦▄▓,我亲爱的朋友
          我没有忘了你
          唉,像我这样孤独的人
          哪有多少朋友
          我太高兴了
          我还有一个像你这样
          深夜来看我的朋友
           
          我去车站接你
          也意外地接回来这些面包
          我想让你和它们一样
          在我身边多活几天
          现在,我需要你和我一起
          做这个决定
          明天早上我们只吃一块面包
          让另一块在冰箱里
          继续活着


          薄雾

          从二十一楼看去
          是大规模的雾气
          在笼罩着这个夜晚
          (接着还会笼罩另一个夜晚)
          笼罩着这个城市
          (也在笼罩着另一个城市▓█)

          一个人和另一个人
          一盏灯和另一盏灯
          都连在了一起

          楼下还有喝酒的人
          我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
          肯定有一些事情
          只适合在深夜的酒桌上被说出

          这个时候,更多的人已经睡了
          还有一些人醒着
          但你不能走到他们面前说:

          他们去喝酒
          你怎么不去

          就像现在,太阳下山
          月亮却正升起来

          没有人能够阻止月亮
          从雾气中慢慢地升起来
          也没有人能够阻止你
          醒着却不去喝酒


          小时候█■▄,我杀死过很多蜻蜓

          小时候,我杀死过很多蜻蜓
          我的小伙伴们也一样
          尤其是下雨天
          它们飞得很低
          很容易就被我们的扫帚扑在下面
          我们用细线拴住它们的尾巴
          看它们在我们的掌控中飞
          最后全都死了

          不光是蜻蜓
          我们还烧死过一只青蛙
          掏鸟蛋时摔死过两只小喜鹊
          还有在一个下雨天
          我还烧死过一群台阶下的蚂蚁
          还有一个冬天,为了验证课本上说的
          解冻的金鱼可以复活
          我在夜里冻了一条小金鱼
          它却再没活过来

          这些看似渺小的死亡
          有的让我难过过
          有的我当时也曾无动于衷
          就像刚才操场上的这个小孩子
          和他年轻的父母
          看着细线另一头的小麻雀
          哈哈大笑,并说着███:看
          小麻雀飞起来啦


          这个下午,我们都无所事事

          没有人来叫醒我
          醒的时候
          我的腿还搭在办公桌上
          它们看上去很悠闲
          其实它们已经麻了


          大海有什么用
           
          我的父亲母亲
          没见过大海
          他们从没想过人这一生
          必须要见一次大海
          他们说大海能有什么用
          人这一生还不足够大吗
          只要伸一伸手臂
          就可以拥抱半个世界了
          足够了


          在浴室里

          脏。深夜
          浴室,大敞四开
          莲蓬头▓▓,冲
           
          鼻孔堵塞
          脑袋堵塞
           
          说出来的
          说不出来的
          都是痛苦的同谋
           
          就站着吧

           
          太脏了。我还有一些钱
          在背包的夹层里放着
          我辛苦挣到它们
          它们却根本不认识我
          不认识前些日子我们谈起的
          那个有出息的人
           
          不认识这是个多么
          美好的时代
           
          小朋友没有错
          小朋友从来不说假话
          他看不上的人
          从来不会从他嘴里得到
          一句好话
           
          小朋友真干净
          不会在浴室里
          呆这么久


          太快了

          太快了
          还没来得及呻吟
          痛就消失了

          太快了
          还没有睡着
          天就亮了
           
          太快了
          还没数到三
          还没数到二
          更没有数到一


          2018年11月13
           
          这一天,早晨有雾
          十点钟出的太阳
          有的树还挂着几片叶子
          有的树只剩下了骨头


          魔鬼
           
          关灯的时候
          鱼先生扑腾了一下
          开灯的时候
          鱼先生又扑腾了一下
          在黑暗里
          光是魔鬼
          在光明里
          黑暗是魔鬼


          不打烊的歌舞厅

          烟灰弹到了地上
          就是罪恶
          把酒洒到地上
          也是
           
          这个时候还没有打烊的歌舞厅
          是个怎样的歌舞厅
          它一定有一个让人
          过目不忘的名字
          它肯定会有一个经常失眠的老板
          老板不会太老
           
          来这里的人们
          也不会太老
          他们会有一群朋友
          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
          又觉得满世界都是
          孤独感
          和不在一起的时候
          差不多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