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战第五炮:▄▓《口语诗原罪》

◎伊沙



《口语诗原罪》
——未遂的发言

伊沙

各位同行、各位朋友:
     当我走上台来的时候▓█,你们是否闻到了我身上的一股子硝烟味儿?是的,我刚从新诗史上最大的一场论战的战场上下来⋯⋯这是一场针对我个人、口语诗█■▄、《新世纪诗典》而发动的诗战,让我此时此刻在这里,不谈及与此相关的话题███,就显得特别心虚特别矫情似的,也有负在座诸位聆听的期待,那就说说吧。由于时间关系▓▓,我只淡口语诗,我主题发言的题目是:

《口语诗原罪》

    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朗诵一首诗,一首我写于诗战初期的战诗:

《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

1999■■■,世纪总结,骂口语诗
2009,新世纪第一个10年总结,骂口语诗
2017▄■▄■,新诗百年总结,骂口语诗
1999-2017,历年官方或学院年终总结,骂口语诗
2019▓▄▓▄,新世纪第二个10年总结,必骂口语诗,不骂没话题

    是这样的吧?在座的都是饱读诗书身经百会见过大世面者▄▓,都是浸淫在中国当代诗歌中的内行人士▓█▄■,我没有无中生有吧?我没有小题大作吧?我没有危言耸听吧?我没有虚张声势吧▄■▓?关于中国当代诗歌-不,是关于百年新诗的研讨会已经形成了一个恶俗不堪的公式:中国式的两分法,先讲成绩-成绩是百家的成绩▄▓;再讲问题,问题是一家的问题-这一家,当然是口语诗!或者口语诗的某个分支▓█!你们觉着有劲吗?你们不觉着你们在逗自个儿玩吗?这就是中国诗歌界认识问题的水平吗?这么多的诗会█■▄,这么多的发言,这么多的文章,包括此次诗战中汹湧而来洪水猛兽般的批判言论,有几条对口语诗的批评是说准的███、有效的?听你们说还不如听我说,说说口语诗的原罪,说说批评者自己看不见的他们的开裆裤开在了何方⋯⋯此处应有笑声▓▓!
    口语诗一宗罪:古汉语太古老太早熟,是靠手口分离电报体完成其早熟的,催生了上古的华章▄■▄,也留下了巨大的不足与隐患。
    口语诗二宗罪:大一统的帝制下,变革太稀少太微小■■■,全都积压到了辛亥革命后的五四运动,五四作为一场白话文运动,表面上看很彻底,但因为靠的是教育部的强制推行▄■▄■,并没有解决民众-主要是知识分子思想深处根子上的问题。
    口语诗三宗罪:极左时代太封闭,改革开放来得猛▓▄▓▄,所谓"40年走完别人400年的路",很不靠谱,食洋不化,消化不良▄▓,经常拉稀▓█▄■。连意象派与浪漫主义的区别都没搞清,更别说在观念上接受口语诗了。
    口语诗四宗罪:口语诗的文化背景是后现代主义-这是中国人最不能够接受的东西-全方位抵制▄■▓。
    口语诗五宗罪:口语诗是城市文化的产物,是咖啡馆摇滚乐文化,中国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还没进城▄▓,属于农转非阶段。
    口语诗六宗罪:这是林语堂先生早就发现的:中国人没有幽默感▓█,尤其不能忍受诗歌中的幽默,诗一幽默便被其指斥为"段子",他们一直以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就是不可以乐,不可以玩███,不可以开心。
    口语诗七宗罪:中国人多,总有例外▓▓,缪斯女神赐天才与能者于中国口语诗,将拿来与创造合一,走得远又写得好,硬把羊肠小路踏成康庄大道▄■▄,硬将边缘地带拓成主流广场,硬让阴湿低地耸起万丈高峰,于是,口语诗的罪就在于它的火■■■!不火他们骂个啥?
    好了,就说这些。

2018年冬
▄■▄■《口语诗原罪》
——未遂的发言

伊沙

各位同行、各位朋友:
     当我走上台来的时候,你们是否闻到了我身上的一股子硝烟味儿▓▄▓▄?是的,我刚从新诗史上最大的一场论战的战场上下来⋯⋯这是一场针对我个人、口语诗、▄▓《新世纪诗典》而发动的诗战▓█▄■,让我此时此刻在这里,不谈及与此相关的话题,就显得特别心虚特别矫情似的,也有负在座诸位聆听的期待▄■▓,那就说说吧。由于时间关系,我只淡口语诗,我主题发言的题目是▄▓:

《口语诗原罪》

    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朗诵一首诗,一首我写于诗战初期的战诗▓█:

《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

1999,世纪总结,骂口语诗
2009█■▄,新世纪第一个10年总结,骂口语诗
2017,新诗百年总结,骂口语诗
1999-2017███,历年官方或学院年终总结,骂口语诗
2019,新世纪第二个10年总结,必骂口语诗▓▓,不骂没话题

    是这样的吧?在座的都是饱读诗书身经百会见过大世面者,都是浸淫在中国当代诗歌中的内行人士,我没有无中生有吧▄■▄?我没有小题大作吧?我没有危言耸听吧?我没有虚张声势吧?关于中国当代诗歌-不■■■,是关于百年新诗的研讨会已经形成了一个恶俗不堪的公式:中国式的两分法,先讲成绩-成绩是百家的成绩;再讲问题▄■▄■,问题是一家的问题-这一家,当然是口语诗!或者口语诗的某个分支!你们觉着有劲吗▓▄▓▄?你们不觉着你们在逗自个儿玩吗?这就是中国诗歌界认识问题的水平吗?这么多的诗会,这么多的发言▄▓,这么多的文章▓█▄■,包括此次诗战中汹湧而来洪水猛兽般的批判言论,有几条对口语诗的批评是说准的、有效的?听你们说还不如听我说▄■▓,说说口语诗的原罪,说说批评者自己看不见的他们的开裆裤开在了何方⋯⋯此处应有笑声!
    口语诗一宗罪:古汉语太古老太早熟▄▓,是靠手口分离电报体完成其早熟的,催生了上古的华章,也留下了巨大的不足与隐患。
    口语诗二宗罪▓█:大一统的帝制下,变革太稀少太微小,全都积压到了辛亥革命后的五四运动,五四作为一场白话文运动█■▄,表面上看很彻底,但因为靠的是教育部的强制推行,并没有解决民众-主要是知识分子思想深处根子上的问题。
    口语诗三宗罪███:极左时代太封闭,改革开放来得猛,所谓"40年走完别人400年的路",很不靠谱▓▓,食洋不化,消化不良,经常拉稀。连意象派与浪漫主义的区别都没搞清▄■▄,更别说在观念上接受口语诗了。
    口语诗四宗罪:口语诗的文化背景是后现代主义-这是中国人最不能够接受的东西-全方位抵制。
    口语诗五宗罪■■■:口语诗是城市文化的产物,是咖啡馆摇滚乐文化,中国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还没进城,属于农转非阶段▄■▄■。
    口语诗六宗罪:这是林语堂先生早就发现的:中国人没有幽默感,尤其不能忍受诗歌中的幽默▓▄▓▄,诗一幽默便被其指斥为"段子",他们一直以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就是不可以乐,不可以玩,不可以开心。
    口语诗七宗罪▄■▓:中国人多,总有例外,缪斯女神赐天才与能者于中国口语诗,将拿来与创造合一▄▓,走得远又写得好,硬把羊肠小路踏成康庄大道,硬将边缘地带拓成主流广场,硬让阴湿低地耸起万丈高峰▓█,于是,口语诗的罪就在于它的火!不火他们骂个啥?
    好了█■▄,就说这些。

2018年冬
《口语诗原罪》
——未遂的发言

伊沙

各位同行、各位朋友███:
     当我走上台来的时候,你们是否闻到了我身上的一股子硝烟味儿?是的,我刚从新诗史上最大的一场论战的战场上下来⋯⋯这是一场针对我个人▓▓、口语诗、《新世纪诗典》而发动的诗战,让我此时此刻在这里▄■▄,不谈及与此相关的话题,就显得特别心虚特别矫情似的,也有负在座诸位聆听的期待,那就说说吧■■■。由于时间关系,我只淡口语诗,我主题发言的题目是:

▄■▄■《口语诗原罪》

    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朗诵一首诗,一首我写于诗战初期的战诗:

▓▄▓▄《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

1999,世纪总结,骂口语诗
2009,新世纪第一个10年总结▄▓,骂口语诗
2017▓█▄■,新诗百年总结,骂口语诗
1999-2017,历年官方或学院年终总结,骂口语诗
2019▄■▓,新世纪第二个10年总结,必骂口语诗,不骂没话题

    是这样的吧?在座的都是饱读诗书身经百会见过大世面者▄▓,都是浸淫在中国当代诗歌中的内行人士,我没有无中生有吧?我没有小题大作吧?我没有危言耸听吧▓█?我没有虚张声势吧?关于中国当代诗歌-不,是关于百年新诗的研讨会已经形成了一个恶俗不堪的公式:中国式的两分法█■▄,先讲成绩-成绩是百家的成绩;再讲问题,问题是一家的问题-这一家,当然是口语诗███!或者口语诗的某个分支!你们觉着有劲吗?你们不觉着你们在逗自个儿玩吗?这就是中国诗歌界认识问题的水平吗▓▓?这么多的诗会,这么多的发言,这么多的文章,包括此次诗战中汹湧而来洪水猛兽般的批判言论▄■▄,有几条对口语诗的批评是说准的、有效的?听你们说还不如听我说,说说口语诗的原罪■■■,说说批评者自己看不见的他们的开裆裤开在了何方⋯⋯此处应有笑声!
    口语诗一宗罪:古汉语太古老太早熟,是靠手口分离电报体完成其早熟的▄■▄■,催生了上古的华章,也留下了巨大的不足与隐患。
    口语诗二宗罪:大一统的帝制下▓▄▓▄,变革太稀少太微小,全都积压到了辛亥革命后的五四运动,五四作为一场白话文运动,表面上看很彻底▄▓,但因为靠的是教育部的强制推行▓█▄■,并没有解决民众-主要是知识分子思想深处根子上的问题。
    口语诗三宗罪:极左时代太封闭,改革开放来得猛▄■▓,所谓"40年走完别人400年的路",很不靠谱,食洋不化,消化不良▄▓,经常拉稀。连意象派与浪漫主义的区别都没搞清,更别说在观念上接受口语诗了。
    口语诗四宗罪▓█:口语诗的文化背景是后现代主义-这是中国人最不能够接受的东西-全方位抵制。
    口语诗五宗罪:口语诗是城市文化的产物,是咖啡馆摇滚乐文化█■▄,中国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还没进城,属于农转非阶段。
    口语诗六宗罪:这是林语堂先生早就发现的███:中国人没有幽默感,尤其不能忍受诗歌中的幽默,诗一幽默便被其指斥为"段子",他们一直以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就是不可以乐▄■▄,不可以玩,不可以开心。
    口语诗七宗罪:中国人多■■■,总有例外,缪斯女神赐天才与能者于中国口语诗,将拿来与创造合一,走得远又写得好▄■▄■,硬把羊肠小路踏成康庄大道,硬将边缘地带拓成主流广场,硬让阴湿低地耸起万丈高峰,于是▓▄▓▄,口语诗的罪就在于它的火!不火他们骂个啥?
    好了,就说这些▄▓。

2018年冬
▓█▄■《口语诗原罪》
——未遂的发言

伊沙

各位同行、各位朋友:
     当我走上台来的时候,你们是否闻到了我身上的一股子硝烟味儿▄■▓?是的,我刚从新诗史上最大的一场论战的战场上下来⋯⋯这是一场针对我个人、口语诗、▄▓《新世纪诗典》而发动的诗战,让我此时此刻在这里,不谈及与此相关的话题,就显得特别心虚特别矫情似的▓█,也有负在座诸位聆听的期待,那就说说吧。由于时间关系,我只淡口语诗█■▄,我主题发言的题目是:

《口语诗原罪》

    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朗诵一首诗███,一首我写于诗战初期的战诗:

《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

1999,世纪总结▓▓,骂口语诗
2009,新世纪第一个10年总结,骂口语诗
2017,新诗百年总结▄■▄,骂口语诗
1999-2017,历年官方或学院年终总结,骂口语诗
2019,新世纪第二个10年总结■■■,必骂口语诗,不骂没话题

    是这样的吧?在座的都是饱读诗书身经百会见过大世面者,都是浸淫在中国当代诗歌中的内行人士▄■▄■,我没有无中生有吧?我没有小题大作吧?我没有危言耸听吧?我没有虚张声势吧▓▄▓▄?关于中国当代诗歌-不,是关于百年新诗的研讨会已经形成了一个恶俗不堪的公式:中国式的两分法,先讲成绩-成绩是百家的成绩▄▓;再讲问题▓█▄■,问题是一家的问题-这一家,当然是口语诗!或者口语诗的某个分支!你们觉着有劲吗▄■▓?你们不觉着你们在逗自个儿玩吗?这就是中国诗歌界认识问题的水平吗?这么多的诗会,这么多的发言▄▓,这么多的文章,包括此次诗战中汹湧而来洪水猛兽般的批判言论,有几条对口语诗的批评是说准的、有效的▓█?听你们说还不如听我说,说说口语诗的原罪,说说批评者自己看不见的他们的开裆裤开在了何方⋯⋯此处应有笑声!
    口语诗一宗罪█■▄:古汉语太古老太早熟,是靠手口分离电报体完成其早熟的,催生了上古的华章,也留下了巨大的不足与隐患███。
    口语诗二宗罪:大一统的帝制下,变革太稀少太微小,全都积压到了辛亥革命后的五四运动▓▓,五四作为一场白话文运动,表面上看很彻底,但因为靠的是教育部的强制推行,并没有解决民众-主要是知识分子思想深处根子上的问题▄■▄。
    口语诗三宗罪:极左时代太封闭,改革开放来得猛,所谓"40年走完别人400年的路"■■■,很不靠谱,食洋不化,消化不良,经常拉稀▄■▄■。连意象派与浪漫主义的区别都没搞清,更别说在观念上接受口语诗了。
    口语诗四宗罪:口语诗的文化背景是后现代主义-这是中国人最不能够接受的东西-全方位抵制▓▄▓▄。
    口语诗五宗罪:口语诗是城市文化的产物,是咖啡馆摇滚乐文化,中国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还没进城▄▓,属于农转非阶段▓█▄■。
    口语诗六宗罪:这是林语堂先生早就发现的:中国人没有幽默感,尤其不能忍受诗歌中的幽默▄■▓,诗一幽默便被其指斥为"段子",他们一直以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就是不可以乐,不可以玩,不可以开心▓█。
    口语诗七宗罪:中国人多,总有例外,缪斯女神赐天才与能者于中国口语诗█■▄,将拿来与创造合一,走得远又写得好,硬把羊肠小路踏成康庄大道,硬将边缘地带拓成主流广场███,硬让阴湿低地耸起万丈高峰,于是,口语诗的罪就在于它的火!不火他们骂个啥▓▓?
    好了,就说这些。

2018年冬
《口语诗原罪》
——未遂的发言

伊沙

各位同行▄■▄、各位朋友:
     当我走上台来的时候,你们是否闻到了我身上的一股子硝烟味儿?是的■■■,我刚从新诗史上最大的一场论战的战场上下来⋯⋯这是一场针对我个人、口语诗、《新世纪诗典》而发动的诗战▄■▄■,让我此时此刻在这里,不谈及与此相关的话题,就显得特别心虚特别矫情似的,也有负在座诸位聆听的期待▓▄▓▄,那就说说吧。由于时间关系,我只淡口语诗,我主题发言的题目是▄▓:

▓█▄■《口语诗原罪》

    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朗诵一首诗,一首我写于诗战初期的战诗:

▄■▓《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

1999,世纪总结,骂口语诗
2009,新世纪第一个10年总结▄▓,骂口语诗
2017,新诗百年总结,骂口语诗
1999-2017,历年官方或学院年终总结▓█,骂口语诗
2019,新世纪第二个10年总结,必骂口语诗,不骂没话题

    是这样的吧█■▄?在座的都是饱读诗书身经百会见过大世面者,都是浸淫在中国当代诗歌中的内行人士,我没有无中生有吧?我没有小题大作吧███?我没有危言耸听吧?我没有虚张声势吧?关于中国当代诗歌-不,是关于百年新诗的研讨会已经形成了一个恶俗不堪的公式▓▓:中国式的两分法,先讲成绩-成绩是百家的成绩;再讲问题,问题是一家的问题-这一家▄■▄,当然是口语诗!或者口语诗的某个分支!你们觉着有劲吗?你们不觉着你们在逗自个儿玩吗■■■?这就是中国诗歌界认识问题的水平吗?这么多的诗会,这么多的发言,这么多的文章▄■▄■,包括此次诗战中汹湧而来洪水猛兽般的批判言论,有几条对口语诗的批评是说准的、有效的?听你们说还不如听我说▓▄▓▄,说说口语诗的原罪,说说批评者自己看不见的他们的开裆裤开在了何方⋯⋯此处应有笑声!
    口语诗一宗罪:古汉语太古老太早熟▄▓,是靠手口分离电报体完成其早熟的▓█▄■,催生了上古的华章,也留下了巨大的不足与隐患。
    口语诗二宗罪:大一统的帝制下▄■▓,变革太稀少太微小,全都积压到了辛亥革命后的五四运动,五四作为一场白话文运动,表面上看很彻底▄▓,但因为靠的是教育部的强制推行,并没有解决民众-主要是知识分子思想深处根子上的问题。
    口语诗三宗罪:极左时代太封闭▓█,改革开放来得猛,所谓"40年走完别人400年的路",很不靠谱,食洋不化█■▄,消化不良,经常拉稀。连意象派与浪漫主义的区别都没搞清,更别说在观念上接受口语诗了███。
    口语诗四宗罪:口语诗的文化背景是后现代主义-这是中国人最不能够接受的东西-全方位抵制。
    口语诗五宗罪:口语诗是城市文化的产物▓▓,是咖啡馆摇滚乐文化,中国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还没进城,属于农转非阶段。
    口语诗六宗罪▄■▄:这是林语堂先生早就发现的:中国人没有幽默感,尤其不能忍受诗歌中的幽默,诗一幽默便被其指斥为"段子"■■■,他们一直以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就是不可以乐,不可以玩,不可以开心。
    口语诗七宗罪▓▄▓▄:中国人多,总有例外,缪斯女神赐天才与能者于中国口语诗,将拿来与创造合一▄▓,走得远又写得好▓█▄■,硬把羊肠小路踏成康庄大道,硬将边缘地带拓成主流广场,硬让阴湿低地耸起万丈高峰,于是▄■▓,口语诗的罪就在于它的火!不火他们骂个啥?
    好了,就说这些▄▓。

2018年冬
《口语诗原罪》
——未遂的发言

伊沙

各位同行、各位朋友:
     当我走上台来的时候▓█,你们是否闻到了我身上的一股子硝烟味儿?是的,我刚从新诗史上最大的一场论战的战场上下来⋯⋯这是一场针对我个人、口语诗█■▄、《新世纪诗典》而发动的诗战,让我此时此刻在这里,不谈及与此相关的话题███,就显得特别心虚特别矫情似的,也有负在座诸位聆听的期待,那就说说吧。由于时间关系▓▓,我只淡口语诗,我主题发言的题目是:

《口语诗原罪》

    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朗诵一首诗,一首我写于诗战初期的战诗:

《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

1999■■■,世纪总结,骂口语诗
2009,新世纪第一个10年总结,骂口语诗
2017▄■▄■,新诗百年总结,骂口语诗
1999-2017,历年官方或学院年终总结,骂口语诗
2019▓▄▓▄,新世纪第二个10年总结,必骂口语诗,不骂没话题

    是这样的吧?在座的都是饱读诗书身经百会见过大世面者▄▓,都是浸淫在中国当代诗歌中的内行人士▓█▄■,我没有无中生有吧?我没有小题大作吧?我没有危言耸听吧?我没有虚张声势吧▄■▓?关于中国当代诗歌-不,是关于百年新诗的研讨会已经形成了一个恶俗不堪的公式:中国式的两分法,先讲成绩-成绩是百家的成绩▄▓;再讲问题,问题是一家的问题-这一家,当然是口语诗!或者口语诗的某个分支▓█!你们觉着有劲吗?你们不觉着你们在逗自个儿玩吗?这就是中国诗歌界认识问题的水平吗?这么多的诗会█■▄,这么多的发言,这么多的文章,包括此次诗战中汹湧而来洪水猛兽般的批判言论,有几条对口语诗的批评是说准的███、有效的?听你们说还不如听我说,说说口语诗的原罪,说说批评者自己看不见的他们的开裆裤开在了何方⋯⋯此处应有笑声▓▓!
    口语诗一宗罪:古汉语太古老太早熟,是靠手口分离电报体完成其早熟的,催生了上古的华章▄■▄,也留下了巨大的不足与隐患。
    口语诗二宗罪:大一统的帝制下,变革太稀少太微小■■■,全都积压到了辛亥革命后的五四运动,五四作为一场白话文运动,表面上看很彻底,但因为靠的是教育部的强制推行▄■▄■,并没有解决民众-主要是知识分子思想深处根子上的问题。
    口语诗三宗罪:极左时代太封闭,改革开放来得猛▓▄▓▄,所谓"40年走完别人400年的路",很不靠谱,食洋不化,消化不良▄▓,经常拉稀▓█▄■。连意象派与浪漫主义的区别都没搞清,更别说在观念上接受口语诗了。
    口语诗四宗罪:口语诗的文化背景是后现代主义-这是中国人最不能够接受的东西-全方位抵制▄■▓。
    口语诗五宗罪:口语诗是城市文化的产物,是咖啡馆摇滚乐文化,中国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还没进城▄▓,属于农转非阶段。
    口语诗六宗罪:这是林语堂先生早就发现的:中国人没有幽默感▓█,尤其不能忍受诗歌中的幽默,诗一幽默便被其指斥为"段子",他们一直以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就是不可以乐,不可以玩███,不可以开心。
    口语诗七宗罪:中国人多,总有例外▓▓,缪斯女神赐天才与能者于中国口语诗,将拿来与创造合一,走得远又写得好,硬把羊肠小路踏成康庄大道▄■▄,硬将边缘地带拓成主流广场,硬让阴湿低地耸起万丈高峰,于是,口语诗的罪就在于它的火■■■!不火他们骂个啥?
    好了,就说这些。

2018年冬
▄■▄■《口语诗原罪》
——未遂的发言

伊沙

各位同行、各位朋友:
     当我走上台来的时候,你们是否闻到了我身上的一股子硝烟味儿▓▄▓▄?是的,我刚从新诗史上最大的一场论战的战场上下来⋯⋯这是一场针对我个人、口语诗、▄▓《新世纪诗典》而发动的诗战▓█▄■,让我此时此刻在这里,不谈及与此相关的话题,就显得特别心虚特别矫情似的,也有负在座诸位聆听的期待▄■▓,那就说说吧。由于时间关系,我只淡口语诗,我主题发言的题目是▄▓:

《口语诗原罪》

    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朗诵一首诗,一首我写于诗战初期的战诗▓█:

《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

1999,世纪总结,骂口语诗
2009█■▄,新世纪第一个10年总结,骂口语诗
2017,新诗百年总结,骂口语诗
1999-2017███,历年官方或学院年终总结,骂口语诗
2019,新世纪第二个10年总结,必骂口语诗▓▓,不骂没话题

    是这样的吧?在座的都是饱读诗书身经百会见过大世面者,都是浸淫在中国当代诗歌中的内行人士,我没有无中生有吧▄■▄?我没有小题大作吧?我没有危言耸听吧?我没有虚张声势吧?关于中国当代诗歌-不■■■,是关于百年新诗的研讨会已经形成了一个恶俗不堪的公式:中国式的两分法,先讲成绩-成绩是百家的成绩;再讲问题▄■▄■,问题是一家的问题-这一家,当然是口语诗!或者口语诗的某个分支!你们觉着有劲吗▓▄▓▄?你们不觉着你们在逗自个儿玩吗?这就是中国诗歌界认识问题的水平吗?这么多的诗会,这么多的发言▄▓,这么多的文章▓█▄■,包括此次诗战中汹湧而来洪水猛兽般的批判言论,有几条对口语诗的批评是说准的、有效的?听你们说还不如听我说▄■▓,说说口语诗的原罪,说说批评者自己看不见的他们的开裆裤开在了何方⋯⋯此处应有笑声!
    口语诗一宗罪:古汉语太古老太早熟▄▓,是靠手口分离电报体完成其早熟的,催生了上古的华章,也留下了巨大的不足与隐患。
    口语诗二宗罪▓█:大一统的帝制下,变革太稀少太微小,全都积压到了辛亥革命后的五四运动,五四作为一场白话文运动█■▄,表面上看很彻底,但因为靠的是教育部的强制推行,并没有解决民众-主要是知识分子思想深处根子上的问题。
    口语诗三宗罪███:极左时代太封闭,改革开放来得猛,所谓"40年走完别人400年的路",很不靠谱▓▓,食洋不化,消化不良,经常拉稀。连意象派与浪漫主义的区别都没搞清▄■▄,更别说在观念上接受口语诗了。
    口语诗四宗罪:口语诗的文化背景是后现代主义-这是中国人最不能够接受的东西-全方位抵制。
    口语诗五宗罪■■■:口语诗是城市文化的产物,是咖啡馆摇滚乐文化,中国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还没进城,属于农转非阶段▄■▄■。
    口语诗六宗罪:这是林语堂先生早就发现的:中国人没有幽默感,尤其不能忍受诗歌中的幽默▓▄▓▄,诗一幽默便被其指斥为"段子",他们一直以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就是不可以乐,不可以玩,不可以开心。
    口语诗七宗罪▄■▓:中国人多,总有例外,缪斯女神赐天才与能者于中国口语诗,将拿来与创造合一▄▓,走得远又写得好,硬把羊肠小路踏成康庄大道,硬将边缘地带拓成主流广场,硬让阴湿低地耸起万丈高峰▓█,于是,口语诗的罪就在于它的火!不火他们骂个啥?
    好了█■▄,就说这些。

2018年冬
《口语诗原罪》
——未遂的发言

伊沙

各位同行、各位朋友███:
     当我走上台来的时候,你们是否闻到了我身上的一股子硝烟味儿?是的,我刚从新诗史上最大的一场论战的战场上下来⋯⋯这是一场针对我个人▓▓、口语诗、《新世纪诗典》而发动的诗战,让我此时此刻在这里▄■▄,不谈及与此相关的话题,就显得特别心虚特别矫情似的,也有负在座诸位聆听的期待,那就说说吧■■■。由于时间关系,我只淡口语诗,我主题发言的题目是:

▄■▄■《口语诗原罪》

    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朗诵一首诗,一首我写于诗战初期的战诗:

▓▄▓▄《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

1999,世纪总结,骂口语诗
2009,新世纪第一个10年总结▄▓,骂口语诗
2017▓█▄■,新诗百年总结,骂口语诗
1999-2017,历年官方或学院年终总结,骂口语诗
2019▄■▓,新世纪第二个10年总结,必骂口语诗,不骂没话题

    是这样的吧?在座的都是饱读诗书身经百会见过大世面者▄▓,都是浸淫在中国当代诗歌中的内行人士,我没有无中生有吧?我没有小题大作吧?我没有危言耸听吧▓█?我没有虚张声势吧?关于中国当代诗歌-不,是关于百年新诗的研讨会已经形成了一个恶俗不堪的公式:中国式的两分法█■▄,先讲成绩-成绩是百家的成绩;再讲问题,问题是一家的问题-这一家,当然是口语诗███!或者口语诗的某个分支!你们觉着有劲吗?你们不觉着你们在逗自个儿玩吗?这就是中国诗歌界认识问题的水平吗▓▓?这么多的诗会,这么多的发言,这么多的文章,包括此次诗战中汹湧而来洪水猛兽般的批判言论▄■▄,有几条对口语诗的批评是说准的、有效的?听你们说还不如听我说,说说口语诗的原罪■■■,说说批评者自己看不见的他们的开裆裤开在了何方⋯⋯此处应有笑声!
    口语诗一宗罪:古汉语太古老太早熟,是靠手口分离电报体完成其早熟的▄■▄■,催生了上古的华章,也留下了巨大的不足与隐患。
    口语诗二宗罪:大一统的帝制下▓▄▓▄,变革太稀少太微小,全都积压到了辛亥革命后的五四运动,五四作为一场白话文运动,表面上看很彻底▄▓,但因为靠的是教育部的强制推行▓█▄■,并没有解决民众-主要是知识分子思想深处根子上的问题。
    口语诗三宗罪:极左时代太封闭,改革开放来得猛▄■▓,所谓"40年走完别人400年的路",很不靠谱,食洋不化,消化不良▄▓,经常拉稀。连意象派与浪漫主义的区别都没搞清,更别说在观念上接受口语诗了。
    口语诗四宗罪▓█:口语诗的文化背景是后现代主义-这是中国人最不能够接受的东西-全方位抵制。
    口语诗五宗罪:口语诗是城市文化的产物,是咖啡馆摇滚乐文化█■▄,中国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还没进城,属于农转非阶段。
    口语诗六宗罪:这是林语堂先生早就发现的███:中国人没有幽默感,尤其不能忍受诗歌中的幽默,诗一幽默便被其指斥为"段子",他们一直以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就是不可以乐▄■▄,不可以玩,不可以开心。
    口语诗七宗罪:中国人多■■■,总有例外,缪斯女神赐天才与能者于中国口语诗,将拿来与创造合一,走得远又写得好▄■▄■,硬把羊肠小路踏成康庄大道,硬将边缘地带拓成主流广场,硬让阴湿低地耸起万丈高峰,于是▓▄▓▄,口语诗的罪就在于它的火!不火他们骂个啥?
    好了,就说这些▄▓。

2018年冬
▓█▄■《口语诗原罪》
——未遂的发言

伊沙

各位同行、各位朋友:
     当我走上台来的时候,你们是否闻到了我身上的一股子硝烟味儿▄■▓?是的,我刚从新诗史上最大的一场论战的战场上下来⋯⋯这是一场针对我个人、口语诗、▄▓《新世纪诗典》而发动的诗战,让我此时此刻在这里,不谈及与此相关的话题,就显得特别心虚特别矫情似的▓█,也有负在座诸位聆听的期待,那就说说吧。由于时间关系,我只淡口语诗█■▄,我主题发言的题目是:

《口语诗原罪》

    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朗诵一首诗███,一首我写于诗战初期的战诗:

《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

1999,世纪总结▓▓,骂口语诗
2009,新世纪第一个10年总结,骂口语诗
2017,新诗百年总结▄■▄,骂口语诗
1999-2017,历年官方或学院年终总结,骂口语诗
2019,新世纪第二个10年总结■■■,必骂口语诗,不骂没话题

    是这样的吧?在座的都是饱读诗书身经百会见过大世面者,都是浸淫在中国当代诗歌中的内行人士▄■▄■,我没有无中生有吧?我没有小题大作吧?我没有危言耸听吧?我没有虚张声势吧▓▄▓▄?关于中国当代诗歌-不,是关于百年新诗的研讨会已经形成了一个恶俗不堪的公式:中国式的两分法,先讲成绩-成绩是百家的成绩▄▓;再讲问题▓█▄■,问题是一家的问题-这一家,当然是口语诗!或者口语诗的某个分支!你们觉着有劲吗▄■▓?你们不觉着你们在逗自个儿玩吗?这就是中国诗歌界认识问题的水平吗?这么多的诗会,这么多的发言▄▓,这么多的文章,包括此次诗战中汹湧而来洪水猛兽般的批判言论,有几条对口语诗的批评是说准的、有效的▓█?听你们说还不如听我说,说说口语诗的原罪,说说批评者自己看不见的他们的开裆裤开在了何方⋯⋯此处应有笑声!
    口语诗一宗罪█■▄:古汉语太古老太早熟,是靠手口分离电报体完成其早熟的,催生了上古的华章,也留下了巨大的不足与隐患███。
    口语诗二宗罪:大一统的帝制下,变革太稀少太微小,全都积压到了辛亥革命后的五四运动▓▓,五四作为一场白话文运动,表面上看很彻底,但因为靠的是教育部的强制推行,并没有解决民众-主要是知识分子思想深处根子上的问题▄■▄。
    口语诗三宗罪:极左时代太封闭,改革开放来得猛,所谓"40年走完别人400年的路"■■■,很不靠谱,食洋不化,消化不良,经常拉稀▄■▄■。连意象派与浪漫主义的区别都没搞清,更别说在观念上接受口语诗了。
    口语诗四宗罪:口语诗的文化背景是后现代主义-这是中国人最不能够接受的东西-全方位抵制▓▄▓▄。
    口语诗五宗罪:口语诗是城市文化的产物,是咖啡馆摇滚乐文化,中国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还没进城▄▓,属于农转非阶段▓█▄■。
    口语诗六宗罪:这是林语堂先生早就发现的:中国人没有幽默感,尤其不能忍受诗歌中的幽默▄■▓,诗一幽默便被其指斥为"段子",他们一直以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就是不可以乐,不可以玩,不可以开心▓█。
    口语诗七宗罪:中国人多,总有例外,缪斯女神赐天才与能者于中国口语诗█■▄,将拿来与创造合一,走得远又写得好,硬把羊肠小路踏成康庄大道,硬将边缘地带拓成主流广场███,硬让阴湿低地耸起万丈高峰,于是,口语诗的罪就在于它的火!不火他们骂个啥▓▓?
    好了,就说这些。

2018年冬
《口语诗原罪》
——未遂的发言

伊沙

各位同行▄■▄、各位朋友:
     当我走上台来的时候,你们是否闻到了我身上的一股子硝烟味儿?是的■■■,我刚从新诗史上最大的一场论战的战场上下来⋯⋯这是一场针对我个人、口语诗、《新世纪诗典》而发动的诗战▄■▄■,让我此时此刻在这里,不谈及与此相关的话题,就显得特别心虚特别矫情似的,也有负在座诸位聆听的期待▓▄▓▄,那就说说吧。由于时间关系,我只淡口语诗,我主题发言的题目是▄▓:

▓█▄■《口语诗原罪》

    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朗诵一首诗,一首我写于诗战初期的战诗:

▄■▓《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

1999,世纪总结,骂口语诗
2009,新世纪第一个10年总结▄▓,骂口语诗
2017,新诗百年总结,骂口语诗
1999-2017,历年官方或学院年终总结▓█,骂口语诗
2019,新世纪第二个10年总结,必骂口语诗,不骂没话题

    是这样的吧█■▄?在座的都是饱读诗书身经百会见过大世面者,都是浸淫在中国当代诗歌中的内行人士,我没有无中生有吧?我没有小题大作吧███?我没有危言耸听吧?我没有虚张声势吧?关于中国当代诗歌-不,是关于百年新诗的研讨会已经形成了一个恶俗不堪的公式▓▓:中国式的两分法,先讲成绩-成绩是百家的成绩;再讲问题,问题是一家的问题-这一家▄■▄,当然是口语诗!或者口语诗的某个分支!你们觉着有劲吗?你们不觉着你们在逗自个儿玩吗■■■?这就是中国诗歌界认识问题的水平吗?这么多的诗会,这么多的发言,这么多的文章▄■▄■,包括此次诗战中汹湧而来洪水猛兽般的批判言论,有几条对口语诗的批评是说准的、有效的?听你们说还不如听我说▓▄▓▄,说说口语诗的原罪,说说批评者自己看不见的他们的开裆裤开在了何方⋯⋯此处应有笑声!
    口语诗一宗罪:古汉语太古老太早熟▄▓,是靠手口分离电报体完成其早熟的▓█▄■,催生了上古的华章,也留下了巨大的不足与隐患。
    口语诗二宗罪:大一统的帝制下▄■▓,变革太稀少太微小,全都积压到了辛亥革命后的五四运动,五四作为一场白话文运动,表面上看很彻底▄▓,但因为靠的是教育部的强制推行,并没有解决民众-主要是知识分子思想深处根子上的问题。
    口语诗三宗罪:极左时代太封闭▓█,改革开放来得猛,所谓"40年走完别人400年的路",很不靠谱,食洋不化█■▄,消化不良,经常拉稀。连意象派与浪漫主义的区别都没搞清,更别说在观念上接受口语诗了███。
    口语诗四宗罪:口语诗的文化背景是后现代主义-这是中国人最不能够接受的东西-全方位抵制。
    口语诗五宗罪:口语诗是城市文化的产物▓▓,是咖啡馆摇滚乐文化,中国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还没进城,属于农转非阶段。
    口语诗六宗罪▄■▄:这是林语堂先生早就发现的:中国人没有幽默感,尤其不能忍受诗歌中的幽默,诗一幽默便被其指斥为"段子"■■■,他们一直以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就是不可以乐,不可以玩,不可以开心。
    口语诗七宗罪▓▄▓▄:中国人多,总有例外,缪斯女神赐天才与能者于中国口语诗,将拿来与创造合一▄▓,走得远又写得好▓█▄■,硬把羊肠小路踏成康庄大道,硬将边缘地带拓成主流广场,硬让阴湿低地耸起万丈高峰,于是▄■▓,口语诗的罪就在于它的火!不火他们骂个啥?
    好了,就说这些▄▓。

2018年冬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