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金辉 ⊙ 众石头在水中洗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不再想拥有什么》(外11首▄▓)

◎金辉



《吃鱼》


从山上下来,我们
不得不一再检查裤管和脚踝
蒺藜和苍耳会一直跟着我们
直到近家,道路变得平坦时▓█。
我们忽然看见杰克·吉尔伯特
在做鱼,在因为年月而有点
下沉的院子里,油煎的方式
他从哪里弄来的鱼
他从哪里弄来的
这近乎远古的鱼
那几乎是一切古老思想的起源
虽说夏天时,我们能在
山的深处听见松针的低吟
能在无任何水的沟壑里
收割茅草█■▄,晒干后烧火
但是这时节,门外已经
很久没有雪的痕迹,只有几棵
黝黑的刺槐和榆树狰狞着
我们不得不疑惑地看着他
希望他的鱼来自
我们共同知道的地方
他上午一直在挖一条排水沟
很遗憾,他说███,它来自一棵
柳树,就是门前那棵
我们望着他遥指的地方
那里什么也没有,除了阳光
天气很暖和,阳光也算得上充沛
自他去世后▓▓,柳枝上渐渐
积满灰尘,已经很久没有擦洗了



《嬉戏篇》
    ——与女儿书

我扮演的老树还没进入角色
她扮演的松鼠
已经径自跑开,被另外的
更有趣的东西
吸引着——
她要爬上另一棵老树
笨拙得好像只会种地的
农夫抛出的渔网
往往因为用力过猛
只能收获那些沉甸甸的
铅坠▄■▄。或许
她会因为那枝头的沉重
而忽然成熟


《遭遇》


转过街角
迎面撞上一堵大风
伴着阵阵嗡鸣
那是临街的窗户发出的
窗户里却没有一个人



《麻雀》


同样是天气晴好
又无事可做时,我父亲
曾经和我说起过麻雀的事
但是他也是转述自他父亲
他们说■■■,这样的冬天
麻雀会因为饥饿而死
胃囊里只有几粒充饥的石子
但是他们从未亲眼所见
无论是在草窠里还是在树林里
从前的冬天更加寒冷
他们总是被迫出门碰碰运气
虽然漫无目的,虽然几乎
每次外出都是空手而归
虽然大部分时候他们都是待在林子里
但是我从未大声地质疑:
粮食都去了哪里,粮食都去了哪里
我只是默默地记住麻雀的故事



▄■▄■《冬至前后》


一年当中白昼最短的
那几天,我已经不怎么说话。
我和人世之间,总是
隔者一声鸟鸣▓▄▓▄。那鸟鸣
来自入夜后更加黑暗的树丛。
一共两只,准确地说
是两只灰喜鹊。或许它们只是
经过这个世界▄▓,任何时间
任何地方▓█▄■。准确地说,
它们应该叫做劳拉和科恩,
它们都属于双鱼星座。
像冬眠一样▄■▓,像星座的宿命一样,
人总要学会妥协,时间和
生命,总有穷尽的时候▄▓,
如果我老了,我将不会和人
絮叨我的过去,像宿命的鸟一样,
我只会以老迈之心▓█,探究未来。



《在唐朝》


人们彬彬有礼
即使打仗,也是先通名报姓
“吾乃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
齐天大圣孙悟空行者是也”
然后再抄家伙动手
“呔█■▄,妖精,吃俺老孙一棒”
但是这么多年,夜梦中
我还是不断地惊惧于
被猛然敲起的玻璃窗
和射向漆黑眼洞里的
手电筒的强光
这么多年,死去的人们
都死于自杀




███《喜鹊》


又干又冷的早晨
一只花喜鹊出现在
高压线塔上
如果它不叫
它就是一只电瓷瓶
如果它把叫声带走
高压线塔就是
一棵树
它压抑了一个冬天
此刻,身体里
满是嘶嘶的电流声


《泥泞》


下了一上午的雨
停了下来,但是依然
没有放晴▓▓。下午果然
又下起来。这中间
只有屋里屋外的泥泞
打破了世界的整齐

孤独与沉默并不相适
游鱼并不识得飞鸟
雨里归来的人,我们
也互不相识。他背负着闪电的
十字架▄■▄,好像日夜失眠的人



《我不再想拥有什么》


有时候,某些
过往的经历总是很相似。
今天早晨■■■,草茎上
结满了清霜。那是
昨天夜里下起的小雨,
后来又夹带着小雪,
但是不知道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消融的▄■▄■。
总之,都是我们
不可见的——在圣诞节来临之前。
今天早晨经过黑松林时,
独独松枝的覆盖之下
没有一点霜痕▓▄▓▄。
空芜里有什么——
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之下,
我都不想再拥有什么。
你懂我的意思吗?
昨天夜里没有风▄▓,
它们耳语了些什么▓█▄■?



《那彻夜未熄的灯光》


那彻夜未熄的灯光
好像来自黎明
黎明,让万物复活
好像人间还有若干的不舍
也让我们不断地回忆
曾经有过的死去的欲念
好像那灯光,挣扎了一整夜



▄■▓《请求》


如果你们恰好遇到
恰好问起我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别无所求,如果能够得到允许
请把我埋的深些,再深些
一直到深深的树根下面
活着时,我未曾说过一句话
死了▄▓,我也不想再说
让挣扎的树根把我抓牢抱紧
使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苦涩》


匆匆下楼的年轻主妇
带过一阵冬白菜的气味
我刚嗅了嗅,她的人就不见了
她一定是刚刚剁了白菜
还添加了葱花和肉末(很吝啬的肉末)
然后团了几个馅饼▓█,啪啪啪地打火
她显得有些焦急,馅饼上一定
留下了一些烙糊的痕迹
如果是我,我一定满是耐心地
将白菜剁碎,然后撒上少许
所谓咸味的盐█■▄,慢慢杀出水分
其实不是,只有苦涩才能浸出我们的泪水



《万物皆有裂痕》


月亮将延迟到清晨
落下,从盈满开始的下弦
这不是地理知识███,也不是
天文学知识。它几乎是
一种语言。我活着时的语言
活着时,这世界上有两种语言
一种是使我活下去的语言
透过冬天的枯枝▓▓,天空
布满裂痕。但是当它长满了树叶
密不透风,就是另外一种语言
一种无人和无处时,我
才使用的语言▄■▄。当我死了
那是月光洒下,我将开口的时候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