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喜马拉雅运动(2018年诗选2)

◎巫嘎





雪中屋顶观雪
犹豫着踏出第一脚后,我朝前走
脚底的嘎吱声提示着雪的厚度
它邀请我了吗
猫一窜而出▄▓,爪印如落花
跃上女墙——雪落进两排房屋
两道竖杠间成为并越过绝对值
覆盖前排的屋顶
山坡上的雪没有顿号
一气呵成铺展到天上
在那绝对值前止步的人
点上一支烟时环顾
严禁吸烟的标志,没有
病房里只有一个人,观赏着雪景
猫在雪地上打滚,又撒了一泡尿
矜持地抽完那支清洁的香烟
辨认着在来时的脚印里行走
缩进天窗▓█,踏上向下的楼梯
关上天窗,雪花飞舞扑入眼睛
2018、12、25


雪地上的乌鸦
一大群乌鸦从山后飞起
蓝天里群鸦旋转
如鱼群倏忽于头顶的海水中
飞向太阳█■▄,电焊般铁屑飞溅
突然低飞
嘶哑的嘎嘎声撞进眼眶
山坡上的我们在它们扑来的瞬间
站立,内心里蹲下、躲避
那空中轰炸的念头久久不散
山南的雪大部融化于太阳的挽留
掠过城中深海般的灰白
眺望南山虚幻的积雪
乌鸦的翅膀平衡了山南与南山
使雪和乌鸦同时为真
使山脚下残雪中不动的牦牛
立于真实的地面,煤场的上方
2018███、12、24

冬日工作
我仍淘旧书:在废纸收购站
做印刷品值钱程度的
审查分级工作。蹲久了起立
秋衣与秋裤之间露出了破绽
碘酒在那里消毒后
风的舌头舔着▓▓,顺着脊椎
爬上稀薄的后脑勺
这高寒之地,藏文版《圣经》
与几册党章混在一起
奥登脸上的苦山水四周
一望而见,他到过抗战的中国
让我亲切▄■▄,他没有到过这样的海拔
手套,眼镜
穿着妻子双11为我购进的
全套衣服鞋帽和口罩
(我在口罩里有时唱歌
读诗,也抱怨尽是垃圾书)
仍然捉襟见肘
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也是冷风钻进来的道
除非去温室大棚里种菜
但我的朋友小朱已转行
雨季做防水■■■,旱季做涂料
2018、12、5


一个冬日傍晚
我抱怨日落太快了
温度断崖似的下跌
夏日此时还是阳光灿烂
甚至可笑地抱怨日落本身
寒夜里如何取暖,这时
我的电瓶车差点撞上
一个环卫工人▄■▄■,他正弯着腰
往垃圾斗里扫几片落叶
这么迟了还扫着
这偏僻的城郊
监狱旁超长的斜坡
也许他有他的安排
和规定。我感歉疚的是
他的黄马甲让我想起
法国的黄马甲运动
而且是后者才让我看见了前者
2018、12、11

招供
风刀霜剑严相逼
那棵树终于黄了
交出了斑斓的供词▓▄▓▄,反而
使他的身躯看上去更伟岸
与周围早一步黄了的那些树
构成了一道壮烈风景

环卫工人在城里扫黄
周末的人们去城外扫黄
发到朋友圈
一棵冬青也羞愧地用绿叶点赞
在这集体的招供中
冬天,集体的冬天来了
我们将如何各自过冬
2018、10、26

中秋望月
整个晚上我上了三次屋顶
望月▄▓,拍照▓█▄■,发了两次朋友圈

第一次月出东山,但乌云缠绕
第二次它亮了很多,乌云仍未散尽

午夜第三次,它升上了中天
那个孤儿已经长大成人了

摒退了星星▄■▓,在整面纯蓝的天空中
孤零零地望着我,屋顶不胜寒

我慌乱地倒退着下了楼梯
喘息未定,它从天窗照下来

从防盗窗里闯进来
望着我
2018、9▄▓、24

中秋望月
在屋顶
妻子为我拍了张望月的照片
点开一看
硕大的后脑勺如沉默高原
额头上反射着一滴月光

像一个明亮的光标
等待着下一个词
2018、9、24

秋天来了
高原的雨季过去了,秋天来了
太阳从西边落下

东街的瓜车▓█,西瓜、葡萄、苹果中
升起了金黄的柚子

秋天来了,天空破镜重圆
我朝里张望█■▄,为何空无一人,无我

这天真的天空太蓝了
忘记了一切

当浮云变成灿烂的晚霞
又想起了很多人

很多人,很多年
这天各一方的天空拥抱了他们
2018、9███、8 白露

一只鸟
一只鸟失足似跌落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
它已张开翅膀飞翔
在山崖中自由地游泳
我的惊呼换成了赞叹
夜晚我在梦中坠落
那深渊吸引着我
一只鸟子弹般射出
为我打开了降落伞
2018、8、30

高原旅行指南
车到西宁,墓色苍茫站台点灯
我们下车▓▓,带着行李
排队上了另一列火车
相同编号的车厢相同的铺位
看着对面人去车空熄灭了灯火
奔跑了一天一夜的火车
一匹疲惫的马
它将入库检修、加油
这匹崭新的灯火通明的马
将接力跑完接下去的高原之路
格尔木,安多、那曲▄■▄、当雄、拉萨
新的乘务员发放了新的高原旅行登记卡
它的正式的名称是《旅客健康登记卡》
抵达西宁前我们填过同样的一张
1、我已知晓并理解■■■《高原旅行提示》内容
2、我的身体健康状况能够适应3000米以上
高海拔地区旅行
我再次认真地读了一遍
背面的《高原旅行提示》
旅客进入高原旅行前建议进行体检,
由医生确认可进入高原旅行时▄■▄■,
方可前往高原旅行。
我在拉萨已经住了十年
它能够代替提示里的
体检和医生的确认吗
显然,十年旅行的经验
也不能代替旅行的身体
况且,在某地居住十年
是否算是旅行▓▄▓▄,也是可以争议的
但这些想法并无益处
因为火车一直在开
我已知晓本卡所列事顶,并
保证以上内容属实
火车在黑夜里跑得更快
我匆匆在以上两项前打勾并签名
这仅是通用的旅客的表格
给出发、前往高原旅行者的忠告
——想想你的身体
想想它的高度
而我是返回高原,这漫长的旅行
还未达终点
2018▄▓、7▓█▄■、1

日日夜夜
傍晚顺着往帕邦喀的柏油路往上走
拉萨城的灯火
像一盆暗红的木炭
东北角的扎西曲林一灯如豆
夜雨初霁的下午,我转山到此
在佛堂外,一个阿尼从门帘后
侧身出来,双手合拢像捧着一盏酥油灯
打开双手▄■▓,飞起一只蝴蝶
像是魔术师,我从蝴蝶的恍惚中回头时
她递给我一个红苹果,这是供果
我说突及其,扎西德勒
这是我仅会几句藏语
谢谢▄▓,吉祥如意,一只蝴蝶
殿前两棵毛桃绿树成荫子满枝
在门外的山脊上,俯瞰山坡下的
天葬台,我静静地抽了支烟
继续前往山峰之上那白云之路
禇红色岩石断崖间的阿尼广巴
修行洞和修行小屋分布其中▓█,那里的
一眼泉水在山谷里一块平坦的石头上
跌落成小小的瀑布
日日夜夜注入潭中
潭边一株甘西鼠曲草硕大的花朵之钟
撞响奇异的紫色在山谷中回旋
鸟在雨季长大,鸣声滴落
飞翔于野丁香浓郁的香气之上
却看不见,栒子的小红果紧握枝头
一头牦牛在小路上直直地看定我
它可以叫我留下买路钱,而没有
它可以要求我出示暂住证█■▄、身份证
而没有,我转头
搜寻、确认着山坡下我的出租房
淹没在一片耀眼的彩钢板库房中
装满货物沉重的拖车轰鸣着
房里的一张床,一个电流稳压器
如弦如锯演奏着的日日夜夜
注入我███、确认我
我看不见
2018、7、18

天黑得早了
天黑得早了,牦牛下山了
从帕崩卡▓▓,曲桑寺,天葬台周围
那些山坡山谷中下来
黑黑的一群
分开人群和车辆
我在山上见过你
——嘿,老牛!
而它们并不回应我
它们分开人群
不说话的一群群
进了路边的小巷
今天的天黑比昨天又早了
没有碰上回家的牦牛
我一路无话
进了路边的小巷
抬头看着牦牛下山后的那山
黑黑的踏实的一群
回到家时才过8点
天全黑了▄■▄,村里电压低
黑黑的点起了藤黄的灯
2018、10、13

去格日寺
沿着盘山公路下山
一圈又来到了泉水边
已经在水边逗留两次了
洗洗脸,洗洗手■■■,喝两口
阳光火辣,山下还远
也许下一个转弯处泉水消失
沉入了地下或像一条蛇
游向了其它地方
没有水壶,我俯身将自已灌满
在午后闷热的水泥路上埋头走着
肚子里泉水晃荡着
天空的镜面晃眼
镜中大象白云沉沉升高
我脱了外套,又来到了泉边
这一次我再也喝不下了
泉水清亮有声▄■▄■,活泼如鱼
它不是奇迹
是一条实实在在的泉流小溪
不是白云的影子
也不是对面南山雪的反光
盘山公路不是磨盘
当然也不是一架天梯
我在盘旋中下降
终于来到直路上时
小溪消失在路边深深的山谷
2018、4、26

加尔西村周日的足球赛
在娘热沟加尔西村
康桑农民旅游服务合作社前
新修的水泥广场上,周日的孩子们
在踢足球▓▄▓▄,玩山地车,车把上挂着
漂亮的乌尔朵,牦牛毛编织的
古老的抛石器,放牧的延长的鞭子
他向我们展示了技艺▄▓,啪的一声
向远处正在返青的山冈望去
一头牦牛也抬眼望向我们
足球飞向我▓█▄■,我放弃了
再抽一支烟的打算
慌乱中想伸手去接而缩手
我追上了它,笨拙的脚停住了球
转一圈,踢给左边的扎西之后
脚感到了无处落脚而落下
又像瞒过了一次非我所能的
任务后的侥幸和轻松
有一点羞惭,而他们没有此念
他们三个正在进行激烈的抢球过人
另外一个远远地看着
他们分别叫▄■▓:扎西,洛桑,旺堆和次仁
而我没有名字(我的钱包里装着
身份证、暂住证▄▓),他们不会
也不需要问我的名字
(我想告诉他们)
一个普通陌生的大人,或一个游客
(我想告诉他们我来自哪里
我的村庄▓█,我的童年)
因为春日踏青,来到这个海拔4500米
山顶的村庄,看身边的新柳拂过对面
南山的雪
2018█■▄、4、23

高原上的夜跑者
围绕着圆形小花园
大口喘气,他与草木
进行着精密的碳氧循环
那精密是神秘的范畴
像第一封情书:内详███。
或:内有照片,勿折。
为了节省心脏▓▓,那确凿的
低于65%的含氧量
他技巧性地采取了跑与走
之间的快走,可疑的技巧
圆形花园其实是椭圆的
可疑的顺时针转圈者
要将这打了折扣的轮回
跑成完美的磨盘
而追尾之猫不会催促拉磨的驴
刑罚与奖赏都为我独享:
与童年迎头相撞
或追上了死者——
那浓郁的夜来花香
飘入人们的睡梦
亲爱的,让我们在人间
谈谈养生▄■▄,戒烟,戒酒
早睡早起,谈谈养生之外的
比如,怎样提高百米跑的速度■■■?
驴展示了肩头的三角肌
“没有这个项目,这于
我们的锻炼毫无意义。
猫竖起尾巴,摇晃着
那忽高忽低可变的顶点

沿着圆切线射出一匹马
脱下了缰绳——那圆形轨道
朝天空打着响鼻
看着一颗星
它在燃烧▄■▄■,他在流汗
2018、4、16

买菜指南
搬了新家,在山坡上
妻子嫌附近的小菜店菜不新鲜又贵
仍不嫌路远回原来熟悉的菜市场买菜
每周一次▓▄▓▄,塞满冰箱
今天我进城去邮局寄书
妻子叫我顺便为冰箱补充点菜
并详细交待了注意事项
我记下几个关键词和数据:
要新鲜、足称、可以讨价还价
和时下几种蔬菜的价格
我买了
讨价还价了一次
随便看了看电子秤两次
而其实什么也没有看清
与卖笋的年轻小伙子聊了几句
那笋并排躺在白色泡沫箱里
敷着冰块▄▓,像伤兵转运后方
这是内地运上来的
我老家后山有很多
带壳竹笋▓█▄■,5元一斤,4斤
(竹笋酸菜炒肉,吃了一次还想再吃)
黄瓜与西红柿同价▄■▓,3.5元一斤,3斤多
(颜色很好)
青菜与萝卜同价,3元一斤▄▓,4斤多
(在清流县城,单身汉的我有时自已开伙
只买青菜萝卜豆腐,再切点肉)
剥好的豌豆▓█,18元一斤,还价15元
她说买20元吧,美丽的豌豆
从她的手心逐粒逐粒漏下
(婉转之豆,它的叶子很悠扬█■▄)
回到家,我的买菜很成功
妻子表扬了我
仅对婉转之豆提出轻微异意
这挺贵的,我几次想买都没买
我也没提,她建议我买条鱼我没买
2018███、4、21

在拉萨的新树叶下2018
我们搬到了帕崩卡山脚下
下山进城
——去拉萨,去拉萨
与谢地到嵩溪赶墟一样
大约十公里
有人去朝圣,有人去赶墟
有人步行▓▓,有人磕头
我骑车,去邮局,去废品收购站
何所见?
游客团团看樱花
为什么吾国山上山下都在看樱花
没有树叶▄■▄,那光溜溜的
文工团,震耳欲聋的花
国在山河破,城春看樱花
——这是杜诗还是伪杜诗?
城中归来■■■,妻子煮了柬埔寨香米饭
一碗米饭,多少钱?
一公斤10元,真贵重
剩下的那袋东北大米吃完就不买了
可以买谢地的米▄■▄■,但谢地
烟田里,都是老年人
我的谢地不是省,不是我的
遍地烟田里,都是老年人▓▄▓▄!
谁能在天空里种粮?窗外的天空
建筑工人们应和着锅庄
鹅黄的吊车春天般的吊臂
仿佛吊起了一块沉船的甲板
伸向我,我看新柳试手力
打捞着石沉大海
无人认领的信——
帕崩卡山顶,牦牛眼中的雪
白了又黑▄▓,黑了又白
2018▓█▄■、4、15

风马旗
我还不配推石头上山
那年六月,来到拉萨时
我因缺氧而轻如鸿毛

那些从天而降的游客
如伞兵,没有带来石头
一块石头能否通过安检

往石头上添加一块石头
那山坡上的石头如圣殿
推高了天空

如地址▄■▓,如牦牛
山谷中青稞地里的石头
使粮食在风中长成,使石头屋顶上

树枝的风马长成,日夜不息
把大海里的石头推上山顶
2018、6▄▓、3

走投无路时可以去写诗吗
两个人出来找工作,被骗光了钱
决定去抢
抢的第一个人是个做小偷的小孩
身上只有几部偷来的手机
当场要求入伙
抢的第二个人只有70多元钱
抢的第三个人,一个打零工网吧过夜
身无分文的青年
也要求加入抢劫
抢第四个人没抢成功
因为他反抗,而且天亮了
他们陆续被抓
被制作为CCTV社会与法
一线▓█,《街角青年》
我静静地看完了这个节目
静静地想起了《水浒传》
去偷,去抢█■▄,去落草为寇
但谁能让其中的一个人
选择不去,而是去写诗
走上另一条“穷途末路”
写下上面这首诗
2018、5、29

绝句
远望可以当归███,牙痛可以治虚无之病
抚着虚无的半边脸
我证实呻吟之确凿
牙痛稍歇,可以再抽一支烟
小心地咬开一个鲜桃
2018、5、21

牙痛发生学
确凿的半边脸
虚无的牙齿
咬着黄金
(或一个啤酒瓶盖▓▓)
呻吟着

虚无的半边脸
确凿的牙齿
匆匆说完我牙痛后
呻吟着

这无病呻吟证实人生有牙
而呻吟无涯
2018、5、29

国画山水
画国画的现代诗人陈彥舟
在朋友圈里说
酷暑,像我这么
坐着喝茶都热汗蒸腾
农民怎么办
我看着他的水墨山水
里头藏着几个米粒似的人
泛舟江上
那的确藏不住一个
种烟的农民
进城的农民工

第二天▄■▄,他就画了个农民
一个扛着锄头挂着茶罐的人
走过溪桥
一眼可见
画得不算小
题为锄禾日当午
可以顺着背出下句
汗滴禾下土
那个农民登堂入室
以诗中的汗滴
浇灌客厅的山水
(我们的残山剩水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那个农民不是
一个种烟的农民
进城的农民工
以辛辣的烟叶
为山水和绿荫
2018■■■、5、21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