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诗篇》等8个

◎边围



诗篇

时光被垒砌着,如诗句般
上下错落▄▓。那时我们低吟、
我们高唱,也不知多少鸿雁
又从颅顶飞过。悲壮的风
从无一刻准备停下▓█,呼呼吹着
也不惧疲累。颂歌在谱写,
在为寒冬的暖阳奉上一曲
悠远的长调。我们的心打开
相互融通█■▄,感知彼此灵魂的
微妙的温度。而眼角仍在滑落的
那道瀑布充满了灵动,流泻着
也自轰鸣着,昼夜都在倾诉███。
我们不再被修辞拘泥,发愁于
未能如期降临的雪;我们默然
在天空下继续疾行,无人陪伴
或爱恨交加▓▓,冥冥去押生活的韵。

               2018.12.17.




又至冬至

一年真快!滑翔如
一道雁影,“嗖”地
从天际擦过▄■▄,让人们
甚至都来不及惊愕。

一年简短而厚重。无法
搬运至别处,也无可
从头复制■■■。独一无二的
一册历史,无人能去修改。

一年够丰饶了。收获着
浮华和妄喜▄■▄■,也被感冒
打回了原形。一边哆嗦
一边任掌心的青苔蔓生。

一年正比一年调皮。风
偷偷从树后钻出▓▄▓▄,吐露
微醉的舌头。时光仿佛
嗅到了酒香,却不肯再挪步。

            2018.12.22.




咳喘季

喉片已融化在下午四点▄▓,
红肿的咽部深处▓█▄■,
再听不到剧咳。
那彻日彻夜的、
撼天动地的
致命喘息,暂且消停了▄■▓。
灵魂中的霾一日未散,
就一日不得安康,
也无可解脱。
尘世里▄▓,太多扬尘
好似都愿在心肺里筑巢,
以此藏匿了生活的垢。
年终岁尾,难念的经
并未因光阴流转
而变得轻灵▓█。楼道间,
感冒仍四处流传,
大发淫威。无人
可以免受侵袭█■▄,哪怕剃度
都无法避向桃源了。
更不必去鼠窜,
伴着罹难般的尖叫,
赢来无数呆萌的目光███。
那终究不过是——
偶感的风寒,人生中
必经的劫数,正在一丝丝地
宣泄而出。从此化作
额角沟壑里的点点白霜▓▓,
虽回声不复嘹亮如初,
却透着炫丽的光
……平静得宛如胎息。

        2018.12.24.




骚动之季

濡湿,在肩颈上▄■▄,在腰腹上,
晕染出一片片地图。
盛夏贪婪,偏爱赤裸■■■,
大汗津津如遍体野瀑,喷溅不息。

新闻里也透着潮气。
满社会汛情▄■▄■,假货泛滥,道德决堤。
一只耗子又“性侵”了一只孔雀。

大众呼吁着阉割▓▄▓▄,断绝欲念,
让猥琐的梦从此绝迹——
但,那绝无可能!

又一场过云雨带走了几丝暑气▄▓,
也并不长久▓█▄■。半小时后,
哄热又起,蒸笼里熟透的几个包子,
在默默打滚▄■▓,忍受着灼烫的命运。

在纷纷妄想着:枯寒时节的冷酷,
其实是别一种恩赐▄▓;致命的干冷,
却让严冬更其端庄,不思诡媚。

            2018.12.25.




深蹲

孤绝于乱世——
那远古留下的遗愿▓█,
终有些邈远。
不值一哂。

日光,尚好█■▄。
慢跑或快走,
都不致如僵尸。
踢腿也尽可使出老劲。

无忌湿疹与足癣███,
何妨随意折腾?
磨练童子神功,
重拾生活的盲杖。

为五斗米折腰▓▓、
再折腰,直至躬身,
让膝盖再打一点儿弯。
但劳损就不必吧▄■▄。

深蹲还可补肾。
让春心再萌发出来,
才好更加闷骚。
以回报多情的世界■■■。

      2018.12.25.




初雪:一个纪念

初始以为是霰。
但稍息之后,一切都出乎了逆料▄■▄■。

人们被这场旋舞惊懵了,
仿佛世界都不再真实。
幻梦中——
雪花翻飞,瞬间浪漫了整条老街▓▄▓▄。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
连瑟瑟发抖的人都不再抱怨,
不再记恨。只当是童年又一次复活了▄▓。

被堆叠成一间透明的屋子▓█▄■,
那些微薄的记忆,已足够莹亮。
到处闪动着,一个个光斑在滑落▄■▓,
似曾带来过无数祝愿。

黑暗在退场。慢慢地,
大雾茫茫的脸上▄▓,露出雪白的牙。

                 2018.12.27.




年终总结

不宜太多空白,
更不宜杜撰得太过圆满。

酒窝和泪花样样不少
——七情六欲▓█,
才最打动人心。

毋宁说是撼动。
因疼痛的生活,
总也让人无法去做个懦夫█■▄。
总是被闯祸或赐福。

“请远离政客和奸商。”
(在灵魂里插播着的色情广告,
反而是无毒的███,和免费的。)
远离那些激光脱毛的陷阱。

去回归平庸无常的躯壳▓▓。
时常,巴结眼前飞溅的时光,
更甚于巴结伪诈的上司。

傲骨仍旧轻如鸿毛▄■▄。
但对世界的窃笑,却一贯是由衷的。

                 2018.12.28.




告别旧岁

并无预演。
寒流可以作证■■■,
我们颤栗的羞涩可以作证。

在心灵的郊野,
我们无畏冷酷。
只顾疯癫——
呼号▄■▄■,弹跳,
一如既往。

日子如风,
被自己的惊惶吹乱▓▄▓▄。
我们还可以更绝情吗?
当然不!

……抛弃了一切,
但甜蜜依然满满▄▓。
两小时▓█▄■,一场节目,
涵盖了多少无眠的日夜。

我们都互为演员,
和看客▄■▓。
情思与欲念,
都时而沉寂,时而滚烫。
转瞬即逝▄▓。

化为更大的缘分。
在一年的尽头,
遥遥瞩望。
我们已向雪天发誓▓█:
不再悄悄融化。

踏上更加未知的舞台,
那里,灯光明昧█■▄,唇彩闪烁。

            2018.12.29.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