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李之平 ⊙ 水上的木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8年的诗歌辑(一)▄▓《龙猫》等

◎李之平



 
冬至在湘地回忆伊犁深冬
李之平

1
深冬陷在这个山谷
听到鸟叫都觉得恍惚

阴雨是常客
跟北方的雪一样
动态的寂静让人忧郁

暮年无非如此——
短暂的白日加深暮色
似要填平往昔的火焰

这小山进化万年
还在输送精华
我们怎就老了

2
看到愈来愈大的雪——
西部伊犁家乡
巨大的白色城堡
童话缠绕一整个冬天

柴火包围煤棚
狗窝上的草垛戴白帽
狗也要冬眠,蜷在窝里做大梦

父亲和母亲脚踩雪
嘎吱做响
他们像松鼠
打理生活,不断运送食物
菜地和树枝都挂雪

白茫茫的大路,赶早上学的
已不是我们
那时孤零零的雪地小人
跋涉的长征看不到头

3
母亲说▓█,中午吃了饺子
她今年身体欠佳
平稳渡过每一天
是我的愿望

时间悄然迎来生机
最冷时节,春天摇曳
魔幻返照现实
梦看到它的影子
18.12.23下午29日改


平安夜启蒙

作为非耶教者
不能体会上帝和耶稣
降临前的欢乐
唯对平安夜这三个字
心存爱意

平安夜,你叫出来
顿生安定
过去的麻烦似都斩断
这一夜过去,新日子开启

安宁加速度█■▄,拉长这一夜
我们围团坐好
上帝的钟声像人类起源
我们是初生婴儿
喜悦闭着眼

不存在祝福
所有的光都是星星
歌声塞住人间裂缝

是任何一个回来的时刻
种下的土豆,拾起的麦穗
年少的奔跑
都在仰望天空时
抛来历史的欢乐
 18.12.26早晨 29日晨修改


寒冬托梦

以为母亲迈过那坎
看开大哥的死
可电话里,她哭着讲完那件事

十月初一寒衣节前
夜梦里大哥跟她要棉衣
母亲拒之(像生前
大家都厌恶他的懒靠要)
他只说太冷███,太冷

意识到托梦
堪比初闻噩耗
戚悲弥散窗外,也持续下来

新疆冬夜太过冷寂,母亲知道,
必须给大儿子带去温暖
这温暖本连通人世间的宽慰

我早已落泪
遗憾当初未能周全送他
强忍着劝慰母亲

已经听不清母亲的唠叨▓▓:
每年都是老大
拉羊粪给菜园。今年没有拉到
每年冬天都是他给买水果
跟她说不完的话

她后悔当初
没有早点从老家赶回
给他做一身棉衣

生前给我们埋下太多歉疚
折叠在任意时间
死亡将其延续

这种会面
让一家人多日阴霾
枯萎的冬日沉陷冬天本身
18.11.18零点
 

花树的成年

我们一起来这个驻地
栽下你时多么娇小

五年来,从未正眼看你
只知宿舍外一棵树
渐渐有了阴凉

驻地到处这类植物
没有人凝视它的落寞
火热夏天,它缓冲热浪进屋
冬天▄■▄,紫色花带来微妙的远方

今天散步,偶然树边抬眼
第一次发现它已长过楼身
我们仍停留原地
五年光阴就地流逝
等退休,等速朽的泥土和碑文
将我们半身包藏

身边越来越少的友人
越来稀缺的交流
直到丧失世间所有关联
我们与树分别走向它的两极——

地层堙没了我们的呼吸
花树径自走向自由的无极
没有一个声音说
我们在世上,并未获得
尊重和爱戴

寂寞不仅是身后的一切
也是生前的本原
18.11.24凌晨


立冬后:旖旎之乡到旷远山川
李之平

肇庆南岸还是当年的小江南
永远只有夏秋两季
朋友别墅独僻幽静
单独坐谈■■■,鱼池响动
虫鸣附和。深秋而非初冬的清寒
在树叶间传递

正如凝视一盆盆绿植盆栽
云南朋友在粤地开的花店
每一盆都像她一样,精灵附体

花朵悄然出蕊
我拍下它们,时间与它们成为历史
流散尘土中也罢▄■▄■,作为更远久的物质延续

好日子很快结束
列车北上,衬衣下的身体开始发凉
韶关地界的元阳山(需确认)
九十度直立铁道侧
只能仰视它苍茫的傲娇
哪怕它脚下的三江水
明明是湖南的冷寂落寞

昏沉十时出站迎来冷雨
箱里拿出衣服投入湖湘正式的冬天
诸多感慨,也如一身疲惫▓▄▓▄,模糊了
18.11.13早晨


换季

宛如冬眠的蛇,寻找它的洞穴
那天晚上,真的看到一只年轻的蛇
就盘在我们驻地院子草地
小狗球球看起来害怕,对它惊吠
它伸脖吐蕊却不逃跑
我们知道▄▓,它还没找到冬天的家

收拾衣物被褥
最能体现时间重量
爱人被洗得发白的汗衫
承担过太多细胞汗屑
伴随他变老的身体
还不忍扔弃

印着年轻时光的布料让人发呆▓█▄■。
忘记责怨辛苦汗流的夏季
热火的时光,那些个艳色精神
都没有更多怀恋

突然就冷了
似乎昨天还被太阳灼烤
老年也是这么突然到来的

拿捏着手里的一件衬衣或长袖裙
要不要再等等
终于都塞进去了
衣柜里排着长的大的厚的衣服和冬被
武装的起来,与雨雪与阴霾并列

湘东的山里
深秋时常看到的萤火虫
已捕捉不到它的诡异
蛇和蚊虫也一样
在地下,有无数生命与我们静守地球

我们的冬眠▄■▓,唯有降噪,
把持自己的呼吸
如同睡过去了一样
11.14早


路过北疆棉花地

戈壁滩后是荒漠
石河子绿洲与奎屯
连着戈壁黄沙

大片枯黄的棉杆
如列队的兵士,
直矗矗站立车外

完成了这一年的采棉任务
被列车运来的河南人,四川人
又将他们运走

棉杆光净▄▓,即将进入下一段旅程
依稀有棉花挂在棉杆上
像十一月的雪,零散、稀薄

座位对面回族老汉说
他儿子今年的棉花依旧丰收
一年辛苦,这时感到踏实

他说▓█,那些密集可见
散落在棉花地
脉管一样粗细不一的塑胶管
是棉农的生命线:
细的灌溉,粗的润地
在秋阳中,它们享受短暂的和煦
很快被埋入雪中

歇息下来的大地
空旷得能听见自己的呼吸
正与天山山脉的雪线静对交融

雪线深了
封锁了蓬勃的时光
漫长的冰封
深渊般的静寂

母亲的白发与笑脸
即将出现
小小的激动
悄悄挤进列车的卡塔声里

17年11月█■▄。18年12月29日改。


天南天北

记忆渠成似乎也指此刻:
早年我们是朋友
随意调侃包括调情
朦胧的好感觉
牵扯若干真假时日

发现你来自贵胄之家
我们之间的距离速度拉开
所谓暧昧也降至零点

所谓交流
也只是偶然观望
瞅瞅你的发文晒图
心内徒增落失感伤


逃离是必定的
每一个关系开始时就已确定
恍惚如今这迷幻人生
架空真相,横渡终点
仿佛历史从不需要追述
 
纵然奢华阔绰
也驱赶不掉根底的疑惑
是的,我们都是
 
多年来飘荡在空旷山川
每每凝望███,微茫天际
为必将到来的衰亡收藏气力

迟疑着转身
列车颠簸轰鸣
消解了旅行的目的
也暂时消除了追思的眩晕

18.12.11于广州至株洲火车上
 

龙猫

八楼窗口
一抬眼就看到楼底
那棵落光叶子的鸡蛋花树和
交叉的小径
这个风景让人迷恋,
一时沉顿

旁边的高高樟树顶
冒出新叶
无论寒潮多么猛
也阻挡不住树叶向
阳光方向偏移

重回床上
热空调的屋子让心情放松
也放下一切的麻烦与挣扎

跟老公说
我们就躺下去吧
他说,我也感到活着真累

如此安生,十天后
龙猫替我们送信
通知该知道的
不该知道的保持沉默

世界本是平的
泛起的涟漪不会
扰乱原有秩序

大地上多了一块
未曾宣告的物质
没有人记得
那里产生过生命

离我们较近的樟树作为送行者
参与了告别仪式
在彼此的存在领域
保持静默
18.12.10下午四点半

天堂的亲吻

那是大象席地而坐*的下午
挣扎累了的人们迎来生活馈赠
世界突然风和日丽
草木屏息
都像模拟被亲吻的感觉

幸福不仅发生在
绝境的旅途
也时常在梦一般的真实
青年导演胡波短暂一生
也许就为证明这些

正如企鹅摇摆着
穿越南极大陆
搭救北极熊的工程
“庞大而富有激情”*

理想丧失的中年人
乐在救助一支孤狗幼崽
风雨中搭建栈道
人间浪漫发生于
沉重的喘息

拨开芦苇
试图抚摸花月初时的荣光
身后▓▓,母狗刚下的幼崽
藏在芦苇丛
吸吮乳房时如天堂的亲吻

它的一生
貌似没有焦灼痛苦
只有奔跑嬉戏的合唱
事实上,它们与大地上
所有悲欢
都已提前排演
18.11.22凌晨

1.取自自杀身亡的年轻导演胡波电影《大象席地而坐》。电影讲迷茫困顿中的人们寻找传说中幸福▄■▄。
2.“庞大而富有激情”取自本人诗歌《大海中听海鸟哭泣》。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