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周瑟瑟 ⊙ 中国卡丘主义诗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鄂尔多斯19首及发言记录

◎周瑟瑟



鄂尔多斯19首及发言记录

白色水蒸汽

肥胖的水蒸汽从东四环冉冉升起
白色的白天,灰蓝色的天空下
我坐在矮小的车里与你语音
快到了快到了新的一天
新的一年盘旋在楼顶
沿着巨大的北京城
我从东四环跑过
快接近了接近了白色水蒸汽
三条巨龙上天
趁着朝阳马力提升的一瞬
趁着你半梦半醒起床的一刻
我接近了三个巨大的锅炉
开水已经煮沸,水管烫手
大家都小心翼翼
我从白色水蒸汽下跑过
明显感觉得到一股暖流
把我瘦削的屁股烫了三下

2018.12.24

感谢寒冷的天气

感谢寒冷的天气
因为寒冷
树木整齐肃立两边
中间让出一条路
我是生活的闯入者
每一次出发
都像去看一场大雪
感谢寒冷的天气
让树木高且瘦
它们保持了警惕性
沉默地注视我
进入新的旅程
光线涂抹在我左脸
四处都是树木的表情
把寒冷的右脸转过来
我不曾享受
急客柜台和防爆罐
我是安全的
感谢寒冷的天气
让我腾空而起
在笔尖一样的树梢
我听到了我的呼吸声

2018.12.24

伊金霍洛

飞机银色的爪子
抓紧了青草
平稳降落在伊金霍洛
我扑向肥硕的羊群
它们扭动屁股
惊讶地看着我
“你不要随随便便
就抱住我的腰身
我是依金霍洛的常客
我熟悉草原的每一条道路
但羊群换了一群又一群
它们是伊金霍洛的新人
幼稚的面孔后
站着衰老的牧羊人

2018.12.24

草原河流

一个人不要踏入同一条河流
我三次踏入同一片草原
我的脚底抹了油
因为我的到来
青草一夜之间
重新铺满了草原
枣红马走出栅栏
向我露出漂亮的肚腩
绵羊跪下
懒洋洋的
好吧请你骑我
我骑着绵羊
踏入了同一条河流

2018.12.24

临近新年的夜晚

临近新年的夜晚
我来到草原
月亮高挂
晃荡在蒙古包之间
我从夜宴里溜出来
像一只老虎
去寻找月亮一样
清淡的食物
猫王的歌声
在灯火闪烁处
草原上不落的月亮
只有我一人独自面对
寒风的刀刃刮着我
好爽啊
我捂着受伤的胳膊大叫一声
蒙古包外是茫茫草原
我的牙齿
一嘴微暗的火
在舌头下

咔嚓咔嚓燃烧

2018.12.25

猫步

我踩着猫步下床去夜尿
鄂尔多斯地毯如草
我的脚掌弹跳
白色被子
包裹寒冬之火
黑丰兄安静如马
他敏感的心
在熟睡时也醒着
我的猫步踩住了
黑暗中的星星
我听见星星
冻得嗷嗷叫唤
鄂尔多斯轻轻翻身
把我吓了一跳

2018.12.25

朝阳为大地祈祷
      ——给黑丰

我从黑暗中
摸索着拉开窗帘
迎接草原上第一缕晨曦
你开始新一天的祈祷
唯愿牛羊奔向草原深处
唯愿同龄人同时醒来
酒肉在清晨已经腐烂
我们刮掉坚硬的胡茬
穿好今天的衣服
清洁的兄弟
你打开门
看见朝阳为大地祈祷
跪地的羊群缓缓站起
它们的命运
像草原上
升起的朝阳

2018.12.25

天光

请你到天光下写作
请你远离黑暗
请你侧身
余光散发
你正好处在一个最佳位置
在鄂尔多斯午睡起来
我开始读《黑格尔小传》
太阳光线强烈
桌子上的灰尘被放大
愚钝的人接受不到天光的恩赐
请你杀死我身上的羊肉味
请你杀死羊之前
先杀死我的贪婪
作为人类的一员
我无法为自己辩护
感谢更多的天光
在远离人群的下午
给我送来了智慧

2018.12.25

▄▓《国际诗坛》

绿原、赵毅衡、袁可嘉
王道乾、施蛰存▓█、李笠……
20年后重读他们的翻译
恍若隔世
我亲吻破损的书脊
像亲吻死者的背影
在鄂尔多斯高原
一册《国际诗坛》
让我返回1987年
一个少年的阅读和写作
留下的痕迹重现
翻卷的书角
描红的记录
这是另一个人的历史
消失的时光里
埋着一连串惊叹
我走过了多少路
丢失了多少匹马
才走到鄂尔多斯高原
我坐下来对照阅读
抒情式风格:回忆
叙事式风格:呈现
戏剧式风格█■▄:紧张
我在三本旧书之间跳跃
天渐渐黑了
牲畜出现在书页间
一弯冷月升起
草原静止如水

2018.12.25

遗鸥

一群遗鸥
从巴彦敖包山俯冲下来
降落在桃—阿海子湖
白色翅膀扇动
鄂尔多斯波伏高原
什么样的高原
容许更多的神
来这里生活
洁白的身体挺直
转动黑色的头
看见我穿过草原
出现在水边

2018.12.26

冬天的草原

绵羊穿着白色的袍子
我把手伸进去
摸到了我的肋骨
白马光着脚
因为我穿了它的靴子
枣红马,我的兄长
它喝多了
甩动着长脖子
它有人见人爱的
皮肤过敏症
它扎着一片头巾
在冬天的草原裸奔

2018.12.26

在沙漠散步

人们在沙漠中造庙
神在沙漠深处
夕光照射,遗鸥翻飞
宇宙展开了新的角度
在沙漠散步
我走在另一个星球上
月亮和太阳同时出现
光芒交错,变幻莫测
我随着沙漠向天空移动
并调整自己的步伐
我要和神保持同一个频率
以便接受到夜幕降临之后
宇宙更大的寂静

2018.12.26

灯光的房子

我们交谈时
窗外的灯光亮了
我的后脑勺感觉到了
三根或者四五根
光柱耸立
突然冒出的彩色巨人
站在我身后
夜色渐暗
空气因为寒冷而紧张
因为我加快了语速
光柱变幻越来越快
鄂尔多斯
高原冬夜的魔术师
让我坐立不安
可以观赏的房子里
人们在交谈
交谈的声音影响了
光柱在黑夜
上升的效果

2018.12.26

风吹肉身很舒服

风吹我的头见牛羊
风吹圆形剧场一屋子观众
风吹月亮呼啦啦飞奔
我不喜欢不喜欢飞奔的人
敇勒川███,阴山下
他们是风吹草低的人
他们是迎风飘扬的旗子
旗子下面他们躺着很舒服
他们走在鄂尔多斯大街很舒服
他们的屁股上挂着羊粪
他们躺下来请我剪羊毛
剪完羊毛风吹肉身很舒服

2018.12.27

晚宴

灯光下
我们开始晚宴
所有的程序
都是必要的
刀叉、碗碟、餐巾
摆在我面前
我突然没有了食欲
我陷入交谈中
我被交谈喂饱
我吃你吃撑了
一桌子食物
一桌子观点
铜火锅里的“全家福”
服务员说“肉丸子肉骨头
乱七八糟什么都有
你为什么没有食欲
你为什么不吃肉
我不敢肯定我是
一个素食主义者
我有时吃肉有时不吃
比如在鄂尔多斯
我只想吃草

2018.12.27

大雪悄悄降临

我是一头冬眠的动物
我把身子塞进被子的洞穴
我的血液缓缓运行
鄂尔多斯高原的云朵
在夜空中汇聚
压到我居住的宾馆楼顶
虽然我住在八楼
但我感觉到了云的重量
一层层压下来
穿过楼板、床铺
穿过其他旅客的身体
垂直降落下来
压到我的被子上
但我在洞穴里呼呼大睡
所以我认为
鄂尔多斯没有下雪

2018.12.27

飞机还没起飞我就到了

飞机还没起飞我就到了
我在地大物博的中国
享受到了梦幻般的生活
越是小飞机你越要左右
倾斜身体以便配合机长
平衡飞机的重量
飞机还没起飞前
我就与空姐共进早餐
在共进早餐前
我与机组成员
睡在同一宾馆
鼻子削尖了的空姐
她回头朝我一笑
我就从伊金霍洛机场
飞到了北京南苑机场

2018.12.27

夜晚不要关窗

夜晚不要关窗
不要把自己脱光
不要在后半夜频频睁开眼睛
那些死去的人和牲畜
死去的人骑在牲畜身上
来到寒冷的大街
像我们白天那样走来走去
但他们没有头
我们有头
鄂尔多斯的房间里热得要命
夜晚不要关窗
不要把自己脱光

2018.12.27

大红枣

鄂尔多斯大街
寒风中一辆板车
板车上堆满了大红枣
每一颗红枣代表我一个愿望
我与板车边
抄着双手的小贩讨价还价
他一口陕西腔
叫卖从陕西运来的大红枣
问题是我的新年愿望
必须从他手里买过来
否则就会被其他人买走

2018.12.27

第三届鄂尔多斯诗歌那达慕
“鄂尔多斯诗歌现状与发展方向”赌船公海710
周瑟瑟的发言▓▓:


  这是我第三次来鄂尔多斯,它对于我依然是神秘的。“鄂尔多斯,温暖全世界”很霸气▄■▄,这座城市也很大气。我想更多地了解鄂尔多斯的历史文明与当代文明,去年我在哥伦比亚问当地诗人:“你们的长相与肤色怎么与我们一样■■■?”哥伦比亚诗人说:“据人类学家考证,拉美有一支人种是成吉思汗的后代”,真的是“鄂尔多斯▄■▄■,温暖全世界”。
  听了上半场的发言,我想强调的是对待口语先锋诗歌的态度很重要,不管你以何种语言方式写作▓▄▓▄,如果你不尊重写作的异端,那你的观念就是保守与落后的。
  我看了大厅展板上的诗歌,这些经过大九选择出来的口语诗歌▄▓,有语言的力量▓█▄■,干净,及物,有思想深度,有个人生命独到的体验▄■▓,语言的速度,诗意的尖锐,机智与鲜活的手法,都让我喜欢▄▓。谈口语诗,不能拿写得不好的作品来谈,要拿优秀的作品来谈。
  我想到草原原居民家里去看看他们的生活▓█,我是来写作的,我还想参加在隔壁屋子里正在进行的“蒙古语原创赌船公海710”,我对蒙古语诗歌有更大的兴趣。
  鄂尔多斯诗歌现状█■▄:通过诗歌那达慕的举办,《马兰花》诗刊连续的编辑出版,还有███《我们的诗篇,诗歌日历》的出版,鄂尔多斯诗歌一年比一年有进步。
  发展方向▓▓:我认为不要有具体的方向,但要有先锋的方向。我今年提出的“走向户外的写作”,不是身体在户外▄■▄,而是从囚禁的诗歌语言系统里解脱出来的写作,从修辞的写作走向生活现场的鲜活的写作,有生命活力的写作,从语言到想象都有创造的写作■■■,异端的写作。
  为什么要写作?是因为我们对外部世界的强烈感受让我们写作,保持对陌生经验的敏锐▄■▄■、直接、快速、最好是现场的处理习惯,会让你的写作变得容易▓▄▓▄、真实,并且与你贴身,如果要说我的方法,这就是我的方法▄▓。让写作放松▓█▄■、自由起来的方法。
  我注重去建立个人独有的诗歌语言的新形式,不仅仅是诗歌的节奏、语感与新意的问题了▄■▓,而是想写出一种不存在的诗歌,是否有不存在的诗歌?不被现有僵化写作所不容的诗歌?我想有的▄▓,但要一步步一首首去试着写出来。
  我注重写,要敢于写不存在的诗歌。当代画家画传统水墨▓█,抄袭与复制成为常态,当代诗歌同样如此,抄袭与复制已有的“标准好诗歌”、“经典诗歌”█■▄、“外国翻译诗歌”成为常态,异端被边缘化。现在的诗歌编辑、评论家与很多诗人都有责任███,是他们把诗歌引向了毫无创造的陈旧的地方。诗人的状态像猫一样庸懒,这是慢性自杀。
  要尊重异端与先锋写作▓▓。要有意识地阅读异端与先锋的作品,想一想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写,猫一样庸懒的写作为什么会让你慢性自杀。
  但诗歌没有共识▄■▄,也一定不要有共识。保持每个人独立的思考与立场更重要。一切都是相对的。

                        2018年12月26日鄂尔多斯市图书馆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