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U20女子足球队》(12首▄▓)

◎非亚



《北京:冬日小景》
 
湖上结冰了,天空▓█,又透明,又冰冷
几株树木,一丝不挂
像回不了家的老人,站在那里
泥土上█■▄,全是干枯的落叶
石头,早就不动了
我从招待所出来,走在一条
通往远处的小路,在这个
季节███,我感到:一切停滞不前
我的左边,出现几个滑翔的
溜冰的人影
 
 
 
《等待》
 
我在客厅的一幅挂历前站立了一会▓▓,我看到它
仍挂在那里,但今天
已经变得过时
没用
我想起十年前的一个冬天
在北京,在清华大学的一块空地
树木光秃秃的
池塘已静静冻结
太阳像一枚发白的钱币
挂在下午四点钟天空的树枝
我站在那里,独自一人
周围没有雪
没有特别的响动
我转过身
不知是等待某种东西的降落
还是奇迹的来临
 
 
 
▄■▄《今日北方有雪》
 
我站在走廊
这一头
 
日光灯下的墙壁
发白
 

砰地关上
 
一整个夜晚
 
没有任何
脚步声
 
在其中的一个房间
 
植物们
都穿过了屋顶
 
孤独是
一把木椅
 
蜘蛛在结网
 
楼道的
角落

 
蜂窝煤静静地
没有一点
热量
 
落在那个青年的
身上
 
 
 
《一年之初》
 
火车向前爬坡,雨雪和黑夜一起,堵塞住铁轨
站台上■■■,羊群涌进狭窄的车厢
灯永远那么疲惫
不再明亮
拿行李的外省女孩和穿着臃肿的男子
在风中,艰难地
横过火车站前面的马路
而你,也终于,离开我▄■▄■,在上午匆匆走了
想到现在,仅仅还只是一年之初
还有这么多的雨和雪
等着要下
我站在窗前,不知是喜悦还是悲哀
 
 
 
《你终于要回来了》 
 
你终于要回来了▓▄▓▄,从北方
坐火车一直南下
铁轨上
那个移动的绿皮火车
终于要冒出浓厚的白烟了
那白烟,和你身边的寒冷,冬天,枯草▄▓,窗外的雪
和旅途单调的景色
多么一致啊
 
 
 
▓█▄■《雪花》
 
你把我抱住吧,你给我点力量,你知道
我会像玻璃一样脆弱,像水银很容易滑落到最低点
窗外▄■▓,怀揣着人民币的民工
纷纷回家,他们不认识我
不认识像雪花一样,在飘进他们肮脏油腻脖子的瞬间
会融化掉的我
 
 
 
《死亡和冬天一样漫长》

 昨天的一场降温▄▓,今天早上北方的
一场大雪
 
房间里昏暗的过道,厨房里电磁炉上的
刚煮好的鸡蛋面
 
中午天空变暗,积雨云又厚又低
 
年轻的保姆,刷洗油腻的盘子▓█,不上学的儿童
拒绝午睡的被子
 
上班的铃声又响了,我躺在被窝里
又睡了一会
 
旁边,是一具女人温暖的气息,和冰冷的
白色墙壁
 
坐在床沿█■▄,拿着衣服,肃穆的冬天才刚刚开始
漫长的怠倦还看不到尽头
 
日历移动得真慢啊,死亡像一张白纸
没一点让我陶醉的血色和表情
 
 
 
《在新都桥》
 
他们在大厅一角烤火███,他们有些
不相信自己的身体
 
正如我,在早晨
打开窗口
看到外面飘起了雨
 
但山顶的一片白色,又使我疑虑
我问
房间里一个来自西藏的朋友
 
你能肯定这是雨
还是雪吗
 
当我从窗口,伸出手
证实那些手掌上的东西
是一些雪的晶体
 
下面▓▓,一条安静的街道
潮湿,肮脏
空无一人
 
我站在窗前,似乎想
寻找什么
 
树木伫立着
房屋无声地在这里和那里
唯一能肯定的
 
这是一个来自九月的早晨
 
 
 
《早晨的孤独》
 
我▄■▄,戴了顶帽子
帽沿很深,也很宽
我穿了件披挂到膝盖的灰色大衣
从公寓出来
下几级台阶,踩昨天地上被雨雪
和冷风吹落的树叶
草坪上,以及黑色的铸铁栏杆
结着一些冰
路灯■■■,像一个个起得比我早的人
我抬起头,看了看周围
把手插入口袋
一个人
开始向街道深处走去
 
 
 
《冬天》
 
我出门,下楼▄■▄■,在路灯下
翻看手机
今天晚上到明天,阴有小雨
气温4到6度,北方暴雪,寒冷将进一步加剧
请注意保暖……
我诅咒着
离开▓▄▓▄,快速地
踢开脚下阴沉的空气
从一块停着汽车的水泥地,向上
进入楼道。夜晚
我坐在椅子上,读一本书
周围的寒冷
让我意识到冬天
犹如一个海边码头上的集装箱
灰色的乌云之下
是冲上堤岸▄▓,又摔得粉碎的
白色浪花
 
 
 
▓█▄■《在北京》
 
在北京,我们绕着后海走了半天,从歌声
喧哗的众多酒吧,一直走到僻静的地带
我们后来进去的那家酒吧
很小▄■▓,有红色墙壁和两桌客人
进来时他们都抬起头,惊奇这半夜
从寒风中走进的两个人
我们选了一张正对湖面的桌子坐下
要了一杯橙汁,又再要一杯
橙汁。当我们▄▓,在时光的流逝中彼此不再说话
墙边暖气片散发的热气
笼罩住我的手,我看出窗外
巨大的湖面结着冰,树木一团漆黑
北京古老的夜空,散发着神秘
空旷▓█,陌生的光
 

 
《U20女子足球队》
 
这个城市的建筑有些荒凉
沿途人们举着鲜花
在冬天
和光秃秃的树木一起
欢迎一支夺取冠军的女子足球队

她们的脸上,全是喷涌出来的泪花
头颅短发,皮肤
粗糙
涂抹过一层又一层的阳光

在她们走过的道路的最尽头
有这个国家的凯旋门
伟人铜像
和一座四方形的巨大建筑
又矮又胖的长官
正准备在大厅
接见这支女子足球队

球场上拼杀的声音
融入黄昏时高飞的鸟影
我也像这个城市的居民一样
穿一件灰绿色的军大衣
戴一顶军帽
双手插入口袋
返回暴雪中封闭和暖气短缺的小区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