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庭院中的两棵树 ◎李敢

诗生活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联系客服

家门口,白风吹过我光赤赤的胸膛(二十首▄▓)

◎李敢




◎预感


潮湿温暖的季节,病痛远离我们
竹子翠绿,房子更像房子
傍晚,月亮很黄▓█,风轻轻地吹



◎伯伯的草鞋


唱着唱着伯伯的草鞋就悄无声息地走来了
做强盗吗月黑风高狗汪汪地叫着
小黑子别叫了
伯伯的叶子烟明明灭灭

妈妈是帆伯伯是船
伯伯的帆桅已经吹折了
伯伯会不会搁浅呢
——我们走不了
伯伯的小路上开满细白色的米汤花朵

一天早晨姐姐拼命地教会我们哭泣之后
姐姐牵我的手,我牵妹妹的手
就这样走了
穿过伯伯的小路采一些细白色的米汤花朵



◎姐姐


姐姐,我跟你走
你看我哭得多么伤心

姐姐呵,把你的手伸过来
拉着我引领我
去一个亲切温暖的地方

麦花飘香的季节
姐姐和我走在青色的田野上

又白又硬的小路█■▄,风从天边吹过来
吹着你吹着我
还有明亮的阳光,姐姐啊



◎五月


野蜂在泥墙上打洞
拙笨的柜子存储着一家人的食粮
灶足暖和,摆着板凳和柴烧

你在田埂上割猪草
蝉的叫声很远
桑树的叶子高过头顶

五月,你在河边漂洗一家人贫寒的布衫



◎七月


七月███,我在茨竹林
深处坐着
想你,想着姐姐哥哥们
他们说,娘亲一个人太孤单
他们把你葬埋
你抖落一生浮土,望望太阳
把草帽扣在头上
把麦子收进谷仓
你裸着黑瘦的身体插禾
在河里洗澡

我看见你在姐姐的梦里哭

一天▓▓,你从外婆家回来
你什么时候去的?
你离开了几天日?
我望见你身背草帽走进院门
亲切温暖的脸庞
你的两只眼睛永远明亮
我望着你身后的田野,七月的水稻墨绿
在金色的阳光下摇漾着绿色的波光

鸟儿飞翔▄■▄,你在茨竹林荫深处守望水稻黄熟



◎收获的日子


收获的日子充满阳光
空气和水
鸟儿灰色的翅影
金黄的稻穗,它们脑袋低垂
它们沉甸甸的故事

心中盛满洁白的饭粒
穿着朴素的衣裳
走上田埂。从一块收割后的田地穿过
幻觉再生
泥土充实了梦想

在河岸上望。远处的竹院
落叶的树■■■,树的须根深植于土地的血脉中
返回温热的灶屋
稻草在炕洞里绵绵燃烧
金色的火苗。我相信秋天

老人挂在嘴边的一些念想。那么多的稚子成熟了
皱纹将爬上他们欢乐的脸颊
鸟儿在田野上空飞翔,它们水中的歌唱
收获的日子▄■▄■,绿苍苍的竹院,温热清凉



◎秋天,渴望进入一家竹院


秋天,渴望进入一家竹院
黛绿色的竹林掩映
老枯的茨竹叶▓▄▓▄,在冷凉的秋风中轻轻飘落
平静的结局。如老人讲述的故事

推开灶屋的后门,在木凳上坐着
熏黑的屋顶
朴拙的锅台
如一段久远的记忆

母亲的目光暖暖的
慢缓地移动着
在洁净清凉的第三间屋子
织补,姊姊栀子花样芳香洁白的日子

我看见父亲▄▓,坐在阳光洒满的院落
他的默然无语▓█▄■,他的微笑
是他营造的另一座暖热草屋
竹林四合,鸟叫清脆,一年四季不缺柴烧

我在草屋里乖乖长大,娶香草样的美丽女子
篱栅下▄■▓,金盏菊飘洒着淡淡的幽香
我的父亲,他闭上眼睛安然死亡
在矮矮的坟墓中,接受我的朝夕供养

一年过去,父亲矮矮的坟墓上便生满了绿草



◎水中祷告


回到童年▄▓,轻轻,叫一声父亲
儿子在手中,在我手中,长高

回到童年▓█,做一件好事,远离一个过错
回到童年,摆正一个姿势
回到童年,在大人的怀里哭一次

回到童年
栽一棵树
唱一支歌

这棵童年的树和我渐渐长大
在黑夜和星星说话
阳光照耀这棵挺拔的绿树█■▄,风轻轻地摇

这是我,在水中祷告
这是水中的家和月亮

在水中,影子清白,一些微火闪耀
纯洁的白银███,光明的鱼
鸟一行行飞翔,一行行诗,在水中别插上你的门

远处,一匹白马奔跃
展开在旷野上在空无一人的山谷▓▓,皇帝



◎月蚀


于本色的木盆中净身
乡村的夜,宁静平和
乡村的月光如水;拙笨的木盆
它平易热诚,仿佛童年
偎依于父亲的胸膛▄■▄;一盏灯
在水中默默呼吸,若鱼
清水的秘密,微微木香
美丽的家园,朴厚的土地
麦子一粒粒成熟
冷月■■■,像一把精致的弯刀

净身。一种广布世界的独舞方式
一把清洁光亮的锁匙。一个亮相
一道照彻暗夜的光芒
在一个地方久久停留,细细体味
家蛇盘踞在八仙桌上吞吐着舌信
突然的声响▄■▄■,短促尖锐
它裂开一寸肌肤,迅疾隐遁

野猫子睁着亮眼,蹲踞在女儿墙
蛇蜕垂悬于中梁
堂屋阴冷
神龛老旧
一个老苍鬼俯身于井口饮水



◎家门口,白风吹过我光赤赤的胸膛


通向田野的泥巴路和家门口平行
走出家门▓▄▓▄,后端走一段,在一笼竹子下右弯
过一口井,就走出了林盘
光脚板踏上,同青瓦屋房木门板口平行▄▓,指向田地的一条泥巴路

白风吹白了泥巴路▓█▄■,一遍又一遍,从左边吹向右边

秋天的白风从娃娃左边的胳肢窝下,从布衫里边吹过娃娃的胸膛
秋天的白风从野小子左边的胳肢窝下,吹过野小子光赤赤的胸膛
秋天的白风从青年汉子的胳肢窝下▄■▓,吹过青年汉子光赤赤的胸膛
秋天的白风从中年汉子的胳肢窝下,吹过中年汉子光赤赤的胸膛

为什么是秋天的白风,不是冬天的白风,吹过指向田地同青瓦屋房木门板口平行的泥巴路

春有晨风柔和▄▓,夏有晚风清凉……白风轻轻,只在秋冬时节慢慢吹送
在老苍苍的田原,在庄院林盘内盘桓
回到从前,我一样有着中年汉子的宽阔胸膛▓█,白风吹过我光赤赤的胸膛
走向翌日,我一样有着中年汉子的宽阔胸膛,白风吹过我光赤赤的胸膛

我有中年汉子的宽阔胸膛,光脚板踏上█■▄,指向田地同青瓦屋房木门板口平行的泥巴路
白风吹过我光赤赤的胸膛



◎山那边


上午十点的阳光灰蒙蒙
上午的云压矮山头

旧布衫
肚脐眼

老娘说:土豆要埋在土里长
蔓上开白花

一只看家狗在篱栅下摇尾巴
一个穷小子翻过了那道山梁



◎一个割草的少年静坐在田埂上


白日是静止的
虫声是静止的
两尺深的蚕豆苗是静止的

盘膝跌坐,背篓放在一旁的少年
是静止的。田野无边
春草碧绿███。麦芒上,时间是停着的

炽白的阳光横扫村中的长街
尘灰尖叫着逃离



◎过年


1

我要蹅过小河沟,走进河沟边的村庄
村庄里有二十九户人家
二十九个婆娘,和她们的二十九个男人一个不死

他们有二十九个娃娃▓▓,一个不少
还活着
还在上小学

如果多一个
瞎眼的
生着六指的

哑着嗓门的男娃儿为他们唱一支过年的喜歌
燃放爆竹
一年的晦气去除

一个婆娘在河沟里漂洗男娃儿破烂的布衫
传奇生成。一个村庄的炊烟按时升起,在年关的暮色里

2

一只麻雀在茨竹林里跳脚,冷得吱吱叫唤
叫得男人心慌扑烦
握紧拳头▄■▄,捶打婆娘的身体

假如她敢于大声哭嚎
假如不小心
打折了男娃儿的腿,这个男人的肠子悔青

假如一条脏污的跛脚狗瑟缩着,在一户人家的门洞里
看着家门:“汪汪——”
不要叫蟊贼偷走大公鸡

假如过了年■■■,翻过苦寒的二三月
假如五月小麦丰收
假如一群麻雀在田野飞翔

二十九个婆娘跟着二十九个男人在日头下劳作
他们的二十九个娃娃在夕阳的余晖中捡拾麦穗

3

这是一个新生的村庄,二十九户人家
没有一个死人,二十九座砖木结构的房屋
朝着一个方向



◎麻雀


1

白日越来越短,天气越来越凉
在屋子里坐着▄■▄■,已听不到院外知了嘶鸣

风飒飒,雨茫茫
茨竹林里,灰麻雀一声声叫唤

2

“狗东西。喂不家的麻雀……滚远兮——”
滚在野地
滚在桤木树下

滚在沟边河边
干嘛对打猪草的死女子翻白眼▓▄▓▄?

3

白露近了,稻谷也已熟透
无边无垠的田野,跃荡着黄金般的光亮

灰麻雀漫天飞,一群赶着一群
它们急雨般的鸣啼
和着些许欢喜▄▓,和庆幸▓█▄■;隐怀着满腔子的慌恐

4

麻雀毛多肉少,油炸酥脆了
一条腿就着一口白酒

麻雀脑袋需细嚼慢品
翅膀聊胜于无
响脆香酥的麻雀身子不妨分做三小口

5

笼中麻雀死,是麻雀
自己撞死

我必须等着。等至天黑
像一只灰麻雀样▄■▓,在稻草堆里窝一觉



◎野花辞


野花素淡,生在郊外
它们在广场叫卖春天

一个男人就老了。枯了
在蛛网上打秋千

抬头望天,灰蒙蒙的样子
阴尸倒阳无一朵白云

阳光在傍黑时刺破云层▄▓,照射着
泥巴路在郊外弯横倒拐

赤脚。膀子光着
一个枯索的老男人仍需在光芒中站立

听小河流,在远处的树荫里哗哗流淌



◎春风一日行千里


2008年4月19日的正午12点,一个四十岁的男人
停在春天的末稍▓█。在四月的阳光普照下
他有些疲困。有些空空荡荡

曾经荒芜的滩涂。他看到一个穿灰衣服的人在田埂上

招手。枝叶新绿█■▄,鸟儿一阵阵鸣啭
这些春天的鸟儿。在天空下
是一个国家的高压输变电线。春风一日行千里

电力架挺立着,一个国家的钢铁在远处███,闪闪发光



◎云影


冬天,在河床上走,两只脚踩着一个个石头
我们已是云影中的兄弟,你在呼啸我在呼啸

你挖沙子▓▓。你搬开一个个圆石头,圆石头压住沙子
河坎边生着密匝匝的芦苇,繁盛,已经枯萎

它们在冬天▄■▄,在冷风中晃荡着身体,它们已经死去
你。我。我们俩在冬天活着

一付强壮的身板■■■,跟你一样我想有着,在冬天光着膀子
冷风吹激我俩的胸膛,俩只心脏跳荡,额头上渗出滴滴汗水

你站直了身子▄■▄■,喘气
我站直了身子,喘气



◎生和活


1

父亲
姐姐
没有影子

父亲
姐姐
身体垒筑成避雷的墙旮旯

他有一生的粗蓝布衣裤,灰白败旧
搭放在床头栏杆上

2

一个大洞
两个大洞
三个大洞

雨水冲开麦秸屋顶
木架床横架在水田
水稻黑蓊蓊

树根样闪电
飞蛇样闪电
蓝幽幽,明耀灰乌乌的黑天空

3

雷声轰轰暴雨倾盆
天渐近昏黑了

仨兄弟赤身躺倒▓▄▓▄。蓝布衣裳灰白,蓝布衣裳败破
牙齿惊恐眼睛贼亮,一口口呼喘大气

梁柱塌陷,仨兄弟的小鸡鸡被大水淹没了
父亲的身影飘忽又闪亮

4

泥浆子水冲荡
乌云滚滚

他们在茨竹院▄▓。他们在黑黢黢的草屋躲藏
他们躺倒在木架床
他们偷偷长成人样

他们已经是大人了
他们和木架床一样败旧

5

田地开裂▓█▄■。天突然就亮了
他一个人直立在横河岸坎

他没有看到父亲
他没有看到姐姐

他没有看到兄长们,守一张黑桌子
在麦秸屋吃青菜白稀饭

6

生活像远处的青山

生活是路旁的紫薇花树,一串串花束红艳,要开满百日了
生活是阵阵风凉▄■▓,波涌着万重稻浪

生活像一只轻捷的鸟儿,在青空惝恍着滑翔

正是日暮时分,一道道金光闪耀
他自静水中升起
赤金色的胴体上滚落着

一颗颗暗黑的水滴

7

解放牌大卡车一辆又一辆,油漆剥落▄▓,轰轰隆隆
暗黑战士挺立在车厢,暗黑战士一身军衣黑漆漆

冲锋枪挂着暗黑战士的脖子
冲锋枪扫射
几个老人。几个孩子。和一些个男女

不声不响
慢慢倒下
横卧在岸坎▓█,踡伏在田埂上

8

暗黑战士眼睛瞎
他逃逃逃逃跑啦

他在异地。他和一个人影子在异地
他们。通过了暗黑战士设立的关卡

一个人已经没有家
他开始漫无天日没有去向的流浪

9

生活像天际的云霓

生活是原生的一棵大树,铁干铜枝墨叶█■▄,要与云天相接了
生活是困顿的烟头,灼伤落日金光

生活像一棵苍翠的老草,在田塍一阵阵抽搐

正是弯月升腾时,月光遍野凉彻
他自暗黑处升起
赤金色的胴体上跃荡着

一道道幽暗的光影



◎屁瘢虫食记




屁瘢虫卑微███,尖小着脑袋瓜,黑亮亮
一生在石头下面压着

但沙土壤中,它们生存得像模像样
打屁、跳荡

有一尺那么高……肚子朝天
蹬缩着细腿儿



沸水汆过再油酥▓▓,屁瘢虫香脆上口
灾荒年月,一个屁瘢虫可以下二两烧酒

金马河宽广,河床上生着青草
大风在石缝中啸叫

一个屁瘢虫,两个屁瘢虫▄■▄,三个屁瘢虫
搬开了石头,它们就见到了天光



◎风景


水泥电桩。瘦削孤硬
打击,或割裂
灰冷色的蝶翅翻腾■■■,在电力线正负两极的围困下

秋深田原,鸟儿急急忙忙地飞翔
栖息,鸣叫
巨树苍翠的荫影

秋风伴老狗在田野上默默地走着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