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江非 ⊙ 平墩湖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的母亲没有慈悲之心(15首)

◎江非



我的母亲没有慈悲之心


我的母亲不爱菩萨,她没有慈悲之心▄▓,面对一只公鸡,她杀了它
我的母亲不爱我们,我们撒了饭饼,她打我们
我的母亲她不跳舞▓█,也不去看别的女人在冬天和裙子中跳舞
我的母亲每晚都要把活干得很晚,干到天亮
干完了活还要过来摸摸我们,把她的脸低低地俯向我们,数数我们
好像弯腰在地上捡拾掉落的线轴和细细的缝衣针
我的母亲还活着█■▄,在北方,在那个有路人和灵魂路过的房子里面
我的母亲头发都白了,就像昨晚屋顶上刚刚落下的雪,盐罐里的盐
我知道███,雪总是要融化,然后汇入河流,流入浩渺的大海
我的母亲今晚刚刚烙完面饼,又为我们的衬衫缝好丢失的纽扣
我的母亲如今已不再伤悲▓▓,也不再用她杀鸡的手来打我们,但摸我们
2019.01.03


夜晚教会了我什么


夜晚教会了我什么
教会了我仰望头顶的那些恒星,让我知道我死后,它们都还在
教会了我边走路边留意那些路边的灌木丛▄■▄,那里或许藏着低矮俯身的东西
但是用一只疑虑的眼睛看着我
教会了我仔细地盯着出口处那些落地窗玻璃,直到玻璃上
浮现出别人的脸,那些我没有见过也没有摸过的脸,就像
一个一个向岸边传来的波浪■■■,一个空瓶子向外倒着水的继承人
教会了我要记住走过的路,记着爱人的名字,把她们带往甜点铺或是家里

我在夜晚的路上走着,我靠在夜晚的椅子上看着
我在夜晚的车站展开一本书倚着一根柱子细细地读着
夜晚教会了我要活着▄■▄■,要醒着,要留一点心意和橘子给那些已经没有眼和肉体的人
2019.01.03


我们想走得更近一些


我们想走得更近一些
地球已变冷,而且
布满了烟雾和虫洞
我们想像两只企鹅那样
傻傻地靠在一起
无望地数着那些冷峻的星星
期望它们能离我们越来越近
我们想这样我们就会睡着
我们会心灵安宁,做上一个幸福的梦
我们梦见年轻的母亲从厨房里
向我们的手中递上馒头和面包
或者父亲放下手中的锄头和鱼竿
向陆地和孩子这边张望过来
我们梦见邻居在将汽车
安心地开入车库▓▄▓▄,或者
在一阵雨中,我们回家
用手轻轻地带上我们的家门
隔着细细的雨幕,向窗外审视观望一会儿
我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度过余下的岁月
穿越那些痛苦的时代
我们以为没有什么可怕的
只要我们紧紧地靠在一起,相互
向对方传递着热和话语
听着所有的妻子和丈夫之间
在半夜悄悄的低语
我们认为这不是一个梦
梦里没有这样的羊群和落日
我们整夜整夜凝视着这样的羊群和落日
满足的▄▓,紧紧地靠在一起
2019.01.02


我们依然相爱


死去后我们还会住在同一个房子里
受惩罚的时候▓█▄■,我们还会排在一排
我们还吃同一块面包,呼唤同样的名字
我们记得我们穿过的衣服,我们用过的碗筷
如何一起穿过一片松林去往夜晚的海边
然后再沿着弯曲的海岸从另一条路上回来
我们睡过的床依然存在
我们竖起的壁橱依然矗立
我们信过的真理依然有人相信
读过的书依然有人在深夜去读
死去后,我们将不会占有陌生的空间▄■▓,将不会再跨越边界
但依然会像我们的父母一样相爱
但我们已经不再做爱
但我们依然记得我们曾如何去爱
2019.01.05


上帝改变路边上的灯


上帝在他的家里玩游戏,因此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在打仗
上帝在他的椅子上打瞌睡,因此每一个车站都丢失了一个孩子
那些妈妈们至今都在寻找她们的孩子
上帝至今还没有从他长长的瞌睡中醒来
因此她们至今都没有找到她们的孩子,上帝
改变路边上的灯▄▓,不让一部分妈妈找到她们的
那部分孩子,自从有了人类以来
上帝让人用不哭的孩子来祭奉自己
2019.01.03


我的心


我希望我可以没有这颗心
我可以不用记住什么,也不用忘记什么
我希望它是一枚水果,要到了秋天才会成熟
桃子▓█,苹果,梨子,随便什么带点甜味的东西
我的心,一头熊冬眠过后留下的深洞
一件穿了很久忘在柜子里皱巴巴的老式上衣
我希望█■▄,有一只熨斗,能在深夜把它熨平
有一个寻找野草莓的孩子,能在林中听到那洞口的回声
我希望它能死掉,如果它已不在这儿
我希望它被拴在我母亲家门口那棵歪倒的松树上
能听到傍晚时分母亲对着旷野叫她的孩子回家的呼喊声
如果我们终是那只被牵来供祭的羔羊
我们不是幸免者███,我们就是那只要被在山顶上秘密祭供的羔羊
2019.01.05


泥与土


我到过很多地方
但只在我故乡的田野上挖过黏泥
我把黏泥从沟渠的壁沿上挖上来
反复摔成坚硬的泥块
捏成泥碗和泥人,然后又捏碎

我到过很多田野
但只在我故乡的田野上翻耕过土地
我把那些田地整块整块地翻开
我记得有一次我就躺在那露天的
新土上嗅着田鼠巢穴的气味睡去,我醒来又睡去
2019.01.03


秋日将来


外婆在编筐
白色的杞柳条
在她手中的光中翻飞
花椒树站着
兔子在嗅着一米之外的草捆
杨树在机耕道两旁投下薄薄的树阴
天气已经转凉
炊烟变蓝,而且笔直
我们卷着裤腿▓▓,一个草坡
到另一个草坡地走着
步行,或是骑着明亮的单车
走向涂着白墙的小镇
每一朵开过的花,都在低语的果园里
变成鲜红的苹果,和坚硬沉默的果核
2019.01.02


岛上日暮


傍晚的落日和飞鸟
在树林中相互倾诉
低低的田野里▄■▄,白面鸡
从藏身之处探出头来
仿佛在知识的家中开窗透气
又一头黄猄,在小心翼翼
悄悄走过了桉树和橡胶林
一阵风拂过了窗外的树梢
又轻轻拂动着屋内的窗帘
远处的公路上,一辆快车刹车停住
一只灰尾巴的松鼠,嗅嗅空气
完美地弹跳着越过了公路
大海在更远处为接骨木传递着潮湿的水汽
一只野雁飞着■■■,脖子弯曲着
像一根旧拐棍,扫过永远不会落雪的天空
2019.01.02


小站


站台下的排房我们都曾去过
现在大部分都已倾废
出售的部分,已经刷上了新的油漆
好像真理再一次被晚来的读者重新说出
西南角的那个水塔,如今已不再储水
无数只的鸟儿带着家眷和孩子
在高高的阁楼里起落和进出
原来一间热闹的瓦房▄■▄■,工人们每天
都会在那里换上黄色的制服和红色的头盔
如今静默得就像一座空空的谷仓
几个孩子在沙石与废墟之中
翻找着并不存在的玩具和遗物
火车依然会呼啸而来,但已不会再停留
转眼间,崭新的钢轨上,只留下了
岁月低低的震颤和浅浅的余温
2019.01.03


一口池塘


我对水的第三种认识
被高大的槐树环绕
秘密的树根和闪过的喜鹊
日夜去那里取水

一条小路弯弯曲曲的尽头
路上遍布了腐烂的草叶
浓浓的晨雾中显露出
寂静的牲口和砸开冰面的孩子

当水被抽干▓▄▓▄,鱼群被捕走
淤泥在阳光下闪亮
冰冷漆黑的深处
露出那些曾经沉没不见的东西

夏天的晚上,偶尔会有什么从那水的深处
湿漉漉地慢慢上来
而人们从不知道
人们都已心怀伤悲,围绕着
在各自孤单的梦中沉沉的睡着
2019.01.01


修石磨的人


来自山里
有三个孩子
喝酒
抽烟
骑一辆黑色的
大轮自行车

声音高若洪钟
有时咬牙切齿
有时候笑笑
眼睛眯成一条
细细的缝

绕着转圈
蹲下来看
鼓起手掌
轻轻拍打几下
让它转起来


但不会像一个木匠那样
斜对着吊线
也不会像一个铁匠
抡起锤头敲打

用錾头做好标记
划上线
喜欢把一支烟抽到
烧近手指
喜欢让杯子里的开水
凉透

戴着一副老式风镜
被一群孩子围着
喜欢有人问他要递上什么工具
先是需要开槽的圆錾
后是剔弧的扁錾

好像一个下午
他不是在干活
而是在显示深处的自己
无论那手艺早已多么古老
人已多么孤独
2019.01.01


一个兽医


满脸通红,浑身散发着酒气
总是把自行车
骑得很慢很慢
哪怕事主心急火燎
反复地恳求催促
就如被他治好的那头犍牛
犁头深深地插入田地
身后泥浪翻滚
辕绳却松垮无力
俯身▄▓,蹲下▓█▄■,摸,看
捏捏耳尖和后腿
面对他要诊治的牲畜
但一声不吭
闭上两眼,举头,想
然后慢慢地取出针头
慢慢地吸入药水
慢慢地推▄■▓,注入
烟,一支接着一支
但从不需要火柴或打火机
而是把一支新的
插入上一支未熄的烟蒂
我从未见过他狼狈不堪的样子
除非他醉倒了
自行车歪在一边
药箱朝外开着口
药瓶和玻璃针管撒了一地
但不会有人去喊醒他
人们愿意让一头病愈的牲口
自己蹬开蹄子
爬起来,去水塘边找水
2019.01.01


一只野兔


那个一大早去集市上
买木料的邻居
救了它

它的两条前腿受伤
已经不能走路
不知道都遭遇了什么

肯定是昨天晚上
一只锋利的夹子
或一只更大的动物
捕获了它

它挣脱
费了好大的劲
穿过寒冷的雪地
走到了路边的草堆旁

天快黑了
我们围着它
看着
它的腿在不停地颤抖
鼻子嗅着我们

它不理解我们
我们也不理解
一只野兔微冷的心

当有人抱起它
好像它也有话要说
但看着人这么高大的事物
它只能低低地看着
嘴唇抖动着,没有什么话说出
2019.01.01


如果这样说起来


我新买的衣服上留着那个制衣工的指纹
我的鼻孔里呼吸着我的邻居也曾吸入的空气
我的邻居曾被人打过
打他的人曾是我单位里的同事
今天早上我还和他在一起
我和他谈论过今天的天气
天气就是正在下雨▄▓,明天还要继续下雨
我的眼看着他,他的眼也看着我
他的眼还看过他的妻子,他的妻子
我也看过,在附近的一家制衣厂
上班▓█,在成为他的妻子之前
也被他的妈妈看过
他的妈妈还看过他的父亲,摸过
他的后背,衣服上到处都是她的指纹
还摸过那些从菜市场带回来的蔬菜
看过她养的那条狗
狗有时候也望望他的父亲
而他的父亲这些都不看,都不摸
只和我的邻居在树下没完没了地打牌
望着他手中的牌
但他说█■▄,这一切都是他的
如果这样说起来,也都是我的
2019.01.02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