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周瑟瑟 ⊙ 中国卡丘主义诗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飞往冰国

◎周瑟瑟



太阳晃眼

又一次在东四环盘旋
我往南苑机场方向走
太阳晃眼
我侧过头
她正好击中我额头
一个巨大的火球
紧紧咬住地球
我闭上眼睛
默默接受她的能量
拐过桥洞
她来到我右侧
我的头靠着她
仿佛靠着我
死去两年的母亲
她的热气
瞬间传遍了我全身

2019.01.04

飞往冰国

飞机起飞后的一段时间
我睡着了
机舱内温度刚刚好
我睡得很香
众人皆醒
唯我酣睡
地球在屁股下快速转动
螺旋桨吸收进成吨的风
它的工作是不停地将风粉碎
而我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呼呼大睡
机头我也不管
机头负责扒开雪
飞机像一只银色大鸟
就这样往北飞
寒冷包围了它
而我四肢暖和
脑子里笼罩了一层薄薄的梦境
等我做完这个梦
飞机还在往冰国使劲飞

2019.01.04

铜马桶

我第一次使用铜马桶
联合航空公司总是给我带来惊喜
我小心翼翼地坐上去
感觉有一股清新的空气把我稳稳吸住
它是一只设计合理的吸盘
我的美臀适得其所
但它的内部为什么不是洁白的
而是铜的呢
并且有一管吸管通向外面
我身体里不要了的东西
通过这个铜马桶
主要是通过那根吸管排向了茫茫太空
我轻轻一按按钮
整个飞机后部就响起了我快乐的呼啦声

2019.01.04

夜幕下的哈尔滨

有人穿着貂皮大衣站在夜色阑珊处
因为头上屋顶一样堆砌的绒毛
我看不清她是中国人还是俄罗斯人
灯光都是经过冷冻后才发出来的
我摸了摸
所有的灯光都是热的
有人穿着马靴走在中央大街
他走了后又有人走回来
大街上人影绰绰
我一一问候
以防止他们被冻僵
我很快就离开哈尔滨
离开五颜六色的夜幕

2019.01.04

不要抓住鱼的腮帮子

不要抓住鱼的腮帮子
它无法呼吸
它气喘吁吁
鱼血从腮里流出
顺着鱼身
滴到冰面
鱼血撕开了
白色天地间的
一道鲜艳的口子
不要抓住鱼的腮帮子
不要㧪杀鱼向你的倾诉
不要让鱼憋死
不要让鱼停留在你唇边
鲜艳的花瓣
在冰上绽放

2019.01.05

和鱼说话

鱼在冰下游动
我们走在冰面
鱼群静静汇聚
并且在窃窃私语
根据它们嘴唇的动作
我猜到它们在说些什么
我们向河那边走去
鱼群也跟着我们向河那边移动
只是我们更加小心翼翼
鱼始终游刃有余
谁要我们踩在人家背上呢
鱼轻轻摆动一下
我们中间就有人滑倒
接连不断的滑倒
是因为鱼群四散
我完全听懂了
它们叭叭叭的嘴语

2019.01.05

喜极而泣

冰上的太阳照着
他黝黑的脸膛
他抱着一条肥美的鱼
鱼向他张开嘴巴
像一个成年人
要亲吻他的父亲
他的表情
凝固在寒冷的空气中
那是一个男人
喜极而泣的时刻
一条肥美的鱼
抱在怀里的时刻
他从捕鱼的人群里走出来
向炊烟升起的家走去
他的妻子
走出了家门迎接他

2019.01.05

一只冻死的猪

我在洞庭湖以北
看见一只冻死的猪
它四脚朝天
胸部暗黑色毛发
吻部雪白
它冻死之前
经过了必要的挣扎
它不可能瞬间毙命
或许它在冰天雪地里散步
突然摔了一跤
或许是慢慢冻死的
洞庭湖在它身边闪闪发光
我从大堤上路过
总之我看见的是
一只冻死的猪
一只四脚朝天
企图翻转身来的猪

2019.01.05

松花江

我快走近了松花江
它就在那里
远远看过去
辽阔的松花江流域
它具体在一排排杨树后面
那里有静止的船只
船上站着鸟
松花江上有人走动
还有马车哒哒哒哒
我看见马头高高耸立
松花江已经不像一条江
它是一条马路
任由人马走过
唯有江底
波浪翻滚
鱼群冲撞
我向松花江走去
我要走到江底
告诉鱼群逃跑的方向

2019.01.05

鱼神重现

谁是最大的那条鱼
众多鱼中弹跳得最高的那条
它被拎起来
水淋淋的向我扔过来
我抱住了它
鱼血溅了我一脸
火一样的鱼神
穿着格子衬衣一样的鱼鳞
它张嘴向我展示一排牙齿
我亲吻它吃江水的牙齿
我亲吻它鲜艳的腮
鱼血像火
在我脸上灼烧

2019.01.05

大似海

我喝了大似海的鱼汤
鲜美的鱼汤
颠覆了我的味觉
人们在冰上捕鱼
枯黄的芦苇荡里
外地姑娘摆出各种姿势
我再次走到弯曲的烟囱边
与肇东大嫂聊
聊野鱼的生育
聊冰湖上支一口锅
聊雪水如何煮出了
史上最鲜美的鱼汤
我掀起铁锅盖
一条野鱼跳了出来

2019.01.05

雪玉米

肇东人家的院子里
堆满了玉米
我见过很多玉米
但没有见过白雪盖的玉米
我吃过很多玉米
但没有吃过雪玉火
我在寒地黑土上走来走去
直到我离开肇东昌五镇
也没有偷走
这里的一根雪玉米

2019.01.05

萨满神鹰

我向大似海跑去
那里萨满旗帜飘扬
有一队妇女
头戴鹰嘴
胸前画有鹰的图案
鹰是萨满的化身
它受天之命
降临人间
看到树下睡着一个女人
鹰和她相交
让她怀孕了
生下一个男孩
他就是最早的萨满
这些年老的母亲
她们骄傲地向我走来
我问她们
谁是第一个
生下萨满的人
与天通灵的人

2019.01.06

冰骨

我踩到了冰骨
咔嚓咔嚓咔嚓
父亲的脊骨一样坚硬
我踩到了父亲冻住了的灵魂
父亲生活在寒冷的世界
我的步子很小
害怕踩疼了他
父亲是沉默的
他的灵魂光滑细腻
我一步步走在上面
我去找我的父亲
他生活在冰里
灯光照亮了冰块
我呼喊五彩斑斓的父亲
他躲藏在冰层深处
看着我走过冰面

2019.01.06

冰不是白色的

太美了
美得让我害怕
马低头不敢看我
马在冰面也不敢跑得太快
我拦住一匹马
伸手摸了摸
马的脖子全是汗
我伸手摸了摸冰
冰的皮肤紧绷
冰的血液并没有凝固
不知里面埋进了多少灯光
所以冰是彩色的
我伸出舌头偷偷舔了舔冰
舌头被冰烫了一下
我趴在那里哇哇叫唤
我被冰冻住了舌头

2019.01.06

一个人在中央大街往前冲
      ——给陈泰灸

寒冬腊月
一个人在中央大街往前冲
两侧的建筑纷纷后退
俄罗斯少女站在路边
仿佛透明的冰雕
他浑身酒气
一个人举着一根冰棍
在中央大街往前冲
如果不是我拦着
他会冲进更冷的夜晚
抱住冰雕少女痛哭

2019.01.06

奴隶丛书
--给金重

假托荣光书局自费印行
作者署名萧红
收鲁迅序言
胡风读后记
我读过《生死场》
我读过远在美国南加州的
哈尔滨人金重的《雪不在乎》
“我的听众是风
是那些怀着爱的苦难的灵魂
我记得他苇子沟祖宅的场景
每天清晨4点
大院开门
五百辆马车奔向田野
农民们下地干活
夜幕下的哈尔滨
萧红离家出走
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如果时光倒流回上世纪30年代
我和金重
以及今天来访的诗人
都有可能是萧军
端木蕻良
甚至是让她怀孕
并丢弃她的汪恩甲
但谁又会是
收留她的鲁迅

2019.01.06

一只情诗

萧红写下
《带着颜色的情诗》
“一隻一隻是写给他的▄▓,
像三年前他写给我的一样,
也许人人都是一样,
也许情诗再过三年他又写给另外一个姑娘。
我隔着玻璃柜仔细读她一只一只的情诗
让人心酸的前辈
她被一个一个男人抛弃
她一只一只的情诗
被那些男人的后人读到了

2019.01.06

她的脸上泼了许多脏水

在萧红故居
我们下到纪念馆地下室
一张年轻女人的面容
已经泼了许多脏水
有的是她父亲与伯父泼的
有的是她爱过的男人们泼的
鲁迅的孙子▓█、萧军的女儿
萧红的侄子来了
没有死去的朋友们来了
地下室里一定有灵魂
跳跃在年轻女人洁白的面容上
我上到地面
碰到一个呼兰河的男人
他说喜欢《林海雪原》
不喜欢《呼兰河传》
他骂萧红骂得很难听
东北的雪越下越大
大到要洗掉她脸上的脏水

2019.01.07

熬药

鲁迅病了
上海的深夜
传来先生的咳嗽
师母在哭泣
萧红在熬药
愤怒的老虎
在纸上磨牙
八月的乡村
属于日本人
他们远在上海
像痛苦的一家人

2019.01.07

江上的孩子

夜幕下的松花江
缆车在空中滑行
一群孩子坐在江上
他们扮演小雪人
一动不动坐在那里
他们那么小
天越来越黑
但没有人来认领
他们的鼻子冻得通红
有人来了
在他们中间寻找什么
孩子们很安静
活着的人
已经把他们遗忘
洁白的幽灵
他们排着队
一个个走向江底

2019.01.07


“冰雪诗歌”这样来的

  人类对于天气的反应最为直接,当我们第一次站立起来█■▄,就要在不同的气候下生存,我们需要粮食与火,我们一步步走到今天,想起这个历程我就觉得人真是艰难███。
我来到有“寒地黑土”之称的肇东,参加陈泰灸组织的“冰雪诗会”,看了大似海上壮观的捕鱼场面与原始宗教萨满表演。我平时很少吃鱼▓▓,但在大似海我还是尝了尝野鱼汤。
走在大似海的冰湖上,我的双腿瞬间冻得像冰棍,我摸了一下脸▄■▄,己经成冰了。我呼出的热气不足以温暖我的脸。
那些生活在严寒地带的人,他们写出的作品必有气候的影响■■■。俄罗斯文学的忧郁气质或许来自于严寒天气,他们爱喝酒,喝完酒后大哭。比尔加耶夫在▄■▄■《俄罗斯的命运》中说:“德国是欧洲的男人,俄罗斯是欧洲的女人。”豪放的性格中有粗糙的地方▓▄▓▄,但多愁善感。
我所认识的诗人陈泰灸特别能喝酒,在萧红故居,他说每次看到萧红的旧物他都想哭▄▓。这个男人内心柔软▓█▄■,壮实的外表下有一颗同情弱者的善良的心。
“冰雪诗歌”是陈泰灸从萧红故居回来的大巴上与我说的,他曾有过论述。我所写下的“冰雪诗歌”是本次“冰雪诗会”我所到过的寒地黑土的产物▄■▓。原来一种寒冷的文学就是这样产生的,我突然置身于零下30度的“哈尔滨冰雪大世界”时,我想到的是我的父亲,他是否在冰层下呼吸▄▓。冰雪让人的血液凝固,但在一个人冻死之时,他全身会发热,我写过一首关于卧夫的诗▓█:

人冻死前为什么脱掉衣服

诗人卧夫在怀柔山中
被发现时
据说衣服放在一边
叠得整整齐齐
为何被冻死的人
脱掉衣服后才被冻死?
到底是什么原因
导致他们死前脱掉衣服?
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会被冻死吗?
这一现象叫做“反常脱衣现象”
人被冻死前神经错乱
身体出现热的幻觉
已经感觉不到寒冷
反而会觉得身体很暖和
被冻死的人
安详死去
不会露出痛苦的表情
甚至还带着微笑
安徒生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
被冻死的小女孩面带微笑
看来童话都是真的
当你的身体打寒颤
你一定要记住穿更多衣服
更不要脱掉衣服

2018.03.16

寒冷让人紧张,最后让人的血烧起来。“冰雪诗歌”就是一种临界点的诗歌,冷与热同时在诗里冲撞███,像鱼一样,最后沸腾起来。

2019.01.08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