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铁心 ⊙ 铁心的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铁心2018年诗选

◎铁心



铁心2018年的诗选(30首)





沙袋

布莱特波本威士忌
苦涩辛辣的男性味道
喝了直想打拳击
打爆某些人的眼球
他们偷偷摸摸的动作
被灯光照地变形而猥琐
我灌下一杯
布莱特波本威士忌
连续挥出重拳
击打在
苍白而浮漂的
肉沙袋上

2018.1




等待雪


下得很小
小的就像没有下过一样
天极冷
冷的让人相信
很快就会有一场大雪到来
他摆着雕塑般的动作
竭力支撑
融入灰冷的空气中
学校的操场上
雪化得很慢
似乎与他一同等待
一场真正的大雪来临

2018.1



性冷淡风建筑

十字路口东北角
有一处精致幽闭的建筑物
小郑说叫浅深
是一家洗浴中心
老李说叫深浅
是一家高档消费会所
小郑说它招牌上明明叫浅深
老李说你那是从西往东看到的
从东边向西看
它就是深浅
无论浅深还是深浅
我对他俩说
每次经过时
我都会情不自禁地看上它两眼
我还真是不知深浅

2018.1




抓拍

在机场安检
排队时
我用手机抓拍了几张照片
安检员立刻制止
这里不准拍照
并让我把它们删掉
轮到我安检了
他们不光使劲在我浑身上下
搜索了数遍
还勒令我把手机相册打开
像对待一名间谍
最气人的是
临走时
女安检员又补了句
摄影师
也不能在这里拍照

2018.1




那些民谣

车里放出《那些花儿》
有句歌词是“各自奔天涯” 
宝宝问
“妈妈,什么是奔天涯”
妈妈说就是大家各自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宝宝说 
不对吧妈妈
奔天涯的意思就是跳悬崖
妈妈笑着点头说
你说的很对

2018.2



今年过年特别静

“大过年的
别闹动静”
一个中年仙姑对她亲戚家的小孩子说

小孩子跑到公园里
把一包摔炮
啪啪啪地
摔完

2018.2



春境

正是花儿竞相开放时
儿子在幼儿园
用一节光秃秃的树枝
粘上几朵粉色橡皮泥拿回家
作为礼物送给妈妈
我看着像干枝梅
找了个空酒瓶
插好放在书架上
没过几天
我和儿子在小区里
采摘了一枝樱花
一枝迎春花
一枝桃花
儿子很开心地把她们
插在那支“花瓶”里
灌了大半瓶水
愿鲜花们多开些时日
近几天我发现
那些鲜花陆续零落枯萎
只有儿子的手工花
依旧鲜艳
让我惊奇的是
那节树枝发出了两三撇嫩条
上面的嫩叶
微微长开
现在瓶子里
只剩下了她

2018.2




吸烟的花脸

排练间隙
一个京剧脸谱的演员
在橱窗前抽香烟
他的腿部淹没在匆忙的尘埃中
黑领带
方格子衬衫
这一刻似乎很镇静
我猜不出
他到底在扮演什么角色
脱去了晃眼的戏装
偷闲中
脸谱像变质的蛋糕
舞台擂台
他的放松
让我关注了许久
让我想念起
我那嗜烟如命
总爱上当受骗的
瘦弟弟

2018.3




过泰山

多年没坐过绿皮火车了
从邹城到济南
天狼兄建议
坐上一遭
两个多小时就能到达
进站后
有点小后悔
一名小儿麻痹女青年
追着我问
她要去德州
是不是在这里候车
我看了她的车票
点点头
看着她蹒跚的步履
有些担心
上到车厢里
臭味扑鼻
北上的乘客真不少
(进站要经历连续两次安检▄▓)
操着老广普通话的列车员
嘶哑地播报站名
火车已跑了一天一夜
他有些破音的南派摇滚
让我差点笑出泪来
邻座喝着大曲酒的两个鲁西南汉子
哈哈大笑
车窗外
再熟悉不过的高峰群岭
缓缓迫进
让我从劣质的酒气中
倍感亲切
差点中途下车

2018.3.21



饶恕

过来一人
把烟头摁在花盆里
又过来一人
把烟头摁在这个花盆里
每个来到的抽烟人
都喜欢把烟头摁在这盆花的泥土里
还好
我吸完烟
在空中划了一圈
我只祈祷

2018.3



像素

古柏之美
拧巴生长

2018.4



打火机

机场高速路两边的废墟上
有野狗的影子
我没来得及抓拍
进入飞机安检
我不情愿地交出了打火机

几天后返航落地
排队等候出租车
隔着铁围栏
一个小伙子端着一盒打火机兜售
我买了一支
坐上出租车
点燃香烟看着手中
这似曾相识的打火机
窗外一片模糊

2018.4




拼册

某文化艺术传媒公司
给我寄来一本画册
邀我参与
齐白石
徐悲鸿
傅抱石
吴冠中
黄永玉
何家英
赫然在列
剩下的一名叫
王某某
一看他作品
大行活
简历里世界级国家级名头一大堆
我立刻答复传媒公司
这种画册
我就不上了

2018.4




时差

马先生从美国归来
半夜到达遥墙机场
打车进市里
出租车师傅问他到哪儿去
他说随便到哪儿都行
找个全国连琐宾馆即可
出租车师傅又问
明天要到哪里办事呢
他说不知道
出租车师傅一脸懵逼
马先生还补充了句
你可以拉个坐顺风车的
于是出租车师傅听了他的话
拉了名拼车的
第二天上午
我问马先生住在哪个宾馆
去接他吃饭
他说不知道
不用接发个位置就行
直接打车到饭店
我说好吧
多睡会儿
倒倒时差

2018.5




变身

诗会照片里
原本有一名特爱装的女诗人
活动结束后
工作人员转发给大家的合影里
不知她怎么变成了
另外一名在幕后服务的
并未出现在现场的男诗人
如果不是有人问
他也来参会了?
大家当时
几乎都没看出来
这微妙的变身
令大家一路上啧啧赞叹
P得好P得妙

2018.5




二胎时代

几个移民澳洲的妈妈
组了个
狗宝宝夜奶群

2018.6




无现金支付

寧静^致遠
黄三怪银河大厦
李相涛
崔通
老陈家豆腐脑草山岭店
顺丰速运
小靴半岛山东书城店
公路商店黑市
燕琪轩
阿东
向未来的梦想奋斗
顺服上帝的主权,让神带領
飞鷹
浮云
东区水果配送
心善
幸福365
L 泰山原浆啤酒
我~发
水财
以上是我近期消费的手机支付
其中心善比较多
连着五六次
我却想不起来
买的啥

2018.6




假想

最近看到
很多原来开画廊的
在画画练书法
不少原来当官的
在画画练书法
还有原来写诗写小说的
在画画练书法
我就想
都画画搞书法了
谁去卖画呢
谁来买画呢

2018.7




绝对快餐

早餐临尽
我看到一名美团外卖小哥
在超意兴快餐
就着一小碟咸菜
匆匆喝光两碗玉米糊糊(免费的)
旁边的胖子
穿一身黑色紧身衣
慢慢地挪着步子
头一次看到送餐的吃早餐
他很快吃完
骑着摩托跑远了
他的工作服是黄色的
这让我误认为
胖子们夏天的工作服
是黑色的

2018.7




地下食堂

小区食堂搬到了中心大厦的地下二层
小区不少居民习惯吃食堂
我和儿子偶尔光顾
从地上入口顺楼梯而下
有一段奇热空间
堪比桑拿房
热得让人拖不动腿
儿子每次都嘻哈地鼓舞我
老爸加油赶紧走呀掀开那块沉重门帘后面就是清凉地带有我们爱吃的把子肉西兰花和小米粥

为了不排长队
我们通常晚去会儿

2018.8




玩具

周末上午
凤凰中心售楼处
小广场
停放了一架直升飞机
引来众多的身影和目光
我猜想这是要买楼送飞机
挺好
晚上九点多
我从工作室回家
再次路过
看见他们正在把那架直升飞机
装进一辆偌大的集装箱货车
如同孩子
把他的变形金刚
装进包装盒里

2018.8




等电梯

早上在电梯口
遇到两种人
推进电动车的
牵着小狗的
我告诉他们
我不急
我等下一班电梯

2018.9



先锋书屋

因为写一首诗
我坐过了站
下公交车往回走
才发现
真要感谢刚才
坐过了站
坐过了的这段街道
以前从没有来过
有一个令我非常喜欢的书店
书店里有不少
现代诗诗集

2018.10



盆景

北面的小山丘
有个注目的名字
“阁老圣山”
山顶上有座
孤零零的八角亭子
亭中的石桌石凳
积攒了层层鸟屎
山间有木板栈道
溪沟里常年不见流水
平时
很少有人在山丘里游走
只在周末大清早
传出一阵阵京剧吊嗓
周边的幢幢楼房
已经比它高出了很多

2018.10




孤立的镜子

3号楼
走梯拐角的地板上
斜立着一面老旧的镜子
在昏暗的灯光下
它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反射的
只有偶尔路过的腿和脚
不过
这些到来的人
面对它时
都习惯弯下腰
看看自己全身的模样

2018.10




烟酒嗓

在比赛直播里
突然听到一个独特的
主播声音
一位中年男子老熟的京腔
他不光解说斯诺克的现场比赛
还时不时结合赛况
聊一些斯诺克历史的轶闻趣事
还会不失时机地怒怼
那些刁蛮无礼的
弹幕
和国人举办赛事导播镜头的不专业
以及打瞌睡的观众
烂俗不堪的颁奖典礼
在直播火老师的比赛时
他尤其兴奋
你时不时能听见
他用打火机
点燃香烟的声响

2018.11




城事诗•有个叫大敖的诗人

我最受不了
打扮得很潮的家伙
写的诗
很古典

乡土

2018.12




行驶的圣诞树

圣诞之日
灰冷的午后
一辆大皮卡
后斗载着一棵圣诞树
摇曳
闪烁
在经十东路上
缓缓行驶
我相信
它能赶在天黑之前
到达它想要到达的地方

2018.12.25



圣诞夜

小区物业工作人员
送来礼物
儿子高兴地说
是圣诞老人送来的吧
我要看看圣诞老人
我们赶紧再次打开家门
正好看到
红衣服红帽子
进了电梯间
儿子高兴地喊
圣诞老人好
圣诞老人再见

2018.12.25



大焖锅

今晚来吃巴沙鱼焖锅
餐馆里
几乎所有的人
都在闷着头吃焖锅
显得窗外寒风凛冽的广场上
大妈们的广场舞
格外热烈

2018.12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