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露水与猛虎 ◎笨水

诗生活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联系客服

      <span id="be229bd331"></span><address id="bfbf140961"><style id="bgfe61709e"></style></address><button id="bl094629f0"></button>
                        

          一月放鹤集

          ◎笨水



          放鹤

          我曾追赶一群鹤
          我在追赶鹤群的途中
          一只鹤在心中诞生
          我曾因奔跑而蜕去人形
          我曾随悲鸣冲出天际
          为放出心中这只鹤
          我一生都在开启这具身体的笼子
          2019-1-1


          太阳

          桀,自称太阳
          天上没有多一颗
          但有人相信
          不信的人
          最后被迫相信
          以至于
          桀死
          仍有人觉得天上
          少了一颗
          地下埋着一颗
          2019-1-1


          抵制

          有人说西方文化
          冲击了我们的文化
          说消费主义感性、生活
          我想到用粮票去抵制
          说好莱坞电影
          宣扬个人英雄,不好
          我就用横店去抵制
          可口可乐象征活力▄▓、激情
          创造和享受,也说不好
          我用豆浆去抵制
          我用长衫去抵制法国时装
          用鞠去抵制英国足球
          用烧饼去抵制汉堡包
          他说牛仔裤太个性
          太自我了
          我用中山装去抵制
          可是中山装也是舶来品
          我干脆
          用不穿裤去抵制
          2019-1-1


          鸟吃暴雪

          白蜡光秃,果实虚无
          虫子躲进茧里,不可剥开
          飞来的鸟▓█,没什么吃的
          只能吃雪
          仿佛暴雪也不能将它喂饱
          它不停地吃
          以至身体冰凉
          不停地回味
          以此度过严寒与贫穷
          2019-1-1


          删人

          人行道上,人来人往
          喧闹、嘈杂
          我把来的人,删成一个
          他们的目的相同
          我把去的人删成一个
          他们的愿望类似
          我把去医院的人█■▄,删成一个
          他们痛苦,但无人出声
          我把从股市回来的人,删成一个
          他们绝望
          有同样的骏马和同样的悬崖
          我把老人删成一个
          他们共用同一抹夕阳
          我把孩子删成一个
          他们背诵同样的课本
          哼着同一首歌曲
          我删来删去
          人行道上,只剩下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最后也被我███,删成一个
          拖着自己影子的人
          他的影子
          我怎么也删不掉
          2019-1-1


          三朵向日葵

          某公司搬走后
          留下一面荣誉墙
          荣誉牌证摘走了
          “我们的荣誉”
          五个亚克力字留了下来
          我们搬进去
          没什么可挂的
          老板把他两幅画挂在上面
          《三朵向日葵》
          是临摹凡高的作品
          另一幅,不知其名
          每天我都感觉凡高来过
          笔直的走廊
          被他走得弯弯曲曲
          2019-1-1


          南瓜的可能性

          我敲一只南瓜,呯呯
          呯呯
          有人听到鼓声
          有人说只是南瓜的声音
          明知是南瓜
          但我还是迷信
          我真的敲到了一只鼓
          又有可能▓▓,是在深山
          敲铜钉突出的寺门
          2019-1-3


          理由

          媒体报道机器人
          总是不忘强调,机器人不吃饭
          不睡觉、不休息
          机器人销售
          同样会把机器人
          不吃饭、不睡觉▄■▄、不休息
          当作卖点
          购买机器人的人,理由简单直接
          他说,装备机器人
          只因他的工人,没能变成机器
          而机器人还未成为人
          2019-1-7


          将来明月

          我看见的明月
          与李白看见的不同
          我看见的明月
          不过是
          遍布环形山的空地
          不过是地产商的地皮
          旅游投资者的新景区
          科学家的实验室
          军队的基地
          能源企业的矿区
          送几台采矿机上去
          要不了多久
          就能把我们头上那片光
          采完■■■。明月
          深知自己的处境
          想逃脱
          可是跑得太慢了
          这只巨型蜗牛
          注定要被人踩在脚下
          嘣的一声
          碎在星空中
          2019-1-7


          自转

          当我自转,我就有了
          自己的大气层
          扔来的鸡蛋石头
          将被销毁。鸡蛋化作灰烬
          石头变成黄金
          它屏蔽黑暗,让我看见蔚蓝
          眼神怎么冷
          我都将它们看作一闪一闪的
          星星
          到处是群山汹涌▄■▄■,到处是
          旷野宁静
          到处是小草,推着巨石
          到处是石头堆积
          加深的沉默
          我用河流,接纳雨水
          我的大海
          被我修剪成花园
          我眉心养的一只幼虎
          每日,穿过暴雨
          去餐露水
          想吃肉
          我就让悬崖带它去看明月
          看看就饱了
          看看就独自回来
          2019-1-9


          楼下唱歌的邻居

          那些经典的
          不经典的歌曲
          千万人对调合拍地
          唱过
          她唱千万遍
          没一遍唱对
          但她坚持每天唱
          歌声传遍楼上楼下
          小区内外
          开始我们嘲笑
          甚至想去敲门劝止
          可就在昨天
          我突然觉得
          她在众口一词中▓▄▓▄,
          找自己的词
          在万人同腔中,
          着自己的调
          如果把她放进合唱团
          她就是那个,打死
          也会唱出自己声音的那个人
          2019-1-9


          我和我

          有个镜中的我
          陪我哭陪我笑
          也陪我哭笑不得
          有个无形的我
          在不知不觉中
          扶我一把
          我有个石头里的我
          替我打坐,冥想
          我还有个露水里的我
          代我推毁▄▓,也帮我建造
          照片上的我
          挣扎着返回
          数字的我
          成形▓█▄■,消散
          去了深空
          只有肉体的我
          知冷知热
          为爱死去活来
          恨也,抽刀断水
          无数个我,相互忽略
          相信有一天会相聚
          不必喝酒
          不必抱头痛哭
          人间的我开车
          天上的我拦船
          我和我
          去往同一个地方
          我在天上走人间路
          我在人间,步繁星的后尘
          2019-1-11


          小饭馆

          看他膀粗腰圆
          想必孔武有力
          臂现龙纹
          想必是老大
          或曾经是老大
          想他背有刀疤
          腹有弹痕
          江湖必有外号
          想叫他老疤
          却见他低头摘菜
          起身收碗
          弯腰厨房
          扯起围裙擦汗的样子
          想他用真名
          在烟火中▄■▓,隐姓埋名
          想外头不好混
          道阻且长
          不比菜刀的
          刀锋好走
          2019-1-11


          张扣扣其人

          张扣扣
          始生于夏
          死了
          生于商
          死了
          生于周
          死了
          生于汉
          死了
          史上众多的
          张扣扣
          是同一个
          张扣扣
          在这里死了
          又从另一个地方,活过来
          2019-1-11


          偶见一个在公交车站等车吹埙的人

          我也有只埙
          放在口袋里
          手捂着
          从不拿出来,吹奏
          它在我手心,暖暖的
          仿佛烧制尚没完成
          我喜欢这只
          深褐色的埙
          永远那么滚烫▄▓,从未被奏响
          2019-1-11


          疫苗死了

          一支疫苗过了保质期
          不如说
          一支疫苗死了
          死了的疫苗
          身体不僵硬
          不变色
          有人说它是活的
          谁说它们死了
          没人吭声
          都默认它们是活的
          并负责随时
          把死的说活
          2019-1-12


          草菅虫命

          我的地板
          是我的领地
          容不得蚊虫跳舞
          也容不得它们
          迁徙与逃亡
          手指按压,它就粘到手上
          一捏,就化为齑粉
          视之,无血
          闻之无味
          让我怀疑刚才看见的
          是粒灰尘
          在赶路
          2019-1-13


          数羊

          我闭上眼睛▓█,就有十个太阳
          在敲门
          我数羊,发现羊,只有我这一只
          不够数
          我就数一只羊的羊头、羊蹄█■▄、羊腿
          羊排羊肝羊心
          越数越心惊
          翻来覆去睡不着
          发现这全是刀的数法
          2019-1-13


          导航

          按导航
          直行
          然后右转
          100米
          左转
          60米
          右转,再60米,到达目的地
          我扭头
          只看见一堵墙
          我没有穿墙术
          也不能右转
          去撞墙
          我断续前行
          它让我掉头
          我开始怀疑
          是否真有一条路
          穿墙而去
          怀疑有个地址
          困在墙中
          怀疑看得见的墙
          并不存在
          砖墙,可拆除
          水泥墙███,可推倒
          铁栅栏,可砸断
          怀疑多了,感觉
          怀疑也成了一堵墙
          迎面向我撞来
          将我撞出一个大豁口
          2019-1-14


          鬼神见

          山冈上没有鬼
          鬼在我心里
          没有坟墓
          坟墓在我心里
          旷野上,没有旷野
          旷野在我心里
          在我心里
          河水轰鸣
          为黑夜安上鳞片
          天亮了▓▓,就能看见
          鬼,睡在草尖上
          将醒未醒,像粒光
          摇摇欲坠
          坟墓生出翅膀
          竟有画眉般的嗓子
          最怕遇见神
          它有天兵天将
          最怕束手就擒
          2019-1-15


          我叫你退下

          我退下,就想退得
          更远
          唐朝我不想见李白
          晋朝我不想见陶潜
          不想成为
          诸子中的任何一个
          我退到丛林部落中
          酋长也喝令我退下
          我退到人与野兽的边缘
          捡起石头投击老虎
          我必须再退▄■▄,才能
          虎口逃生,才能接住
          自己扔出去的那块石头
          2019-1-15


          天光禅寺

          住寺情况公示栏中
          他们统称比丘
          他们的俗名,我一个没记住
          他们面目皆清秀,慈善
          他们尘世的脸
          我一张也没认出
          从寺院出来
          我把我的姓名唤作他们的姓名
          我把我这张脸认作他们留在尘世的脸
          2019-1-15


          牛的新语言

          火锅店新张
          广告在店里店外打■■■,线上线下打
          每天一头牛,新鲜看得见
          广告使食客蜂拥
          广告,也传到草原
          它在草叶上播放,在流水上滚动
          在风声中循环
          认识它的牛▄■▄■,将它教给其它牛
          它们也懂得,学而时习之
          吃草,要哼一哼
          闲遐时聚在一起朗诵
          忍不住就唱出来
          慢慢的它们忘记了
          自己的语言
          用学到的新语言,打招呼
          求爱▓▄▓▄。表达
          祝福,甚至
          在一头牛离开时,用它送别
          送到屠宰场
          它们念,像思念
          推至刀下▄▓,它们也念
          像遗言
          2019-1-16


          无骨之驹

          林中
          原本有匹马
          在那低头吃草
          皮光轻颤
          泛起丝绸的光泽
          后来▓█▄■,它走了
          位置空出来
          风没有去吹
          空气也没去填补
          仿佛马还在那儿
          不同的是
          晨光中它是匹黑马
          星夜下它又是匹白马
          我想这就是世上
          最好的马了
          这无骨的良驹
          四蹄踌躇
          不是在等那些
          手握旧缰绳的骑手
          它在等繁花遍地
          开了,又落
          说走就走
          2019-1-16


          海树

          我把一棵树种到海上
          它的根扎在海水中
          它是嗜盐者
          它把盐粒送至每个树梢
          开出素白微苦的花朵
          它就在海上
          大海茫茫,它就在海的深处
          它就在绝境的边缘
          2019-1-17


          杜甫近况

          下雪了,我想起杜甫
          又下雪了▄■▓,我又想起他
          雪下个不停
          我就不停地
          想起杜甫
          想起他,走在路上
          看见有人冻死
          有人快要冻死
          给寒者以衣
          可他的衣服太单薄了
          予饥者以食
          他双手伸进口袋
          只掏出半颗橡子
          再掏,口袋已空
          可他想应该还有一些
          至少还有半颗
          他不停地掏自己的口袋
          最后就掏出来雪花
          银子一样白的雪花
          银子一样冰冷的雪花
          他掏也掏不完
          他想雪花下面应该
          还有些橡子
          就这样,杜甫
          掏着口袋里的雪花
          走在风雪中
          雪停了
          他还从口袋里掏出零星几片
          雪停了
          我想不起杜甫
          不知他近况如何
          2019-1-20


          我写了三千年的诗

          三千年前
          我就写了很多好诗
          孔子编▄▓《诗三百》时
          选了我一首
          编《诗三百》那会
          孔子很勤奋
          终日审读、校订
          犹豫再三
          把我的那首删了
          补上一首平庸的诗
          令弟子们传抄、出版
          后来的日子
          我一直在写
          从未间断
          我写了三千年的诗
          终于明白孔子
          为什么会把一首好诗
          删掉
          2019-1-20


          旷野之心

          施了点肥
          茉莉就野了
          它已经野到
          把花盆当旷野了
          有几枝长得特别快
          它们跑着长
          飞着长
          爬着墙长
          不开花
          我不能让它们
          继续野下去
          拿起剪刀
          就将它们拦腰剪断
          剪掉了花盆的
          旷野之心
          2019-1-20


          猎人

          我们去打猎
          他扛着猎枪
          背着子弹
          我空手
          来到荒原
          它们早到了
          猛兽追捕
          小兽逃窜
          鸟雀起落不定
          惊叫多过鸣啭
          他举起枪
          子弹随即咬住一头猎物
          鸟兽散尽的荒原
          空荡荡
          再没有值得瞄准的事物
          我这才伸手
          做了个握枪▓█、瞄准的动作
          “呯”
          枪声在荒原上回荡
          像是补了一枪
          又补了一枪
          回去时
          他用枪挑着猎物
          我空着手
          2019-1-21


          心灵目录

          流水还是流水
          高山还是高山
          我们却抡起斧子
          将古琴劈开
          扔到流水上
          古琴成了遗产
          琴谱成了遗产
          制琴术成了遗产
          斧子和凿,成了遗产
          冶炼术成了遗产
          有一天,我们的心灵
          也会成为遗产
          只有少数几个指定的
          心灵传承人
          在未来人类中
          孤独地表演
          他的表演也是遗产
          作为遗产
          心灵不在心中
          只在实验室里
          被重写
          在商品目录中
          被标价。出售
          2019-1-22


          猜领导

          见两个门卫
          立正
          敬礼
          见五六人
          相继进入大门
          他们中一定有一个是领导
          我猜是抬头中的某个人
          又猜是低头中的某人
          2019-1-22


          须如此

          世界安静
          你必须想像
          鸟鸣悦耳
          扑打着窗户
          人群缄默
          你必须导演
          他们交谈
          并各执一词
          谎言统治了牙齿
          你必须相信下一刻
          他们发自肺腑
          眼含泪水
          2019-1-24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