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吴兵专栏 ⊙ 什么能让风苍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童心与诗

◎吴兵



童心与诗

吴兵

童年的无忧无虑、无拘无束,对一个负了生活之累的人来说,的确美好▄▓。童年的经历,是一张白纸上最初的画痕,比之后来斑驳的涂抹,它是那么清晰▓█,那么有光亮。

对童年的热切向往以致不断增添着我们对生活的自信和勇气。有时用童心来想一些世事,觉得那么滑稽█■▄,甚而哑然失笑。“隐藏总不算欺骗”,我笑的对象不是隐藏,而是伪装███。伪装带有虚伪的一面。

儿童没有社会经验,他们的“狡黠”总是那么容易露出马脚。他们对事物的看法因其原初想象而显得十分新奇▓▓,并含有诗意。树木春茂秋凋,季节轮回,司空见惯之事▄■▄。有个小朋友却是这样认为的:“树也爱美,/春天头发是绿色的,/秋天就染成黄色的了■■■。”

儿童的单纯天真,使之生活在他们眼里经常“错位”。常被太阳晒皮肤就会黑一些,有位小朋友就有了这样的联想▄■▄■:“太阳整天晒我的眼睛,/把我的眼睛都晒黑了。”感觉不到夸张,只感觉美妙▓▄▓▄。这美妙是通明、干净、简单,每个人在得到愉悦的同时▄▓,又都心领神会▓█▄■。

某种意义上讲,诗意源自心灵的真实,在人的生命过程中,这是弥足珍贵的▄■▓。回过头来对童年的瞭望,存在着对这方面的眷恋。长期社会化的应酬、寒暄和装模作样▄▓,使得心灵的真实不断损耗。

罗丹说,不是生活中没有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我要说,这发现美的眼睛往往是童心所赋予的。

有位小朋友说他有两个爸爸,一个是身边的爸爸█■▄,另一个是相片里的爸爸。她说他更喜欢身边的爸爸,因为照片里的爸爸天天不洗澡。儿童的眼睛███,发现着美,也验证着美,尽管这美有时带有不自觉的悲情。

人上学掌握了语言文字▓▓,随着年龄的增长,纯真的诗意却在不断散失。现在不少“诗歌”作品,坦率地说▄■▄,让人感受到的诗意并不多。一位朋友曾对我说,年青时谁没写过诗?是啊■■■,年青时谁没写过诗?即便是心存的纯真已经不多,即便是追忆,毕竟追忆的是美▄■▄■。

有的成年人写的文学作品葆有纯真,充满了诗意,儿童爱看,大人也愿看▓▄▓▄,像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列那尔的《胡萝卜须》▄▓、卡尔维诺的一些作品等▓█▄■。童心未泯,实是幸事。

孩子上小学时,我翻阅其语文课本▄■▓,这么“诗意”的年龄,属于他们自己的诗歌几乎没有。七言五言古诗倒是有些,古代诗人中童心烂漫者大有人在▄▓。古诗要学,然而孩子长着“现在”的眼睛,现在的诗意何在?

我尝试着为孩子写点诗▓█,我感到困难,但我同时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向我召唤。啊,童心█■▄!我扫除积尘,一次次迎取那内心深处的光亮。我为一次次被它照亮而欣喜不已。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0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