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span id="bed02734b7"></span><address id="bff1264ea4"><style id="bg6f6901e7"></style></address><button id="blac63a793"></button>
                        

          读者对长诗《个人史》的跟帖评价 附▄▓《个人史》

          ◎沙马



                                         沙马诗歌《个人史》印象
           
          沙马是种植“诗歌”的园丁。阅读他的《个人史》▓█,你深感他把诗歌种进了时间,抑或,他在时间里种植着诗。诗歌如花瓣█■▄,如镜像,闪光而破碎,间或,还有欲望和激情███,还有审视、观察和梦呓。他游离于诗歌之外,又在暗中操纵诗歌的潜流方向▓▓。
          沙马在找寻与表达。《个人史》力图找寻多元时空里的存在形式,表达我们语言抵达不了的领地▄■▄。抑或,它在提取出精神或意识眩晕状混乱状破碎状的一个切面,一个断层,一个盲点■■■,一个深洞。他打探、打探着纠结;他呈现▄■▄■,呈现着可能性;他勾勒着无序或有序;他倾诉着模糊或零星。他实验▓▄▓▄,他行走,他来过,他走过。于是▄▓,有痕迹注入到诗里▓█▄■。
              沙马是灵魂的舞者。艺术需要表达方式,他是灵魂的歌者,写者▄■▓,舞者。他借助《个人史》舞蹈。星光▄▓、落叶、巧克力、风声,在他的创意里风生水起▓█。他孤独,他骄傲,他挣扎,他跋涉█■▄。他要突出重围。他要脱胎换骨。他要从《个人史》出发让自己的诗风站立起来███!
                                                                 
                                                                                    ——江南雪儿
           
          沙马老师,这是后现代主义的写法吗? 我比较迷恋这种写法,原来可以用诗歌完成得这么好▓▓。……我虽然没有读过后现代主义的长诗,但是外国文学史上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代表作品我涉猎了些,比如▄■▄《局外人》《第二十二条军规》《喧哗与骚动》等等。看了■■■,我有些相似的感觉。
                                                                                        ——肖丁丁

          首先祝贺沙马老师,创作了这首长诗,▄■▄■,我粗略拜读了您的《个人史》,很具有“荒原感”的“史料”性,运用了黑色幽默▓▄▓▄,象征,反讽,隐喻,自嘲▄▓,滑稽▓█▄■,通感)是诗意的扩散与凝结,是艺术具象的破碎与重塑,也是主观融于客观的水到渠成▄■▓,生活化加艺术化真实可信,映像的现代感及陌生感,延展的广度,和挖掘的深度很到位▄▓,整体衔接是通畅的,内在支撑坚实有力,,长诗▓█《个人史》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给人以很多启示与思考,,█■▄《写作后记》让我也很感动,,写写停停,断断续续███,用了两年时间,这就充分体现一种写作态度,认真,严谨▓▓,热情,执着,,写作很不易▄■▄,是件苦差事,甚至痛苦,,您的写作态度■■■,写作毅力值得佩服和学习,,写作很快乐,▄■▄■,问好,祝沙马老师创作愉快,佳作频出,

                                                                                        ——风行域内

          夜读长诗▓▄▓▄《个人史》,通读一遍,用了14分钟,所以能计算这么准确▄▓,是我发好了征收同题诗的广告帖▓█▄■,是0:40分,一行行读完全诗是0:54分。因为这首作品的开篇比喻就抓住了阅读好奇心,不加思索地读完全诗30个章节▄■▓,通身舒泰,仿佛穿越了一个灵魂的迷宫,终于找到了出口,看到了外面的光亮▄▓。
              这样的作品,在探索这一年多的读帖经历中,是第一次遭遇了。小说体诗歌的叙事方式▓█,洋洋洒洒地好像一池决堤的水,冲泻而下,呈现出一个人真实或者不真实的肉身和精神,给人一种震撼——敢写█■▄,有力度,有厚度!
              这样的长诗,作者自述用了近两年的时间来写███,当然不是我读过一遍就能读懂读透的,先收藏,然后再慢慢赏学。
              感谢诗友的慷慨分享▓▓,成就我今夜读诗艳遇!

                                                                             ——刘苏慧

          你写了一年,我一口气读下来,喜欢这样碎片化的呈现和笼罩的气韵▄■▄。  
                         
                                                                 ——翟文杰
          费心力。写这样的东西。个人觉得蛮好。   

                                                                 ——马帮

          诗歌文字精彩■■■,内容充实,情感饱满,描写仔细,生动逻辑思维紧密▄■▄■,震撼人的心灵,赏析佳作,!
                                                 ——王美林
                                                             
          杰作▓▄▓▄!毫无疑问! 
                                                 ——魔头贝贝

          冷峻的意识在流动。不错的长诗。赞▄▓!
                                                                 ——夫唯

          简缩的史诗体在纵横捭阖中▓█▄■,直击现实和怪诞的法门:用影子折叠时代的疼楚,用自恋言及生命才在的艰辛和轨迹。诗意在冷静的对视和逼问中▄■▓,愈加显得苍茫厚实。推荐,问好~~
                                                                 
          ——胡明珍

          敢于解剖自己的好诗。极具阅读性▄▓,故事曲折感人。点赞!

                                                                ——爱诗的老兵

          我在看,我在读▓█,我在你的诗句里迷失了。看到了自己,看到了不是自己的自己。我喜欢█■▄!

          ——亿甜

          这是历史的还原还是灵魂的解剖?意象纷呈,天马行空。

                                                                  ——月明梨花白

          很精彩███,描述功夫一流,技法纯熟,写出了个人的经历和感悟,这些都是以诗意化而完成▓▓,有平易近人,有高潮起伏的,有过去的,有时事的▄■▄,有艺术创作的,有平民百姓,有诗人,有想象■■■,有梦呓。这样的长诗,包罗万有,排列有序▄■▄■,高低起伏,坚韧,力度,穿透力▓▄▓▄,元素切入,所有的手法都进行了很好的呈现,我更看中诗中的思考性东西,看中以平凡见精神的东西▄▓。读出很深厚的功底▓█▄■,真的是好诗。
              重起来推。问好老师。
                                                                            ——天衣

          如此执着▄■▓,必有高成,欢迎来北诗交流!
                                                                ——西漠红柳

          很赞同老师的做法,将个人的创作理念和创作想法一并呈现▄▓,供诗友来研读学习,这样的交流应该在论坛大力提倡,希望有更多的诗友效仿,因为这样可以更好的交流▓█。现在是写诗的人多,看诗与研读的少,是论坛存在一种怪现象,诗友这样做难能可贵█■▄。赞同天衣老师的点评与推荐,精华学习,欢迎老师多来交流。
                                                                 ——王怀文

          这种远距离的拼贴出的戏谑和荒诞感███,应该叫沙马方式,是难以复制的。
                                                                  ——布鱼
          庖丁般解析,史诗般生活▓▓。
                                                                  ——渔歌子
          这是一首大诗。存留,学习,细度▄■▄。
                                                                   ——牧野
           

                                                 个人史


           我们都是在猫的摇篮里长大,有着毛茸茸的思想,毛茸茸的
          世界观,毛茸茸的语言■■■,毛茸茸的心
          幻觉的脑袋,记忆的眼睛,耳朵里的风声点燃了欲望
          一代人的狂欢弥漫出硫磺的气味
          夏天的闪电带来了流水的声音。而我的血晕
          却来自一朵虚假的玫瑰▄■▄■。在我们的
          闲谈里,灵魂,是一个摆设
          朋友们常说:“伙计▓▄▓▄,别闲着,该找个妞玩玩”
          莉儿提醒我,女人都知道男人的臭毛病
          干完了,也别说出一个字
          我张大眼睛▄▓,为什么
          她说▓█▄■:“黎明前,没有妓女”
           
          计划经济时代的一天,在国有企业的货物仓库里
          我和她在货物间扒开一个小小的空间
          啊呀呀,吱吱叫的玩了起来▄■▓。这么玩,那么玩
          后来才发现有的动作是假的,是为了
          迎合某种别扭的姿势。而
          “人体的姿势▄▓,必须符合精神的需要”
          噢,别认真,玩玩而已
          很快的,嘎嚓一声就完了
          她看着我▓█:完啦
          嗯,完了
          她点点:完了好。就这么回事
          她裸露的站着像一只美丽的小青蛙█■▄。我
          疲软得像一条蛇。窗外的太阳
          落下去了,她忽然转过身,说我没有
          抵达到她的中心███。我挺着一张脸,空虚的笑笑
          其实,我有很多念头在动作里没有展开
          十年后是市场经济时代,再去揣测当年的事
          就是个傻瓜▓▓。市场开放了,咱们有的是
          快乐时光,我将这个告诉了莉儿
          她咯咯一笑:别得意▄■▄,螳螂也知道如何快活
           
          在他们庆典的日子,我在游荡。一个肥胖的小号手
          坐在市民广场的台阶上
          吹出了自身的哀乐。在一群
          失去记忆的人中间■■■,下半旗致哀。我戴着
          亡父的帽子,向他招手
          你好哇!我好▄■▄■,不,大家好!美容女好!操盘手好
          守夜人好▓▄▓▄!诗人好!敲钟人好!盗墓人好
          植物人好!打开窗子的人好▄▓!玩风车的人好▓█▄■!
          好哇!好!请你们为那些死在别人游戏里的人致哀
          我悄悄溜走了,木然地穿过陌生的人群
           
          一天我路过华中街一家大型超市▄■▓,看见超市小姐们
          列队站在大路边举办升国旗仪式
          她们穿着短裙,脸向东方,大声唱着国歌
          我兴奋不已,也溜进她们的行列
          裂开嘴巴大声唱了起来▄▓:把我们的血肉,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保安走了过来
          他问:你是我们这里的人吗
          我说:不是
          他说:那就请你走开
          我说▓█:为什么
          他说:这里都是我们的人
          他手里的电棒发出嘶嘶的叫声,我走开了
          一边走,一边把
          还没有唱完的国歌█■▄,继续唱了下去
           
          早上疲软,晚上兴奋,我有这个毛病,那你呢███?他们呢
          精神里藏着一只蛹,到了春天蛆虫脱壳
          而出,开始了一生的漫游。我理解
          其中的恍惚之年▓▓。那年月,有人在医院门口和麻醉师
          谈论诗歌,有人在陵园里捧错了
          遗像,有人在“革命”的前夜遗精▄■▄。我关心的
          不是这些。我关心的是有人把
          一船的魔术师运往了彼岸。彼岸的人从来
          就不是我们的人。但向前的路和
          向后的路都是一样的■■■,都会以行人的形式出现
          我纳闷的是,为什么晚上的影子
          和白天的影子不一样?为什么有人在一个不明真相的
          墓地上绕圈子?为什么灵活的头脑困在
          54张扑克牌里▄■▄■?想一想
          要是那儿有自由,还犹疑什么
          从我的经验看,夜晚,从来就不是白天的父亲
           
          有时我的精神很坏▓▄▓▄,喜欢东张西望,不停的幻想
          在玩跷跷板的时候打破了别人的平衡
          在钟表店不同的时间里,说着不同的话
          为什么有人在我的春天里学猫叫,这是我不能
          忍受的▄▓。感觉孤独里有什么东西
          在一天天腐烂▓█▄■,接近一个“空心人” 空心的深处
          是那寂静的风,是骨头里的声音
          那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安排好以后的命运
           
          上午我被带到一个大厅里。在别人安排好了的位子上
          坐下▄■▓,听着别人关于我的证词
          这些人我不认识,也没见过,他们一个个像是
          皮影戏里的人,在我的故事里展开了情节
          有人指责我在他们的花园里心烦意乱▄▓。有人指责我
          偷用过他们的药物。有人指责我
          与一个有幻觉症的小寡妇打得火热。有人指责我
          在他们的领地上安葬我的死者
          有人指责我借用了猩猩的名义反对猴子
          我站起来大声说:别这样▓█,我们
          都是活在老鼠窝里,谁没有窥视过猫的盛宴
           
          烦躁的日子里,玫瑰的迷乱,巧克力的晕眩
          空杯子的虚无感█■▄,旧家具的气味无不
          侵袭着我,构成了我记忆中
          一块硕大的肿瘤。细胞在内部膨胀,分裂出无数的
          碎片███,碎片闪出疾病的光芒
          照亮陌生的微生物。一个微生物裂变成另
          一个微生物,群体裂变,造成了我
          身首各异▓▓。为什么活得这么揪心
          莉儿说:别这样,傻子才以为现实就是看到的
          那个样子。为什么有人用完了避孕套
          就随手扔出窗外▄■▄?皱巴巴的
          套子,在月亮下闪闪发光,路过的人谁在乎这个
           
          “愉快的往事,必须是没有一点儿毛病才行”
          这可不简单■■■,要动点儿脑子
          学会用病句,叙说病情。用“二” 对付“一”
          用“红色”对付“灰色”
          用短暂对付漫长
          用一天的光亮,对付一生的灰暗
          莉儿说▄■▄■:要找准下手的地方
          嗯,我点点头,等待敲门声音的那一刻
           
          莉儿不仅是一个快乐的肉体,也是一个快乐的
          精神▓▄▓▄。她说:所有的风景,都是
          一次美丽的错误。这个时候我就想操▄▓,真的想操
          操啊▓█▄■,操,但我还是不辞而别
          上了一辆影子火车。火车载着一车厢的幽灵
          开往江淮地带,那儿的玉米
          点亮了灯光▄■▓。这是灵魂出窍的最好时刻
          接着,那么多的遗像闪亮登场
          在民族乐团的唢呐声里将
          他们将死者端端正正地放在观众的面前
          有人说:别这样玩,老套了▄▓,换一种玩玩
          有人说:干嘛这样消费我们
          有人说:向死亡学习
          我人不知鬼不觉离开了,回到自己的巢穴
          看着父亲的遗像▓█,只有自己的死者,才是一个死亡事件
           
          父亲临死前说:活着,就是为了让死亡漂亮
          一点█■▄。别让人指指点点的
          是啊,总要带点儿像样的礼物去会见那儿的朋友
          他们已经在地狱里藏着自己的“私有天堂”
          瞧,“光,已经射了出来”███。父亲闭上眼睛的一瞬间
          天下起大雨,一辆带拖斗的卡车
          将他的尸体运走,沿途没有一棵树,没有一朵花
          没有一只鸟儿▓▓,光秃秃的全是石头
          有人在用铁锹在石头缝里敲开一小块空间
          将他放了去进。我把他的一顶帽子摆在坟头上
           
          我不是一个追忆逝水年华的人,为何如此的纠结
          那么多时光过去了。看看我
          房间里一地的烟斗▄■▄,钥匙还挂在门上
          窗外的苍蝇还在嗡嗡叫
          地球仪的底座坏了,在晃动
          墙角的老鼠洞还是敞开的,怎么就没堵上
          下水道里的污水咕噜咕噜的冒了出来
          闹钟,不闹了■■■,还摆在桌子上
          去年的一份医保合同还
          没有签上名字。这些年,我到底干了些什么
           
          朋友们都走了,没有一个留下地址
          是不是纠结这个
          昨天▄■▄■,妻子说,它断了,不来了,干不了啦
          是不是纠结这个
          莉儿不再为我打开她的后门
          是不是纠结这个
          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广场上的石头雕像
          是不是纠结这个
          医生从听诊器里听出我体内动物的叫声
          是不是纠结这个
          不管是不是▓▄▓▄,我已经滑出了人的边界
           
          一天在QQ聊天室里聊天。一个化名为“植物人”的人
          问我:母袋鼠有几个生殖器。我说1个
          不对▄▓。我说5个▓█▄■,不对。我说9个,不对
          那是几个。他说3个▄■▓。噢,空出2个
          不对。噢,空出1个▄▓,不对。为什么?因为公袋鼠也是3个
          正好对上了,缺一不可▓█,这就是上帝
          玩出的艺术。我们正聊得起劲
          莉儿进来了,她提醒我别傻乎乎的活着
           
          但我有自己的见识。休眠的鲸鱼是一次短暂的
          死亡█■▄,尽管孤独,但会跳舞,成为了
          一种生存的美学。在███《在时间简史》里,空间的气球
          从不在同一个地方爆炸,这是风的艺术
          在星球动物园里,人们还没有获得通行证就已经
          出发了▓▓。那些从现象上回家的人
          最后找到的却是一座坟墓。在理想国里
          柏拉图从不在有女人的晚上打开窗子,这是一种
          “精神的回避”。在纷乱的事物里
          我站在一块冰冷的石头上▄■▄,望着空荡荡的远方
           
          但还得顾及一点现实。北正街路口,栀子花树下
          我遇见一个穿牛仔裤的中间代诗人
          他问我:那个借用芒果反对苹果的人还在吗
          那个把向日葵栽种在疯人院里的人还在吗
          那个把“精神” 理解为旋转“陀螺”的人还在吗
          那个从不在双数车站牌号下等车的人还在吗
          我说■■■: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们曾经捧着
          同一个遗像走过纪念碑广场
          中间代诗人瞪大眼睛,转过身,呜呜的哭了
           
          叔伯曾经是一个诗人▄■▄■,晚年,他在坐便器上
          看完了《世纪的回忆》,认为
          世界不过是一个“动物学家的梦”
          为了这个梦▓▄▓▄,他周游列国。常常坐在火车里
          给死者写信。(虽然这些信后来都退回到自己的手里)
          他还是不停写着▄▓,写着▓█▄■。他想告诉他们
          没有与死亡跳过舞,就不可能有艺术
          没有看过红月亮的人,就不知道什么是太阳
          没有转过硬币的人,就没有第二种思维
          他写给每个人的结尾都是同一句话
          “不要以为上帝死了▄■▓,什么事都可以干”
          但我没想到,叔伯在一夜之间失踪了
          这成了一个悬案,没有人知道其中的真相
           
          为此我开始迷上了侦探小说。妻子说今天是
          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看侦探小说
          孩子在动漫城里彻夜不归,我看侦探小说
          莉儿挺着乳房在窗外叫喊,我看侦探小说
          查户口的人来了,我看侦探小说
          送挂号信的人来了▓█,我看侦探小说
          心理医生来了,我看侦探小说
          在地铁里看,在股市大厅看,在
          钟点房里看█■▄。最后才发现,叔伯在制造一个事件
           
          在这个事件里,为什么那个孤独的守夜人还在
          不停的抱怨?他抱怨人的精神
          是一堆大杂烩███。抱怨花朵下,有囚徒的尸骨
          抱怨自由是自由的敌人。抱怨走在
          大街上的都是魔术师。抱怨春天里藏着秋天的谎言
          当猫▓▓,爬上了栅栏,他却
          浑然不知。他说每个人都有他自己
          的夜晚,对白天的事物▄■▄,从不提供一个证词
           
          这造成了我的偏头痛,发作的时候我就问自己
          我是我吗?我不是我吗
          我什么时候是我?我什么时候不是我
          我可以是我■■■,也可以不是我
          以前的我,以后的我,是同一个我吗
          这些都是一笔糊涂账。心理医生
          告诉我▄■▄■:你的片面性造成了你的偏头痛
          你的偏头痛造成了你的混乱
          你总是把自己的定时炸弹设定在别人的时间里
          他说你可以离开自己了
          听了他的话,我在摩天大楼上,整整站了一天
           
          过了这个危险期,一个从垃圾箱走出来的人
          向我走来▓▄▓▄。他似乎从这些垃圾里找到了
          我消费隐私的证据,试图说明我是
          一个不够体面的人,不够亮度的人
          他警告我:不要在别人的葬礼上想着自己的事
          不要在自己的影子里喊出别人的名字
          不要在别人的隐私里动手动脚
          不要以为活着▄▓,就是生活
          我一声不吭▓█▄■,转过身,走进正在狂欢的人群
           
          “黑豹”,是一只借来的乐队,啊啦啦▄■▓,啊啦啦……
          跳啊,唱啊,多带劲。乐队里
          一个穿着短裙的肥胖女人构成我青春的臆想
          我开始了自我周旋▄▓,自我迷乱,自我快感
          时间是一次性的,动作是一次性的
          技巧是一次性的,喘息是一次性的
          “伙计▓█,你还什么有更好的手段让自己快乐一天吗?”
           
          我常常假设着这一天,在自己的假设里忙得团团转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一个女人,她
          一边哭█■▄,一边说她被别人假设过了很多次
          像是无数只手在她身上触摸。其间有老师、有父亲
          有陌生的游客、有诗人███、有小老板、有滴滴车司机
          有广造策划人、有上层建筑的人、有炒地皮者
          有导演▓▓、有艺术经纪人、有动漫人
          他们说:这没什么,不过是一段调情的好时光
          莉儿说▄■▄:在《洛丽塔》里我看到
          一个善于调戏灵魂的人,更善于调戏肉体
           
          但我的叙述必须对其中的某些情节负责。指出其中的
          歧义■■■、混乱的内在关系。试图用辩证法
          论证一只苹果腐烂的过程,一只气球爆炸的过程
          一只乌鸦黑暗的过程,一只鳄鱼
          浮出水面的过程▄■▄■。为此引来了他们的质疑
          他们说:孤独是可耻的。调情,才是这个时代唯一的
          好时光▓▄▓▄。那就来吧,有人在货车厢里
          干了起来。有人在大街上梦游,有人在电梯里自泄
          有人在小区里大声唱着老掉牙的歌
          有人在看大海落日▄▓,然后撒一泡尿就走了
          有人在高速公路上视频聊天▓█▄■。有人不停的更换
          性器具。有人偷偷的修改医生诊断书
          有人坐在酒吧里和开发商预谋郊区的一大块墓地
           
          郊区的夜晚,遗址、落叶▄■▓、乡间小屋、星光微暗
          我坐在墓地上用一枚弹壳吹出了动听的音乐
          在主题歌曲里,那个美丽的女人死在
          战争影片里。春天到了▄▓,她的坟头上飘出长发
          在风中散发出茉莉花的气息,这让我
          我空着身子幻想了很多年
          花园停电了,我还在寻找那朵花。群星破碎▓█,我接近了
          锋利的碎片。而“流血事件”
          来自于那些想拿走捏在死者手里东西的人来抵达
          内心的胜利。明天我就要会见一个人
          有人说他是这个世纪最后一位敲钟人,随时会预告
          “丧钟为谁而鸣”█■▄。 我必须放弃自己的论调
          抓住他,不让他在我们的身边,堆起一座座空心坟墓
           
          夜里,我想在他们的墓地上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
          用所有的礼物点燃灿烂的火花
          在火花里出现的人都是我的朋友███,向我招手的人
          都视为一次“善意的相遇”
          我不再用我的一秒钟擦伤别人的一分钟
          不再用我的手关上别人的窗户,不再用我的钥匙
          打开别人的房间,不在别人的路口插上
          我的标牌。伙计▓▓,我已经向这个世界缩回了双手
           
          这使我成为一个单调的人,在单调的时光里
          为什么那些和我谈论老子的人
          也喜欢和我谈论马克思?我们穿着短裤坐在
          动物园的台阶上说得昏天地暗
          可以用物质,对付虚无▄■▄。也可以用虚无,对付物质
          可生活总是拖拖拉拉的。我是
          一个短暂的人,哪有心思记住那些漫长的日子
           
          在那些日子里■■■,我几乎不说一句话,不会见一个人
          不吃一颗桔子,不路过橱窗里的女模特
          我的“私人生活”是明亮的。是可以拿到桌面上的
          在集体里我就假装是一个有信念的人
          是一个在市场经济时代读过▄■▄■《资本论》的人
          是一个能够把魔方转动成一色的人
          是一个有着很好的手段让笼子里鸟儿唱歌的人
          这些都是他们想不到的。在他们想不到
          的地方,我玩着自己的游戏,失败了很多次▓▄▓▄,但
          还得玩下去,玩下去,玩出花园的叫声
          道路的叫声,铁的叫声▄▓,词的叫声▓█▄■,直到把自己玩完
           
          玩完啦。好。我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下,等一个
          光秃秃的人▄■▓,我想告诉他“独特性
          是艺术的一个骗局”,在这个世界上,我的每一个词
          都被别人用过。我的每一个手势都被
          别人打过▄▓。我的每一个物质都被别人消费过
          我的每一个孤独都被别人孤独过
          我的每一天也是别人的每一天
          我忍受了这些,最后,走进了疯人院
          瞬间,我看到那么多的向日葵▓█,在太阳下光闪闪发光
           
          深夜,我打开窗子,看着满天的星光,看着
          星光下每一片落叶█■▄。落叶的命运在
          风的边沿嘶嘶叫。在嘶嘶的叫声里,我
          安静下来,悄悄拿出孩子的铅笔
          在一张皱巴巴的纸上███,为自己画一张自画像
          用大写意的手法掩盖了某些不太
          好看的细节,让艺术,成为一个手段
          寂静中,忽然有人大声说道▓▓:艺术,不是手术
           
          写于2017年1月6日
          定稿于2018年12月20日
           
           
          写作后记:
           
          《个人史》从2017年1月开始写起▄■▄,一只写到2018年12月,两年来不断的修改,不断的构思,不断的重新开始■■■,总是不尽人意。诗歌,应该被理解为“应该是”的艺术,而不是“已经是”的艺术▄■▄■。这就需要新的探索,新的发现,不断的创新,这是我所奢望的▓▄▓▄。而人的奢望,常常淹没在失去才能的现实里。
          为此,我的每一次修改几乎都是重新写作▄▓,缓慢而艰难▓█▄■。麻烦的是每一次都有新的想法,从而使这首诗没有尽头,难以完成。
          先是整体感很强▄■▓,但呆板,而我需要的是破碎、即兴、自由▄▓、随性、灵活、拼贴、多变▓█。这样写下去又出现了另一个毛病,就是缺乏整体感。仿佛米沃什所说的:阳光下█■▄,一堆破碎的意象。
          这样反复复,结结巴巴,令人晕眩███。那就索性放下来,这一放有时是两个月,有时是半年,再拿起来感觉很陌生▓▓,难以为继。原因是:我一直没有写出我想要的那种效果,而这个“效果”一直在我脑子里▄■▄,就是出不来。这几乎使我的写作陷入绝境,迫使我不得不承认,我的潜能是有限的■■■。
          但我没有放弃,就这么断断续续的一直往下写,不停的修改,不停的重写▄■▄■。虽然进度缓慢,但还是有些突破。我有一个固执的想法,就是▓▄▓▄:写,比不写好。终于有一天,我仿佛找到了“感觉”▄▓,找到了内容和形式的结合点▓█▄■,找到了一首长诗的灵魂。让这首要“死”去的诗得到了“复活”。
          这就是:只呈现▄■▓,不表达。试图呈现出我内心的“荒原感”。通过对“场景”的呈现,渗透更多的事物▄▓。在局部上破碎、即兴、随性,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但在整体上要意蕴一致,气息的相通,诗性的流动█■▄,语言的互动,思想的关照,物象的对应……同时,尽量淡化所谓的“谋篇”“ 布局”“ 模式”“ 套路”等███。避免以“手艺”来“炫技”,避免冷冰冰的语言游戏,避免主观性的自恋,也避免客观性的描摹▓▓,要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一座衔接的桥梁。
          不能在诗歌中做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为此,我给了这首诗我的血液▄■▄,我的温度,我的气息,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我对人的命运在这个世界处境的理解■■■,我对词语现实的认知,我对 “中心意识”的摒弃。我认为:只有碎片▄■▄■,才能构建内心的世界。在荒地上,种植出一株卑微的花朵。
                两年来▓▄▓▄,这首诗终于完成了,但还是觉得有点不尽人意,还是没有写出我想要的那种效果。我也不想再折腾了▄▓,再折腾下去▓█▄■,这首诗就会夭折……
          这会让我不甘心,我知道人在不甘心的时候会干出一些蠢事,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拿出来▄■▓,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长诗《个人史》。我希望我的“愚蠢”换来别人的智慧。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