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第五棵槐树 ⊙ 爬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第五1

◎槐树



 
 
 
□ 这一年最后的晚餐
 
下午四点
川上打来电话
叫我晚上到他家吃饭
这是的一个月来
川上第几次我要算一算
第七次叫我过去吃饭
近一个月来
我一个人呆在武汉
除了下过四五次面条
就没有做过一餐米饭
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
我不想在这么重要的一个晚上
还是吃一碗鸡蛋挂面
于是我满口答应了川上
并且在电话中跟他约定
我过去的时间是六点半
 
2018-12-31
 
 
 
□ 重要的决定
 
睁开眼睛
看了看手机
时间是早上8点半
昨晚几个人在方掌柜吃饭
我喝了点酒
川上要提前走
就让他开我的车
并跟他约定
今天早上9点半
我到他家拿钥匙
其实这还算不上
我非8点半起来不可的原因
让我很快起来的是
在看手机之前
我做了个对我而言
非常重要的决定
是个什么决定
我想除她之外
我不会轻易
跟任何人说出来
 
2019-1-2
 
 
 
□ 在写诗上
 
早上收东西
看到半张A4的纸
纸上写的是
朱迎萍去年12月1日参加
省内艺术联考
老师给他们提炼的
几个作画要点
其中在素描上是:
注意构图适中
对称打型
透视平衡
大小有序
光源统一
主次明确
空间得当
黑白分明
层次丰富
刻画真实
其实何止是素描
我想写诗的要点
也差不多是这样的
 
2019-1-2
 
 
 
□ 一个人的生活
 
晚上跟朱苏丽聊天
她问我一个人呆在武汉
感觉怎么样
我说没怎么样
所有的生活
都有好的和坏的
两种状态
她继续问
那么你觉得一个人生活
最大的好处
和最大的坏处是什么
我说最大的好处是
没人找你吵架
接着我又说
最大的坏处是
你想吵架
却找不到人
 
2019-1-2
 
 
 
□ 生活的风景
 
这两天为朱迎萍
收集画画的素材
我四处游走
拍了很多照片
它们跟我以前
拍的照片相比
最大的区别是
以前的照片
几乎都是风景照
这些照片却是
学习工作生活上的照片
如果你要问
这两类照片
究竟有什么区别
我想了想觉得
从大的方面讲
风景照大概是浪漫主义
学习工作生活上的照片
应该都是现实主义的
那么也就是说
我们所谓生活的风景
其实经常是分离的
 
2019-1-5
 
 
 
□ 一件事
 
上午九点半
我躺在床上
接到大哥的电话
他跟我说起
昨晚发生在
他家的一件事
接着我一直
就在想这件事
直到晚上
我还在想这件事
现在我在犹豫
我应不应该
把这事写出来
我觉得写和不写
对于我而言
肯定是不一样的
 
2019-1-5
 
 
 
□ 物语三千
 
晚上和东林喝茶聊天
聊到读书
我问他有没有
莱昂纳多·科恩的《渴望之书》
我说这本书是我
这几年经常带在身边的
三本书中的一本
我说另外两本是
约翰·凯奇的《沉默》
以及卡夫卡中短篇小说集
好像是做交换
东林说他也有很多牛逼的书
他起身走进卧室
先是拿出斯宾格勒的▄▓《西方的没落》
接着又拿出沈继光的
《物语三千》
 
2019-1-6
 
 
 
□ 寓言
 
今天下午3点
我坐576路公汽
到珞瑜路丁字桥站下车
在洪山公园拍了些照片
然后乘2路地铁
到螃蟹闸站下车
在两个地铁站
我也拍了一些照片
出站口有个报亭
我买了一根烤香肠
跟报亭老板打招呼
把报亭的陈设拍了几张
然后穿过昙花林到胭脂路
从黄鹤楼下到辛亥革命
武汉起义纪念馆前的广场上
我找了条长凳坐下
点燃一根南京牌的细烟
我侧身望着广场上
孙中山铜像的侧面
一只猫在背后朝我靠近
我开始想象一只猫
与一尊铜像的寓言
却忘了我其实是
到广场上来拍照的
 
2019-1-6
 
 
 
□ 在北京
 
今天凌晨一点
躺在床上
我闭着眼睛想象
她像在武汉一样
侧面弯曲着身体
睡在我的边上
我感到了她的呼吸
以及她身体散发出的热量
我继续想象
跟某些时候一样
我非常累了
我平躺在床上
和她隔着一公分的距离
此时我真的很累
以至于我的想象
都未能持续
三分钟的时间
 
2019-1-7
 
 
 
□ 从文秀路到文治路
 
晚上十一点四十分左右
到文秀路上拿电脑
经过一个小区的大门
我看见门口站着一个
穿白色羽绒服的女人
在路灯的照射下
两扇铁门在深夜里紧锁
那件白色的羽绒服
显得十分耀眼
我不是蜘蛛侠
我只是个过路人
我背着电脑包
继续朝文治路的方向走
进入文治路的人行道
在道路右侧两个
比人高的配电柜之间
走出一件连帽羽绒服
我的头皮发紧精神一怔
装着没什么事继续往前走
走出十几步之后
我扭头朝后看
看见那个女的
已经站在夜幕下的灯光里
我想在文治路上的这个人
跟文秀路上的那个
应该不是同一个人
 
2019-1-7
 
 
 
□ 流水账
 
上午8点20分
带着梦中的恐惧睁开眼睛
现实中的一桩诉讼案
梦中又增加了一桩
和小引聊诗
煮一碗紫菜虾米鸡蛋面
洗澡之后接着
洗短裤袜子若干
变频滚筒洗衣机感应电源开关
换不同的手指感应
时间过了三十多分钟
还是没有打开电源
在微信群里和同事们谈
跨境电商学院的组建与运营方案
把写在纸上的一首诗
输入电脑
看电视连续剧《秦始皇》
第23集到最后一集
像往常一样
每天的生活
都是以躺在床上结束
 
2019-1-9
 
 
 
□ 从昨夜回到今天
 
刚才关宏达给我
一根天子牌的细烟
我站在走廊上把它点燃
我抽了一口就想起
昨晚的电视连续剧
昨晚十二点左右
天子驾崩了
在这个场景
编剧发挥他的想象力
安排了两个楔子
一个是一只老虎
整夜在营地外长啸
另一个是几百里之外
太子听见一阵霹雷
他的大将军也听到了
天子是天的儿子
跟我们平常百姓不一样
这也是我们的想象
大约三分钟
一根天子牌细烟燃成了灰烬
我也从昨夜
回到了今天
 
2019-1-9
 
 
 
□ 秦始皇做了那么多基础设施,推行了那么多改革项目▓█,就是为了死后,还有人想起他
 
早上接到她的电话
她说今天是她爸爸的忌日
北京太远
她让我在武汉
跟她爸爸烧些纸钱
晚上六点半
我把车停在路边
买了一些泥香和纸钱
在一堵围墙脚下
画一个带缺口的圆圈
然后将那些泥香和纸钱
一把把点燃
升起的火焰照亮了
一小块地方
我回想起她爸爸的样子
我想今天除了我
还能回想起他的
大概没有几个人
 
2019-1-9
 
 
 
□ 杰拉尔德·穆南
 
我在纸上写下
杰拉尔德·穆南
我写下的像是一句话
杰拉尔德·穆南
当然不是一句话
杰拉尔德·穆南
1939年出生在墨尔本
童年生活在本迪戈
后来又回到墨尔本
不知道哪一年
他从墨尔本迁到
维多利亚州西部的偏远地区
他说,他很高兴
他的生命将会
在一个陌生地结束
 
2019-1-9
 
 
 
□ 张柳
 
今天晚上
张执浩请小平和蓝石
在方掌柜吃饭
在座的有张羞、艾先
小引█■▄、东林和我
还有写网络小说的张柳
酒桌上
白酒喝了接着
喝啤酒
啤酒喝完了他们提议
换个地方喝洋酒
张执浩安排我
顺路带上张柳
她和我同坐一辆车
其实她也和其他人
同坐一辆车
这就像她和我同桌吃饭
其实她也和其他人
同桌吃饭一样
 
2019-1-12
 
 
 
□ 从文治路到书城路
 
下午四点
我和川上
在街上拍照
我拍沿街的玻璃门
玻璃窗以及
临街过道上堆放的杂物
川上只是拍
迎面走来的陌生人
一个牵着宠物狗的姑娘
走在文治路上
后来在书城路
我们又看见那条宠物狗
和那个姑娘
那个姑娘走到了
我们前面
我们几乎同时看见
那个姑娘没有耳朵
这就是我们的
一段生活
 
2019-1-13
 
 
 
□ 旧时光,或和二哥在KFC度过了两个小时的美好时光
 
下午两点
送二哥到火车站
火车站的人很多
他买到的是
下午五点的票
我和他坐在KFC
我点了一杯
柠檬红茶
我跟他点了一杯
燕麦奶茶
我们坐在一个角落
唱着热饮
回忆过去
过去有很多
美好的时光
 
2019-1-22
 
 
 
□ 过去的事
 
这个月十七号
喻斌从牢里出来
我没有马上
打他的电话
直到今天下午三点
我还没跟他
打一个电话
十一年前我们是朋友
十一年后
我们应该都有一些变化
我想我应该
把一些事想清楚
我想我是应该
打个电话(说什么呢)
还是打个电话
接着就上门看他
或者是直接到他家里
跟他谈一谈
过去的事
 
2019-1-22
 
 
 
□ 无题
 
现在是下午三点
我正在犹豫
接下来
我是应该
睡一会(从昨天开始
我不停地流鼻涕)
还是应该
收拾东西
搬家的事
还有一部分没搬完
我还想写一首
关于前天晚上
张羞███、东林和我
一起吃饭的诗
最后我决定
把下午三点的犹豫
写一首诗
接下来
睡一会
起来后想做什么
就做什么
 
2019-1-22
 
 
 
□ 湖边的人
 
下午五点
坐在床上
看着湖面一角
接着看到一个人
沿着湖边漫步
我想如果
那个人知道
在六楼的一张床上
有一个人正看着她
沿着湖边漫步
她会是继续往前走
还是加速度离开
或者是忽然
停下来
 
2019-1-22
 
 
 
□ 委内瑞拉
 
昨天晚上
回来得很晚
我想写首诗
我还没想到写什么
就中途睡着了
今天上午
我继续想这首诗
今天上午
微信上都在转发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有个人
叫瓜伊多
瓜伊多现年35
人们都期待他给委内瑞拉人民
带来美好的生活
 
2019-1-24
 
 
 
□ 最近一个人呆在武汉
 
昨天晚上
我想到写一首
只有一个字的诗
我来不及确定
这首诗的那一个字
是哪个字
哪个字其实非不重要
我更是来不及
把这首诗
写在一张纸上
就很快睡着了
即使是这样
我想在昨天晚上
其实这首诗
已经是成立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
现在我写的
并非是那首
只有一个字的诗
 
2019-1-24
 
 
 
□ 岩井俊二
 
谈论一生
就像一次搬家
只有搬家
我们才知道
我们的家原来
有那么多的东西
那些东西
有些是每天都在使用的
有些是几天
使用一次的
还有些是
很长时间才轮到
使用一次的
但是所有的东西
我们都不愿意舍弃
那些很长时间
才轮到使用一回的
就好像一生中
千年才等到一回的
 
2019-1-25
 
 
 
□ 我们生在人世像做一场恶梦
 
昨天晚上
我拼命地喊
我的喊声虽然很大
但是在那么
深的夜晚
还是没人听到
没人知道我是
多么绝望
虽然没人听到
但是我也不能停止喊叫
感谢我的喊声
我还应感谢什么呢
最后我听到了
我的喊叫
我睁开眼睛
室外的灯光
正照射到床上
我的两只手
还停放在胸口
 
2019-1-25
 
 
 
□ 离开南湖雅园605号,我们不能谈哲学,我们只能谈感情
 
在南湖雅园605号住了半年
人还未离开
东西就几乎搬空了
明天晚上是最后一个晚上
空荡荡的房间看上去
更加地陌生
关掉房子所有的灯
在室外光的映照下
两个电器设备上闪烁着蓝色的光
我从客厅走到厨房
从厨房走到阳台上
接着一间接一间走了一遍
除了空荡荡的感觉
我就只能听见
脚下拖鞋摩擦地板发出的声音
 
2019-1-25
 
 
 
□ 苏格拉底
 
从武汉到北京
更具体地说
是从武汉的2号地铁
到北京平谷的
一个叫官庄的地方
从地下到天上
然后再到地上
苏格拉底一直在法庭上
做自我辩护
他愿意为他的,他们的
当然也应该是
我们的道德去死
但是很多人跟他不一样
他说▓▓,他们受审判的时候
总是把被判死刑
看成大难临头
倒是仿佛不被判死刑
就能永远
不死似的
 
2019-1-27
 
 
 
□ 武汉的动物园路、文秀路和后长街三个点连成一个三角形
 
二十五号张羞带着张临
离开武汉
到了北京
二十七号我跟着
也到了北京
同一天下午三点
东林坐上了从武汉到北京的飞机
我们三个人是武汉的
一个单身联盟
在三天时间先后落在北京的
通县、平谷和东直门
这三个点
连成了一个三角形
无论是在武汉
还是在北京
我们都是约在
三角形的点上吃饭聊天
然后在三条边上
重复地做
双向运动
 
2019-1-28
 
 
 
□ 向武华
 
1月28日晚上
蓝石在朝阳北路的青年餐厅
宴请各路的朋友
张羞先到
朋友陆续地过来
先是一桌后来拆成两桌
两个桌子铺上
越来越多的酒菜
酒喝到中场
两个桌子上的人按一种什么节奏
开始交换场地
张羞过去了
老陈过来坐在我的右手
老陈是黄冈武穴人
我们两次提到一个武穴的诗人
但都记不起
那个人的名字
第二天早上洗漱的时候
我忽然记起了
那个人的名字
但我已是在新中街的一间民宿里
老陈昨晚也离开了
朝阳北路的那家
青年餐厅
 
2019-1-30
 
 
 
□ 库布里克
 
1月28日下午
我从平谷的官庄到
香河园路的当代MOMA和东林见面
除了见一见才从武汉过来的
以及他们在北京的朋友
我就剩下陌生
和时间的紧迫感
东林带我走进一家叫
库布里克的书店
我就喜欢上了库布里克
第二天下午
张羞、东林和我在中国美术馆
想找一个喝茶的地方
我坚持去库布里克
在库布里克
三个人唱着三杯摩卡
东林继续会见在北京的朋友
张羞在椅子上睡着了
我找到几本书
其中一本是让-菲利普·图森的
玛丽的真相
 
2019-1-30
 
 
 
□ 雷诺兹夫人
 
1月29日晚上7点
张羞▄■▄、东林和我
从七圣路的北京涮羊肉回到
新中街的民宿里
房间没有茶叶
我们就喝白开水继续聊天
张羞抱着一只虚拟的鹅
坐在我的左手
东林跟我们拍照
我不知道后来是怎么聊到
雷诺兹夫人
我不知道
雷诺兹夫人的长相
以及一百年前人们的生活
我只想说的是
我们聊到雷诺兹夫人
就不得不聊到
格特鲁德·斯泰因
 
2019-1-30
 
 
 
□ 南法信
 
1月29日晚上9点
东林把我们送到东四十条地铁口
我要去平谷
张羞要回通州
张羞跟我买票
并在地铁分布图上
指划着到俸伯的线路
我在2号线雍和宫站换乘5号线
在5号线的大屯路东站
换乘15号线
在15号线上
从关庄到望京
从望京东到马泉营
我都是从地下穿过
我不知道那些陌生的地名
在我的生活中
究竟意味着什么
就好像那个马泉营
我也可以叫它南法信
 
2019-1-30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