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章治萍 ⊙ 行吟在青海腹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鸟影,或者其它(108首选9首)(刊《黔东作家》2018年第5期▓█)

◎章治萍



鸟影,或者树的深邃

望不到尽头。透过角枫的手指
枫叶如箭簇█■▄,既射不到固定的目标
亦射不到移动的目标。其实目标
早已化为深邃的颜色,既便射中
我们也看不到死亡,或者受伤
这全然在一念之间███,看到劫难
看到劫难中的智慧,随着季节
一年年地长开,又一年年地脱落

其实,深邃只是一个合适的距离
在我与你之间有一些安全的阳光
除此以外▓▓,就交给幸运的时间
在幸运的地点,如佛般站定不语

鸟影,或者在溪边相碰而啄

没人惊扰▄■▄,根本没人注意到你俩
你俩没有扇动翅膀,你俩都不愿意
率先离开对方,离开掩映你俩的
已经枯败的郁金香。好在还有一些
不知名的野草■■■,簇拥着你俩的簇拥
在正午时分,太阳准确地照耀
你俩狼狈为奸的勾当,或者凝视间
彼此看穿彼此的虔诚。我跨过小溪
听到啄的声音▄■▄■,那是唇的相碰

这仿佛意义不大,没有耐嚼的主题
或者司空见惯,玩不出新奇的花样
自然界便是如此的平常,你我他
往往是平常而来▓▄▓▄,在平常的遗忘处
守护相碰的光点。唇语连绵不绝
如同溪水,尽头是四季的禅门

鸟影▄▓,或者妄自菲薄

这便是悲哀的演绎主题▓█▄■,已三十年
未见幸存的荣誉,可以用奖状或者奖杯
让自己从失落中明显开心起来
就像被人抓到路边兜售的老龟,突然
被人放生,我动了动麻木的手脚
倘若▄■▓,是检阅完一场麻木的布偶戏

这一夜特别短暂,没有即兴的恒星
划过相对稳定的天空。我开始猜想
沐于瑶池的便是我的野心,在赤裸之后
我放下贪婪的梦▄▓,苏醒在现实的边沿
而妄自菲薄的言词仍在月色下发酵
并且逐渐溃烂成蝶,直至天亮

《鸟影,或者在桃花下期待幸运

不错▓█,就是这样的一种期待
没有时间限制,没有群众演员
限制的区域。你可以随心所欲
从桥的这头走向那头
也可以,从桥的那头走向这头
或者█■▄,从枝的低处走向高处,也可以
从枝的高处走向低处,这全凭感觉
感觉到爱,你就走向爱
感觉到痛███,你就走离痛
感觉到百无聊赖,就请你摆出
一个百无聊赖的姿态。或者
在幸运中期待桃花的盛开

鸟影▓▓,或者枯叶之上

很随便地一瞟,瞟到影与影的掠过
两只喜鹊,自带着黑色的春风
一路鸣叫着遁逃,或者追击遁逃
一只仓皇不知所措▄■▄,而另外一只
在仓皇之外喧嚣着我们熟悉的激情
就这样不得不碰撞到一起,多么熟悉
又多么陌生,我们都集体装聋作哑
仿佛这就是我们能够拿起的全部
先不管我们背后的贫寒,以及悲愤
在一层层尚未腐朽的枯叶之上
我想已经有了传承的种子■■■。不论
你是否降生,或者成名于死亡之后

鸟影,或者在凌晨读张老图

夜色最深的时候其实已是凌晨
——生与死往往衔接的没有缝隙
你想从影子的尾巴处看到
真实的情形——或者在你意料之中
或者在你意料之外——都有可能
成们你阅读的日子的自然本质
这▄■▄■,丝毫不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当然,亦有诸多强迫的因素
因种种的蝇头小利,或者滔天阴谋
来到眼前,譬如一张掉牙的图片
我已认不清谁与谁▓▄▓▄,以及诸如
那些无法抗拒甚至删除的最痛
或者最爱,总会在防不胜防的凌晨
来到眼前,在你尚未飞起之时
将你瞄准,但并不急于击落

所有利益或者阴谋的过程莫过如此
在得与不得之间▄▓,或者在失与不失之间
常有人位于图片的中央▓█▄■,在另外的人
指点之际,他仅有呼吸急促的梦想
却从未有过渴望的实战。在春天

鸟影▄■▓,或者收获意外之喜

遥远,却可以一键而至,比起传统
这喜悦缺少了路途中颠簸的过程
好像尚未捂出芬香,没有给驿道旁的
野草▄▓,带去久违的、微许的慰藉
即便如此,这喜悦还是令乌云停止羞辱
使初绽的鲜花获得蝴蝶、蜜蜂的叮吻
即便如此▓█,他笃信这喜悦能让他微笑
能让他在起身观察之后看到一丝希望
这已足够,虽然遥远,确已足够

他没有能力报答赋予他喜悦的喜悦
或许,他也没有能力实现希望的希望
即便如此█■▄,他不停地啄食而叩
其实是在不停地感恩。在陌生人面前

鸟影,或者饥饿难耐的突袭

寂静下来███,一场游戏便从诱饵开始
涂蜜,或者囚上一条毛毛虫,专等
冒失鬼进入伏击范围,咔嚓▓▓,嚓嚓嚓
纵然鬼能够全身而退,其影却已摄入
光的灵魂,不能再对荣耀百般抵赖
不能再对污点进行篡改;不能再对
鲜艳遮遮掩掩▄■▄,不能再对疑惑
说三道四;不能再对喜悦忘乎所以
不能再对悲戚表示同情……,甚至
不能再对自己的成功手舞足蹈,不能
再对别人的失败幸灾乐祸——关口
仅在一瞬之间■■■,不会管你是否适应
或者离开的时机,只待寂静下来
便与结束不远——这才是关口的玄机
在饥饿难耐的游戏里,你可以突袭
可以将我击杀,并不被人世知晓
甚至崇拜的阳光再次升起▄■▄■,但是
但是,白与黑已经嵌在地球的壳上
某种古老的定式已经发生作用
不论是战术的还是战略的,正逐渐
扭转最后的颓废之势——毋庸讳言
我将自己置身于清晰的恐怖之间

鸟影▓▄▓▄,或者嚣张在二次元里

在完全陌生的世界,我完全可以
无所不为,或者,有所不为
反正▄▓,没有人认得我▓█▄■,懂得我的嚣张
我可以说说瞎话,过头到天的尽端
或者,我可以骂骂脏话,对着光荣的
广场吐痰撒尿▄■▓。甚至我可以喊喊黑话
渴望形成一支军队,那怕左手豪笔
右手宣纸,也要面对太阳发出
仁慈而残忍的檄文。它们是嚣张的
面对那个更加嚣张的世界▄▓,它的确
嚣张至极,虽然结果已在嚣张之前
笃定了胜负,我都仍要尝试
就在阴阳交错的交叉点上,拍下
重重的牺牲▓█。然后,陌生地狂笑不止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