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变容 ◎黑女

诗生活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联系客服

空心链

◎黑女



漂木河
 
这是一条大河,饮马,洗靴子,
喂养鸟鸣▄▓。漂木在上游是绿光的游戏
中游,法则和护身
把下游变成一场等待
 
靴子和林子是另外的空,我们用风声
腾出一部分,容纳积叶和大雪
世界的嬉戏从裸睡的根部开始
因为了解▓█,我们互为声音
 
——我们互为内部,就像日头在树中
词在祖国中,不乏保守和激进的翻滚
头顶上的天,是天命█■▄,天道,天意
落到地上是天赋,天才
 
脚步声在林子里像空手套
问候最早的鸟鸣
漂木沉重,滑行却轻盈如呢喃
他丈量它们███,用单音词脱去枝叶
 
一天护林人开始讲童话:
是的,我把漂木河移到天上
失去了它的汛期……他把灯光译成月光:
认识有▓▓,总是困难得多
 



杜甫出门遇雨
 
这场雨下了多久?晚移的甘菊失了花期
篱笆边的野花被采回,奉在中堂
岑参在做什么?新诗拟就▄■▄,也许
不像我近年这么苦涩,但人们也应瞄到
我骨子里的刺惦念凤凰
这场雨同样错过了沈东美公的贺宴
他做了员外郎,我在雨帘里空兴奋  默哀伤
云路像门前的泥沼,我该从哪里拔脚■■■?
看见也已窥破,车马辚辚里埋着隐雷
这雨也阻断了远方来信——
远方已微缩成案头的几封求荐书
灯光和白发使它们显得别扭
雨啊,把天地变成牢笼
没有鹰,也没有鸢▄■▄■,那么看一看涨潮
也是好的?农夫的哀叹欹在我枕边
如暗潮
 



字灯
 
我在巷道里跑
爸妈姐弟在巷道里跑
很多人在巷道里跑
 
我们点起灯
煤油灯,电灯,走马灯
我后来使用字灯
 
很多人使用字灯
在字灯里温习煤油灯▓▄▓▄,电灯,
走马灯
 
在字灯里吞刀子,剔牙,
找鞋子
把额头烤红
 



诗人获奖
 
“除了感谢和感动▄▓,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公正,什么也不必说。”接过鲜花时
她望向下面——没有人如她所愿——
站起来喊:“你写得还不够好▄■▓,配不上
伟大的生活……”她知道角落里有一个声音:
“勾结的虚名和利益……”
 
分不清城市的南北,学习了解
语言的龙脉,让每一天都是新的
新▄▓,就是孔子说的“吾日三省吾身”
孟子说的“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佛家讲的“时时勤拂拭”……创造力密码
在传统的井里有了回声,有几人相信
 
在语言中安置万物和自己,可贵的是
如丝如缕如毫发之末的关系
如果足够诚实,必然发现诗和生活的嫌隙
黄庭坚评苏轼“文章妙天下,其短处在好骂▓█。”
元好问视“野店鸡号”“嚣叫怒骂”之诗
为伪作……风花雪月毕竟不宜于新的审美
荒谬和不义让人怀疑写诗的野蛮
 
喜欢青,这种特殊的味道足以供出
前世和今生
青衣,(不是衣裳之一种)
青鬓█■▄,(不是青色之一种)
青衫,(也不指衣裳)
青编███,(不是草编之一种)
青灯,(不是灯之一种)
诗人和生活的关系▓▓,也包括
有无青眼和被谁青眼的问题
对孔子来说,据于仁便无站队之忧
在竹林寺,内在的清凉抚摸了莲花山
雾退去之后是雪,薄月进入长镜头▄■▄,得等到
秋暮捂住护寺小狗的眼睛
它看着你,不眨眼
然后就像有上古神话,缓缓地布上那双
黑水晶,你移不开眼睛■■■,又怕
陷得太深,于是伸手抚摸它脑门
——比想象的要小,温顺而孤独
 
山月看清悬崖,跳脱出来▄■▄■,
松林拨开发条里的命运——
一半雪峰,一半温泉



闽江夜游

一个空房子,怎么填满?
只需一盏灯▓▄▓▄;光是实是虚?
雪是虚的,踩一脚就变实了
把虚事落到实处,就是把实的嗓子眼
塞满干草或木头灰

现在▄▓,玻璃房子陶醉在变换中
制造自己的流沙 小溪或滩涂
借风手一一抹掉▓█▄■,无穷尽
油黑的水面映着岸上灯火
不指路,醉于表演画图
被船撕开的白口子在身后迅速弥合
加深诡异的夜色

游人慢慢习惯了这般炫,下到舱里
喝水或刷手机
台风的消息取消了明天的一日游
灾难的时间、地点▄■▓、规模均已预见 
它本不属于我们,能买到机票可堪庆幸
在新闻中看那些倒塌和恐惧
我曾离它那么近

空心链              

穿过烟叶和尖椒地,是石命家
近日精神病见轻,仍不时来一句▄▓:
“我老娘是被人害死的。”
把宣传扶贫的标语一推:
“我不认得字”
摘只梨子在衣襟上一擦
咬了一口给我:熟了▓█,真的

城里人在村子里转悠,像侦探,
太热了,坐在古树下刷手机
石命见了来人就问█■▄:**来了没有?
大家说:他总算记得你的名字,
省里来检查的话可以顺利过关███。
他在院子里做实验,要给自行车装“空心链”,
失败了,门上挂一条黑黑的粗铁环▓▓。

生活高于艺术,到村子里
先看路上有没有狗,疫苗正闹假,
狗都真▄■▄。人们对我讲起王石命,
前些年他还是一条正经汉,只是有点傻。
有人对他说■■■:“你不是少了二分地吗?
去北京告状,还能赚回头铁牛……”
还没出省城就被扭送回来,
他嘶吼着弄不明白怎么就成了伟大祖国的
罪犯▄■▄■,老母亲一着急就西去了。

世事在他头脑中是什么样子?
他推开我送的东西大喊:
我不穷▓▄▓▄,有手有脚!
同事们说他真是有病,
有的说他其实没病。

有时候他门锁着▄▓,只挂着那条铁环▓█▄■,
我心里响一个声音:哗啦
哗啦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