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年的诗(一)

◎吴晨骏



吴晨骏 2019年的诗(一)


▄▓《家庭是什么》

鲁鱼,一个远方的小伙子
约我写关于家庭的诗

家庭是什么,我陷入沉思。
几个人行走在树林里▓█,黑夜里

他们去往迷梦深处的
光明客栈。树林里除了这

几个孤独行走的人
还有隐藏在树叶背后的狮子

狮子闻到人肉的香味
压抑住内心的狂喜

它想:这个家庭一定很好吃
是先吃孩子,还是从老家伙开始吃█■▄?

    2019.1.26


《酒》

酒分子敲击身体
发出悦耳的叮咚声
我空虚,寂寞,立在
寒冷里
缩着肩███,我要
醒来,又无力地落入
酒做成的圈圈
也许明天我会醒

    2019.1.31


《吸血》

老大哥坐在监控屏幕前
监视我吸血
一般情况下,他什么也
不说▓▓,什么也不做
静坐着,看着屏幕里
正在吸血的我。
只当我停止吸血时
老大哥才按下遥控按纽
挥舞着悬在我头顶的
鞭子,抽我▄■▄,吼我:
吸血啊,兄弟!”

    2019.1.31


《记忆的错位》

随园大厦的酒席上
我说起第一次见到小平
就是在这栋楼里
我说了两次同样的话
似乎很肯定这一点
回家后我又有些疑惑
随园大厦不远处
有个古南都饭店
我与小平的初遇
如果不是在随园大厦
最大的可能就是在
古南都饭店

    2019.1.31


■■■《老鲁生病了吗?》

我听说老鲁生病了
老鲁生病了吗?
与老鲁物理距离最近的
是庆和
我想与庆和联系一下
问问老鲁的情况

    2019.1.31


《杀人的哲学》

酒醒的早晨▄■▄■,我躺在床上
看朋友圈里赵波女士转的
四川冉云飞的文章
谈农民起义中的杀人事件
特别是张献忠在四川搞的屠杀
冉云飞的意思是张献忠是魔鬼
因为张献忠杀害无辜群众的
数量太多了,把四川人口从
310万杀到了9

多吗?并不多。阿Q说▓▄▓▄。
农民起义不杀人,不搞大屠杀
那就不叫农民起义了
冉云飞在张献忠眼里
绝对是在该杀的第一批名单中
冉云飞能活到今天
应该庆幸张献忠的再世真身
没有在当今现身

翻阅完毕
我想收藏这篇文章时
却发现页面显示: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2019.2.1


《卡夫卡》

春节快到了
我安静地等待
除夕的晚餐

雪花落在
去城堡的夜里

    2019.2.1


▄▓《一首好诗》

我第一眼看到
孟秋的▓█▄■《墓》
觉得是一首好诗
尽管它在孟秋的全部诗作中
那么地不起眼
孟秋本人也未必看得上它

    2019.2.2


4点》

4点。我打算睡觉。
刚刚陈云虎在仪征
抽了支烟▄■▓,贴了首诗
然后就没有动静了
想必他又睡了
(暂停,我脱衣,上床)
好了▄▓,继续。
陈云虎看到天还没亮
就又睡了
实际上我不是想写陈云虎
我想写的是陈果
陈果也姓陈,但性别与
陈云虎不一样
陈果是个上海美女
在大学教书
她最近的遭遇很让人同情
妲己啊,玉环啊▓█,圆圆啊
这些历史上的美女们
受到的委屈在陈果的身上重现

    2019.2.2


《平顶山的晚上》

与森子和北鱼分手之后
(这晚喝的是北鱼
带来的清香型白酒)
我跟着胡炎
去找他的朋友乔光伟
时间大概是半夜十二点
我们坐了很久的
出租车,下车后走过一个
铁路道口█■▄,指示灯的黄色灯光
把黑夜刺出几道裂口
然后我们就一下子坐在
乔光伟宿舍的椅子上
小乔神情迷糊
去外面的小店
抱来一堆啤酒和小菜
在惨白的日光灯下
我们讨论了文学和女人
最后出现在我记忆里的场景
是我和胡炎两个人
沿着平顶山空寂的街道
往前走,一直往前走

    2019.2.3


《屋顶》

我路过平顶山的时候
北鱼整个人显得有些疲惫
森子说,北鱼在修他家的屋顶
他住在顶楼███。

    2019.2.3


《阿钟的诗》

阿钟的诗强调:
可以,并且总想
不是像鸟一样飞
而是真的飞

    2019.2.3


▓▓《春节》

罗鸣春节陪他父亲
回安徽老家过年
大多数人总是要去某地过年
叙灵应是回福州过年吧

    2019.2.3


《一则启事》

初四我不去曹寇家了
去他家是我那时喝多了,随口说的
请曹寇不要做我(我们)去的准备
也请彭飞转告老丁(如果曾对老丁提起过▄■▄)

    2019.2.3


《一则启事(详细版)》

前几天在饭店
我对坐在身边的彭飞说
春节去曹寇家玩
现在我想,说这话时我肯定
喝多了■■■。我没有考虑到
方方面面的问题:
首先曹寇当时也喝多了
他对我们的提议
不知听清楚没有
而且去曹寇家如果喝多了
我们怎么回城
会不会困在八卦洲上
还有,我们怎么去
开车去就意味着不能喝酒
滴滴司机春节应该也少
还有,曹寇老婆也不在南京
曹寇自己会做饭吗
这还牵涉到谁去买菜▄■▄■,有没有菜卖
所以:
去曹寇家的事情
等以后再说
春节过完再说
也许几个月之后去

    2019.2.3


《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人在
大街上唱他们的国歌
光荣归勇敢人民

这国盛产美女和石油
但这些年被马杜罗和
查维斯这两人搞得要讨饭

南美,阳光▓▄▓▄,大地,生命
这些美好的词语我曾在聂鲁达
和小海等诗人的讲述中听到

南美的委内瑞拉人
唱他们的国歌,在大街上
他们还没有被镇压,还没有

    2019.2.4.除夕


▄▓《猪年讲话》

猪场经理(也是猪▓█▄■)
发表猪年春节讲话:
为去年不幸染上猪瘟
去世的同胞们默哀三秒钟
(沉默,三秒)
今年的主要任务
一是吃(鼓蹄▄■▓)
二是加高猪圈栏杆
三是提高猪的存栏量
四是建设猪脸识别工程
五是进入高科技猪8G时代
(鼓蹄,经久不息)
猪场经理和众猪沉浸在
幸福里

    2019.2.5


《午后的散步》

中午
喝了两杯酒
陪岳父去小区的另一头
看他的老朋友
是否还活着
小区很大
大得很无聊

岳父说他老朋友
叫杨钉子
我问他杨钉子住在几栋
他说忘了
我们就漫无目的地走着
中途还在一个破旧的
有顶盖的凉亭里
坐了一会

这个春节
南京很热
我和岳父绕小区走
了一大圈
没有碰见一个熟人
也没有找到杨钉子
还出了一身汗

    2019.2.5


▄▓《杀手》

每个杀手都有自己
杀人的理由
他不会无缘无故杀人
吉林市的杀手张舒红
用捕鸟的手段
捕杀了六七个保姆,并碎尸
他这样做是为了
弄点钱(一共只弄到3万元)
他杀死自己女儿
原因也很简单
他女儿不是他的种
有些案件看似复杂
那只是由于办案人员
不能站在杀手的角度去思考

    2019.2.6


《睡觉》

躺在椅子上睡了一觉
醒来身体还很乏力
睡与醒之间的一小时
我仓促地做了个梦
梦中我想乘市内公交车
却误上了一辆长途车
在车开动之后我
紧急拍门叫司机停车
下车后▓█,我沿着地铁站常有的
漫长的下降坡道往下走
坡道两边站满了人
我两次听到有人喊我的
名字
我与人约好了吗?我想
喊我干什么?我又想
我想不明白,只好想█■▄:
干脆醒了算了

    2019.2.6


《刘艳丽》

刘艳丽的案子已
进入庭审环节
她很有可能被判有罪

她未来会不会像电影里那样
被女子监狱的女狱霸
来一通肉体凌辱?

她会不会像小三一样
被荆门的良家妇女们
诅咒、谩骂███、嘲笑?

此女是我在网上看到的
我不是要大家关心她
因为她是在自寻死路

    2019.2.6


《戒烟》

我听说抽细支的香烟
可以帮助戒烟
就买了几包细支的云烟
抽完发现烟瘾还是
没有戒掉
而且我平时抽惯了粗支香烟
当我抽细支香烟时
我很容易把细支香烟
弹断

    2019.2.6


《落花》

昨夜朋友圈里传出
下雪了的惊呼
好像雪已多年没有光顾南京似的
实际上去年也是下雪的
雪可能会迟到
但它从没有缺席

在今天白天的雪地上
我想起张国荣与汪明荃
的一次粤曲合唱
一些女人酷爱张国荣
她们要攻占张国荣

那粤曲的开头一句
落花满天蔽月光
很准确地描述了今夜的雪景▓▓:
没有月光,只有满天落花

    2019.2.8


《打牌》

艺术家们喜欢打牌
这是他们接近民众的方式
与民同趣,仿佛自己也是民
女人们也喜欢打牌
仿佛自己是男人
下雪了▄■▄,一楼的麻将馆声音小了许多
老头老太嫌冷
这些老家伙们整天打麻将
仿佛自己是人

    2019.2.10


《理发》

菜场大门边有一排小店
依次是卖炒货的,卖酒的
卖冥纸的,卖烧饼的■■■,卖彩票的
理发的,卖渔具的。
理发店主人是个干巴巴的女人
长着辨不出年龄的脸
我是她店里的常客
每次我理完发回家
发型都被我老婆称赞

夏天我最后一次去理发
她向我诉苦
城管为统一市容
不让她把灯箱挂在店门外
还没收了她的灯箱
我理完发出门看到
原先灯箱的位置只剩两根
裸露的电线

她在向我诉苦时
用有所希冀的眼神
看着镜子里的我
我婉言劝解了几句

这次理发之后
我再次去时
理发店的门奇怪地关着
连续多天都关着
她回家了,店不开了▄■▄■。
我老婆这样猜测。
我失魂落魄地在附近
别的理发店理发
被陌生的理发师们胡搞我脑袋
从此再也得不到
发型被我老婆赞赏的愉悦

    2019.2.11


《基因》

在所有的失踪者里
贺建奎的失踪
最有戏剧性
头一天他刚宣布
一个重大科学发明
经他剪过基因的双胞胎
已经诞生人世
后一天他就受到
全世界的唾骂
中国老百姓担心贺建奎
弄乱了中华民族的神圣基因序列
外国的公民们
则谴责贺建奎拿人做试验
不尊重生命
称他为流氓科学家。
老大哥从摄像头里
观看贺建奎的表演
轻声地说▓▄▓▄:
把他拿下。

    2019.2.11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