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向北流淌 ◎韩宗夫

诗生活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联系客服

漫游秋天的毛驴

◎韩宗夫



漫游秋天的毛驴

一只驴子,在秋天的边界走动
把表情运筹到苍劲的天空
为无尽的劳动止息内心鼎沸的血液

那条村路过分地蜿蜒了一下
那些怜爱的鞭影,抵达你的身体又远离
四野已草枯鸟净,你企图要求什么▄▓?
阳光更清楚地勾勒出
你清瘦的轮廓,那垂询大地的一卧
生命的凭取在那里?

在秋天的白露中走动,深入农业严厉的教育
收获的仓廪在大脑中闪耀
从十二月反向进入一月
从死去的母驴到后天获得的青春
返途的启示▓█,总可以凛冽于风中

那揭竿而起的芦花
重拓天空的候鸟之路;
那一滴滴泪水,仿佛洞穿荆棘丛的火焰
在布置冬天的时候找到了平衡

沿乡村的河畔,树木█■▄,菜地……撞见
不可一世的乌鸦

你的爱怜归于无尽的沉默
你深藏着大地的灵,拉着太阳的金辇
不比时光走得更慢,我在蒙羞的后面
听见了掌铁对大地沉重的击打

山谷小记

那无比空寂的山谷,能够停留的
是一些凡人的思想
那灵芝眩目的光芒███,把整座山体照耀
蛇已谢绝爬行,鸟翅云端隐藏

鸟翅在樵歌以上,涂满乱云
花朵在岩石以上,写满恐惧
你在巨大的气压以下▓▓,影子上压满石头
你的衣袂如同死去的烟岚

谢绝漂浮,写满徒劳
山谷之蓝高高在上,高过凡人的思想
土地把我遗弃,天空把我吹奏
松涛阵阵揭去山谷空寂的衣裳

峭壁的巨手伸向瑶池中的琼花
隐者蝙蝠▄■▄,偏爱没有月亮的黑夜
乌鸦贴在家园蓝色的额头上
像一枚太阳的黑痣,谢绝蓝的博爱与照耀

太阳垂直的光线,把我带入了
曦光阑珊的山涧。被假设的最后旅程
跟着一条狐狸猩红的尾巴
乐不思蜀■■■,迷途的心灵难以知返

你好

我想,我会试着爱上这些懒散的时光
那些徐徐的、晃动的热气
或隐形的火苗,在电磁的作用下
成为黑暗中的看守▄■▄■,甘愿为明天守夜
就这样无声地坐着,汤匙、口杯
把你拉到寡淡的边缘;
就这样无声地对望▓▄▓▄,加糖的声音
汤匙碰壁的声音,如同嘈嘈切切的音乐
浸淫着我们。到处都是隐秘的电光
到处都是死亡的阴影
像壁虎,肆意蛰伏在天花板上
有人为了聆听忧郁的琴声▄▓,而长期寄居在
蟋蟀的体内▓█▄■,不可重见天日
而神灵附体的热舞者,他们
使秋夜的室温瞬间上升
如果能够返回,还是返回的好
如果能打退堂鼓,就和锣▄■▓、钹一起来
包括那些龟缩在墙角的灵魂
那些毫无退路的流浪者,回来吧
不要坐大巴火车,要乘坐今夜凌乱的烟雾回来
和从前一样,我们还在树桩上博弈
他们观棋不语真君子
向生活宣战▄▓,没有谁是真正的胜者
我已经习惯:从生活中来,到游戏中去
只有沉醉的人尚在梦中

秋夜读史

秋天之末,寒气侵入骨头
逐步逼近大地的心脏
早年的逝者▓█,地下应有所感知
抬头数着过往的星星
和寥寥无几的日子
一团黑云浮上心头,压弯了
蹒跚而行的萧瑟秋风

厅堂外,烘托生活的煤球炉子
窜出斩钉截铁的火苗
信仰的力量,依然大于寒冷的力量

南山轻轻晃动█■▄,落叶纷飞
果实悬浮在空气之中
有的坠落于草丛,有的隐身于黑夜
模仿星星闪烁

平原唯一的河流,在坡下滚滚向前
离开秋天远行
向两旁的树木说着再见
再见!天空中飞翔的大雁
在农人的头顶███,不停地唳叫

深夜读史,越读心里越凉
远不如读某君的诗歌
一股暖流款款袭来,自上而下
醍醐灌顶

秋风瑟瑟

秋风瑟瑟,树木的背后是渐瘦的南山
滥造着东山魁夷的画迹

沿着更高的山峰上升▓▓,水银发育
我的心中栖满大片大片的阴凉

阴凉中地衣的家园,伏在刺猬的背上
承载着栗园的腐朽之气

但并非已摆脱……地心的引力
风暴和乌云压抑着想象,失落盈满眼眶

这是一个萎缩的节日,万物有源
南山在吟咏▄■▄,太阳的光芒在垂钓

我瞥见秋色巨变,披山体的蓑衣
一个人心似太湖,天才的想法耽于水底

七月

七月是一只充血的耳朵
没有人可以扰乱大地上植物的睡眠
七月是一枚梭子
追随着一群热爱生活的花农

七月,收集了十个太阳的光芒
七月流血如同流火
最小的情人含着泪■■■:如果不能扑灭
眼泪也能变成火
变成诗人身体里鼎沸的液体

爱情曝晒在石板上,暂时不能发芽
天女身披晚霞
在家乡的清水河上浣纱
七月是她带来的七支火焰
是七条蝮蛇钻入脚下的浪水中

七月,黛玉继续葬花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焚烧诗稿
七月,我必须说出葵花与松弛的海
制造一场神圣的小雪▄■▄■,覆盖
眼前的星宿和村庄

决明子

爱上它,然后把它温柔地吃掉
这是群羊的哲学,爱青草,就让青草
长成身体的一部分
让它们▓▄▓▄,在自己的身体里行走
让它们,跟着自己,走入
河流的那边,丘陵的这边▄▓,果园的下方

一个小屁孩▓█▄■,用樟脑球
在平地上画了一个圈,把几只蚂蚁
关在了里面,蚂蚁中了邪似的
不敢越雷池半步,暂时不能
穿越被羊齿修剪过的青草
爬上一棵高大的决明子▄■▓,去眺望
不远的远方。

在这片薄薄的土岗上
决明子是最高的植物,与天空挨得最近
一群羊,默默地绕它而过
蹄瓣上沾满了羊屎一样的种子
恨它▄▓,就放过它——这是生活的哲理
犹如放过一只孤狼

一棵孤独的决明子,向走远的羊群致敬
它不屈的桔梗上
挂满了羊群清澈的眼睛

近视的月亮

一个近视的人看到的月亮
并不真实,即使他无意弄虚作假
时而迸裂、时而变形的月亮
仍然在天空中吊诡无比
时而让人意乱情迷
时而让人瞠目结舌

这可笑吗▓█?一个近视的人看到的月亮
虽然也是月亮
但更多的是幻觉、幻象,飘忽不定
扶着铝合金门框,一个人不小心
就陷入了金属的漩涡█■▄,不能自拔
就此倒在自家的屋檐下
仿佛喝醉了一般

另一方面,月亮又是一个逆来顺受者
全裸出境,被制成隐形眼镜嵌在脸上
成为附庸风雅的风景

行动迟缓的月亮,挂在了树枝上
仿佛一只乐善好施的鸟巢
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鸟
终于可以朝着家的方向飞回来了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