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闲花落 ◎一树

诗生活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联系客服

      <span id="be94a3cbae"></span><address id="bf9e07fca5"><style id="bgfcd90c95"></style></address><button id="bl1f6ac3e2"></button>
                        

          古典的自由和颓废之美——读一树诗集《春天无大志》(琳子▄▓)

          ◎一树



          古典的自由和颓废之美
          ——读一树诗集《春天无大志》

          文/琳子
           
          最早认识一树是在大河风论坛,那时我是诗歌板块的版主,他经常去贴诗▓█,爱说爱笑。最好玩的是,他经常去贴冯杰的诗,而冯杰从不露面█■▄,我们不但记住了这个一树摇风,也顺道读了好多冯杰的诗歌,由此知道他和冯杰不但是乡党,还是一个桌子上写诗读诗的好友███。后来在一次黄河诗会上见面,他穿一件蓝颜色的短款上衣,很干净,气定神闲又十分雍雅▓▓。会间他把一本诗集送我,诚恳邀请我进行批评,言语十分恳切,我不得不当真起来▄■▄,于是回去后就对那本诗集进行了圈点旁注式批阅,并把批阅后的诗集反送给他,他感谢不尽,带一盒印泥送我■■■。印泥的盒子是原色的香樟木,我非常喜欢。不久我送他一个小画感谢他,因为他编辑▄■▄■《风》选本的时候,用了我几十幅钢笔画做插图,制作的非常完美,我的小画占够了版面▓▄▓▄,出尽了风头,诗人和诗人的交往也不过如此。一树是那种爱诗爱到骨头里的人,这几年网络发达他随手写随手贴▄▓,作为好友▓█▄■,我时而不时跟读着他,他是那种越写越开阔,越写越有景致的诗人,他的诗歌内容丰富▄■▓,题材多变,他写起来自由恣意,往往是寥寥几句尽显风情,已形成了自己显著的风格▄▓。
           

          古典的自由。

          毫无疑问,一树的诗歌显示了他浓郁,强烈的古典情结▓█。他应该是那种有着良好的诗歌教育和感受能力的诗人。所以,他写诗的出发点,他提炼诗歌的元素█■▄,使用词语的习惯,总是从他的古典出发。打开他的诗稿,随处可见那些古典的树木███,古典的花草,古典的土地和古典的河流。古典的季节翻耕着古典的咏唱者,所有的美好都在出发▓▓,都再次出发,都在用古老的仪态和表情,翻动生命的新篇章,都在不同的维度▄■▄,和不同的自己,对质,对话。而现代诗歌的写作■■■,势必要冲出古典,打破古典,化腐朽为神奇。所以▄■▄■,一树的诗歌最大的卖点,最好的看点,恰好在于他对古典的变异和突围。因此▓▄▓▄,他是灵动的,是有洞察力也是有强烈生命意识的。他能够反身把他的古典捉拿,架上干柴烈火烹煮▄▓,甚至车裂撕咬扭转▓█▄■,让诗歌的轨道顺从独特的个人意志,一路跌宕起伏,为我所用为我所有。这种“古典中的自由”是一种颇为艰难的再创造▄■▓,一树在这方面已杀出重围,尝到甜头。他随手所指随手所点所拿,都能离开古典的体香▄▓,在现实的描写和描述中,打开新的空间,出现新的阵容,得到现代意识的提升▓█。这对一树来说,等于把自己提升了一个写诗的高度。
          古典中的自由是一个陈旧的课题,也是一个崭新的课题█■▄。我们的汉语诗歌来自古典,扎根古典,但它又必须撕裂古典,扭转古典███,所以,所谓古典的自由,当是一种自我挑战,自我观察▓▓,自我改造的能力。显然一树已经具备了这种骚动的能力。一树的诗歌里因为具备了更多的风骚点,即▄■▄,更多的风点和骚点而引人入胜。


          禅定意识。

          在一树的诗歌里,我能看到禅定意识■■■,虽然不是太多的篇章,但已经有了分量。一个人的写作不能局限于线性写作,对生命的思考大于任何一种写作▄■▄■,思考在前,写作在后,思考是自然行为,写作是炫技行为▓▄▓▄。同时,思考也是一种静态行为,它可以让一个人对生命的体现和体会更清晰更准确更生动,身体和头脑的关系更清晰更准确更生动等等▄▓。它会帮你打开更多的空间▓█▄■。一树的思考凝聚在禅性的时候,他在为自己,为世界寻找一种存在方式。他是不经意带进禅性▄■▓,这种不经意使得他的诗歌诗性在前,禅性在后,所以,诗歌首先是诗性▄▓,禅性在下。一树不少花花草草的诗歌下边,都坐着一个闭目养神的佛。思考也是一种哲学意识▓█。一个诗人总要体现他的哲学意识,必定体现他的哲学意识。一树的诗歌哲学意识还体现在一种生命状态的自由存在,它受各种因素影响█■▄,有很多的屏障,但最终会走向自由。


          颓废气质。

          读一树的诗歌███,你会发现他诗歌中有一种废弃之美,无用之美,荒芜之美,疯癫之美▓▓,等多种美,那就是颓废。
          一树喜欢赏花种草,喜欢酒茶▄■▄。喜欢声乐和器乐。在豫北一个小县城,一树的生活状态比较稳定安静。他性格温和■■■,不钻营,也有足够的耐心让身边的事物长出美好的情操。所以,一树写的诗歌有血有肉▄■▄■,有声有色,有景有致。一个对社会没有欲望的人不可能满身的腥臊,他抓住的东西都是干净的▓▄▓▄,是经过泪水洗刷的,但最后都会平白无故的,一清二白的消散。时光这匹旧马车从诗人的心上碾过▄▓,一树用自己的心情渲染它们▓█▄■,感受它们,并把它们记载在纸上。比如他喝酒,唱酒▄■▓,吐酒,梦酒,病酒,不管什么时候都爱之不弃▄▓。他饮酒,则喜配以精美的酒具和温暖的坐席,他喝茶,则喜在茶中浸放时令鲜花作色作香▓█。他写的诗歌怎么能没有酒茶一样的欢喜和退场。就像他自命诗集的名字《春天无大志》,要有多么宽阔多么从容多么慵懒才可以做到如此消闲如此随性█■▄。一树的诗歌因为充满这种迷人的特质让人喜悦和喜爱。
          从某种意义上说,颓废之美也是一种精神的高度自主和自由。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