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伊路作品

      <span id="befab378a0"></span><address id="bf3c0fc00f"><style id="bg0a4583d6"></style></address><button id="bl1e78c222"></button>
                        

          《木马》

          ◎伊路



          《木马》(长诗(不是虚幻▄▓)选章

          1
          发现电脑里有木马怎么也堵不住  赶不走
          就干脆不管了  世界的各种疾病不也灭不完吗
          我的电脑是无数电脑中的一个 
          如一小房间连接着大屋的全部     
          你是刚在别处干了坏事拐到我这来吧
          让这截楼梯中毒瘫痪  又让那段回廊恢复知觉 
          这边在打针挂瓶  药剂会流到那边的血管里 
          死机黑屏 
          月亮需要重启 
          一次次的海啸地震和你有关吗 
          瞬间就消失了那么多人啊
          但也不及往一个蚁穴里灌水杀灭的数量多
          地球在深深喘息叹气
          这应该也是你所不安的  毕竟
          都在同一个大电脑里

          2
          上午会议的内容是给每人发一张表格 
          他们关心的是那一个个格子里的
          打勾或画圈的数量  忘记了
          宇宙正像童年的爆米花筒  大批量地爆出雪片纷飞
          或是哪里藏着个搅拌机 
          在搅着不知冻结在何处的巨大冰块
          我知道那只鸟儿的心尖有一片雪 
          它弱小的体温无力把它融化

          那黑色的长车从地下爬上来  不久也白了 
          但里面的黑不会变 
          重重叠叠的黑是重重叠叠的火  是地球的心窝 
          一再地被剜挖 
          越挖越深  空洞越大  不喊痛 
          那黑色的长车  一列列   
          要去焐热一座座城市  够着一个个
          房屋里的暖气片和上面的小手套和尿布 
          不让拉闸限电
          那大漏斗还在倒出六角形的白花  漫天漫地 
          那大门关不起来  小门关再紧有何用

          3
          一个匿名的短信  重复逼迫我
          辨认几种动物的善恶心机
          我从没有和兔子  大灰狼  老虎说过话
          只在一些文章和童话里见识过它们的良心 
          都是人这个动物赋予的
          “狗哥哥快救我!狐狸抓住我……”
          狐狸是为了它的小宝宝
          它自己的肚皮已经和背贴在一起了
          你不被小宝宝吃掉就会被餐桌上的先生和太太们吃掉
          若真能和老虎狮子做朋友甚好
          我胆小总是忧虑恐惧
          看着手机又颤了起来 
          不知它之外的空间里  有怎样的险象环生
          觉得这手机也有一颗心脏  正在痛
          如今有太多人需要通过它
          把心思发表到世界的五脏六腑里去    
          你想把它的生命掐断  让它死一会儿 
          心灵还是决定试试—— 
          “您好,请问您是……” 
          上善若水  水清无鱼 

          那“鱼”变成了坏东西
          那个穿黑衣黑裤戴墨镜黑帽骑黑色摩托车缩着脖子连脸都看不见的人是坏东西 
          写这个长句的人是不是坏东西

          4
          或许是走错了门 
          那木头的马是为了要抢回美丽的海伦 
          而我这里除了诗歌一无所有
          那我更愿意把它们想成喜欢诗歌的马   
          愿鸟鸣  流水  月光  骨节和气血的飚风
          能使之长出双翼  天马行空  心明眼亮 
          愿它们能互相掏心窝  忏悔……
          可是电脑突然发出“防火墙未关起”的警报
          谁会去打开宇宙黑洞的门

          只好再次启动杀毒软件 
          那称为“云”的大柜里是否有天兵天将  有无所不在的神灵
          很快就在一排黑字里出现鲜红色的“木马” 
          似乎一点都不怕  怕的是我 
          那红色不知是警告谁 
          这木马明明是你电脑本身生出来的 
          又不是我放进去
          跟着那不知何意的字母寻去  终于发现一个小黄包
          恨恨地点了下删除  竟然跳出提示
          此文件联系着重要部门  如果删除 
          将使得很多路径关闭  问是否继续 
          吓得我赶紧点击“否”                                                                                      
          然后就在发愣  这究竟是什么木马

          而电脑似乎也有说不清的苦恼
          动不动就要求给它体检  清理垃圾和痕迹 
          不知是担心自己还是担心别人 
          弄得我也神经兮兮地把脚印擦得干干净净
          像干了什么坏事不能让人知道似的
          像有很多只能偷着去的歪门邪道

          5
          鸟儿的王国里一定也开始查找木马了
          近日来常常听到怪异的鸟叫
          有时半夜也乱叫起来 
          开始还以为是哪只不正常的鸟所为
          后来才知是有些小车的警报器盗版了鸟儿的声音 
          那天正好是真的和假的同时叫
          那用生命叫的倒给压制下去
          忽然的沉寂  接着就啾啾啾地互相询问 
          说明真相已经败露  树林里肯定议论纷纷了
          结果会怎样呢  世界的协调能力是很强的
          或许有些鸟儿还挺得意 
          觉得人类要模仿  说明它们的声音好听
          之前有些警报器的声音把小孩都吓哭了
          一些善良的鸟儿就说那这木马别查了 
          而且我们还要叫得更好听点 
          让他们模仿时多一点挑选的余地

          人类情感世界里的木马才叫严重泛滥
          那个叫心灵的东西是无踪迹的 
          各种各样的“情”性质复杂微妙错综都是木马活跃的巷道
          有些情有剧毒  一旦中毒就成了伤人伤己的木马
          有些人的情感机制已被此类木马破坏得够惨 
          要靠不断修补漏洞才能勉强运转 
          有的因藏得太久太深和生命一起长
          要杀就像杀癌细胞  别的也一同杀了  死活在一起
          有的像进了怪圈和魔道  那歧出的毒都会来毒你 
          没有预防针  只能在死去活来中提高抵抗力
          还有父母情  夫妻情  兄弟姐妹情  朋友情 
          它们关联深广  根基庞大扎实 
          但也不可以说就没有木马
          比如那父亲不就把儿子告到法庭上去了吗 
          那亲兄弟怎么也动起刀子
          那柴米油盐的热气掩盖着爱情枯井

          还有很多木马猖狂的居所
          比如战争狂那膨胀变了形的脑室
          财富多得子孙几代都用不完还窃取民膏的人
          习惯了以假乱假的产品  心灵
          那当了小官讲话就变了调的人
          木马会跟到他退休  然后变异
          让他腰弯头勾到脖子下去
          还有往你自己的心窝里搜刮搜刮吧
           
          6
          早餐时被那怪怪名字的小饼干吸引   
          让它入咽喉进胃
          后来又有别的食物陆续覆盖其上 
          刚才打嗝儿时  仍是它的气味
          忽然想起人们说的香精 
          那“精”现在开拔到哪里去了 
          会长期驻扎下来吗

          已经练就在各种烟尘气体里闭气 
          咳嗽还是如一群群小木马
          从气管深处肺叶各角落气势汹汹地爬上来 
          只好吞了两粒抗生素 
          明知它不仅“抗”细菌的“生”
          这些天电脑动不动就发出公告
          “您的病毒库已升级为最新版本”似要我放心 
          已有纠察队  民兵  炮兵  特工 
          个个体格健壮  武艺高强  设岗站哨  驻守边疆
          如此频繁地升级  可见对方势力也相当 
          抗生素自发明以来  升级就像上不完的台阶 
          那细菌的变异也跟着来  彼此似乎都知道似的 
          像背后有一个共同的司令部

          喝茶去吧 
          茶叶有没有毒呢 
          那种有着刺刺毛的虫是虫中的大将 
          没有烈性的农药是难杀死的  除非用手抓
          但使剑的堂吉诃特已成了寓言
          全世界的战争不都用上超性能杀伤力武器了吗

          7
          找到一个储藏匣以为里面有失落的东西 
          打开来却是无边的问号 
          像茫茫荒原  把你骇在一边 
          鼠标点击哪里都像是冷漠的高墙 
          心如打旋的小鸟  落下去 
          不知有多深 

          不停地做着备份  一切在瞬间改变—— 
          优盘那小红灯珠一再虚弱亮起
          而彼此不信任无所不在
          电脑对这个外来分子就像对待敌人 
          每次都毫不放过地检查  使之更加紧张恐惧 
          轻拿轻放希望它多活些时日
          插头拔出主机时担心它会休克去
          而电脑似乎也身心交瘁  疲惫不堪 
          开机和上网速度越来越缓慢
          时不时出现蓝屏和一排排的白字 
          像告白  像给自己开药方
           
          那一换再换的系统是不是一换再换的命 
          记忆怎么能一键清除一键恢复呢
          越错位越断裂关联的线索就越复杂茫昧 
          它越发艰难地慢下去 
          它还会有怎样的兼容  
           
          木马还在 
          如果那红色标识改成绿色  我真想叫它蝈蝈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