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周瑟瑟 ⊙ 中国卡丘主义诗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大海的一个洞(在越南写作之2)

◎周瑟瑟



打伞

雨还没有落下
湖边的越南青年
一袭青色的奥黛长衫
打一把黑伞
伞下的人
瘦身长脸
轮廓分明
我在越南一周
印象中英俊的越南青年
很少开口说话
打一把黑伞
他只是在湖边走
并没有下雨
但空气中弥漫了雨
并不需要打伞
但打着一把黑伞
伞下的人
脸显得更加瘦削
他穿雨的丝绸
脚步沙沙作响

2019.02.20

水上

古代仕女抱着乐器
在水上走
脚下一定有什么机关
否则不会如此行云流水
她们一会儿隐身于一幅画中
一会儿从画中显身
水声哗啦是她们故意而为
我远远看着人画一体的奇幻景象
大朵大朵的莲花突然开放
仕女幽灵一样消失在水面
把我们暴露在黑暗里

2019.02.20

禅宗本行

越南人送我一页
雕版印刷的《禅宗本行》
油墨味道
我认得汉喃文
乌黑如墨
沉淀的铁
坚硬的字
柔软的纸
禅宗的话
四字一句
各国诗人未必看得懂
我首先讲解叙事结构
然后才讲中国▄▓、印度和越南
最后讲到玄光三祖和竹林禅派
一位印度女诗人到过云南
她把我视为知己
我们坐在一起吃饭
在下龙湾的溶洞合影
我们来自古老的佛国
在海上
在竹林
一字一句确认我们的本意
亚太诗歌节的人群中
隐修的僧士出没

2019.02.20

竹笼里点灯

壮年妇女
肩挑竹笼
夜幕低垂
蛙声如沸
水田密布
河道畅通
一双雪白的赤脚
在黑夜里急匆匆走
布衣衫汗湿了
美好的乳房
明亮的两盏灯
但只照耀了
我到过的
越南一小块稻田

2019.02.21

大海的一个洞

大海永远在变化
我到过的大海
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
十年前我来过
山与水的撞击还在继续
只是不被我所察觉
当我从下龙湾钻入了
大海的一个洞中
我熟悉的脚印还在
洞穴中一线光
从天边斜刺向我
大海上
有人为我暗暗大叫一声
他的一只眼睛肯定刺瞎了
因为我还没来得及
捂住另外一只
大海汹涌而至
盲眼里灌满了海水

2019.02.21

在大海上斗鸡

我跟随斗鸡的人
我想学习斗鸡的技巧
没有人愿意教我
因为我不懂得与鸡交流
连鸡的羽毛我也没有剪过
我只是凭着喜欢
就来到了大海上
在大海上斗鸡我心花怒放
我左呼右叫
沿着船舷奔跑
整个上午我都在大海上斗鸡
浪花飞溅
溅了我一脸鸡屎
我把斗鸡山摁入大海
但大海往上的浮力
让我与斗鸡山处在大海之上
我确实迷上了斗鸡的游戏
并且学会了
剪掉大海零乱的羽毛

2019.02.21

亚太地区诗人开大会

各国诗人的作息时间不同
主办方一大早
在走廊里用喇叭喊话
越南英语
我渐渐听懂了
餐厅里
两个韩国女诗人
每天早晨总是最后下来
我们点点头
各吃各的米粉
各喝各的芒果汁
我和她们同时游离于人群之外
我国某岛来了多人
分属于两个不同的团体
有的人并不写诗也来了
有的人胸部挂着
飘彩带的徽章
像是来参加他们自己的婚礼
最好的诗人来自印度
没有什么人与她在一起
我从150个各国诗人中
把她认出来
并且告诉她
你才是我的朋友

2019.02.21

脖子长的人

一根修长的脖子
顶着一颗细小的脑袋
她不是印地安部落的少女
瘦削的身体
咖啡色皮肤
彬彬有礼
脖子太长
似乎有些不便
她会长成一个奇特的女人
像拉长了脖子
拉长了胸部的鹅
在众人中间
她像人体艺术
湿漉漉的空气
让她奇特的脖子不至于折断
我想送她
许多银光闪烁的项链

2019.02.21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