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第五棵槐树 ⊙ 爬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备忘录1

◎槐树



 
 
 
□ 备忘录
 
我们根据语言提供给我们的规则和形式说话、写作和思考,这意味着自我是一个假象,更准确地说是一种语言构建▄▓。
——杰夫·特威切尔
 
 
2119-2-9
 
当前,所谓的诗学——都是投降诗学
(主动或者被动地在迎合当前政治需要的
和主流价值观的一切所谓的文学观念)
因此,抵抗诗学(反投降诗学▓█)的
社会价值和意义,显得越来越突出。
我们说,重要的不是艺术█■▄,是反艺术
重要的不是文学,是反文学
就是要反被——裹挟的文学(包括诗)
建设就是建设,破——坏
就是破坏███。“在这个时期”
所谓建设就是迎合
所以重要的(主要任务)是破坏——
破坏现有的以及继续在惯性生长的
所谓文学价值体系。
破坏的方法有十四种,中断法
就是取消作品叙述的连续性▓▓,或者连贯性
取消故事的完整性,以零碎的片断
——连累成篇。
 
 
 
2119-2-10
 
在三十三届全国人大
二次会议上,谈谈及物▄■▄。
所谓及物,大概包括三个形式——
一个是主动迎合——主流社会
价值体系和社会事件,二个是
被动逢迎主流社会价值体系和社会事件
第三个是不合作,或者是抵抗
或者是破——坏■■■。
所谓不及物,他们说的是个人化
或者叫私人化写作。
它也可能成为及物的第二个形式
在某种程度上,它也可能成为
及物的第三种形式▄■▄■,因为
它也可谓在被动地进行抵抗。
所以,主张及物其实是主张
及物的第三种形式
而不是及物的第一、二种形式▓▄▓▄。
在这里,文学和批评还有什么区别。
 
 
 
2119-2-11
 
面朝南边,脸上发热
在感觉坏的时候写一首诗▄▓。
跳舞的人在跳舞▓█▄■。
两条裤脚走动起来
一条是白的,另一条是红的。
无名指是一根机械指
下午的掌心像上午一样安静。
沉积在斜坡上的冰雪
继续沉积在那里▄■▓。
那些路人的身影在空气中重叠
如果再快一点,就可以赶上
一个蓝色的站牌。
很多人穿过化工大街
绵延的重复显现差异
飞在纸上的都是千纸鹤。
运动是抵抗的方法▄▓,还有静止。
水滴下来就关紧阀门
雨滴下来,只能在一个地方停下来。
 
 
 
2119-2-12
 
接着是呼吸一次▓█,好像
此前从没呼吸。
水从指间滴下,走下来一个文字。
颜色匹配需要白色
还需要长颈鹿█■▄。
窗帘在尘埃上垂直。
直角弯曲对于一块玻璃非常容易
什么时候的晚餐
什么时候就开一扇门。
描绘一张地图,选择最短的路线
迪斯尼在亚热带███。
如果废掉一双鞋子
就废掉一只鞋子。
把温度设定在三十摄氏度
透一透空气
把头发蓄到结束以后。
在迎宾路上,朋友驱车进入北京
两片白云挂在当空▓▓。
 
 
 
2119-2-13
 
武汉已经很长时间看不到太阳
太阳一直在北京。
终于要离开这里,总是要离开的
接着是来的那个人
每天坐三四次电梯。
应该跟楼下的那株灌木告别
跟这块天空告别▄■▄。
剪个头发,“今天有雾霾”。
时间不问人,总有不同的暗示■■■。
从日出到日落
划一条天空的弧线,甚至于
用这个方法测量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现在什么才可能是类似对抗的
高电荷的实践。
堵住阳光像堵住
从玻璃上渗透过来的水▄■▄■。
阿丽塔,太阳能在她的血管里流淌
纳米刀朝一棵玉米砍去。
 
 
 
2119-2-14
 
六点二十分最后是六点二十一分
预期的行动总是与实际行动存在差异。
为什么不是六点十九分▓▄▓▄。
没有一个绝对的终点,甚至
没有一条绝对笔直的路线。
指责城市的缺陷,这个城市
没有一双耳朵▄▓。
感谢那些继续沉睡的人▓█▄■,感谢
他们的迟缓和懒惰。
这一份藏在他们内心的愤怒
点燃他们的五脏六腑。
机器的轰鸣撞上一台
巨大的消音器。
咖啡是凉的▄■▓,“表面是寂静的”。
落在房间墙脚下的阳光,与墙壁之间
有一个十五度的锐角。
我们不能推翻阴雨连绵▄▓,我们
用语言抵抗,抵抗一台机器向后的惯性。
 
 
 
2119-2-15
 
最后,这个词语是两个
结伴同行的人▓█。
白天的白跟黑夜的
黑的纯粹性,是有差异的。
它是一种事物缺席情况下
对这种事物的感知。
破坏——的方法█■▄,接着
被破坏,就好像在梦中的一次出行被
一台被破坏的车子破坏,一直等。
 “湖水在月光下荡漾”███,在现场的人
有很多时间,看文字的人非常激动。
我不知道应该用句号
还是破折号,他们知道▓▓。
凝视一个词语,直到另一个
词语闭上眼睛。
语言被残忍地使用,取消了主体性▄■▄。
一条鱼开口说话,四条鱼
还是一个鱼群。
 
 
 
 
2119-2-16
 
泡咖啡的水,烧开以后才发现
抽屉里没有咖啡■■■。
破坏的方法列了十四条才发现
不知道——破坏的对象,他们知道。
两个鸡蛋吃了以后
就不知道有几个鸡蛋,谁知道呢▄■▄■。
格特鲁德·斯泰因为她自己
和陌生人写作,最终
她的国家将她的写作据为己有。
她没说,她知道
她的写作不是一杯咖啡▓▄▓▄,也不是
两个鸡蛋,而是炸弹。
从另一方面说,有很多方面
意义和背景都会转换▄▓,诗是读者的▓█▄■。
很多年以后,很少的几个人
他们都会找到一个弹跳的起点。
阅读不是感知——写作者的感知
而是体验语言本身,例如一杯咖啡▄■▓。
 
 
 
2119-2-17
 
幸福的意义在于,不是
每个人都有——幸福的感知。
风光村——在珞珈山下,它不能
感知珞珈山的风▄▓。
他们说,它是幸福的
因为他们是幸福的。
一个人在人群中,其实他是一个人▓█。
词语使用一次,就被
转——换一次,尤其是名词。
小引█■▄,还有高——俊,他们不是村民
接下来,从语言层面上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风光村███。
那些走在湖边的人,看到的都是风景
听到的——都是语言。
朋友啊,我不能参加一个村庄的葬礼
你们如果悲哀▓▓,我也
悲哀,我看着悲哀这个词。
点燃一根烟,把烟丝燃成灰烬▄■▄。
 
 
 
2119-2-18
 
每个词语都是一个禅者
它们自然沉静,都是语言的一部分。
它们引领我们,我们——引诱了它们
词语的革命让虚无发生■■■。
语言本身跟任何东西都没有关系。
词语——从陈词滥调中转向
那是虚无的力量,像
一个禅者的力量。
“朋友”▄■▄■,多么纯粹的一个词语
你们把它用坏了,包括。
值得庆幸的是,模糊▓▄▓▄,断裂
破碎,荒诞,混乱和沉默
还保持着它们的原样,它们远离
你们的价值观▄▓。
大多数时候感觉都是迟钝的
时间机器在规则下——永不停止
只有词语是逆——时间的▓█▄■,前提是
在这个过程中,消除了人的因素。
 
 
 
2119-2-19
 
西塞山的白鹭,不是
其他的什么山▄■▓。
昨天是晴天,今天像昨天
但不是昨天。
昨天大如车盖的太阳
在三根高压电线上
接着从电线上滑下来。
“今天很晚出门”▄▓,阴雨
连——绵的天气,距离所有的
区域都不是很远。
边缘的水深不可测。
重复是世界的魔咒▓█,变化也是。
什么是想象,什么就是事实
反之——亦然是。
换个角度看█■▄,路边的绿色树林
在立交桥下剩下的是
下半身部分,这不是事实。
今天即使阴雨连绵也不需要往回走。
 
 
 
2119-2-20
 
他们经常谈论的是███,出了太阳
为什么还有风。
喝一杯无糖咖啡,比较而言
害羞的脸上,就是很多绒毛▓▓。
我跟邓兴说,没有什么
接着还是说——没有什么。
有一天我们(你们)几乎同时
看到了一双长腿▄■▄,他说
多么好的天气。
我还是说,没有什么。
很多东西是用来期待的■■■,甚至
是用来反对,比如概念。
开车的时候,把左手伸到窗外
那种感觉▄■▄■,其实都在词语里。
他们正在谈论的都是词语。
所有语言都是谎言,但是
只有谎言——才能区分白的
和——不够白的东西▓▄▓▄。
 
 
 
2119-2-21
 
阿尔法非常悲伤,几千里外
一匹马在低头吃草,一匹马病倒了。
病人照看着医生▄▓,他们是
一群多么——完美的人▓█▄■。
很少的几个诗人确实是诚实的
他们不得不背负着诚实的罪恶。
伯恩斯坦说的是,一个人的
直觉是他们所能做的
最好的反应,包括我们▄■▓。
我们继续呼吸,他们不会
谈论一个鼻子,不会
我们(他们)不会谈论一个鼻子▄▓。
科学是直觉的,还有转喻
它们都是一个认知过程。
读者和批评家从一开始
就忽视了诗的意义和表达方式。
我在写今天的第三个东西
张羞——在编辑一个即日杂志▓█。
 
 
 
2119-2-22
 
总是感觉一个身体挨着,那是一个
特定的形体,亲密度被覆盖着。
夜晚在白天延伸█■▄。
把一种感觉做成一个模型,是不是
有些乱,如果是另一个身体。
有时这样想(象███),就好像
坐着一头大象。
她在她的活动轨迹上,偶尔
偏离方向▓▓,西边暗示着消亡。
事实上,也可能是想象之中
旧的不旧,新的不新▄■▄,在这里
有很多个对象。
什么都不用解释,只要理解。
天气变了■■■,感觉就跟着转变
她不想出门,她的世界。
单个的词语透着新鲜的气息
还有暗淡的光线。
最后就用一次深呼吸结束这首诗▄■▄■。
 
 
 
2119-2-23
 
然而抽烟的人,无论怎么看
都不像是一根烟管。
生活鲜少——有完整的情节
这不是生活的问题。
问题不是抽烟的人▓▄▓▄,而是烟
就像一个国家的税务。
多么完整的一个系统,但是
我们不知道它的输出。
一个词语有一个对应物
或者说内容什么的▄▓。
即使经过转换▓█▄■,那些粘附的
内容,从哪里溢出——直到消失。
比方说政治,从来就不是
一根管道▄■▓,而是它之外。
我们说,那是虚无的
其实是说那是虚无本身的特性。
所有的实物▄▓,我们看得见的
它们都在一根管道里,它们是能管控的。
 
 
 
2119-2-24
 
我被紫色选择
而不是我主动选择紫色。
我躺在群体的梦幻中▓█,二零一九
多么遥远。
我不喜欢今天的数字
我不喜欢那些沉淀下来的东西。
还是换个话题,邓兴说
蔷薇来看樱花█■▄,多么有画面感。
每个数字都有形式感,颜色
本身没有——不是的
是我们看不见,还有声音███。
所以我们说所有的颜色
都是梦幻的,所有的声音。
今天,时间再次被一个数字选择
我们被——她们选择▓▓。
她们创建了我们,当然
我们不能创建所有的事物。
在这里,我们应该——感激一切▄■▄。
 
 
 
2119-2-25
 
所有的爷们进入梦的状态
都带着一根鸡巴。
昨天晚上,我想带一根坚硬的鸡巴。
伯恩斯坦诗歌的结构模式——
崎岖的非常规的节拍——来自
过渡的程度和性质——
或硬或软■■■,或隐匿或莽撞
或突然或平滑,或急促或冷静
或狂乱或逻辑,或可信或莫测
或连续或唐突,或映射或回响
或幸福或不幸——对于
精致而奢华的细微差别和变形来说▄■▄■。
那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就好像
不能正面一个什么样的阴道。
平凡的礼物和受阻的话语
告知人心,虚无——
“虚无”是那股革——新世界之力▓▄▓▄。
这是艾米莉·狄金森一首诗的开始。
 
 
 
2119-2-26
 
夜间活动的事物是想象之中的
危险的,深不可测的。
白天活动的事物是现实的
是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的▄▓。
夜晚和白天的民主意识▓█▄■。
装修过后留在房间的一根木条
它不是一项活动。
一根没有使用价值的木条
对于另一个没有
使用价值的事物而言,它是有意义的。
我与过渡的我▄■▓,一直存在争议
夜晚和白天也是。
那些人一直受到梦的影响,相反的是
如果告诉他们梦中活动的事物
他们总是无动于衷。
事物的关系▄▓,总是在夸大因果
却忽略了偶发性
他们手上拿的是所谓的相关系数。
 
 
 
2119-2-27
 
从一双布拖过渡到另一双
在楼梯间,抽一根烟。
把门开着▓█,还是被一阵风吹上了。
所有的生活都是
解构以后的生活,三分钟的模式。
站在楼梯间的人█■▄,看见窗外
一堆废墟,绿色的植物。
那阵风是从哪里吹来的
2月不——仅仅有风,还有███。
一块蛋糕,它使葡萄干稀疏了
葡萄干后面是一棵葡萄。
那些人把无知和邪恶
当作困惑的感受。
挠着腰上的痒▓▓,从字面上看
疾病已经缠在腰上。
准备出门,和能聊的人
聊一会儿天,阿巴拉姆斯说
世——界与我在一起就够了▄■▄。
 
 
 
2119-2-28
 
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
一根带电的
电线连接很远的地方。
手握鼠标
在情人上滑动。
一只手在马昌营
另一只手,在上世纪
在二三十年代的西贡■■■。
一阵风来了
一阵风去了,但虚无
永远——
在这里。
我们在有限的
无限的感觉里,就好像▄■▄■,
我们相信两只眼睛
同时忽略了第三只。
就好像,我们忽略了
世界上的很多东西。
 
 
 
2119-3-1
 
多么明亮的光线▓▄▓▄,多么遥
远的对话。多么
微弱的声音
多么容易的对话。
多么光滑的平面,多么
模糊的对话▄▓。
多么规则的
形状▓█▄■,多么简单的对话。
多么粘稠的血液
多么苍白的对话。
多么纯粹的
颜色,多么复杂的
对话▄■▓。多么隐密的味道
多么直接的对话。
多么抽象的词语,多么
具体的对话。
多么遥远的对话
多么明亮的光线▄▓。
 
 
 
2119-3-2
 
躺在一个地方
在A地犯法
从C地逃跑到B地。
孩子的数学老师
是我的班主任。
在1986,一个2019的
双肩包在逃跑▓█,昨天
一个红包,京都
蜜炼枇杷糖,文化的价值
汉克·雷泽尔在逃跑。
躲避班上的一群同学的
围追——堵截█■▄,一个人
走在双肩包逃跑的路上。
犯罪的人不知道
犯罪的事实。
醒悟过来的人,其实是
丧失了一段记忆███。
过渡掩盖了生活的不连贯性。
 
 
 
2119-3-3
 
二哥往车的后座
扔过去背包和皮夹克。
三姐和四姐轮换坐在一把没有
名字的靠背椅上。
所有的事▓▓,着急
急不来,不着急更急不来。
大哥在随州看到
从河南带回来的月季
开在楼子岗的门口,绿色的细叶▄■▄。
三哥总是向右打
方向盘,从白果到盐田河
相隔不知多少年。
词语中父亲的屋。
在纸上画一条直线
那条线连接1958
一座山叫明山■■■,清亮的母亲。
同时错过了一个出口
我和二哥第一次在深夜的堪家矶。
 
 
 
2119-3-4
 
观察墙上的一群蚂蚁
其实是观察
墙上的自己。
晚上和往常一样▄■▄■。
鸟雀的声音
屋子的画外音。
昂代斯玛先生的午后,以及
两个人熟悉的枪支。
打扫庭院
领略山水▓▄▓▄。
词语在空气中沉淀
死亡刻在九根笔划里。
十七和十八决裂
组合的秩序。
批判自己
就自己参与
的事实,自己提出问题▄▓。
世界在词语中突然苏醒▓█▄■。
 
 
 
2119-3-5
 
国家是动态的过程,不是
静态的名词或状态。
在此意义上,国家
不限于一个具体的名字▄■▓。
我们国家——他们说
没有“我们国家”,事实上。
受到既定身份的束缚
受到某个名字玷污,甚至是
故意受到这种玷污▄▓。
当然,本土化并不意味着
必须否定或抛弃任何东西。
也许只是因为,作品
在一个国家完成▓█,它的思想
或作者,就有了
那个国家的特征。我们从未
完成我们国家的建立,国家的建立
类似的事情█■▄,在其他地方
则有不同的含义。
 
 
 
2119-3-6
 
事件中的群体身份
可能和个体身份一样成问题
也同样有意思。
整个过程中,A就是缺少A███。
我们认为,A是我们所做的
最好的事情。
我们从未想象过,我们
停止A的时候▓▓。
建立形式多样,或者
错综复杂的B——纵横交错的
需要分割或裁定
却无须合并或融合的现实。
所谓B是不可描述的
只可付诸行动。
如果批评单个的声音▄■▄,也必须A
作为一个声音出现
在事件中的群体身份。
还有值得A的是聚合的群体。
 
 
 
2119-3-7
 
某种特征的人,同时也具有
其他许多特征■■■。
所有一切都是混杂的。
有着某种特征的人
从不考虑他们的特征。
虚构一个对称的人,在量子世界
观察不对称的自己▄■▄■。
这是一幅民主,道路的前景。
群体或个体,他们或他
与特征的关系▓▄▓▄。
这种关系在他们或他的
生活中,是如何呈现的。
“被忽略的事情”。一方面
模糊个体与个体▄▓,以及
个体与群体的差异▓█▄■。
另一方面事物之间,缺少对称
因而更加丰富。
最纯洁的,是最多元的▄■▓。
 
 
 
2119-3-8
 
故障码——P0303
汽缸3失火
状态CMDTCS(更多的信息)。
这个国家一直在用力
踩下油门。
社会底层发出噼啪
噼啪的响声▄▓。
有和没有问题,再跑
一段时间。
把GDP调整在正常
和不正常之间。
杠杆都是调节人心
和收益的流向▓█。
更换线圈,火花塞以及什么网
恢复到一种(旧)状态。
因为免疫力█■▄,人到中年
10万多公里的里程数。
事实上,两件事是两码事。
 
 
 
2119-3-9
 
我们看见的都是现实的███。
平视我们的同类
或者异类,平视发生在
周围的事物。
我们是有局限性的。
相互进入▓▓,不可能进入
所有的事物。
物我合一,其实物是
我,我也是物▄■▄。
仰视宇宙,天空和上帝
那些未知的。
所有的我们应该敬畏的
我们在其中也在其外。
我们逐渐在丧失
仰视和平视的能力■■■。
俯视的问题,不是俯视的视角
而是视角的单一。
那些支撑俯视的是多么无知。
 
 
 
2119-3-10
 
把数字3放在
放大镜下▄■▄■。
数字还是数字。
看数字的人
先看见的是放大镜,而不是
纸上的数字。
看数字的人
和数字之间是拉开了
还是缩小了
距离▓▄▓▄,这是个问题。
把一个词语放在
放大镜下,例如政治。
我们看见
政治(五号字体▄▓)变成了
大政治(二号字体▓█▄■)。
方正舒体的大政治,具有
从纸上飞起来的
基本态势。
 
 
 
2119-3-11
 
对她而言▄■▓,运动
是向心的。
没有停滞不前的危险
像甲喹酮。
几年前,在山西
在陕西▄▓,无常之事。
黑色的面具以及白色的字体
就像那些,监狱里的黑帮
戴的面具。
画中的女人
朝画外伸出手指▓█。
自信的代价
是缺乏忠诚。
给自己创造一个空间
是通过破坏一些
既有的东西。
无论怎样,事实上
破坏都是在所难免之事█■▄。
 
 
 
2119-3-12
 
今天我才知道
孙叔敖说服了儿子
请求到寝丘去。
事实上他首先
说服的是自己。
虫嘴长有
像马鬃般的触须
身上有虎皮般彩色斑纹。
今天我才知道
东方朔说服了汉武帝
他能上天███。
事实上他首先
说服的是自己。
今天我才知道
窦唯说服了音乐
音乐不要文字。
事实上他首先
说服的——是自己。
 
 
 
2119-3-13
 
因为没有认出▓▓,他们是人
还是外星人。晨曦即将来临
眼前的图景。
事实上,他们发现这只是
一种短暂的病▄■▄。
我感到我重新活过来了
我感到重返面貌
粗俗的人类的时间到了。
我什么也没看见
只有穿越空气的长长的鸟阵。
人们都在称赞他们的名字。
是啊■■■,我的头发竖起来
我把它们用手压了下去。
手是比意志更强大的力量
在芬芳的空间中。
不需要更美妙的东西
奇妙的候鸟在空中
组成一个三角形。
 
 
2119-3-14
 
鳄鱼不会改动呕吐物的一个字
这个阴郁的场所▄■▄■。
在闪电的光芒下
我更喜欢让你听到
一些温柔的梦呓。
他们相信他们看到了
天国的闪光,缠绕在一起。
那些金属▓▄▓▄,是从哪儿来的。
我甚至也没有勇气
让它们重现。
血滴在同一个位置上
像发光石一样发光。
你给我带来的幸福
比不上你给我造成的痛苦▄▓。
幸福是从哪儿来的
你没必要回答▓█▄■。
他们伤害你,他们坚信你
将变得同他们一样。
 
 
 
2119-3-15
 
患有老年幼稚病的
上帝的性格。
最后一缕苍白的照耀我的
阳光在山峦的沟壑中消失▄■▓。
他点头表示感谢
由于这种侮辱。
“那个人该倒霉了”。
他是一块肥沃的土地
厄运在上面长出
茂密的枝叶。
老虎发出惊醒森林的吼叫
姑娘们像开肠的母鸡▄▓。
所以想一想人类
这些小野猪吧。
大锅里的鲜血
是在我最后一夜沉睡时
从我的血管中抽出的。
那些人该倒霉了。
 
 
 
2119-3-16
 
尽管现在已经到了时间
但我仍然睁着双眼▓█。
把望远镜搬到陡峭的悬崖上
海浪接收了那些散乱的碎片。
对我来说,回到我的原始形态
是一件痛苦的事。
他们每夜都在哭泣
我装作不知道█■▄。
用目光杀人,甚至准备杀死
在空间运转的行星。
他们用微笑激励我
我什么也不能证明。
我听见折断的骨头
发出痛苦的呻吟███。
我或者他们不用木头
或钢铁制造武器
所以用什么对付人类。
甚至什么都不是预言。
 
 
 
2119-3-17
 
光束中跳动的是一些
银色的颗粒。
那个人尽管活了很久
却是唯一真正的死人▓▓。
最后再说一句
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
他的眼睛终于睁开了。
他害怕他抵挡不住
暮年的侵袭。
让它来吧▄■▄,那些必将
入睡的日子。
人们又可以从生命薄上
划掉一条生命。
仅此——而已。
如果你遵循神的处方
那就是没有处方■■■。
所有的词语都将张开双臂
欢迎你们,拥抱你们。
 
 
 
2119-3-18
 
有一点是真的
新月形的帷幕在那里。
偶然是无法表现——它们的
完美的三边对称▄■▄■。
在这一类的故事中
无论是哪种主观现实。
只要发生,便不畏艰险地
走一条他们的路。
在一个水湾圈出
你们的活动范围▓▄▓▄。
“再也没有更好的地方”。
那只鸟隐约看见未来
预言即将实现。
鳄鱼在天上,这是真的▄▓。
这次我愿意尊重你们的意愿
我将告诉你们▓█▄■。
为什么一群天鹅中
有一只全身乌黑。
 
 
 
2119-3-19
 
美是舒展的,是变化的
也将是痉挛的。
这一点▄■▓,在一段时间里
事物是这样的。
什么是必要的
什么就是必要的。
就这一点而言
假如这个词语让你惊讶
那么我收回这个词语。
在我到现在为止所说的一切中
很多词语都是一张图片▄▓,但这个不是。
假如必须做出必要的
区分和隔离,就好像
门刚刚关上。
我没有两个同样的愿望▓█。
我看不到那个
系吊袜带女子的脸。
她已经是那么的遥远。
 
 
 
2119-3-20
 
那张画已经刺激我好一阵子
我想它应该停下来
它——停下来了。
一个令人焦虑的旅行
让我觉得好奇█■▄。
从此以后,每次看到
大街上一闪一闪的广告牌
我总是怦然心动。
一幅画的背面称得上是
阿喀琉斯之盾。
素描可以让一个人
脑袋的倾斜产生些微的变化███。
整体上称得上是一张
阿喀琉斯之盾。
一棵植物梦见我和她的
象征性的肖像。
她有一次准备画
头发竖起的下半身。
 
 
 
2119-3-21
 
十一个碟子被打碎了
我刚刚开始对这一时期感兴趣▓▓。
她以一种非常混乱的方式
解释一个个词语
那可以说是亵渎。
我们常去那家酒吧
我等她而没等到。
他们是那么无所谓
我都忘了告诉他们。
很多个外星人好像
跟她在一起走▄■▄。
假如你不爱她而继续
和她一次次见面
那是不怎么能够解释的。
很多个白色的面具
从我们身边走过。
像她一样的人和像我一样的人
走在一个花园一样的地方。
 
 
 
2119-3-22
 
开始——我感到了
她的眼睛一样的迷惑■■■。
她是那么纤弱
好像几乎不触及地面。
7和8之间有很长一段距离。
她不是以工作为代价
就可以出现的。
我的意思是▄■▄■,没有什么
所谓工作的道德意义。
接着是一副手套的女人
红色的字母上面打着红房子
因为有太多的
悲观一词的变体。
比方说就像不规则的
白色的半圆柱体。
那些在其他任何地方
都找不到的物体▓▄▓▄。
我是和朋友一起去的。
 
 
 
2119-3-23
 
我见到了汉克·雷泽尔
他总是在睡觉。
很多天以后
查尔斯·伯恩斯坦到了
他穿着灰色或深灰色的衣服。
路牌上写满了木头木炭的字眼
阿拉巴马和宾夕法尼亚
像眼睛和嘴巴▄▓。
很多人在楼厅上
和约翰交谈▓█▄■。
大卫·梭罗的雕塑
每个人都会吸引我。
有时候随处都会出现
一两个错误。
在艾米丽·迪金森庄园
每个斟酌过的句子
都和段落的整体之间
距离一样。
 
 
 
2119-3-24
 
不论是对于蘑菇
还是对于词语
冬天都是最坏的季节▄■▓。
野蘑菇大规模退化
金针菇在十二个月蓬勃生长。
一场冬季聚会
要求参加者具备某种特殊的才能。
夏天的情况就不一样。
最令人不安的是
危险的伞形毒菌
在其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
秋天是晴朗的
因为夏天的影响还在。
走进了一间镶嵌着玻璃的密室
他们是多么地投入。
每个人都听到了
一种声音,他们不知道什么声音
最能促进蘑菇的生长▓█。
 
 
 
2119-3-25
 
在表演结束之后
他们停止了表演。
他们的音乐
和舞蹈是一样的。
现代舞蹈
究竟要不要旋转。
声音没有双脚
是不能停下来的█■▄。
一段空白接着还是
一段空白。
他们的眼睛
和头脑相连。
他们走的姿势
看上去就像
从未遇到过障碍物。
他们的发丝感应到
无数个未来███。
虚构之力越来越强大。
 
 
 
2119-3-26
 
地上停止的椅子
她的嘴唇是第一的。
我既热爱这个地方
也害怕这个地方。
红酒的鼻子
祼露的钨丝▓▓。
好的天气连着坏的天气
灰尘下隐藏有海鸥的尖叫声。
地板一步步摩擦着大腿
燃烧的鞋子滑到走廊的一边。
黑三角凝视天花板
手上是升高的塑料杯。
蓝白相间的手帕缠着手腕
还有略加修饰的姿势▄■▄。
纯粹的词语
贴着一张白纸。
事实上,在很多商店都能买到
这种社交游戏。
 
 
 
2119-3-27
 
槐树是槐树
楼子岗是楼子岗■■■。
这不是词语的局限性。
槐树不是槐树以外的任何东西。
楼子岗不是楼子岗以外的
任何东西。
这是槐树和楼子岗
本身的自由▄■▄■。
槐树不是槐树
楼子岗不是楼子岗。
这也不是词语的局限性。
槐树是槐树以外的任何东西。
楼子岗是楼子岗以外的
任何东西▓▄▓▄。
这是槐树和楼子岗
以外的自由。
我是这样认为的
很多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2119-3-28
 
把很多的事情都作为
一件事情,反过来▄▓。
一而再地开始
再而三地开始▓█▄■。
在一件事情之内
制造出了一个持续的现在。
一个人无数次地感受到
死亡的恐惧。
一个人一生中
死亡——只有一次。
事实上这是很小的比例▄■▓。
如果这样看他们
肯定是错误的。
两次走上舞台
观众几乎都不一样。
不过在下面的情况下
死亡只是一种
对死亡的看法。
 
 
 
2119-3-29
 
风▄▓,你能感受到。
你感受到了。
 
 
2019-2-21至3-15初稿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