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More ⊙ 虚拟之More



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雷·阿曼特劳特诗集▄▓《精深》译后记

◎倪志娟



雷·阿曼特劳特诗集《精深》译后记

倪志娟

(雷·阿曼特劳特《精深》,倪志娟译▓█,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2019年1月)

        2010年雷·阿曼特劳特获普利策诗歌奖,当时我正在翻译现当代英美女诗人系列█■▄,对于新获奖的女诗人,自然会格外关注,我阅读了她的部分诗作并尝试翻译了若干首。2017年年初███,因偶然的机缘,我和雷取得联系,获得她的授权之后,我开始翻译她的获奖诗集▓▓《精深》。
        雷的诗歌对于翻译者是一种挑战。作为美国当代语言派诗歌群体的重要代表,她的诗歌侧重于语言本身▄■▄,试图从不同角度揭示语言中存在的歧义性、不确定性、荒诞性或者无限性,其次■■■,才是语言与现实的对称或者不对称性。这样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阻隔了翻译的可能性:翻译在两种语言之间进行转换时▄■▄■,往往不能达成词与词的一一对应,必须以现实为中介才能完成过渡,雷这种弱化词与现实的对应关系、强化词作为存在本身的诗歌必然使翻译变得困难重重▓▄▓▄。
        雷对我的翻译工作非常重视,不时写信询问翻译进度,叮嘱我有问题随时和她交流,而我也的确遇到了许多问题▄▓。和雷预料的一样▓█▄■,我的绝大部分问题都是对某个词的理解障碍,这些词,要么在字典中查不到释义,要么▄■▓,我无法理解它们在某首诗中的用法。雷在回信中尽量直观地为我解释了这些词,然而,即使雷很详细地告诉了我这些词的意思以及她选择这些词的背景▄▓,我仍然难以在汉语中恰当地还原它们。比如,这本诗集的标题“Versed”一词如何翻译,就是一个难题▓█。“verse”一词有动名词两种词性,作为名词时,它的含义是诗、韵文█■▄,作为动词时,它的含义是精通、熟练,有些人为了突出其名词含义███,将这个标题翻译为“精韵”,雷并不认同,她显然更强调这个词的动词词性,我将其翻译为“精深”▓▓,或许更符合她的本意,只是如此一来,这个词与诗歌所具有的词源学关联在汉语中就被遮蔽了。
        翻译中所遇到的这些困难▄■▄,使我疑虑重重:雷的诗集可能被翻译为中文吗?它如此抽象,它的异质性如此顽固■■■,明显拒绝在另一种语言中现身,我在多大程度上误译了她?译成中文之后它的可读性有多大?即便此刻▄■▄■,当这本诗集的中文版已经出现在读者面前时,我的疑虑仍未消散。
2017年8月,我获得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到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简称UB)访学,雷知道这个消息后很高兴,希望能和我见一面▄▓,这再次体现了她对自己作品翻译的慎重▓█▄■。经过努力,她争取到了9月下旬到UB诗歌中心朗读诗歌的机会,我们得以相见,对翻译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更详细的沟通▄■▓。
        雷本人和她的诗歌气质相近,有一种清冷的姿态,浅色的头发更强化了这种姿态。她的清冷▄▓,不是因为年龄,不是因为前几年患有的疾病,我想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在UB诗歌中心▓█,朗诵会开始之前,众声喧哗,所有人都在热烈地交流,而雷独自坐在椅子上准备朗读材料█■▄,并不与人寒暄。当她朗读时,翘起的嘴唇带着一种不管不顾的任性,声线尖而细███,不稳定地划过我的耳朵,留下了难忘的痕迹。她的很多诗句带有幽默的效果,不时引发听众的笑声▓▓。听她朗读,我才猛然意识到,她的诗歌,牢牢扎根于当代美国大众文化语境▄■▄,虽然她并不真正指涉现实。
        理解现代诗歌,我们总是需要特定的路径,对雷的诗歌而言■■■,这条路径可能格外缥缈。关键是如何理解她的诗歌中那些看似独立存在的词。雷对词的选择带有浓厚的游戏意味,她常常选择偶然遇到的词▄■▄■,比如某个路边小店的名称、某个路标、某个电视节目、某句台词▓▄▓▄、某些陌生的人名……她为这些不起眼的、转瞬即逝的词寻找一个展示的机会,但她并不设置太多的关联或线索,她喜欢让这些词孤零零地出现在她的诗歌中▄▓,像墙壁上无法被抹平的小石子▓█▄■,她的诗歌由此显得碎片化、逻辑匮乏,但恰如其分地指向了现代生活的真相:语词的游戏成分化解了生活的固态▄■▓,一切令人若有所思但又可有可无,正如她的行为,千里迢迢从西雅图飞来见我一面,及至见面▄▓,其实是可见可不见。
        在词语的缝隙,雷写到了一些小事件,一些无法忘却又无法被指称的特殊时刻▓█,穿插在客观的词语中,指向人世间无来由的美和悲悯。然而,她不做连贯性的思考█■▄,她写疾病,写死亡,写自身经历的病痛,都以一种旁观的姿态连缀词或时间的碎片███,并置对立的状态或场景,让意义从对立的缝隙中自动生发。比如,她这样写死亡▓▓:

我们已被安排好席位
在来世。

此时
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黑斑羚羊飞奔,

一个美好的夜晚
骄傲撕扯
尸体。
    ——▄■▄《适得其所》

        因此,我们可以读到,这本诗集中的诗句多为短句,甚至只有单个的词■■■。这些短句或词被遮蔽了部分语境,显得孤立、断裂,被大面积的空白和沉默包围▄■▄■,这时,它们反而呈现出丰富的指意性。读者阅读她的诗,不妨也放弃对连贯性的期待▓▄▓▄,专注于闪光的片段:

隐喻形成了
一个壳
在它之下
是每种经验的
裂缝。
——《精深》

常春藤的尖齿
攀上支撑着高速路的
柱子▄▓。

可以说
每片叶子

限定了希望

或者▓█▄■,每片叶子
一丝不苟地到达
一个点,

暗示了对未知的
恐惧。
——《致辞》

语言▄■▓,也被认为
是一个神的
栖息地。

于是,饥饿
发明了光。
    ——▄▓《手术》

成对的苍蝇
重新系好

空中
古老的结。
    ——《急速》

        作为一个优秀的诗人,雷并非随意地罗列词语▓█。她深受威廉姆·卡洛斯·威廉姆的影响,对词语的声音效果特别敏感。如她自己所说,总有一些声音在我们耳边回响█■▄,我们从各种渠道听到的、无意义的、噪音似的声音,这些声音不需要回应███,但我们总是忍不住做出回应。写作即是对世界的积极回应,这样可以避免消极地承受各种打击或者伤害。和威廉姆一样▓▓,雷精心架构词语的碎片,让它们构成特定的声音回荡在读者的耳中。可惜的是,这种声音效果在汉语中难以再现▄■▄。
        正如每一个严肃的、貌似抽象的哲学命题都指向某种现实问题,每一个严肃的诗人在创作时也会有其具体的现实考量,从这样的角度看■■■,雷的诗歌当然也有其特定的现实指意,《精深》这本诗集正是对光怪陆离的现代社会的记录和回应。只是她并非通过语言表达现实▄■▄■,而是通过个体的词语折射现实,接受雷的诗歌,即意味着接受迷宫一般的现代社会空间。


返回专栏

©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