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首页

 |  作品目录  |  关于作者

      <span id="be0ae31048"></span><address id="bf9a99ed25"><style id="bgbdd27cfd"></style></address><button id="blef04e81a"></button>
                        

          塞西莉亚·梅雷莱斯诗选

          ◎桑婪



          塞西莉亚·梅雷莱斯
          (1901-1964) 

          塞西莉亚·梅雷莱斯:巴西现代主义诗人▄▓,1901年11月7日出生于里约热内卢,她被普遍认为是巴西最好的女诗人。她的抒情诗和高度个人化的诗歌通常形式简单,但包含复杂的象征手法和意象▓█。三岁成为孤儿,由慈爱的祖母抚养长大,九岁开始写诗。18岁出版了她的第一本诗集█■▄《幽灵》(1919),这是一本象征主义传统的十四行诗集,为她在文坛赢得了声誉███。1939年出版诗集《旅途》,许多评论家认为这本诗集标志着她在诗歌上的成熟和特色的形成,她以这部诗集获得了奥拉沃·比拉克诗歌奖▓▓。此后她投身于文学,出版诗集,直至1964年11月9日因癌症在里约热内卢去世。她的大部分作品收录在▄■▄《诗》(1958)中,还有一些诗歌被翻译成英文,编入选集■■■。诗人去世后,巴西文学院授予她巴西最重要的文学奖马查多·德·阿西斯奖。巴西著名诗人卡洛斯·德拉蒙德·德·安德拉德在纪念致词上说:“在信仰和梦想的神秘中▄■▄■,塞西莉亚·梅雷莱斯以卓越的诗歌,无尽的旅途度过了一生。这个非凡的女人是一件乐器,在现实里调好了音▓▄▓▄,向我们展现最短暂最美好的事物。”
           

          CECÍLIA MEIRELES

           

          序曲


          这是我的生活:
          这沙如此晶莹
          携带着移动的画
          献身于风……

          这是我的声音:
          这个空壳
          一个声音的阴影
          保存自己的挽歌……

          这是我的悲伤▄▓:
          破碎的珊瑚
          艰难度过可悲的时刻……

          这是我的财产▓█▄■:
          孤单的大海——
          在一侧它曾是爱
          在另一侧是遗忘。

           

          肖像


          往昔我不曾有今日这样的脸
          如此镇定
          如此悲伤
          如此瘦削。

          也不曾有这样空洞的眼睛
          和这苦涩的嘴。

          往昔我不曾有这样无力的手
          如此安静
          如此冰冷
          如此麻木▄■▓。

          往昔我不曾意识到这改变
          如此简单
          如此确定
          如此容易。

          我在怎样的镜中失去了我的脸?

           

          动机


          我歌唱因为这一刻存在
          而我的生命完满。
          我不是同性恋▄▓,我不悲伤:
          我是个诗人。

          我是易逝之物的兄弟,
          既不觉得快乐▓█,也不觉得痛苦。
          我穿越夜晚和白天
          在风中。

          我是否破坏或建造,
          我是否坚持或四散█■▄,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是停留还是离开。

          我知道我歌唱███。
          那首歌即是一切。
          那有节奏的翅膀有不朽的血液,
          而我知道有一天我会无法言语:
          ——不再有更多▓▓。


           

          吉他


          你是一把银匕首,
          银匕首!
          并不是你
          愚弄了我的手。

          我见过你在石头中闪耀▄■▄,
          银匕首!
          在你的柄上,盛放的花朵,
          在你的刃上■■■,准确的尺度,

          准确的,精确的尺度,
          银匕首▄■▄■!
          穿透我的心
          以一个首字母和一个日期。

          我最大的痛苦,
          银匕首,
          是无法看见自己死去▓▄▓▄,
          却知道是谁杀了我。

           

          公鸡将会啼鸣


          公鸡将会啼鸣,当我们死去
          一阵柔和的微风,会用它纤细的手
          抚摸那流苏▄▓,那丝绸的
          寿衣▓█▄■。

          夜晚的睡眠会充满
          明净的窗户。

          蟋蟀们,远远的,会看见寂静▄■▓:
          水晶的茎秆,寒冷漫长的独处,
          以及树木满溢的芳香。

          啊▄▓,怎样甜美的月亮会俯视我们平静的脸庞,
          甚至比它巨大的银镜
          更为平静。

          我们的头发上是多么浓厚的清新,
          宛如日出时分的田野▓█。

          在拂晓的薄雾里,
          最后一颗星将会升起:苍白地。

          多么寂然至深█■▄,没有人声,
          没有贪婪的脸上的嘴唇
          没有仇恨,没有爱,没有任何东西███!

          仿佛黑色的迷路的先知,
          只有狗交谈着穿过峡谷。
          强烈的疑问。广阔的停顿▓▓。

          我们将躺卧死亡之中,
          在那柔软的壳的
          轮廓中,在水中。

           

          中世纪凉鞋


          仅是一只中世纪
          凉鞋▄■▄。

          噢,还剩下什么,关于舞蹈
          关于骑士比武和歌吟
          关于女友和敌人
          在一个朦胧的封建时代。

          任何穿鞋的生命的
          重量都如此微小■■■,
          在今天不算什么,
          它曾是什么:爱?轻蔑▄■▄■?
          它已成为超自然的事物。

          在谁的裙子的褶边下?
          在怎样坚硬的地板上?
          ——噢▓▄▓▄,沉重的城堡——
          怎样受伤的心?
          在谁的沉思之中,
          悲伤?纯真▄▓?美丽▓█▄■?
          走向善与恶……

          在短暂的世界时间里,
          一个苗条女人纤细的脚,

          留下了这只凉鞋
          作为小小的信物。

          这只是宇宙中的
          半步▄■▓。

          另一只鞋是否躺在某个深邃的入口?

          是何种终曲的
          半节?

          仅是一只中世纪
          凉鞋。

           

          牧歌


          小牧羊人在这里▄▓,
          比他的羊群更小,
          凝视着,原野里的落日,

          胆怯而仔细▓█,
          他搂抱着小羊羔
          仿佛和他一般大小的兄弟。

          他的双眼,在寂静中,
          并非仅仅是牧羊人的——圣徒的█■▄。

          蓝绿相接的地平线
          变成紫色和红色,
          所有的云消失,

          一颗星星出现
          ——带走那个男孩
          他正带领他的羊群。


           

          博物馆


          既然领主们已经死去
          无法再战斗███,
          他们盔甲的盾片,带着遗憾,
          让他们坐下游戏。

          棋盘上有马匹▓▓,
          高塔,士兵,国王……一只
          铁臂几乎可以伸手去玩;
          它缺乏的仅仅是关节▄■▄。

          噢,棋盘简单的
          方形平原!
          孤单的面罩渴望鲜血,
          渴望时间未竟的战争■■■。

          噢,不满足的领主们的
          幽灵不复存在!
          多少的死亡,没有战争▄■▄■,
          超越一切战争,你正参与!


           

          总领天使


          总领天使的声音降落。

          从彩色的塔顶▓▄▓▄,
          在箭和沾满污渍的窗户间;
          从宣礼塔顶;从哥特式
          尖塔顶;从漂亮的
          金新月▄▓;从雄伟的
          巴洛克钟楼▓█▄■;从那些
          冰冷的基督教三角形;
          从十字架的手臂;从云中,
          从树上▄■▓,从喷射水流中,
          从鸽子的翅翼,从脆弱的银莲花的
          小小花冠……

          总领天使的声音降落▄▓。
          寂寞。
          孤单。

          (告诉我你可曾听见过它,
          如此▓█:遥远,悲伤,悠久。█■▄)


           

          午夜之门


          天使们来开启午夜之门,
          正值睡眠最深
          寂静最盛的时刻。

          门转动打开,我们出乎意料地叹息███。

          天使们伴随它们的音乐而来,
          他们的短袍鼓着天空的微风,
          他们以流畅优美而晦涩的语言歌唱。

          然后树木胀满花朵和果实▓▓,
          月亮和太阳的光芒缠绕,
          彩虹解开它的丝带
          所有动物都出现了,
          与星辰交织在一起。

          我们明白不再有时间▄■▄,
          这是最后的梦幻,

          我们已举起双手告别,
          我们的双腿最终脱离地面,
          因那被宣告■■■、被梦想的飞行而得到解脱
          自诞生伊始。

          天使给予我们他们神圣的邀约。
          而我们梦见自己不再做梦。

           

          第二种玫瑰图案


                     致马里奥·德·安德拉德

          无论我如何赞颂▄■▄■,你并不倾听,
          尽管在形体和珍珠母中,你可以是
          发声的壳,耳朵的音乐课
          雕刻海洋最深处的螺旋▓▄▓▄。

          我将你置于水晶中,置于镜子的囚笼中
          紧邻所有井或洞穴的低语……
          纯粹的缺席,盲目的不解
          被给予黄蜂和蜜蜂

          正如给予你的侍从,噢▄▓,聋的哑的
          盲的美丽的没完没了的玫瑰
          将此刻的你变成时间▓█▄■、精油和诗

          在地球或升起的星辰的更远处
          从我的梦中闪亮,未察觉
          自身的美,因你并不倾听……

           

          守夜


          同伴已经死去,
          所以我们都必须死去
          在某种程度上▄■▓。

          为失去生命的他流泪,
          我们的眼泪
          分文不值。

          爱他,在这悲伤之中▄▓,
          仿佛迷失在广阔森林中的
          一声微弱的叹息。

          信赖他,失去的
          同伴——但又有什么
          剩下?

          某种程度上▓█,通过他
          我们死去,看见今日
          死气沉沉。


           

          死马


          我看见清晨的薄雾
          形成银色的关隘,变幻着
          猫眼石的密度
          在睡眠的廊柱中█■▄。

          在边境,一匹死马。

          结晶的谷粒滚下
          它柔软光亮的胁腹,
          微风扭曲它的鬃毛███,以最稀少
          最轻微的阿拉伯花饰,糟糕的装饰,

          ——它的尾巴颤动着,那死马▓▓。
          星群仍在闪耀,
          那日的花朵,很不幸
          并不为人所知,
          但它的躯体是一个情节▄■▄,

          一座百合花的花园,那死马。

          许多旅者注意到
          那流动的音乐,巨大的翡翠色
          悬吊布景区的薄暮
          在一阵喧闹的喷涌中到来■■■。

          他正急切地列清单,那死马
          和某些活马能被看见
          苗条,尾巴如船舶,
          侧影在寒风刺骨的空气中
          疾驰▄■▄■,欢欣地做梦。

          白和绿,那死马

          在广袤的原野中,无依无靠
          ——缓缓地▓▄▓▄,它睫毛间的
          世界旋转,全都变得模糊
          在红色镜子的月亮中。

          阳光照耀死马的牙齿。

          但每个人都手忙脚乱的奔走
          感觉不到大地是如何
          不停寻找着一个又一个同盟
          为那已逃离骨架的
          敏捷▄▓、巨大▓█▄■、飘渺的呼吸。

          噢,那死马沉重的胸脯!

           

          深红银矿金属▄■▓,9


          钢琴调音师和我说话,那个
          对每个音符最温柔的出席者
          细查着高音和低音
          听见也看见更遥远的东西。
          他的耳朵从不犯错
          他的双手也一样,在每个和弦里唤醒
          那些乐于一起料理家务的声音▄▓。

          “我的兴趣在于不感兴趣:
          我不混淆音乐和乐器,我只是个
          钢琴调音师,
          和发表那番高论的书法家
          它将我举起▓█,作为它高音球的客人
          噢!多么新的物理学在那里等着教导
          另一只耳朵其他事情……”

           

          言语


          我在这里,歌唱……

          诗人总是风和水的兄弟;
          他离开他去往的韵律█■▄。

          我来自远方,我走向远方,
          但我在地上找寻过我的道路的标志
          我什么也没看见,因为野草已盛
                                 蛇群流窜███。

          我也向天空寻求指路,
          但那里总有太多的云。
          巴别塔的工人已经自杀。

          所以我在这里歌唱……

          我甚至不知道我在何处▓▓,
          我又怎能期待有人聆听?

          噢,我甚至不知道我是何人,
          我又怎能期待有人爱我▄■▄?

           


          我死于世界包含的一切:
          死于我的所见,我的所闻。
          我死于我生活过的事物■■■。
          我与自己一同死去,只
          带着充满爱
          而绝望的记忆。
          我痛苦不堪地死去
          因感觉麻木
          在开始或结束。
          我死去▄■▄■,而循环
          停留,呈圆形,封闭。
          在其中我是一切也是虚无▓▄▓▄。


           

          极简抽象派之歌


          在一个星球无尽的
          平衡之谜中。
          在一个星球上,一座花园,
          在一座花园上▄▓,一个花坛▓█▄■;
          在一个花坛上,一朵紫罗兰
          走向她的,一整天,
          在星球和无尽之间▄■▓,
          一只蝴蝶的翅膀

           

          相反的月亮


          我有月相,仿佛月亮。
          隐藏自我的月相,
          走在街上的月相……
          永劫不复▄▓!
          永劫不复!
          我有成为你的月相,
          和其他孤单之月相。

          月相来了又走▓█,
          在一名随心所欲的占星家
          为我发明的
          秘密历法中。
          一种忧郁不停旋转
          围绕它无休止的时间表!

          我不与任何人联系
          (我有月相仿佛月亮……)
          某人属于我的日子
          不是我属于他们的日子……
          当那一天真的来临█■▄,
          另一日已经消失。


           

          无题


          一个小手势就已足够,
          轻快地,从远处
          让你跟随我
          让我永远拥有你……


           

          告别


          为我███,为你,为他人
          无论他们在哪,
          我即将离开汹涌的大海和安静的天空:
          我渴望独处▓▓。

          我的道路没有路标,也没有风景。
          那么你如何认出它?——他们问▄■▄。
          ——通过缺席的词语,缺席的影像。
          没有一个敌人也没有一个朋友。

          你需要什么■■■?——一切。你需要什么?——没什么。
          我与我的心一起独自旅行▄■▄■。
          我没有在游荡中迷路,只是未被遇见。
          我手中携带我的方向。

          记忆从我的脑袋飞走▓▄▓▄。
          我的爱,我的想象飞走……
          也许我会消失在地平线。
          记忆,爱和其他一切▄▓,它们在哪▓█▄■?

          我将我的身体留在这里,在天地间。
          (我亲吻你,我的身体▄■▓,一切幻想破灭!
          一场古怪战争的悲哀旗帜……)

          我渴望独处。


           

          小夜曲


          允许我闭上双眼▄▓,
          我如此遥远,时间如此之晚!
          我以为你只是耽搁了,
          我开始等你▓█,唱着歌。
          允许我现在改变:
          使自己适应独处。
          寂静中有一盏柔和的灯█■▄,疼痛是神圣的源头。
          允许我将脸转向那片比这世界更宽广的天空,
          让我学习像梦中那样驯服,仿佛漫游中的星███。


           

          当它这样就无法那样


          当雨从天空降下,就没有太阳,
          如果有太阳,就没有雨从天空降下▓▓。

          当我戴上手套,我就无法戴戒指,
          如果我戴上戒指,就没地方戴手套▄■▄。

          如果你飞向天空,你就无法呆在地上,
          如果你呆在地上,你就无法飞向天空■■■。

          真是遗憾,你就是无法同时
          在两个地方;你甚至不能尝试。

          当我存钱▄■▄■,我就无法买糖果,
          如果我买糖果,我就无法存钱。

          当它那样就无法这样▓▄▓▄,当它这样就无法那样,
          我花费一整天选择奔向哪条路。

          我是该玩玩具还是看书?
          到处跑还是静坐无语▄▓?

          我还是难以弄懂
          哪一个更好▓█▄■:是否是这个,或那个?


           

          暴洪


          去请亚历山大!
          去请他▄■▓!

          看雨逼近!
          是暴洪。
          看它冲走地板……

          当心,雨使每个人湿透▄▓!
          拿上钥匙去关门。
          关门以避开抽打的雨,
          看街道被淹没!

          在壁炉中煮一只新茶壶▓█:
          当心火焰!当心闪光!
          当心落在碎木上的雨!

          让我们享受清茶█■▄,当雨狠狠抽打
          一切,即便穿着橡胶鞋套
          我们也不能扑哧扑哧横穿街道!

          去请亚历山大!
          去请他███!

           

          捕鱼


          鱼筐在地上。
          鱼群在海中。
          空气里有强烈的鱼腥味。
          鱼在地上▓▓。

          哭泣的波浪覆盖沙滩
          当潮水涨到陆地更高处。

          海的手臂上下攀爬
          海的手臂在沙滩上
          那里可以找到所有的鱼。

          海的手臂上下攀爬,
          却又总是弹回
          从未抵达地面
          那里可以找到所有的鱼▄■▄。

          那就是为何波浪总在沙滩上哭泣
          当它们徒劳地爬上陆地。


           

          小白马


          日落时分的小白马
          疲惫而忧郁;

          但农场里有一片土地
          那里总是假期。

          所以小白马甩动他
          长长的金色鬃毛■■■,

          将他白色的生命抛向青苔
          放任自流。

          当他轻声嘶鸣,根在颤抖
          他教给风

          自由漫步、疾走
          和奔跑的快乐▄■▄■。

          他终日努力工作!
          从黎明到夜晚!

          无所事事的花丛中,是金色鬃毛的
          小白马▓▄▓▄。


           

          书写的蚊子


          长腿蚊子
          弯着腿,呈M形,
          他抖动,抖动▄▓,抖动▓█▄■,
          变成一个相当长的O
          然后变成一个S

          蚊子高飞,然后有风格地
          降落▄■▓,但在视线远处,
          他形成一个Q
          然后是U,然后是I▄▓,他潦草地书写。

          这只最奇特的
          蚊子
          双腿交叉,形成一个T
          你看到了吗▓█?
          他膨胀变大:形成另一个O
          比之前那个更美。

          噢█■▄,
          他并非文盲,
          这个飞舞的小点。
          是的,他可以在绳子上签名███。

          但接着他会将目光
          投向可以叮咬的人,
          因为书写并非总是有趣,
          你不认为吗,小东西▓▓?
          现在是他的用餐时间。


           

          鸟巢中的山雀


          它有假发。
          它有脚趾。
          是它在啾唧吗▄■▄?

          (啾唧!)

          它是谁?
          它无法啾唧■■■。
          它无法如此。
          它只是有假发
          和脚趾。

          那是蟾蜍吗?
          蟾蜍无法如此▄■▄■。

          (啾唧!)

          是山雀
          在一个树洞中
          筑巢。

          戴着假发啾唧▓▄▓▄。
          带着脚趾啾唧。
          啾唧-啾唧-啾唧:
          山雀。

          山雀
          在一个树洞中▄▓。

           

          芭蕾舞女演员


          这位小女士
          并不高大▓█▄■,
          她认为芭蕾是极乐。

          她无法区分Re”音和“Do”音
          但她知道如何以脚趾站立。

          她无法区分Fa”音和“Sol”音,
          但她来回摇摆着身体▄■▓。

          她无法区分“Lah”音和“Ti”音,
          但她闭上满是欢喜的眼睛。

          她的手臂高高伸出,她旋转又旋转▄▓,
          从不晕眩或退让。

          她头上戴着面纱和一颗星,
          告诉我们她来自远方。

          这位小女士
          并不高大▓█,
          她认为芭蕾是极乐。

          然后所有舞步从她头上消失,
          正如其他孩子,她想要她的床█■▄。

           

          /可可树


          我将我的梦放入一艘船
          这艘船航行在海上;
          ——然后我用双手将海分开
          将我的梦沉没在大海深处。

          我的双手仍然滴着
          来自被分开的蓝色波浪的水
          从我指尖滑落的色彩
          是沙滩的色彩,并非空寂无人███。

          风从远处吹来,
          寒冷的夜晚屈服;
          波浪之下躺着
          我寂灭的梦想,在一艘船中……

          我会尽可能地哭泣▓▓,
          这样海就可能涨水
          我的船就可能到达水底
          我的梦就可能停止。

          然后,一切都将完美:
          沙滩光滑平坦▄■▄,海水井然有序,
          我的双眼,干枯如石
          我的双手,破碎■■■。

           

          解释


          思想悲伤;爱——不足够;
          我想要的总是超出奇迹所能给予的。
          余下的我留给未来▄■▄■。
          上帝不对我言语——我知道他知道我。
          我将眼泪奉献给古老的风。
          星辰升起,星辰降落……
          我等待自己到来▓▄▓▄。

          (我驶过无岸的
          记忆。

          有人诉说我的故事
          也有人将这个人杀死。)

           


          谁见过那个人▄▓?他俯身于词语
          因破碎的浮雕和不安的轮廓而颤抖▓█▄■,
          试图在其中找到一张指引我们梦想的脸,
          试图看它是否是他自己的被从他身上夺走的脸。

          谁见过他经过?带着不眠的磁铁
          当他想象永远在风中旋转的极点▄■▓。
          ——他的眼睛,行走在他的脚中,毁灭了所有抒情诗的根茎
          思想在他手中流血。

          在那些雌雄同体的诗中▄▓,那是他的脸吗?
          欢乐的瞬间在圈圈空气里被捕获,
          嘴唇在毒花之下紧闭
          额上有一颗灰烬之星。

          他想叫出他的名字▓█,
          但这个愿望卡在他的喉咙。
          他继续面对他的脸,他制作了自己的
          结构,仿佛一口井中的寒冷█■▄。

          他无法告诉任何人他幻觉中的结局。
          任何人都不能。因为曾属于他的舌头已经死去。
          他是一座座透明的墙之间的囚徒███,
          透明,无门的墙。

          他意识到这个。他从未理解的▓▓,
                     然而,
          用燃烧的悲伤之线为他的心镶边的
          是那颗灰色的星——那颗巨大、安静的星——
          在他脸上撒下阴影。


          (译自网络▄■▄)




           


          返回专栏
          专栏申请 版权说明 联系我们 关于诗生活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