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6|回复: 21
收起左侧

问(1——2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6 17: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问【一】

那堆沙子▄▓,日夜离开我的身体,为什么会唐突和消瘦?
我在清江两岸
埋下的石头,为什么会长成了连续的山峦▓█?月亮挂在天际
从上弦到圆满,迅速如离弦之箭
云从山顶一晃而过,
我幽怨地看了看水里的浮萍,多年来
这交错纠缠的人间█■▄,为什么总是争执不休?
河岸游人如织,为什么没有人在意我的张望?
我想得到又怕失去的表情███,在长树长草,长不入眼的小花
长着长着,突然就结束了一段旅程
为什么我莫名厌倦,却学不会善罢甘休▓▓?

问【二】

入夜,有人在探索我的潜意识
他说得对,我喜欢将熟知的事物一一击毙
喜欢剔除多余的枝节,将身体暴露于荒野
假如马尾松还未认识我▄■▄,透过他炙热的喉咙,一路拍打的声响
是否还会引起我的注目?
我是否会做出无辜的表情
还羞红着脸,制造出绝望的堡垒■■■?
微风万里,我们相对而坐。内心被一万个词语占据
为什么说出来的却是只言片语?
黑暗中▄■▄■,我快马一鞭
亲爱的人啦,天空多么沉重,它吞下三伏天的第一伏
为什么高举的双手,形同虚设▓▄▓▄?

问【三】

很多人不说话
很多人在黑夜里飘走,又在天亮时焕然一新
少年也换了新装,他扔掉青草、叶片▄▓、稚嫩的语气
唱起歌古调
江水平岸▓█▄■,日复一日的坚持忽觉索然无味

我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我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问【四】

月缺,复圆
我得学会等待
像无数漂泊者▄■▓,交过手,说过忽明忽暗的谜语
在树荫底下纳凉,
成为某个国度的盲从者
在统计数字中忽上忽下
还可能会突然消失,变成垫脚石▄▓,毒酒,
或千万只狂欢的小白鼠
我偶尔会看看来时路
把一首诗大声颂读出来,发现新的乌托邦从天而降
夜色太美,为什么我会被它收入囊中
显得笨拙而低劣▓█?

问【五】

高原,树叶浓密
看不见的太多。知了在其中异常狂躁
树下两个人面面相觑
多么安静的早晨,被巨大声浪覆盖
他们看不见彼此
他们迅速逃离█■▄,一前一后,紧紧相随
为什么还会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远到不自知███,不可能再回首。

问【六】

后来你们捣毁了清江两岸的坟茔
后来你们说需要更多的土地和钱帛
后来,我翻山越岭,去见死去的亲人
他们问的所有问题
我都无话可说▓▓……

为什么,为什么?

问【七】

这个世界▄■▄,饵料太多,扺抗力太弱
关键是自由之身都绑着绳子
关键是,每一种阴霾都难以描述
一个自在的聋哑人,掩耳盗铃的时候
世上所有的钟声都会响起
那么又是为谁响起■■■?

七月,我努力减负
减到空,到无,到你们都忘了我
这又是为了什么▄■▄■?

20100726

问【八】

唱歌的人,唱着唱着,吞下一口清风
我的某个动作,使他停留在海岸
至今没有归来
那时月大如斗▓▄▓▄,正好落入我的杯中。我不会饮酒
对任何发酵过度的事物,均以冷眼旁观。
我举起的左手▄▓,由于贴近心脏▓█▄■,开始有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举起的右手,在空中挥舞几笔
像作画的人在画着热爱的空中楼阁
那时海浪默默推近,叠加着进入这座城市
她的心胸多么宽广,可以容下所有沙砾▄■▓,和盐分
她从未想过她就是以后的桑田,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种下毒物,便长出遮天蔽日的罂粟花
人们纷纷退却▄▓,抛弃躯壳和誓言,遁地而去
变成鱼和青烟
后来,土地下陷,河流返青
后来▓█,被遗忘的哺育之德成了罪过。
后来每扇窗户上都挂着深谙人事的风铃,见有人来就会响一下
可恰巧我路过,怎么办█■▄?怎么办?
后来,喜好旅行的人,穿越自己的疆土
被分成多种类别███:红的,黑的,不红不黑的
他们喜欢说话,散布谣言▓▓。喜欢画地为牢
指着一盘散沙,说什么是什么,就是什么
我知道,再没有人▄■▄,可与我纸上谈兵
自魏晋以来,我每日闭门谢客,世间非我所有,亦非我所用
我能怎么办■■■?
20180730

问【九】

一叶舟,被我赐予无数个人
而我呢?
我也需要上岸,去往佛祖故里
我越来越腐朽的肉身
嫌弃八月太热▄■▄■,你在那里为世人唱情歌
可我正站在山林旁边,散发着无花果的气息
这种植物,把花开在自己心上
多么像我
一个顾影自怜的女人
准备好了古代铜镜,秘密的钥匙
开锁的铁和迷魂汤
在此岸等你
在彼岸等你
少年人啊▓▄▓▄,为什么要用你的佛心,伤害我的另外一颗佛心?

20100803

问【十】

写诗的人,除了汉字
没人看出他从哪里来▄▓。他没有祖国▓█▄■,没有同胞
没有可穿的衣服,没有可出的城门
他在荒野,四处奔逃,披挂着各种颜色的植物
人们把他叫做不明物体
风叫得很惨▄■▓,好像有心事
雨下大那么大,席卷着他人的疆土
他熟视无睹,装着没看见那里有他的母亲,孩子▄▓,爱人和手足
他为什么那么冷?像一根针,掉在地上
发出细腻的金属之声,不痛不痒地撞击着地面
不疾不徐的说着故事▓█,引经据典
说得好像真的一样。
20100803
                                                           

问【十一】

太阳这个阴谋家
为什么让世人躲躲藏藏?
知了无处可去,为什么要极端地哭出声来█■▄?
树枝偶尔动一下,诗人为什么就写出了清风过境的句子?
田坎上再无农人劳作
擅画者浓墨重彩,即兴添上一笔███,为什么就变成了写意的山水画?
他们尚有亘古的记忆,依旧和祖先一样,
爱着田野▓▓,飞鸟,溪谷和鸣虫
优雅的科学工作者,还为产品们命名:伏羲▄■▄,女娲
希望他们在空中交尾,诞下银河系,河外星系,如此之类
他们还可以替换更多消逝的■■■,未消逝的,即将消逝的事物
而我爱过的事物叫渡过,我爱过的人叫昨夜的星辰
作为一种隐喻,我写完以上
本来想用白描▄■▄■,可是白描已经不能适应这个世界
他们的力量已经大到,可以消灭一个客观的修辞。

20100805

问【十二】

镜头下的老牛,吃草▓▄▓▄,想往事
一个人慢慢悠悠地咀嚼着祖国的大好河山
山窝里装满白云,白云头顶还是白云
一个女人正做着白日梦,得道者已化为青烟
大地上除了老旧的山峦,还有几棵新长出来的树
炊烟停在空中▄▓,不让她过分描述
对面的男人▓█▄■,从少年时就成了浮云
对面的山坡,从来都是山坡
有人从山顶下来,有人继续向上攀爬
一切秩序景然
不知何时可以停止?

问【十三】

我的汗血宝马▄■▓,在京城的官道上飞
它呜呜呜地叫
我嘤嘤嘤地哭
功名呢?富贵呢?
十里洋场?燕赵飞歌呢▄▓?
如果遇见了
我是舍?还是不舍呢?

是夜,宫墙十里▓█,剑拨弩张
有人熏香,有人举起了杯,虚晃数招
我一刀下去,腰斩了所有幻相█■▄。呔,姑娘
为什么你不知进退,在万丈红尘心生魔碍?

问【十四】

火车独自在黑夜里爬行███,穿过寂寥的高地和平原
它要赶往北方,去看一场雪
冬天尚未现出法身,
广场上人影憧憧,他们到底在追逐着什么▓▓?
那些升起的风,落下的尘土,在清晨的光影里混为一谈
我从城墙下走过,爱我的孩子举起相机
多么惊人的一幕
从前▄■▄,从前我是否也到过这里?
是否做过一只猫,爬过紫禁城灼人的红瓦片
盗走了皇上临终前那道害人匪浅的遗诏?

问【十五】

我们一边清谈■■■,一边抓虱子
一只苍蝇飞过来,企图亲近我的肉身
我拔剑追赶,从南到北
再从北到南
“你别想掘地埋我,别想掘地埋我▄■▄■!”
唏,可笑的家伙,
他是不是以为醉了▓▄▓▄,就可以不知所云?
他一身白袍,束发修冠
指着山河一会儿左一会右地踉跄倒地
“那些陪伴过我的花儿,那些花儿▄▓…▓█▄■”他笑得喘不过气来
此时月影偏西,路灯鬼祟
栀子花白着脸,拒绝我们回忆从前
高原上,山势越来越辽阔▄■▓,星子是否会直接落入我们怀里?

问【十六】

秋天的风,已经深入骨髓
牧野上的战事终止得迟了些
我念着咒语,扭动身躯▄▓,企图分散人们的注意力
可我实在微小,推不动身上的泥土
我所要对抗的不止是节气和病痛
还有疲惫地立于世间,
听你说:“宝贝▓█,你要抬头看世界”的困惑
树叶落了,明年它还是树叶
一匹老马,它还是马
而我呢█■▄,我是什么?
我读古书,通史
闭门造车,不与人说半点是非
为什么我要养大内心的湖███,得先给它造一座不动声色的小屋
先要挂起明灯和路标,
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问【十七】

清晨,坐在木椅上的女人有点发白
昨夜的蛙鸣被树木保持到现在
前进的方向越来越曲折
霜降以后
只有土地会将万物接纳▓▓,吸收,放入体内
“一样的,一样的。▄■▄”
为什么她心里想着
却不敢做出任何随意的表情?
岁月偷偷让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
她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
“你是谁?是谁■■■?
为什么和我形影不离?“
她问了一千遍,也不敢叫出声来
傍晚,为什么她那么平静▄■▄■?
甩干露水,带上另一个人,便默默回家去。

问【十八】

为什么我要给绳子打结▓▄▓▄,在上面挂满符咒?
为什么语言对我来说,等同于所有身外之物?
为什么我不停奔跑▄▓,让前方一直变幻莫测▓█▄■?
那座孤岛,那座孤岛
本来是大江大河,本来也会潮起潮落
却被人们手拿缰绳,驱使得好累
“你呀▄■▓,痛苦的时候,就照照镜子吧
你敢吗?敢吗?“
嗨▄▓,那个女巫,为什么尾随我那么多年,不肯淡然离去?
本来我一笑▓█,她就会灰飞烟灭
本来我的嘴角已经上升,为什么又无力摊开?

问【十九】

我放大音量,对着荒原
也没有人能够听清█■▄,我所放出的风声
在人世,
为什么只有文字
愿意听我,轻声地说那么一小会儿?

问【二十】

为什么███,他在黑夜看着像星辰?
在白昼,
像熄灭的灯火?

发表于 2018-11-7 15: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咋成新人啦?!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7: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寻欢 发表于 2018-11-7 15:50
哈哈,咋成新人啦▄■▄?!

“淡若春天”那个号的密码忘了
发表于 2018-11-13 17: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在激动,这么好的诗■■■,是一个新人写的,可是又觉得气息如此熟悉。。原来是淡若春天^_^
发表于 2018-11-14 09: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4 14: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小蛮 发表于 2018-11-13 17:06
我还在激动,这么好的诗,是一个新人写的,可是又觉得气息如此熟悉▓▄▓▄。。原来是淡若春天^_^ ...

哈哈,谢谢小蛮夸。 这个是我的原名▄▓。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4 14: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晓钟。
发表于 2018-11-15 17: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豪杰,赞~
发表于 2018-11-16 00:2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六】

后来你们捣毁了清江两岸的坟茔
后来你们说需要更多的土地和钱帛
后来,我翻山越岭▄■▓,去见死去的亲人
他们问的所有问题
我都无话可说……

为什么,为什么▄▓?


同问,哎。问好诗人
发表于 2018-11-17 19: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
发表于 2018-11-18 18: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春天的,问好
发表于 2018-11-22 21: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淡若春天猫应该认识▓█,很女人的诗,喵
发表于 2018-11-23 14: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偶尔读到。不能收住█■▄。问好。
发表于 2018-12-2 22: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7: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7: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无挂碍 发表于 2018-11-16 00:25
问【六】

后来你们捣毁了清江两岸的坟茔

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7: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来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7: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打火机 发表于 2018-11-18 18:20
来读春天的,问好

大叔,你们那里春天了▓▓,到处是鲜花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7: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11-22 21:30
淡若春天猫应该认识,很女人的诗,喵

可能吧▄■▄,这个圈也没大。只是我不大爱走动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7: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布林更生 发表于 2018-11-23 14:22
嘿。偶尔读到。不能收住■■■。问好。

谢谢你,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8-12-14 14:24 , Processed in 0.04660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