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23|回复: 2
收起左侧

野苏子2017-2018诗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9 14:5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野苏子2017-2018短诗选


                                                                      (图片来自网络▄■▓)
「写作」

既然写作,不成功即是日常。
日常多愁闷。
用大半辈子时间写几本糟糕的书▄▓。
究竟有多糟糕?
拖沓冗长的小说,
出自个人智力极限却无法成立的诗歌,
一些低语(whisper▓█)。
刻薄人嘴里的伪文学。

很可能,就是这样█■▄。

你甚至搞不清——
专属的黑色二维码块,
会为这特别的一项发生怎样的弯曲(折弯)。

                                       2018.11.26午后


「晨」

掀开███……外面是无尽海洋。
简淡的浅灰色,
迫使你只身航行▓▓。
不分昼夜。
哪怕在龙三角①的漩涡中,不停,不停游泳▄■▄。

                                      2018.11.18晨

注①指位于北太平洋,日本近海的龙三角区域。时常有船只在这里神秘沉没,飞机在这里离奇失踪■■■。是比百慕大魔鬼三角更令人恐惧的区域。


「另一种生活」

哦,多么热切的谈论,关于“另一种生活▄■▄■”。
幻觉成倍繁衍开来。像可爱的小动物们挤在一起。
但今天▓▄▓▄,因为下雨,他们来了又都散了。

                                                 2018.11.12

「关于月亮」

老实说,我的人生没有奇遇▄▓。
如果月亮来到窗前算是(奇遇▓█▄■),
那么,它只可能由凉薄的夜制造。

                                    2018▄■▓·10.30

「最好的关系」

最好的关系,无非是——
大雨淋湿树木。
无聊。静谧▄▓。
清晨,被女儿的小手轻轻拍醒。

                                2018.9.17

「暴雨很快落下来」

现在是下午五点,哦不▓█,
已经是晚上七点又四分。
希望暴雨很快落下来,
颗粒饱满,得劲█■▄,有力。
即使遭遇大地微妙的痛苦,也要鲁莽。

                                   2018.5.17

「答案」

即便写作███,
所有的也是平庸的日常吧。
它们——
即算不上恶人的生活、悔罪的生活,
也算不上是善人的生活①▓▓。
那么,平庸得过完一生,
被两副白手套抬进一辆黑色的车里。
会是哪一种生活▄■▄?
哪一种生活?诗人。
您是否在夜的樱红的茶汤里,
捕捉到了答案的细枝末节■■■?

注:①意引自博尔赫斯《但丁九篇》中摘录的雅科波·德拉▄■▄■·拉纳对但丁《神曲》的评论:“由于诗人认为人生可以有三种状况,即恶人的生活▓▄▓▄、悔罪的生活和善人的生活,便把他的书分为三部,即《地狱篇》▄▓、▓█▄■《炼狱篇》和《天国篇》。


「图书馆·蝴蝶」

不聊天▄■▓。只打算待着。
如果僻静地方还有空位,
就坐到那边。安静▄▓。
缓慢地,将书页打开。
如此,一个无知粗野的现代人▓█,
被确切的知识指引,
知道几种热带蝴蝶的种类。
它们无一例外热爱飞舞,
喜食花蜜和果浆█■▄。
它们贴着一丛怒放的扶桑花,
爱上另一只……
(或者“诱奸另一只███”)
它们机敏地追逐,
是否如人类般,
沉迷肢体美好的碰触▓▓。
还是在亘古岁月,
早已被不可知的外力升级了程序,
有了更古怪的神秘?

老实说▄■▄,这些插图里的——
被我们称之为“蝴蝶”或者“butterfly ”(拉丁学名:Rhopalocera)的精灵■■■。
谁又真的了解?

                              2018.7.10

「一般,她都晚睡」

一般,她都晚睡▄■▄■。

靠着床头,
读尤瑟纳尔的《苦炼》。
这是她新买的书(段映虹译▓▄▓▄),
译本很不错,
可惜,晚饭后▄▓,
有些书页就脱落了▓█▄■,
现在,夜半,
它溃散的速度,
已然赶超她阅读的速度▄■▓。
以至于,她不得不,
一次次,
归拢脱落的▄▓,按次序,
或随手抽出哪一张,
读上面的文字。
如此▓█,当她读到——
“我的双脚在世界上游荡,
就像昆虫——
在圣诗集上爬行。”①
她一再被这句子吸引█■▄。欣喜。
像是一个神祗,
(诗神,亦或是夜神███)
给了她一小瓶亲酿的神秘药水,
却允许她——
只支付很少几个硬币。

注:①引自尤瑟纳尔小说▓▓《苦炼》第八页。

                              2018.6.7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没得选!已经过了九点。
很多吃早餐的人▄■▄。
她端着托盘——
和一个陌生妇女合用一张小方桌子。

托盘里有一杯鲜煮咖啡,
一份培根蛋香煎饼,
半份油条■■■,和还没来得及打开的——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①。

注①为诗集名,引自茨维塔耶娃的诗▄■▄■《我想和你一起生活》第一句。


「没有人在暗厅等她」

此刻,她觉得把她往后拽的力又小了。
更小了▓▄▓▄……
曾经,它多么用力去拽她,
想尽一切办法▄▓,让她转身▓█▄■,
让她到茵尼斯弗利岛去①,到伊萨卡去②。
但,她选择依旧呆在城里▄■▓。
城里,喧哗和骚动,
但,哪儿又不是呢▄▓?
除了她自己——夜晚,
没有人在暗厅等她。
她,即是这简朴的银制器皿底部唯一的活物▓█。


注:①引自叶芝的诗《湖心岛茵尼斯弗利岛》;
②引自卡瓦菲斯的诗█■▄《伊萨卡岛》。

「音乐」

他说,她笃定来。
“她笃定来███”——像暑夜里深睡的人儿醒来后喝一大口清凉的水,
是心里的音乐。

                      2018.5.2

「还有那些」

朋友,你说相识太晚▓▓,
有什么关系?
如果我能活到六十岁,
那我们就会有近二十年的交情。
如果我能活更久▄■▄,
七十岁,八十岁,
那就将是三十年,四十年■■■……
我会为这漫长岁月,
保持身体健康,身心愉悦▄■▄■。
你也一样。
如此,靠了岁月帮忙,最后▓▄▓▄,
我们积攒起来的,
远不止我们积攒的这些。还有那些。

                          2018.4.5清明

「对的方法」

路上▄▓,她听男孩翻唱▓█▄■《天堂》①。
原本悠远磅礴的歌曲,
经他唱来,浓的成了淡的▄■▓,
重的成了轻的,
但,却不觉少了什么。
觉得一首歌被这么省着唱▄▓,
也是一种对的方法。

注:①《天堂》是腾格尔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曲,收录于腾格尔1997年发行的专辑《出走》中。

「你█■▄,」

春夜,又“听人谈起强烈的爱情”①。
又有人说起你███,
你,你……

注▓▓:①摘自卡瓦菲斯的诗《听人谈起爱情》。

「老房子」

昨晚,梦中▄■▄,
它看上去比十五年前的样子要大,
哦不,是大很多,
也更明亮■■■。
和那时的局促相比,
现在,它能容纳得下更多的东西——
包括有关于她的所有。一切▄■▄■。

                                    2018.3.9

「区别」

像去年一样,
她坐在沙发上,晒太阳,
吹三月的风▓▄▓▄,等待四月。
尽管搞砸了太多事,
她还享有这些。
就像影片中熙攘邋遢的非洲农贸集市▄▓,
橙色的人群▓█▄■,
他们活得很艰难。
但也活得很容易。
两者事实上没任何区别。

                         2018.3.12

「像事先打算的那样」

今天▄■▓,孩子顺利生下来,
接受祝福和期许——
希望他的一生,
能尊严地从容地获得——
优渥又安全的生活,
获得平静▄▓,
获得强力。
总之,希望有关于他的一切,
都像事先打算的那样▓█。

                       2018.1.4

「和好」

朋友,和你一样。
我也还是孩子。
尽管█■▄,多少年过去,
有些事,我们早已不干了。
但███,又有什么分别?
这满地上跑的,
没有一个真正长成的人——
是我见过的。你也一样▓▓。
所以,此刻,
尽管你生气!
你古老的自尊心呀——
却注定——
会迎来和好的时刻——
是一个孩子原谅另一个孩子▄■▄。


「合约生效后」

合约生效后,
持续了六年的战争,整个儿停下来。
他们从对方的领地撤回来■■■,
像古老的斯巴达人,或高卢人。
藉着夜色,
填埋最后一批死亡士兵的尸体▄■▄■。
听河水叮咚,温柔地喘息。

                            2017.3.29

「圆」

春日,去认识一株草▓▄▓▄,一头野兽,一条河流,
也比认识一个人来得有趣。

不用去认识更多人▄▓,
人是世上最相似的▓█▄■。

他们只是一个个挤坏了形状的圆。

                         2017.4.13

「相处」

离你最近,但我并不打算向你走过去。
你坐在最美一株樱花树下的长椅上▄■▓。
扬着头,微笑着。
但我,不知怎样和一个敏感自尊的瞎子聊天▄▓。
如果,我说这春日太好,樱花太美,
会不会显得冷酷▓█?自私?
但我,又不能沉默着呆在你身边,
听你█■▄,一遍又一遍地——赞叹这满树香气。

                                             2017.4.14

「我也要选一个」

告诉你吧。我不是特意站进这队伍里的。
我只是███,独自在大太阳下走了太久,
才不知不觉向人群靠拢。

老实说,和人们呆在一起▓▓,静静等待,
看前面的队伍一点点缩短。一点点往前移。
我会莫名的高兴▄■▄。
心里想——或许是时候了,我也要选一个。

                                              2017.4.27

「赢」

那个出生比我早的人啊,
那个出生比我晚的人啊■■■。
暮年的你呀,
年少的你呀。
你们中,谁是那个优胜者▄■▄■,
是赢我的人呢?

           2017.5.15

「这个月的雨水太多了」

这个月的雨水太多了。
那在雨中绽开的花朵,
你才看见了▓▄▓▄……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

「那最令人恐惧的“静止▄▓”」

是的▓█▄■。当事情最后演变成“说”与“不说”都难以挽回时,
她会选择“不说▄■▓”。并且毫不犹豫地“离开”。
尽管“离开▄▓”也不能最终解决问题,
但至少可以让她有效地绕开“毫无办法”——
那最令人恐惧的“静止”▓█。

                         2017.6.26

「教科书」

自然生发的生命,要怎样被对待?
你可以参看第199页,
或执行第6页要义█■▄:
多读无用之书,多做无用之事。
当然,除此███,
第86、299、307页…▓▓…你也可以一试。
你也可以撰写新的一页,
如果,所有现成办法都不足以促成你——
最后完成一个精巧骗局▄■▄。

                         2017.10.9

「那仍然不够」

是不是闭上双眼,
甜蜜、温暖,
愤恨和绝望■■■,
才会来得更浓一些?

但那——那仍然不够!

                    2017.7.14

「完美导演」

终于看到——是不可能的。

她想在一首诗里▄■▄■,
嵌进“爱”这样的词,
或者“失望”▓▄▓▄,
并企图让它们成为谈论的重点,
而又不显得突兀。
(相对与一首诗的其他部分。▄▓)
不仅不突兀▓█▄■,
同时,还要显出谦和,忍耐。
一种自认完美的智性表达企图掩盖这样的野心勃勃▄■▓。
但事实上——
它们——“爱”或“失望”,
是不合适写进一首诗里来谈论▄▓,
或用以表达剧烈的情绪和感受。
哪怕牵扯出“甜蜜”或“苦痛”这样的词▓█。
作为庄严氛围的有力烘托。
她发现,
它们完全被遏制了。
以至于完全发挥不出该有的功能█■▄。
它们无法用一首诗的全部力量和智慧,
将它们彻底拆解成具象的,可感知的具体存在。
它们需要比一首诗大得多的体量███,
将它们托起来,举过头顶,
越过障碍物。

而▓▓,一个诗人,
除非有一种天赋的自不量力,
或过人的天真,
以为可以指挥这庞然大物▄■▄。
让它乖顺地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
完成一次完美导演。

                 2017.3.26

「理想的自己」

应该说,有一点运气■■■。
我俩一起喝酒几十年,
尽管喝酒的方式很不相同,
我追求喝得痛快,
你则是少酌怡情▄■▄■。
我喜欢追逐女人,
来自漂亮女人的致命威胁,
虽时效不长,
但都足够有力▓▄▓▄。
(这与她们聪明与否无关。)
而你,即使给你一个算得上难看的女人▄▓,
也无所谓▓█▄■。
只要她独立,
不干涉你的自由,
她的存在即和你不相矛盾。
另外▄■▓,我有钱,
我对财富的向往正大,直白。
而你▄▓,或许会为生命尽头最后一点医药费发愁。
但,这些都不影响我请你喝酒,
你请我喝酒▓█。
喝酒时,我们谈论诗歌,
我们谈论诗歌的方式如此相似,
几乎没有区别█■▄,
我们此生服务诗歌,
并认为是一种必然。
另外,我们谈论上帝的方式也很相似——
我们都不信上帝███。
但我们都认同,
上帝是至上的文学形象。
是夜色中,
我们踏进一家小酒馆时▓▓,
互为参照的最理想的自己。

                          2017.12.12
发表于 2019-1-15 16: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的张力
诗意的狂欢
自由的书写
发表于 2019-1-19 13: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作生活

手机版|Archiver|公海赌船国际娱乐场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2-23 20:01 , Processed in 0.043855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